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高質量案件該怎麼辦?與外地知名律師合作

昨晚與湖北一位律師視頻交流,談到律師跨地區合作問題。我半開玩笑半認真說,遇到有質量的案件可以考慮與外地律師合作,一則可以交流辯護經驗,二則外地律師可以毫無顧忌“技術辯護”,三則可以借助外地知名律師的平臺更精細辦案。

遇到高質量案件該怎麼辦?與外地知名律師合作

我從實習階段開始就經常去外地辦案。當初我的前輩同事聽說我老傢遠在大別山深處,他們第一反應就是認為我“吃苦耐勞”,適合出差。那時我的不少案件就是一些外地案件,同事接過來交給我主刀辦理,這也讓我逐漸形成“喜歡出差辦案”的習慣。

我逐漸發現在外地辦案,當地辦案機關更多一些尊重,他們認為外地律師沒有“兩把刷子”不可能被請過來。我去江西會見被限制,我可以直接去找當地檢察機關要求監督看守所,我可以投訴一些部門不配合律師辦案。當他們當地律師顯然不能如此“囂張”,他們隻能慢慢等待辦案機關“許可”。

另外外地的成功案例更值得“曬”出來,這不僅體現你“決勝千裡之外”的辦案能力,而且顯示律師“不擇水土而生”的適應能力。不少律師高度依賴人脈資源,他們難以在異地辦案中運用自如,而且依靠人脈資源辦理的案件不好“曬”,這也是“技術辯護”律師顧慮較少之所在。技術辯護律師即使在本地辦案,對於成功案例也需要註意宣傳方式與宣傳方法,避免被誤解。我經常宣傳在茂名的王某制造販賣523.4公斤毒品二審改判免死案例、東莞楊某假冒註冊商標案件兩個罪名被否定一個還從個人犯罪變成單位犯罪判瞭14個月、深圳的張某2435.5萬元詐騙一審判決1年半案例與河源的謝某組織賣淫判處1年8個月案例,就是因為這些“外地案例”可以宣傳起來小一些顧慮。

律師都有自己的辦案能力與收費能力,一旦遇到超出自己“能力范圍”的高質量案件,這就需要“請求支援”。上次一位上海律師在江西收費兩百多萬,結果被公安機關認定為“以交納律師費方式轉移財產”。關鍵原因就在於這位上海律師平常收費三萬到五萬元,這次突然收費如此之高,顯然不能做出合理解釋。如果這位律師與另一位經常收費兩百萬以上的律師合作辦案,豈能有這種麻煩?

遇到高質量案件該怎麼辦?與外地知名律師合作

有人說“沒有金剛鉆別攬瓷器活”,其實你沒有“金剛鉆”你可以與“有金剛鉆”的律師合作,不是照樣可以“攬瓷器活”?當然,你沒有高收費的能力,也缺乏讓人信服的辦案經驗,這就需要你甘當小夥伴,讓有經驗的知名律師來完成洽談。一些律師自己去與客戶交流,自己去報價,他口中的知名律師並沒有到場,如何讓人信服?

一些律師擔心自己把案件介紹給知名律師,擔心這些律師不會與自己合作。其實這些律師忽視瞭越是知名律師約懂得如何尊重別人,那些飛揚跋扈的律師基本都是“半桶水”。而且你是介紹案件給知名律師的,他感謝你還來不及,豈能在你面前“擺譜”?再知名的律師面對優質案件都是欣然接受,就是沒有“檔期”他們也會騰出時間來接受這些案件,特別是有辯護空間的案件。

上次就有律師說辯護空間客觀存在,隻是因為水平差異隻能被某些律師發現。我將其解釋為辯護空間“存在即被感知”,能夠被你感知到的辯護空間才是對你存在的辯護空間。你自己無法感知,可以找一個感知能力更強的律師合作嘛。就象喝酒,你自己的“酒量”不夠能不能找一個“能喝”的幫你“陪客”?

今天上午還有律師同行“聽說”我擅長寫文章擅長寫案例分析,其實我也是“事出無奈”,因為我老傢在湖北黃岡,到珠三角做律師缺乏人脈資源,也就隻能借助網絡“鼓與呼”,讓更多的人知道我。我的文章經常被人拿出借用,我都表示感謝,因為他們轉發我的文章其實就是“宣傳”我,而且這些文章經常“植入”我的成功案例。有人把我的文章換上他的名字,他們忽視瞭“案例”是我最好的“防偽標識”。

“君子性非異也,善假於物也”,律師需要學會“與人合作”,既包括將常規案件交給年青律師辦理從而騰出時間研究疑難案件,也包括把疑難案件推薦給知名律師從而提高辦案質量。我們處於互聯網時代,並不是每件事都必須事必躬親。當你發現自己“忙不過來”時,或者“沒有金剛鉆”時,別忘瞭你可以“找人幫忙”。

遇到高質量案件該怎麼辦?與外地知名律師合作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