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想象中“更”有意思——《生化危機:抵抗》

《生化危機:抵抗》(以下簡稱“抵抗”)自公佈起就受到瞭系列粉絲的廣泛關註,尤其是在官方宣佈其為《生化危機3:重制版》的多人模式後。這款從頭到腳都透著濃濃“非對稱對抗”氣息的作品與以往的任何《生化危機》以及大部分喪屍題材遊戲都不同。這次玩傢們面對的不再是制式的AI以及海量的屍潮,而是被分為兩個陣營進行操作和策略的對抗。

比想象中“更”有意思——《生化危機:抵抗》

  在真正體驗到“抵抗”前,我其實對這個玩法充滿瞭疑慮。市面上此前並非沒有以1VS4為主要模式的“非對稱對抗”遊戲,但這類遊戲大多都采用瞭與《黎明殺機》類似的“你追我趕”式玩法。而當扮演“BOSS”的玩傢僅能使用陷阱來阻擋“幸存者”,對雙方來說一切還會那麼緊張有趣嗎?以及,這個玩法真的適合《生化危機》系列嗎?

比想象中“更”有意思——《生化危機:抵抗》

  當然,在抱著這兩個疑問體驗瞭一下午“抵抗”後,我已然打消瞭大部分疑慮。盡管很難在遊戲發售前就斷定其是否能夠流行,但我確實在短短的試玩中收獲瞭足夠多的樂趣。

  “抵抗”的劇情與《生化危機》系列主線無關,遊戲背景基於一場在操縱者與幸存者之間展開的邪惡實驗。玩傢們將在遊戲中分為敵對的兩方,幸存者需要在限定時間內破解種種機關,突破操縱者設置的阻礙,通過逃生門離開實驗;而操縱者則需要利用場景中存在的攝像頭觀察並阻礙幸存者,使用“技能卡牌”設置各種障礙和怪物來阻止幸存者離開,直到時間結束。

比想象中“更”有意思——《生化危機:抵抗》

  時間是“抵抗”的核心要素,也是決定勝負的關鍵,每局遊戲都有固定的時間限制,幸存者們需要在倒計時歸零前逃走,而操縱者則要用各種辦法拖延幸存者的腳步,直到時間清零。遊戲中幸存者擊敗喪屍或是解開機關會增加逃生時間,受到傷害或是被擊殺則會縮短時間。這也就是這個玩法的基礎邏輯,遊戲中所有的行為都是圍繞這個邏輯展開的,而所有的趣味也正是在此之下延伸開來的。

  非對稱對抗遊戲的魅力主要就體現在“非對稱”三個字上,對“抵抗”來說同樣如此。在實際遊戲中會有4名幸存者共同對抗一位操縱者,四名有著不同技能和定位的幸存者需要通力合作來對抗怪物,尋找線索,以期共同逃出生天。

  在這個過程中,四位幸存者需要不斷地溝通,並隨時互相配合。在去年TGS試玩時,“抵抗”中可選幸存者還隻有4位,而上個月我們試玩的版本則已經有瞭6個定位與特技互不相同的角色,個人猜測角色數量也還會隨著遊戲後續開發而不斷增加。

比想象中“更”有意思——《生化危機:抵抗》

  遊戲中的幸存者有著類似DPS、奶媽、黑客、肉盾等不同定位,每個幸存者都有自己獨屬的技能。比如白人大漢山姆就是個標準的近戰DPS,他有著一個提升拳擊威力的特別技能;一個可以連續快速出拳的特別技能;以及兩個對近戰提供不同加成的自動技能。這些技能決定瞭角色在團隊中的定位,以及最終團隊的構成。

比想象中“更”有意思——《生化危機:抵抗》

  對幸存者們來說,配合是遊戲中很重要的一環。因為遊戲內的地圖很多時候都比較復雜,在倒計時的壓迫下,幸存者們需要分路前進,利用自己的定位來為團隊爭取優勢,尋找線索,解開機關,並伺機逃離實驗。

  在這個過程裡,溝通以及隊伍職能的搭配就顯得至關重要瞭,相信我,和“吃雞”類似,“抵抗”也是一款開黑與否會帶來完全不同樂趣的遊戲。

比想象中“更”有意思——《生化危機:抵抗》

  在具體的遊戲裡,幸存者們需要通關三張地圖才能最終獲得勝利,而每張地圖的通關方式都不一樣。不過它們基本都可以分為收集鑰匙碎片、擊敗安保喪屍以及摧毀能源核心這三種,邏輯其實十分簡單。而在這個過程中,地圖裡還分佈著包括彈藥、藥草、用來購買道具的貨幣等各種小玩意,它們能大幅度提升幸存者的生存概率。

比想象中“更”有意思——《生化危機:抵抗》

其實真正會給幸存者們造成障礙的,還是伴隨著攝像頭隨時監視著他們的操縱者。相對於幸存者一方與傳統《生化危機》系列相似的操作和玩法邏輯,操縱者的玩法就要特殊很多瞭。

  對操縱者來說,“抵抗”更像是一款“卡牌遊戲”。

  是的,就是卡牌。操縱者給幸存者制造障礙的最有效手段就是使用不同類型的卡牌在地圖中佈置各種“驚喜”。這些卡牌的種類包羅萬象,既有直接在地圖上生成喪屍的怪物卡;也有制造陷阱阻礙幸存者前進的陷阱卡;還有諸如強化喪屍、給攝像頭安裝機槍等特殊效果的卡牌。

  操縱者們需要在遊戲開始前選擇地圖中陷阱和機關的佈局,並在遊戲裡隨時通過攝像頭監視幸存者們,利用不同的卡牌想方設法擊殺幸存者,拖延他們逃離的腳步,直到時間清零。

比想象中“更”有意思——《生化危機:抵抗》

  如果說幸存者玩的是射擊解密遊戲,那操縱者玩的就是卡牌策略遊戲。操縱者不僅需要隨時觀察大局,還需要利用不同的卡組來達成各種有趣的坑人效果。我在遊玩過程中甚至感受到瞭小時候玩《整蠱鄰居》的相似快感。

  當然,操縱者除瞭可以使用卡牌來阻礙幸存者以外,也能夠自己下場操縱喪屍來給予對手重擊。能在遊戲裡操縱下至普通喪屍,上至暴君去追擊其他玩傢,也不失為一種有趣的體驗。

比想象中“更”有意思——《生化危機:抵抗》

  筆者試玩的版本中共有4個操縱者可供選擇,不像幸存者們那樣籍籍無名,這些操縱者大多來自歷代遊戲。比如大名鼎鼎的奧斯威爾·E·史班瑟,他正是保護傘公司的創始人之一,也是威斯克計劃的發起者;而亞歷克斯·威斯克則是威斯克計劃的另一位幸存者,也是《生化危機:啟示錄2》的幕後黑手。

比想象中“更”有意思——《生化危機:抵抗》

  在對局之外,“抵抗”中也存在一些成長要素。遊戲裡的每個角色都存在對局外的等級系統,等級提升可以解鎖不同的技能分支,來為角色提供更多的加成。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與《生化危機3:重制版》單人部分相同,“抵抗”(本作主機版僅亞洲版獨傢提供中文字幕與語音)也支持中文語音,聽著操縱者用中文嘲諷幸存者,確實別有一番風味。

  總體而言,《生化危機:抵抗》確實在凸顯“非對稱對抗”玩法獨特魅力的同時,用一些別出心裁的設定給遊戲帶來瞭與眾不同的樂趣和思路。有別於傳統的《生化危機》單人劇情或是多人模式,“抵抗”展現出瞭一些與眾不同的魅力,相信在未來遊戲正式發售後,其也能給大傢帶來不少樂趣。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