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土王國”興衰:創始人嗜賭,兒子吃一頓飯40萬!

稀土被譽為“工業的維生素”,具有無法取代的優異磁、光、電性能,其作用極大。作為中國規模最大的稀土及耐火材料生產商之一——中國稀土控股有限公司,本應做得風風火火,但是好賭、兒子揮金如土、經營造假等一系列原因,讓這傢公司隕落,公司創始人蔣泉龍也過得焦頭爛額,欠下上億元債務。

01

“貴人”讓蔣泉龍成就“稀土王國”

宜興有“中國陶都”之稱,以丁蜀鎮紫砂壺最為著名,鎮上傢傢戶戶都做點紫砂壺的生意,但蔣泉龍的造富神話則另辟蹊徑。

“稀土王國”興衰:創始人嗜賭,兒子吃一頓飯40萬!

“陶都”宜興

1952年,蔣泉龍出生於丁蜀鎮洋岸村,村民們不記得蔣泉龍小時候有何與眾不同之處,沒有任何跡象表明此人將會富甲一方、“獲封王號”。20歲時,蔣泉龍隻是當地一傢耐火材料廠的打工仔。

1982年,河南開封第二耐火廠生產告急,請蔣泉龍出任副廠長一職,月薪76塊錢。蔣泉龍上任後不負眾望,穩住瞭局面。

1984年,蔣泉龍帶著積攢的3000塊工資回到老傢,創辦瞭帶有集體性質的“紅帽子”企業——宜興鎂質耐火材料廠。

時值改革開放初期,國傢建設如火如荼,蔣泉龍乘著東風賺得瞭人生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桶金。完成資本原始積累後,蔣泉龍開始尋找新的利潤增長點,打起瞭稀土的主意。

蔣泉龍曾對媒體表示,在開封工作期間,他多次到江西出差,看到江西稀土行業很火,於是對稀土產生濃厚的興趣。他還瞭解到,中國是稀土資源大國及生產大國,其儲量當時占全世界的80%左右,中國稀土工業起步於20世紀50年代,但直到改革開放前僅有10多傢企業。稀土行業可謂一片藍海。

1987年,蔣泉龍成立宜興稀土分離廠,翌年又創辦宜興稀土冶煉廠。1994年,蔣泉龍整合耐火廠和稀土廠,創建“新威集團”,聲稱凈資產達到1.3億元。在中國農民爭做“萬元戶”的80年代,蔣泉龍的身傢抵得上一萬個萬元戶。

“稀土王國”興衰:創始人嗜賭,兒子吃一頓飯40萬!

▵ 宜興新威稀土公司

“中國稀土大王”的重要貴人是“中國稀土之父”徐光憲。

20世紀70年代,徐光憲關於稀土分離的“串級萃取”的理論已經十分成熟,但遲遲沒有得到實踐應用。1978年,徐光憲開辦“串級萃取”講習班,旨在向生產端普及新理念,加速稀土分離新技術的落地。蔣泉龍曾在一篇署名文章中,大贊徐光憲的貢獻。

最早應用“串級萃取”理論,將科學技術轉化為生產力的是上海躍龍化工廠。此後,稀土行業迅速呈現星火燎原之勢。上海躍龍也是蔣泉龍的“恩人”。

宜興稀土分離廠成立第二年,恰逢國傢推行國有企業對鄉鎮企業一對一幫困,時任上海躍龍工藝試驗組組長的樓吉翔被安排到宜興新威進行指導,從而與蔣泉龍結識。

02

稀土第一股

“中國稀土”上市時還叫“宜興新威”,後來為瞭方便做生意,蔣泉龍才改瞭名字。

據當年媒體報道,蔣泉龍把宜興新威帶向資本市場是聽從瞭“一位朋友”的建議。錢元英還透露,當時集團發展遇到資金瓶頸,民營企業在當時要獲得銀行貸款是非常困難的。

而在另一篇報道中,蔣泉龍自述選擇香港上市是一種特立獨行的想法,緣於當時民營企業一種無名無分的實際困境。

符合香港上市的條件並不簡單,除瞭業務整合、厘清傢族內部企業產權之外,還需要搭建VIE架構,即以英屬維爾京群島(BVI)和開曼群島為橋梁,將境內的資產裝入境外註冊的殼公司,從而達到上市的目的。

“稀土王國”興衰:創始人嗜賭,兒子吃一頓飯40萬!

▵ 集團架構,來源:宜興新威集團招股說明書

幕後推手都有誰?據公開報道,在宜興新威擔任投資總監的應玉明是個關鍵人物,他曾是光大的前任高管。宜興新威的身邊聚集瞭包括光大融資、唯高達、安信達等在各自領域裡頗有名氣的中介機構。

正是這樣豪華的”助攻團”將宜興新威打造成瞭“稀土概念股”。

1999年,宜興新威登陸港股。IPO籌資以及此後配售再融資,為中國稀土一共圈得3.7億港元。上市後,蔣泉龍以超過11億元的個人身傢登上《福佈斯》2001年中國內地富豪榜,位列第39。

“稀土王國”興衰:創始人嗜賭,兒子吃一頓飯40萬!

▵ 蔣泉龍

03

連虧7年,曾被指業績造假

榮耀總是短暫的。2002年11月左右,香港聯交所收到一封投訴信,直指中國稀土業績虛假。2003年7月,香港證監會因懷疑上市公司可能有涉及詐騙或失當行為等情況對中國稀土進行調查。

盡管逃過此劫,中國稀土的日子並不好過。2012年之後,中國稀土一直處於虧損狀態。2012-2018年,中國稀土分別虧損6.8億、3.55億、9700萬、2.57億、1.04億、8300萬、500萬港元。與此同時,中國稀土的股價自2014年開始,就一直跌入仙股行列,即便5月21日暴漲108%,也沒能將其從仙股隊列中拉出來。

“稀土王國”興衰:創始人嗜賭,兒子吃一頓飯40萬!

多年虧損之下,中國稀土開始處置子公司。公告顯示,2018年7月6日,中國稀土與第三方訂立協議,出售海城新威利成鎂資源有限公司100%股權,價格為現金2800萬元(約3293.3萬港元),出售事項已於2018年7月18日完成。海城新威主要從事制造及銷售鎂砂產品。

盡管海城新威2017年度虧損達1699.4萬元,但其2017年度經審核的資產凈值為3610萬元。這意味著,中國稀土以低於資產凈值810萬元的價格賤賣瞭海城新威。“目標公司之業務前景不明朗,出售事項為本集團提供良機可重新調配資源及投放更多資源發展稀土及耐火產品業務。“中國稀土對處置子公司如此解釋。

04

動蕩下,豪賭、天價飯局成為焦點

中國稀土上一次備受關註還是因為蔣泉龍的兒子。

去年9月,微博網友“Snake_Kan”曬出一張41.8萬元的天價菜單。天價菜單中,7.7斤的野生大黃魚,價格高達116920元,而一道清酒凍半鮑魚的單價為1.28萬元,8人合計消費超10萬。

“稀土王國”興衰:創始人嗜賭,兒子吃一頓飯40萬!

彼時,賬單一出,網民立刻炸瞭鍋。餐廳老板孫兆國承認該賬單屬實,為“迪拜王子請人吃頓飯”。菜品屬於私人定制,食材是從各地運送,當天晚宴是其親自下廚。

與此同時,天價賬單的爆料者、微博名為”Snake_Kan“的網友也被曝出其真實身份為“富二代”蔣鑫。隨後,爆料人蔣鑫系香港上市公司中國稀土控股創始人蔣泉龍之子的消息也被挖出。

早在2008年,24歲的蔣鑫就正式加入中國稀土,2012年被委任為公司總經理。除此之外,蔣鑫還在蔣泉龍實控的另一傢香港上市公司泛亞環保擔任主席兼執行董事。

很長一段時間裡,電競圈都流傳著一個段子。“北美靠籃球,歐洲靠足球,韓國靠電信,中國靠富二代公子哥”。國民老公王思聰、“中國養豬第一股”雛鷹農牧實控人侯建芳之子侯閣亭,以及KING電子競技及籃球俱樂部投資人秦奮,每一位電競玩傢都是響當當的富二代。當然,同為富二代的蔣鑫並沒有缺席,並於2013年9月11日,成立Snake電子競技俱樂部,4年後,轉手給瞭OMG老板侯閣亭。

除瞭玩電競,蔣鑫還有一大嗜好,就是對豪車的執著。網曝,作為HAC頂級跑車俱樂部成員的蔣鑫擁有超過15輛超級跑車,累計價值人民幣2億元。

另外,2017年8月8日,中國稀土和泛亞環保公佈瞭一則相同的公告,徹底將蔣泉龍身陷入討債門的事實給抖瞭出來。公告顯示,執行董事蔣泉龍於2017年8月4日收到一份令狀,被申索本金1889.18萬新加坡元(相當於1.08億港元)及有關利息。

據《信報》2017年報道,蔣泉龍被新加坡濱海灣金沙賭場的經營者入稟香港高等法院,追討逾1億港元賭債。原告Marina Bay Sands Pte.Ltd.在入稟狀中透露,蔣泉龍為原告賭場的顧客,雙方於2014年7月26日簽訂貸款協議,原告向蔣泉龍借出2244萬坡元(約1.29億港元)籌碼。事後,蔣泉龍償還瞭部分款項,至今仍拖欠約1889萬坡元(約1.08億港元),原告現要求法庭下令蔣泉龍還款,另加自2015年1月起計,每年12%的利息。這也意味著,蔣泉龍的這筆賭債欠瞭足足三年之久。

蔣泉龍總歸是幸運的,一個出身草莽的小人物,成長為叱吒一時的企業傢,其命運的轉軌縱然離不開自身奮鬥,況且他還抓住瞭歷史進程;蔣泉龍也是局限的,盡情享受時代變革紅利同時,漸漸失去對整個行業發展的考量,更重要的是他忽視歷史進程仍滾滾向前,而幸運不會永遠眷顧一個人。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