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財快評:新冠疫情之下,國際原油市場的動蕩或會持續

受全球新冠疫情影響,國際原油市場又傳來驚人消息。周一原油市場早市開盤即迎來瞭近30%的暴跌,創下1991年美國入侵伊拉克以來最大單日跌幅。美國WTI原油價格更是接近瞭30美元一桶的低點,更有分析人士認為原油價格20美元的時代將會在2020年到來。

此次石油市場危機始於COVID19疫情的爆發。疫情對中國和全球經濟的短期沖擊是顯而易見的。而隨著歐洲諸國的疫情蔓延,業已比較脆弱的世界經濟則可能面臨著衰退風險。可以說由新冠病毒觸發的石油危機首先是一場需求危機,但是市場對於病毒的影響早有預期,特別是中國對疫情的有效控制在一定程度上也減緩瞭危機的進一步發酵。因此,此次暴跌的主要因素非需求原因,而是由供給方的因素導致的。

近日來,歐佩克以及俄羅斯多次進行談判,討論是否進一步通過減產的方式來維護原油價格的穩定,應對新冠肺炎所導致的需求危機。然而,3月6日在維也納舉行的OPEC+會議上,俄羅斯並未同意歐派克所提出的進一步減產計劃,當日國際油價即暴跌逾10%,從而觸發瞭石油市場的供給危機。沙特阿拉伯隨即啟動瞭價格戰。上周六,沙特大幅下調瞭四月份官方原油銷售價格,削減幅度達到至少二十年以來的最高水平,並且對外宣稱計劃下個月增加石油產量到每天1000萬桶以上,甚至一些消息稱可以提高產量到創紀錄的每天1200萬桶。其實施的“焦土”策略使國際原油市場不堪重負,從而價格一瀉千裡。 可以說,沙特態度的大逆轉是當前國際原油市場危機的直接原因。要知道,沙特發動石油價格戰具有很長的歷史,從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每次的價格戰都會把油價壓到一定時期的歷史低點。此次價格戰伴隨著沙特國內的力量博弈,使得形勢更加錯綜復雜。沙特王儲上任以後力推沙特經濟轉型,但是效果並不顯著,從而引發瞭一些內部紛爭。這種內部紛爭會可能會影響到其國際油價策略。通過發動價格戰,把沙特置於面臨挑戰的境地,可以轉移期內部的註意力,有利於沙特王儲穩固其權利。

長遠來講,持續的價格戰並不符合世界各方的利益。沙特這一戰略舉措可能是試圖以最快的方式向俄羅斯和其他生產商施加壓力,令他們回到談判桌上,然後迅速扭轉產量激增並開始削減產量以達成交易。俄羅斯目前不同意歐佩克提出的進一步共同減產150萬桶的壓力,但是贊成維持現有的減產規模至6月份,並仍然願意在6月與OPEC及盟國舉行會議。

當前國際石油市場上簡單說有三方面,一是沙特,二是俄羅斯,第三個是以美國頁巖油為代表的新興的石油生產商。如果要從長期起到穩定石油市場的作用,則必須要將新興的玩傢剔除出市場。但是過去的歷史證明,美國的新興頁巖油玩傢非常頑強,在逆境中越挫越勇。未來的博弈將更為復雜和具有挑戰性。價格戰是一種會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策略,因此並不具有持續性。

低油價固然可以降低生產的成本、促進經濟發展,但是所附帶的劇烈波動並不符合全球經濟發展的客觀要求。特別是在能源市場金融化的今天,石油市場的風險會迅速的傳導到金融市場上,從而對全球實體經濟產生更大的負面沖擊。近日全球股市的大幅下跌以及黃金價格的上漲即反映瞭投資者對於市場進一步不確定性的擔心,此間石油危機的作用不容忽略。值得一提的是低油價對天然氣市場的沖擊更是雪上加霜。東亞液化天然氣的現貨價格在2月中旬已經達到10年來的低點。低油價將會進一步導致長期合約的天然氣價格的下跌,從而給天然氣生產商更大的沖擊。

面對需求和供給的雙重打擊,國際原油市場的動蕩仍會持續。如果說供給方面更大程度上會造成短期的波動,由於近期全球新冠肺炎所帶來的需求問題可能持續抑制油價上漲,從而導致油價會在較低的水平下運行。沙特、俄羅斯、美國的三方博弈也將會繼續影響國際原油的走勢。

(施訓鵬系悉尼科技大學澳中關系研究院首席研究員;姬強系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副研究員;張大永系西南財經大學經濟管理研究院教授)

更多內容請下載21財經APP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