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十年前的互不幹涉到十年後的硝煙彌漫支付寶和微信該何去何從

從十年前的互不幹涉到十年後的硝煙彌漫支付寶和微信該何去何從

人們說現在的江湖是“二馬”的天下財富榜上55歲的馬雲以2750億位居榜首48歲的馬化騰以2600億緊隨其後,兩人生在同一時代,幾乎同時時刻開始創業,因此拉開瞭長達20年的“瑜亮”之爭。前十年“二馬”基本上井水不犯河水,然而後面的10年卻是大打出手,你先做來往網,在投微博,我牢牢抓住QQ和微信,你有餘額寶我又財付通,你搞網上銀行我搞微信銀行你聯合蘇寧,我結合京東,你投快滴小黃車,我投滴滴和摩拜,你收購瞭餓瞭麼,我投資美團,互聯網的每一個角落一度彌漫著戰火和硝煙。但是撥開雲霧競爭的核心最終歸於兩個字“支付”。

從十年前的互不幹涉到十年後的硝煙彌漫支付寶和微信該何去何從

遭受重傷的支付寶研究市場,讓人們放下手機,2018年推出“蜻蜓”刷臉技術,三個月後微信這邊立馬推出微信刷臉支付設備取名“青蛙”,寓意青蛙吃蜻蜓,決戰之心不言而喻。2019年4月支付寶第二代蜻蜓發佈,正式投放市場,但是半個月後馬化騰攜手萬達王逛街,用青蛙刷臉支付點瞭一杯飲料,帶頭人真人出鏡為自傢產品代言,隨後蜻蜓豪砸30億用於地推,青蛙一聽豪補100億,蜻蜓發話我這推廣補貼不設上限,戰況變得更加激烈,讓眾多參與者坐收紅利。

從十年前的互不幹涉到十年後的硝煙彌漫支付寶和微信該何去何從

手機支付本來支付寶市場占有率達90%,可是微信推出搶紅包一擊致命,短短幾年時間微信支付搶走支付寶將近一半的交易量。2018年微信的交易筆數已經是支付寶的兩倍多,因此給支付寶帶來重大創傷,支付寶發上百億紅包補貼市場,可是市場份額沒有拿回來,但是讓羊毛黨賺得盆滿缽滿。

有人說2019年是刷臉支付的“元年”,節約收銀時間,減少人工避免忘帶手機錢包,老人使用更加方便,增加店鋪的交互這些都是刷臉帶來的便捷,但是刷臉這事的安全性是值得日後大傢深思的永存話題。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