兵敗斯大林格勒,二戰德國最屈辱的將軍

二戰德國總共出現瞭26名陸軍元帥,而在這26名陸軍元帥中,有一個人是最為屈辱但也是相當有名的,這個人就是陸軍元帥“保盧斯”。在1942年,他指揮德國最精銳的第6軍團在斯大林格勒戰役中與蘇聯對抗,最終第六軍團全軍覆沒,而他也被認為是最主要的責任人之一,因而廣受批評。然而戰後以冷靜的視角來評判保盧斯,他其實並沒有人們說的那麼不堪。

第6集團軍是那個時候德國陸軍的精華,希特勒不會愚蠢到把如此強大的一支部隊交給一個毫無能力的菜鳥來管理。

兵敗斯大林格勒,二戰德國最屈辱的將軍

保盧斯是最典型的由德國總參謀部所培訓出來的參謀人才,他性格沉穩處事冷靜,是擅長統籌全局的謀略傢。從4個事實上最能看出他的水平,

第一、他是德國入侵蘇聯的巴巴羅薩計劃的制定者之一,能參與這個計劃足以證明保盧斯在德軍總參謀部的地位。

第二、他在1942年盛夏,率領第6集團軍配合克萊斯特的第1裝甲集團軍一起打贏瞭第2次哈爾科夫戰役,重創鐵木辛格元帥指揮的蘇聯軍隊。

第三、保盧斯是一戰之後,魏瑪共和國被凡爾賽和約允許保留的10萬陸軍之一,而且是4000名軍官中的一員,魏瑪共和國更不會允許沒有能力的繼續留在部隊。

第四、納粹上臺後的第二年他就受到重用,1934年被任命為德國第一批機動部隊的指揮官,甚至還取代瞭古德裡安接任機動部隊總參謀長。毫不客氣的說,他也是德國機械化部隊的創立者之一。

僅僅從這這些事實來看,保盧斯真不是一個沒有才能的人,他是具備相當軍事素養、善於接受新鮮事物的高級軍官。

兵敗斯大林格勒,二戰德國最屈辱的將軍

而進入斯大林格勒戰役之後,第6集團軍進攻斯大林格勒久攻不下也並非都是他的錯。

由於斯大林格勒是交通樞紐,這裡成瞭德軍閃電戰必須拔掉的釘子。而讓為野戰而生的第6集團軍陷入巷戰,終止原本向裡海挺近的閃電戰計劃,是保盧斯倍受指責的原因之一。巷戰不僅代價高昂,也讓第6集團軍的優勢無從發揮,最重要的是他沒有完成自己的任務攻占伏爾加河下遊,切斷莫斯科與高加索的聯系。但兵力有限的保盧斯也別無選擇,當時的第六集團軍隻有2個裝甲師(原屬於第4裝甲集團軍),步兵沒有足夠的裝甲部隊配合,在圍攻斯大林格勒的同時,分兵繼續向裡海進攻並不現實。

兵敗斯大林格勒,二戰德國最屈辱的將軍

希特勒也意識到瞭第6集團軍勢單力薄,因此將原本抽調給李斯特A集團軍群的第4裝甲集團軍,又調回斯大林格勒方向,從南面協助保盧斯攻取斯大林格勒,可見讓裝甲部隊陷入巷戰的是希特勒而不是保盧斯。同時,第6集團軍一直飽受後勤不足的困擾,也沒有足夠的援兵形成更有力的進攻勢頭,德軍預備隊都給瞭在勒熱夫-瑟喬夫卡突出部苦戰的莫德爾,又因為是在復雜的城市廢墟進行作戰,而且蘇聯有源源不斷的後續部隊,速戰速決變得不可能。

兵敗斯大林格勒,二戰德國最屈辱的將軍

這一開始就是希特勒做出的戰略決定的錯誤,比起在廢墟內和蘇聯軍隊近戰,在野外打運動戰才是德國軍隊的強項。最高統帥部沒能給予第6集團軍足夠的兵力,導致保盧斯陷在斯大林格勒寸步難行,而脫離A集團軍回援保盧斯的第4裝甲集團軍,更不應該陷入斯大林格勒,應該繼續向前去攻占伏爾加河下遊。

兵敗斯大林格勒,二戰德國最屈辱的將軍

同時,保盧斯最為人詬病的就是他在戰役的後期,在軍隊被包圍之時仍然堅守斯大林格勒不肯撤出,後人普遍批評他膽小懦弱,隻知道遵循命令不會進行變通。

誠然這個批評是有一定的道理的,由於是參謀軍官出身,保盧斯缺乏那種名將所需要的果斷和大膽,在做決策之時不免過於謹慎,但這也恰恰就是參謀軍官該有的品質。在曼施坦因率領頓河集團軍的57裝甲軍發起冬季風暴行動之後,德軍解圍裝甲部隊一度迫近包圍圈48公裡處。到那個時候,如果保盧斯發動突圍的話,參考後來的契爾卡瑟突圍戰,第6集團軍至少也不會被全部殲滅。

大圖模式

然而如果因此就把保盧斯判斷為一個毫無能力的人,那也是完全錯誤的。在斯大林格勒戰役的後期德軍已經是回天乏力,在整個戰場上蘇聯紅軍集結瞭110萬部隊對德軍進行兩翼包抄,原本52個師的仆從國部隊一觸即潰。值得註意的是,有很大風險被圍殲的不僅僅是第6集團軍,深入高加索腹地的克萊斯特A集團軍有更大的危險。

兵敗斯大林格勒,二戰德國最屈辱的將軍

那個時候德國在東線南翼的防線已經變得非常的薄弱,而且嚴重缺乏預備隊。一旦保盧放棄斯大林格勒後撤,蘇聯就能夠集結重兵直接攻向羅斯托夫切斷這個關鍵的隘口,不僅僅是第6集團軍,曼施坦因的頓河集團軍也會被打垮,被切斷後勤補給線的A集團軍群也將陷入絕境。可想而知如果蘇聯真的完成瞭那一步行動,整個德國南線就徹底完蛋瞭。

兵敗斯大林格勒,二戰德國最屈辱的將軍

因此在那種情況下,第6集團軍的堅守實際上吸引瞭大量的蘇聯部隊來進行圍攻自己(七個方面軍),從而緩解瞭德軍南線其他地方所受到的壓力。如果不是保盧斯率領第6集團軍苦苦支撐數月,德國南翼的危機會更加嚴重。可以說仗打到那一步,第六集團軍的命運已經是無法挽回瞭,保盧斯雖然過於謹慎,但也隻是做瞭一個無奈的選擇。如果選擇突圍搞不好德國還要面臨更大的危險。

因此如果做一個客觀的評價的話,保盧斯雖然算不上名將,但他至少也不是一個無能的人。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