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宮門深似海、不識君王到死時:唐代宮女的九種結局

宮女制度,是中國歷史上最殘酷的制度之一,跟太監制度的殘酷性不相上下。

據史學傢統計,唐玄宗時期的宮女,總共有四萬多人。當時大唐朝全國的戶口是910多萬戶,卻有四萬多名宮女。這樣的比例,實在是高得嚇人。

人都是有生老病死的,宮女也不例外。皇宮如果比作一座軍營,宮女就是流水的兵。皇帝去世,新帝登基,要換一批宮女;宮女年紀漸老,也會被遣出宮去。宮女的晚年,大致有以下九種結局:

1、逃離宮廷

普通宮女與外界隔絕,想逃離守備森嚴的內宮,隻有特殊情況下才能做到,那就是趁著戰亂出逃,玄宗時安史之亂、德宗時朱泄之亂、德宗時黃巢起義,宮女們都是傾宮而逃。

例外出逃的情況也有,例如,中宗景龍四年(710)年的正月十五,中宗和皇後微服外出遊玩,數千名宮女也被允許外出夜遊觀燈,很多宮女借機逃逸,一去不歸。

“正月望夜,帝與後微行市裡,以觀燒燈。又放宮女數千,夜遊縱觀,因與外人陰通,逃逸不還”(《舊唐書.韋庶人傳》)。

“春,正月,丙寅夜,中宗與韋後微行觀燈於市裡,又縱宮女數千人出遊,多亡去。”(《資治通鑒》)

2、遣送出宮

新皇帝繼位,就要“遣送”一批宮女。唐太宗李世民626年即位,628年就下《放宮女詔》,“一時減省,各從罷散。歸其戚屬,任從婚娶。”三千人宮女一起被遣送出宮,讓其自行婚配,聖旨下達之日,朝野為之震動,宮女們及其親人無不山呼萬歲,視為曠古未有之善舉。

對此,白居易有詩:“三千怨女放出宮,四百死囚來歸獄。”

自從貞觀二年這次外放宮女之後,一直到唐玄宗初期,大唐朝就再也沒有外放宮女的行動瞭。數以萬計的宮女,從十幾歲就進宮瞭,一直熬到幹不動活瞭,皇帝還不放過人傢,還要讓人傢去寺廟裡孤獨終老。

唐中宗當朝的時候,已經幾十年沒有外放宮女瞭。由於宮女們看不到外放的希望,所以才有瞭剛才所說的元宵節那次宮女集體逃逸事件。這次事件,提醒瞭唐朝後來的皇帝們。皇帝們知道必須給宮女們一絲絲回傢的希望,才不至於出現宮女集體大逃亡的情況。從那以後,幾乎每一位大唐皇帝,都會或多或少放宮女回傢。《唐會要.卷三.出宮人》,就專門記載皇帝外放宮女的事情。

唐代婦女史專傢焦傑說:“放宮女依皇帝的個人喜好而定,皇帝個人如果同情宮女,就會放得比較多。比如唐高祖和唐太宗時期放得就比較多,玄宗時期放得就比較少。”­被放的宮女,或者投親靠友,或者官為擇配,當然也有少部分流落地方,自生自滅。

唐高宗在《放宮人詔》中說:“所司依狀散下,歸其戚屬。若無近親,任求配偶。所在官府,存心安置,勿使輕薄之徒,輒行欺誘,空有竊??之弊,便無偕老之托,務加存恤,令遂所懷。”唐高宗在詔書中強調瞭官府要妥善處理好無傢可歸的宮女,避免成為輕薄子弟的獵取目標(遣送的宮女出宮時都由官方給予一份資財)。

文宗即位之初曾放出3000宮女,《即位詔書》稱“內庭宮人非職掌者,放三千人,任從所適”。

焦傑副教授說,唐代很多出宮的宮女後來都淪為有錢人的“別宅婦”,就是被人包養瞭,在唐代的法律中屬於通奸,是違法的,捉住瞭要判刑。­

張籍《舊宮人》描述瞭一位出身梁州、無傢可歸的老宮女,淪落為路旁娼妓的事兒。“歌舞梁州女,歸時白發生。全傢沒蕃地,無處問鄉程。 宮錦不傳樣,禦香空記名。一身難自說,愁逐路人行。”

有些被放出宮的宮女也得到瞭自己的幸福,這就是著名的“紅葉題詩”的故事。唐代後期的一個秋天,年輕的詩人盧渥赴長安應舉,一天,他來到禦溝邊散步,無意間看見水上漂來一片紅葉,撈起之後,發現上面題有一首五言絕句:“水流何太急,深宮盡日閑。殷勤謝紅葉,好去到人間。”他看完後,就將紅葉放入箱中妥善保存。多年後,唐宣宗即位,放出瞭部分宮女。盧渥也娶到瞭這樣一位宮女。一天,那位宮女無意中看到瞭盧渥收藏的這片紅葉,不禁感嘆不已:“當年我偶然題詩於葉,誰料想竟然被盧郎收藏。”大傢起初並不相信,於是取來筆墨檢驗筆跡,竟和紅葉上的一般無二。

一入宮門深似海、不識君王到死時:唐代宮女的九種結局

作者不詳 《唐人宮樂圖》 現藏於臺北故宮博物院

3、留在宮內

一般來說,皇帝去世後,其主要的妃子或生兒育女的宮嬪能夠留在宮中頤養天年。一些有特殊技藝的宮人,盡管年老色衰,也會留在宮中。

《新唐書》卷77《宋若昭傳》:“穆宗以若昭尤通練,拜尚宮,嗣五、 若莘所職。歷憲、穆、敬三朝,皆呼先生,後妃與諸王、主率以師禮見。”

2014年,宋若昭的墓志出土於西安市長安區,志石拓本長寬均52厘米,26行,滿行26字,記載瞭宋若昭的生平及事跡。

據史書記載,宋氏五姐妹(初唐詩人宋之問後裔)從長到幼的名字分別為若莘、若昭、若倫、若憲、若荀。宋若梓作為長姐教導諸妹,其中“若莘與若昭文尤淡麗,性復貞素閑雅,不尚紛華之飾”的記述,墓志、史傳內容相吻合。

宋若昭為人練達,歷六帝40餘年,尤其在憲、穆、敬三帝時,“皆呼為先生,六宮嬪媛、諸王、公主、駙馬皆師之,為之致敬”。

唐穆宗居東宮之時,宋若昭曾為其講解經訓,因深受皇帝喜愛,後被封為尚宮。

唐代女宮官,有尚宮、尚儀、尚服、尚食、尚寢、尚功六尚,尚宮是六尚的總管機構,涉及後宮中的諸多事務管理。

其墓志文記載,大和二年(828年,大和為唐文宗年號),宋若昭卒於大明宮,後殯(此處指停放靈柩)於永穆觀。永穆觀是唐玄宗女兒永穆公主出傢後舍宅所建。在此殯瞭三個多月後,又舉行瞭一系列祭奠活動。而喪葬時,還享受瞭“鹵簿鼓吹”的待遇,在當時的女性中,隻有皇太後、皇後等重量級後妃下葬時,才可使用這種待遇。

宋若昭在宮中為官期間,三妹宋若倫、小妹宋若荀先後亡故。其妹宋若憲封為尚宮。唐文宗時期,宋若憲因卷入政治漩渦,於835年被賜死,其弟、侄等傢屬連坐者達十三人,皆被流放嶺南。

一入宮門深似海、不識君王到死時:唐代宮女的九種結局

唐代內學士尚宮宋若昭墓志拓本

4、在宮中去世,葬“宮人斜”。

宮女一旦進宮便再未踏出宮門半步,在宮中終其一生,待到正常死亡或非正常死亡之時,便被埋葬在被稱為“野狐落”、“宮人斜”的宮女墓地。­​​​​

“宮人斜”也叫“內人斜”,位於咸陽舊城墻內。《類說》卷四引《秦京雜記》:“咸陽舊墻內謂之內人斜,宮人死者葬之,長二三裡,風雨聞歌哭聲。”

2005至2012年,在西安西郊的棗園、大馬路村一帶,發掘唐代小型墓葬60餘座,據墓志可知均為唐代的宮女。這批墓葬均為斜坡墓道的土洞墓,而且墓室底部多數不平,木棺順斜坡放置(所以才叫宮人“斜”)。

唐人經過此處,頗多感傷,例如——

權德輿《宮人斜絕句》:

一路斜分古驛前,陰風切切晦秋煙。鉛華新舊共冥míng寞,日暮愁鴟chī飛野田。

雍裕之《宮人斜》:

幾多紅粉委黃泥,野鳥如歌又似啼。應有春魂化為燕,年來飛入未央棲。

陸龜蒙《宮人斜》:

草著愁煙似不春,晚鶯哀怨問行人。須知一種埋香骨,猶勝昭君作虜塵。

唐代詩人王建有《宮人斜》

未央墻西青草路,宮人斜裡紅妝墓。 一邊載出一邊來,更衣不減尋常數。

這首七絕寫宮女的悲慘命運——宮墻外的青草路旁,是埋葬宮人的墓地;一邊把折磨死的宮女拉出去埋葬,一邊把新選的宮女送進宮去,侍奉皇帝的宮女人數並未減少。今日讀來令人生恨。

5、橫死宮中

宮廷政變、後位之爭,都會牽涉到大批宮女的利益,成則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敗則瓜蔓株連,一身不

保。高宗廢後王氏、蕭良娣皆被情敵武則天囚於宮中,後以殘忍手段殺害。

唐順宗被宦官殺害後,其妃牛昭容也同時遇害,李賀作《漢唐姬飲酒歌》紀其事。

唐代後宮還發生瞭好幾起巫蠱事件。盡管這些宮廷慘劇的主角不是宮女,但肯定有許多無辜宮女因此受到牽連,因而橫死宮中則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史書上也有相關屠殺宮女的記載,如玄宗平太平公主之亂時、文宗廢太子時、劉季幽閉昭宗時、朱溫獄昭宗時都發生過屠殺宮女的惡行。

一入宮門深似海、不識君王到死時:唐代宮女的九種結局

唐 周昉 調琴啜茗圖 現藏於爾遜·艾京斯藝術博物館藏

6、賞賜群下

以親王所賜最多。肅宗、武宗之妃皆是作親王時天子所賜。

大臣次之。唐初的權貴如裴寂、張行成、薑皎,勛臣如長孫順德、李君羨、張長遜,節將如王懷直等皆得賜宮女。《隋唐嘉話》記載:《隋唐嘉話》中記載:

梁公(房玄齡)夫人極妒,太宗欲賜美人於梁公,屢辭不受。帝乃令皇後召夫人,告以司空年暮,帝欲有所優詔之意。夫人執心不回。帝乃令謂之曰:“若寧不妒而生,寧妒而死?”梁夫人答曰:“妾寧妒而死。”乃遺酌卮酒與之,一舉便盡。帝謂人曰:“我尚畏之,何況於玄齡!”

李世民知道房玄齡因為怕老婆盧氏而不敢接受賞賜的宮女,就派文德皇後長孫氏去給房玄齡說情。皇後到房玄齡傢中,給盧氏灌輸瞭一大堆理論。哪知道盧氏仍然堅決不同意。李世民龍顏大怒,讓手下人倒瞭一杯假毒酒,對盧氏說:“既然你寧死也不讓房玄齡接受賞賜,朕就成全你,就把這杯鴆酒喝瞭吧”。盧氏毫不猶豫端起假毒酒一飲而盡。李世民說:“這樣的烈女,連我都害怕,何況是房玄齡啊。”

7、在行宮別院安置

唐朝皇帝在兩都(長安和洛陽)及其他巡幸之所置有行宮別院,這些行宮別院中都要安置一些宮女。唐太宗說:“至於離宮別館,非幸禦之所,多聚宮人。”

王建《行宮詞》就是留守宮女的真實寫照:

“上陽宮到蓬萊殿,行宮巖巖遙相見。向前天子行幸多, 馬蹄車轍山川遍。當時州縣每年修,皆留內人看玉案。 禁兵奪得明堂後,長閉桃源與綺繡。開元歌舞古草頭, 梁州樂人世嫌舊。官傢乏人作宮戶,不泥宮墻斫zhuó宮樹。 兩邊仗屋半崩摧,夜火入林燒殿柱。休封中嶽六十年, 行宮不見人眼穿。”

白居易的《上陽白發人》:

上陽人,上陽人,紅顏暗老白發新。綠衣監使守宮門,一閉上陽多少春。玄宗末歲初選入,入時十六今六十。同時采擇百餘人,零落年深殘此身。

8、出傢為尼姑(佛教)或道姑(道教)

出傢為尼主要是處置去世皇帝的嬪妃的。宮禁中也建有寺觀,安置有意出傢的嬪妃或晚年無依的宮女。唐高祖死後,將開業寺改為靜安宮,安置高祖嬪妃,其後移置獻陵。

唐太宗死後,其妃嬪都到感業寺中出傢,武則天也就是在感業寺重新留發,被接回皇宮。這些妃嬪出傢,自然也要有大批宮女隨同出傢,侍奉她們的日常生活。

高祖婕jié妤yú薛氏曾授高宗學業,高宗封她為河東郡夫人,禮敬甚重。後來,薛氏有意出傢。

“帝從其志,為禁中別造鶴林寺而處之,並建碑述德。又度侍者數十人,並四事公給,將進具戒。”(《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

高宗在宮內為薛尼建造鶴林寺,從而將她挽留在宮中,薛尼得以出傢而不離宮。

京城的寺觀也歸宦官統轄,宮女們年老力衰,不能在宮中執役,而且沒有親屬可以投靠的話,便可以到寺觀中養老。唐肅宗放宮人時就曾指示,“如無近親收養,散配諸寺安置,待有去處,一任東西”。

9、發配陵園

唐代皇傢陵園都是要“事死如生”,也就是說,雖然皇帝已經龍駕歸天,在其陵園內,仍有大批嬪妃像平日一樣侍奉這位死皇帝。

自願到陵園的:極少數是自願入陵園的,如德宗的韋賢妃,《新唐書》卷76《韋妃傳》:

“帝崩,自表留奉崇陵園,元和四年薨。”

強迫到陵園的:陵園妾的生活非常無聊寂寞,不是妃嬪宮女們理想的晚年養老場所,故唐人記述其事的描寫中多有“強迫”性質的內容,如韓愈《豐陵行》:“設官置衛鎖嬪妓,供養平生象平居。”白居易詩《陵園妾》有“中官監送鎖門回”之句,充分說明配置陵園有強迫性質。

南宋的胡三省竭畢生精力為編年史巨著《資治通鑒》作瞭詳盡的註釋,名為《通鑒註》:

“凡諸帝升暇,宮人無子者悉遣詣山陵供奉朝夕,具盥洗,治衾枕,事死如事生。”

這裡的宮人無子者顯然包括受過皇帝寵幸卻未生子或子嗣早夭的低級嬪妃。強迫到陵園的還有去世皇帝的妃嬪宮女,也有在世皇帝的失意或獲罪宮嬪。這些守陵的宮女,此生不得再出陵半步,被世人稱之為陵園妾。

唐代有很多詩人為這些守陵宮人寫下瞭同情的詩篇,如白居易的《陵園妾》:

“憶昔宮中被妒猜,因讒得罪配陵來。”、“山宮一閉無開日,未死此身不令出。”

杜牧的《奉陵宮人》:

“相如死後無詞客,延壽亡來絕畫工。玉顏不是黃金少,淚滴秋山入壽宮。”

概括而言,宮女制度是封建社會加在婦女身上的一副沉重的枷鎖,是對婦女極大的摧殘。

一入宮門深似海、不識君王到死時:唐代宮女的九種結局

宮女、太監拿著自己的衣物等行李走出故宮

1924年11月 5日,溥儀被逐出故宮。上一張照片是宮女、太監拿著自己的衣物等行李走出故宮。

參考資料:

《新唐書》

《隋唐嘉話》

《新華文摘》2010年10月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