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真實包拯”朱壽隆智勘滅門案

大宋“真實包拯”朱壽隆智勘滅門案

文:有風自南(讀史專欄作者)

朱壽隆,字仲山,密州諸城(今山東諸城)人,與宋代名將狄青為同時期人。

他在四川彭州做知府時,下轄的九龍縣發生瞭一件失火案,死瞭申姓一傢七口。

朱壽隆接到九龍縣呈上的稟文,心中疑竇叢生。

他思忖,大火發生在夜裡二更(晚上21點-23點)時,雖然說事發突然,但是也不至於一傢七口沒有一人驚醒呼救,全部遇難。

為瞭消除疑點,他決定親自到現場察看。到瞭現場,隻剩下殘磚斷瓦,一片狼藉。

朱壽隆命人撥開灰燼,屍骨堆疊,已經無法辨認。他又招來申傢的街坊四鄰詢問,眾口一詞都說是失火自燒。

朱壽隆遣散瞭眾人,一面命人收殮瞭屍骨,一面親自到申傢周圍暗訪。

在一戶人傢門前,他看到放瞭一副長梯,梯子豎起能高過房屋。

他悄悄訪問這戶的左右鄰居,詢問梯子是一直放在此處,還是昨晚為瞭救火才放在此處的。

鄰居回答說,梯子既不是一直在這裡,也不是為救火放在這裡,就是昨天晚上才看到的,並不知道是原因。

放梯子的人傢姓寇,叫寇遠。朱壽隆叫來寇遠,隨口問他為何把梯子放在此處。

寇遠沉吟瞭一會兒才回答說是屋頂漏雨,為瞭修葺房屋而用。

盡管寇遠隻是片刻遲疑,朱壽隆也覺察出瞭異常,但是也並未繼續深問。

打發走寇遠後,他又叫來地保詢問,寇遠和申傢的關系怎樣,是否有過糾紛爭吵。地保仔細想瞭想,記起一個月前,寇申兩傢確實有過爭執。

事情起因是申傢葬母的墳地占瞭寇遠傢的地界,但是申傢仗著人多勢眾,不僅不給經濟賠償還辱罵瞭寇遠。

朱壽隆聽瞭地保的話,心中瞭然,很可能是寇遠出於報復先殺死申傢七口人後又放火毀屍來跡。但是苦於沒有證據,就不能將寇遠繩之以法。

朱壽隆聽地保說完,心中生出一計。

他問地保:“你們一定清楚本地哪些人是夜間翻墻入戶的盜賊,特別是慣犯,把最有名的一個帶過來見我。”

果然,這裡有不少盜賊,其中最有名一個叫饒細。

饒細被帶到朱壽隆面前,膽戰心驚,不知道自己又犯瞭何事,隻是口中討饒。

朱壽隆為人寬厚,溫言安撫他說:“地方說你做賊,我念在你是因為傢貧所至,對你之前犯過的罪行可以既往不咎,但你從今往後要洗心革面,不要再重蹈覆轍。”

饒細聽瞭感激朱壽隆的寬大為懷。朱壽隆又教他一會兒在公堂上如此這般,與自己合演一出雙簧,詐出真兇。

饒細聽瞭,拍著胸脯保證一定依言行事。

吩咐完饒細,朱壽隆才把眾人召集齊開始審案。

他先是假意命令把饒細上瞭夾棍,喝問他:“你每晚做盜賊,夜間的事情最清楚。昨晚上申傢起火,人人都說是你偷偷潛入放的火,你要老實招供,否則活活打死。”

饒細聽瞭,按照朱壽隆提前交代的話回答說:“小人確實每天晚上做賊,但是申傢失火的事情實在和我無關。那晚隻看見寇遠順著梯子爬進申傢屋中,他出來後就見火燒瞭起來,審問他一定可以知道真相。”

眾人聽瞭面面相覷,都相信饒細講得確實是自己親眼所見,根本想不到是朱壽隆教他做偽證。

很快,寇遠就被拘捕到公堂上。

朱壽隆一拍驚堂木,厲聲喝問:“饒細親眼見你進到申氏傢中,你離開後就起瞭大火,這火必是你放得無疑。但是七人中無一人驚醒逃脫,必是在你放火前已被殺死。”

寇遠聽朱壽隆所講如親眼所見,又有饒細為人證,隻得俯首認罪,供認不諱。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