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深(尋夢民國教師董守義先生之二)

事情得追溯到1924年。

1924年,南開校隊與清華校隊在北京清華園舉行友誼比賽,南開敗北。球賽後,清華放映電影,沒料到,銀幕上首先映出的卻是一隻大紙簍的幻燈片。“簍子”是北方俗語,以嘲笑他人拙劣、技術不佳。這個誤會傳到南開校園,一度在學生中引起波動,那些校內喜好籃球的學生,下定決心要圖強雪恥。

1925年,南開中學初一學生王錫良、魏蓬雲、李國琛等人發起組織一個名叫“簍子”的籃球隊。到初二的時候,轉校生劉健常也加入瞭球隊。他們刻苦訓練,球技日進,在校內名聲鵲起。1926年王、魏、李、劉等四位同學和學校少年隊的唐寶坤被選為南開籃球隊主力隊員,在體育教師齊守愚的指導下,參加天津市籃球賽,獲得冠軍。1928年,南開籃球隊參加在太原舉行的華北地區男子籃球賽,比賽中他們一路過關斬將,闖入最後的決賽。與他們爭奪冠軍的對手是全國著名的北京師范大學隊,該隊的隊員都是體育系的學生,身材高大、素質極好,有著豐富的比賽經驗。但在教練董守義的臨場指導下,球隊改硬為巧,主動出擊,以快速、機智、靈活、善變來壓制敵隊,造成對手被動。最終南開隊以16分的優勢戰勝瞭北師大隊,一舉奪取華北籃球錦標賽冠軍,在國內名聲大噪。

精深(尋夢民國教師董守義先生之二)

南開籃球隊自華北凱旋不久,應邀赴上海,與滬上三強隊交鋒,連戰青年西國隊、滬江大學隊、美國海軍隊,三戰三勝,聲震滬上。其時,正值菲律賓籃球隊在日本比賽得勝回國,途經上海,聽聞南開隊三戰全捷,囂張地主動要求交手。南開籃球隊毫不示弱,“南開五虎”更是擦拳磨掌,欲與菲隊一比高低。因為菲隊是歷屆遠東運動會籃球冠軍,為遠東勁旅,所以比賽消息不脛而走,傳遍瞭上海的大街小巷,球票由六角漲到一元,即便這樣,還是瘋搶一空。開場前三個小時,場館外面已聚滿瞭人群,場館大門兩次被撞開,觀眾如潮水般湧進場地,致使隊員進場後無法進行熱身活動,比賽就更沒有辦法正常開始。在勸說無效的情況下,裁判機智地宣佈:“如果球場還是這種情況,那麼今天的比賽就取消,什麼都別看瞭!”聽到這,觀眾終於平靜下來,再加上工作人員的再三引導,觀眾終於撤到看臺上,一起等待這場難得的高水平國際比賽。比賽開始後,菲律賓隊發起猛攻,遭到瞭南開隊的頑強防守,雙方爭奪異常激烈,比賽陷入拉鋸戰。經過幾個回合的較量,雙方均未在進攻上取得太大成果,中場結束時,雙方打成瞭平局。董守義興奮地對大傢說:“你們頂住瞭他們的進攻,沒有讓他們占據優勢就是勝利,要再接再厲,盡量做到少失誤、少犯規,奮戰到底。”聽瞭董教練的這一番話,下半場開始後,五個主力隊員抱著必勝的決心,繼續與對手展開激烈的較量。在比賽接近尾聲時,南開隊全力發起猛攻,兩球投中,時間到,鑼聲響,最終以37:33險勝菲律賓隊。“我們贏啦!”隊員們相擁慶祝,場外的觀眾也控制不住激動的情緒沖進場內,將五虎團團圍住,高高地拋向天空。從此,“南開五虎”名揚神州。

自滬上載譽歸津後,“南開五虎”並未志得意滿,於暑假期間繼續刻苦訓練。1928年冬東北六戰全勝,1930年萬國籃球賽冠軍,杭州四運會全勝奪冠……在中國的籃球史上,“南開五虎”就是勝利的代名詞,但這個歷史名詞蘊含的意義遠不是這麼簡單。那個年代,中國人民在老外眼裡根本沒有地位,受盡羞辱。一如霍元甲、陳真痛揍老外,這支“專打洋鬼子”的球隊接連戰勝外國球隊,實際上承載著深厚的民族意義,用當時報紙的話說是“無異於在戰場上大捷,足以扯掉‘東亞病夫’的帽子”。

精深(尋夢民國教師董守義先生之二)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