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欄量大跌眼鏡,牧原的神話今年能夠延續嗎?

出欄量大跌眼鏡,牧原的神話今年能夠延續嗎?

作者:格隆匯 豬豬俠

數據支持:勾股大數據

牧原股份3月5日晚公佈1-2月份生豬銷售簡報,公司共銷售生豬139.5萬頭,實現銷售收入46.24億元。

出欄量大跌眼鏡,牧原的神話今年能夠延續嗎?

看到這個遠遠低於預期的數據,作為一直關註牧原的投資者,我的內心裡是有一絲擔憂的——

去年超強的豬周期,豬價於11月份達到歷史高點後,整個生豬板塊進入回調期。市場一致預期認為,這輪豬周期跟以往一樣該進入下行階段瞭,生豬板塊也是利多出盡。

出欄量大跌眼鏡,牧原的神話今年能夠延續嗎?

但是春節後,生豬板塊又強勢崛起,市場仿佛經歷瞭糾錯的過程,一致地認為今年的豬價仍舊可以維持在高位,這輪豬周期比以往要拉長很久。

如果豬價維持在高位,那各大豬企的出欄量便是一個很重要的指標。

牧原在2020年的股權激勵方案中,提出今年要實現1750-2000萬頭的出欄量目標。如果這個目標能夠完成,並且豬價還能保持高位的話,就意味著牧原今年在股價上還有很大的想象力。

那麼2020年豬價還能維持高位嗎?牧原的出欄量目標能夠完成嗎?

1

2020豬價還會維持高位

2018年8月史上最強的非洲豬瘟開始在國內擴散,大量生豬被撲殺,從而使此輪豬周期的上行周期比以往都更加猛烈,豬價在2019年11月份創下歷史新高的42元/公斤。

出欄量大跌眼鏡,牧原的神話今年能夠延續嗎?

很多人都有一個認知誤區,就是豬肉漲價豬肉股就一定會漲。豬價高是建立在缺豬的基礎上,如果因為豬瘟的影響企業的出欄量不斷走低,導致企業的利潤是不斷下降的,這種情況應該是最殺估值的。

而當前豬股的主要矛盾是豬瘟讓散養戶無法繼續養豬,原來蓋個簡易廠房,很低的投入就能將豬養好的時代已經過去瞭。在豬瘟的影響下,對養殖的防護投入和檢測要求都是相當高的,這樣散戶養殖風險太高,進入的壁壘也很高,所以養殖的積極性不高。

非瘟疫苗近百年來一直沒有得到實質性的研發進展,疫苗難產主要原因在於病毒大,表達蛋白多,很多蛋白的作用還處於研究空白。從該病毒的研發難度來看,預判未來一段時間內有效疫苗難以問世,中長期非瘟仍是判斷豬周期的主要矛盾。

目前來看,即使今年不大規模爆發非洲豬瘟,由於產能的缺口太大,進口和國傢凍肉投放總量上杯水車薪,豬肉的價格也依舊可以堅挺。

豬肉有一個常識是——10個月前(配種4個月+育肥6個月)的能繁母豬存欄,決定仔豬的基數;6個月生豬存欄,決定肥豬出欄的基數;死淘率,決定出欄基數到出欄成功的比例,所以當月的豬肉價格是8個月前的能繁母豬存欄導致的。

2019年前九個月全國能繁母豬的大幅累積下滑,疊加後期不斷爆發的豬瘟,散戶幾乎沒有補欄的可能性,大型豬企業很難補充充足的後備母豬,這就決定瞭今年的出欄量不會有太大的回升。

出欄量大跌眼鏡,牧原的神話今年能夠延續嗎?

根據農業部給出的能繁母豬數據,按照最樂觀的產能恢復情況來看,今年每個月的產能缺口都在50%以上(1月份春節期間凍肉投放較多,加上提前出欄量較多,所以是45%)。

出欄量大跌眼鏡,牧原的神話今年能夠延續嗎?

所以,今年豬肉價格依舊維持高位的基本盤是比較牢固的。

2

牧原今年大概率能完成目標出欄量

豬價下不來,現在已經是市場共識,那麼現在投資的主邏輯就成瞭出欄量,牧原的量能不能放出來。這也是為什麼我看到1-2月的出欄量有一絲的擔憂。但隻是一絲,我認為牧原完成這個目標出欄量的問題是不大的。

相比於溫氏比較溫和的股權激勵方案,和新希望的產能目標主要放到瞭明年,今年牧原無疑是最激進的豬企。2019年牧原出欄量才1025萬頭,而股權激勵方案給的指引是2020年要實現1750萬頭-2000萬頭,這相當於是說至少要增長75%。

激勵方案擺在那裡瞭,不用懷疑管理層的主觀積極性,剩下的就是客觀上有沒有可能達成。

答案是有。

牧原今年能完成目標出欄量主要靠兩點:一,最強的防疫水平;二,充足的能繁和後備母豬。

牧原是自繁自養模式的典型代表,公司在豬群的生長環境、喂養、配種和豬瘟防疫等各方面均是同業中做得最好的。

如果發生非洲豬瘟,牧原不會像其他豬企一樣發生大面積的死亡現象。牧原在去年豬瘟爆發時展現出來的遠超其他豬企的防疫能力,可以保證今年如果豬瘟爆發,目標出欄量也不會縮水太多。

而且,今年如果不爆發豬瘟,幾大豬企的日子應該都很好過;如果大規模爆發的話,那麼可能就隻有牧原可以獨善其身瞭。

牧原建立的獨特的輪回二元育種體系,一方面大大提升瞭生殖效率,比行業平均(含散戶、含三四五六元母豬)效率高30%;另一方面擺脫瞭對進口種豬的依賴,大大縮減瞭養殖成本。

二元育種既可以直接留種作為種豬使用,在現在母豬極度缺乏下,為公司快速發展奠定種豬基礎;又可以為市場提供優質種豬。

在前五大豬企裡面,比如正邦天邦更多的是從外部購買母豬增加能繁和購買仔豬育肥,所以成本就高很多;而牧原一方面由於最好的養殖體系,養殖成本邊際遞減;另一方面不需要購買母豬和仔豬,所以成本就做到瞭業內最低。

出欄量大跌眼鏡,牧原的神話今年能夠延續嗎?

2018年底牧原能繁母豬占比全國僅2.29%,而2019年底就大幅提高至6.5%瞭。頭部豬企的能繁母豬占比的提升,也片面說明瞭在非洲豬瘟的沖擊下,中小豬企流種的困難性。雖然溫氏的占比也很高,但是“公司+農戶”的養殖模式,註定瞭其面對豬瘟的脆弱性,可能會面臨能繁的大幅下降問題。

出欄量大跌眼鏡,牧原的神話今年能夠延續嗎?

擁有充足的能繁母豬和後備母豬,就相當於把握瞭行業的核心生產力。現在牧原很大程度上已經變成其他豬企的上遊,享有更強的議價能力,在出欄母豬和仔豬上獲取更多的利潤。

那如何看待牧原大跌市場預期的1-2月份的出欄量呢?

1-2月份出欄的育肥豬,對應去年7-8月份出生的仔豬,也就是去年3-4月份的懷孕母豬。而去年1季度牧原受損嚴重,3,4月份能繁是全年最低的60萬頭和55萬頭,而牧原真正開始留種是去年6月份開始。

出欄量大跌眼鏡,牧原的神話今年能夠延續嗎?

並且,去年8-9月份牧原仔豬出售比例較高(對應7-8月份出生的那一批仔豬,那就是對應3-4月份能繁母豬),所以母豬受損嚴重加上過早出售仔豬,就造成今年1-2可供銷售的育肥豬數量較少。

而今年2月份爆發的新冠肺炎,河南是防疫比較嚴格的地區,道路封閉、屠宰產開工率低,導致壓欄比較嚴重,這也就合理解釋瞭1-2月份出欄量隻有139.5萬的原因。

而且,牧原首次在月度銷售簡報中公佈瞭能繁母豬和後備母豬的數據,實際上也是給市場信心。1-2月份牧原新增26萬頭的能繁和2萬頭的後備,奠定瞭全年保證高增長的基礎。

2020年3月育肥出欄對應的是2019年5月中旬-6月中旬的能繁,那個時候能繁母豬數量開始環比增長,同時因為2019年10月份仔豬出售占比與9月份持平,所以3月份的育肥量就會環比增加。

而從2019年4月份開始,牧原的出欄量、能繁、後備都有大幅的增長,所以今年的後面十個月牧原的出欄量總體是大幅遞增的趨勢,全年完成目標出欄量問題不大。

3

結語

牧原的核心競爭力是遠低於行業成本的高質量能繁擴張,二元保證瞭質量和數量,遠低於行業成本決定著未來行業低谷也不會產能出清,因此牧原的市值和其能繁數據有正相關的線性關系,這就是為什麼牧原成長屬性大於周期屬性。

而其他成本高的豬企的能繁數據增長在未來行業低谷可能會讓自己死的更快,周期屬性遠高於成長屬性,所以給不瞭高估值。

資本市場是聰明的,昨天我原本認為牧原股價會有波調整,然而卻是再創歷史新高。值得註意的是,昨天開盤不到20分鐘,成交量就達到瞭18億,不知道還有多少資金在等著上車。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