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親遭遇意外後封閉自己:陷入孤獨的時候,你也需要一個吹哨人

雙親遭遇意外後封閉自己:陷入孤獨的時候,你也需要一個吹哨人

樹小姐你好,很久沒有聽你的節目瞭,有些想念你的聲音瞭呢!以前我總是習慣在周四晚上打開考米語音,聽一聽你的節目。那些陌生人的紛紛擾擾,在你的梳理之下變得井井有條。重要的是,你的聲音給人一種安定的感覺。

最近大傢應該都在傢隔裡吧,我也一樣,每天呆在自己的房間,去的最遠的地方應該就是陽臺。隔離對於有些人來說,就是和傢人每天在一起,或者是和對象遠程網戀,在或者是有更多的時間去打遊戲看視頻。但對我來說,隔離就是讓我和這個世界徹底隔絕。

我父母在我上大學的時候因為一場車禍雙雙過世,從此我就開始一個人生活。大學畢業之後我回到瞭傢鄉工作,身邊的人一直在給我介紹對象。但我的內心在那件事之後變得有些敏感,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每一個接觸我的人眼睛裡多少帶有一些同情,我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我知道這其實是我自己的問題,有的時候總會給自己一些心理暗示,覺得大傢是不是因為同情我才對我好,是不是因為同情我才會和我做朋友,是不是因為同情我才和我相處。這些念頭有時候冒出來就像火焰一樣,怎麼都不能撲滅。很長一段時間,我被自己這種狀態折磨著,漸漸變得有些孤僻。

雙親遭遇意外後封閉自己:陷入孤獨的時候,你也需要一個吹哨人

我在傢裡養瞭幾隻小寵物,周末宅在傢裡看電影,公司的團建活動我都是能不參加都盡量不參加。可能是孤僻的太久,把以前身邊的一起人都推開瞭。所以在現在這種時候,我每天都是在傢,一個人煮飯,一個人喂動物,一個人看書,一個人睡覺。每一天都和前一天一模一樣。沒有半點外來的事物打破這種狀態。

說不清楚我是喜歡這種狀態還是抵觸這種狀態,也說不清楚我是渴望與人交流還是希望能真正找到一個真心對我的人。總之我想把這些說與樹小姐聽,看看您對我這種生活狀態有什麼樣的看法。

樹小姐回復:

我這段時間其實也和你一樣,都是在傢隔離,前幾天才回公司開始工作。

你說你不清楚自己是喜歡還是抵觸這種狀態,其實從你的描述中,是能讀出你渴望與外界的交流,隻不過你依然在用“同情”與“不同情”這兩個標簽來區分所有人。

雙親遭遇意外後封閉自己:陷入孤獨的時候,你也需要一個吹哨人

你這種狀態並不是你自己的錯,人在受到巨大刺激的時候,往往會導致PTSD,也就是創傷後應激障礙。從的你描述當中,我覺得你可能是患有創傷後應激障礙。希望你不要介意我說得這麼直接,但在你身邊沒有人給你提示讓你警醒的時候,我希望給你個人當一次吹哨人。

PTSD是一種病,涉及到醫學領域,我一個門外漢,也不好說什麼,但我可以和你分享一個我身邊人的故事。

A是我一個非常好的朋友,因為一次意外,臉上留有一道特別明顯的疤。她一開始的狀態和你一樣,覺得大傢都很在意她臉上有疤這件事。從此她出門開始帶上口罩,拒絕參加集體活動,拒絕與外界接觸,封閉自己。

後來有一次,她參加瞭一個義工活動,去孤兒院給那裡的孩子們上一堂繪畫課。課堂上,她也一直戴著口罩。課間的時候,小朋友們圍住她,有個小朋友就問她:“老師,你為什麼一直戴著口罩啊。”

她和同學們解釋說:“老師臉上有一道傷疤,很嚇人的,老師怕嚇到你們,所以才戴上口罩啊。”

那個小孩子又問:“老師,你能摘下口罩讓我們看一下嗎?”

她猶豫瞭一會兒,把臉上的口罩摘瞭下來。

那小孩盯著她臉上的傷疤看瞭一會兒,說:“老師,其實你真的很漂亮,這道傷疤也很可愛。”

身邊的小孩們跟著一起附和,都誇她漂亮。

從那以後,她開始試著不戴口罩出門,發現並沒有人因為她臉上的疤而投向她異樣的眼光。

後來她說,其實一開始就是自己在心裡給自己設瞭一道坎,隻要邁過自己的這道坎,生活並沒有什麼不同。

你也是一樣,邁過自己心裡的這道坎,生活也沒有什麼不同。

每周四晚20:00,樹小姐在考米語音,與各位不見不散。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