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科普

地球原始生命的第一頓飯吃的啥?

對生命起源的研究充滿瞭悖論。地球上的生物都由蛋白質以及指導蛋白質合成的DNA構成。但是,制造DNA和蛋白質本身就需要DNA和蛋白質結構。

一項新研究為這個雞與蛋的難題提供瞭一種解釋,答案在原始海洋海底的火山裂隙,裂縫中噴出熱水和大量其他化學物質。科學傢說,在裂隙周圍富含三類金屬化合物,可以引起氫氣和二氧化碳反應,形成一系列對細胞生長至關重要的富含能量的有機化合物。研究小組認為,裂隙周圍的高溫和高壓可能孕育瞭地球上的生命。

沒有參與這項新研究的慕尼黑路德維希大學生命化學傢托馬斯·卡雷爾(Thomas Carell)說,這項新研究令人“激動”。實驗中產生的有機分子包括甲酸鹽,乙酸鹽和丙酮酸鹽,卡雷爾稱其為“能量代謝的最基本分子”,這些分子能將營養物質轉化為細胞生長所需能量。新研究進一步證明瞭關於生命起源長期存在的想法,即“物質代謝為先的假設”。它認為地球早期的地球化學過程創造瞭一系列簡單的富含能量的化合物,從而推動瞭復雜分子的合成,最終為生命的形成和進化提供瞭物質。

這種原始代謝的線索出現在2016年。杜塞爾多夫海因裡希·海涅大學的進化生物學傢威廉·馬丁(William Martin)團隊掃描瞭數千種細菌和古細菌的基因組,發現瞭它們當中共同擁有的355種蛋白質。這些蛋白質表明,原始微生物在灼熱的溫度下旺盛生長並以氫氣為食,利用其電子將溶解在海洋中的二氧化碳轉化為能量豐富的有機化合物。海洋火山的熱液噴口滿足這些條件。

如今地球上的生物仍然通過稱為“乙酰輔酶A”(乙酰輔酶A)的酶促反應將氫和二氧化碳結合形成有機分子。該過程將必需的有機分子送入生化過程,從而驅動蛋白質,碳水化合物和脂質的產生,而蛋白質,碳水化合物和脂質是細胞能量代謝的核心。然而,問題在於,現代生物利用11種酶(共15,000個氨基酸組成)參與到乙酰輔酶A途徑,所有這些酶都不可或缺。馬丁說,如果沒有合適的蛋白質加工場所或催化劑,隻是將氫氣和二氧化碳放在一起,那就什麼也不會發生。

那麼最早的乙酰輔酶A代謝途徑是怎麼開始的呢?兩年前,斯特拉斯堡大學化學傢約瑟夫·莫蘭(Joseph Moran)領導的研究人員提出瞭部分解釋。他們報告說,純金屬,包括鐵,鎳和鈷,可以催化水(水分子中含有氫)和二氧化碳的反應,形成乙酸鹽和丙酮酸,這是乙酰輔酶A代謝途徑的關鍵步驟。這一發現表明,最早的生命可以以這些有機化合物為食,並隨著時間的推移進化出一套蛋白質系統來使反應更加有效,最終自然選擇瞭一套最高效的系統。

馬丁指出,莫蘭的解釋是將水和二氧化碳轉化為有機物,但根據馬丁教授的研究結果,古生物可能利用氫氣和二氧化碳制造有機物。馬丁說:“我們想看看氫氣和二氧化碳是否能在沒有酶的情況下起作用,即生命誕生之前,氫氣和二氧化碳能否相互作用生成有機物。 ”

他和同事們知道,由於水和地殼深處的金屬之間的反應,熱液噴口會不斷噴出氫氣。研究人員先前確定,地球早期海洋中的二氧化碳含量是今天的1000倍。因此,馬丁想知道熱液噴口周圍常見的金屬礦物是否會使氫與二氧化碳反應。

為瞭找出答案,馬丁和莫蘭的研究小組聯手調查瞭在噴口附近發現的三種富含鐵的礦物:鈣鐵礦,磁鐵礦和磷灰石。研究員將反應物模擬成海洋火山裂隙周圍環境。該團隊今天在《自然生態與進化》雜志上報告說,這三種礦物質都能催化氫和二氧化碳的反應,形成混合有機物,包括甲酸,乙酸鹽和丙酮酸。馬丁說:“這是化學能量的持續來源,它產生瞭用於代謝的高能分子。”

就目前來看,這或許就是地球原始生命的第一頓飯瞭。

吃得更少更健康

如果你今年決定減少卡路裡攝入量,一項新的研究可能為你提供瞭一些額外的潛在好處。該研究發現,限制卡路裡攝入量將延緩細胞衰老,減少炎癥,降低與年齡有關的疾病的風險,並使你獲得更長的壽命。索爾克生物學研究所的研究人員在對一組老鼠進行飲食實驗後得出瞭他們的結論。

該研究的通訊作者,索爾克基因表達實驗室的胡安·卡洛斯·伊茲皮蘇亞·貝爾蒙特教授說道:“我們已經知道限制卡路裡攝入可以延長壽命,而現在我們展示瞭所有導致該結果的單細胞水平上的變化。這為我們提供瞭目標,也許最終我們能夠利用藥物治療人類衰老。”

我們都在努力避免衰老,因為衰老是許多可怕疾病的頭號風險因素,如癌癥、癡呆癥和糖尿病等。目前,減少卡路裡的攝入已經被證明有助於減少人們在老年時患上這些疾病的風險,但人們還不知道這是如何在細胞水平上影響人體的。

在這項新的研究中,攝入比正常少30%卡路裡的老鼠與另一組正常飲食的老鼠相比較。兩組老鼠從18個月大到27個月大被嚴格喂食,從人類的角度來說,這個時間段大致代表一個人從50歲到70歲嚴格遵循低卡路裡飲食。在飲食期開始和結束時,研究人員分離並分析瞭來自兩組40種細胞類型的168703個細胞。這些細胞來自老鼠身體的不同部位:大腦、肌肉、肝臟、皮膚、腎臟、骨髓和脂肪組織。然後,每個分離的細胞被用來測量遺傳活性以及細胞類型的總體構成。

令人驚訝的是,正常飲食的老鼠身上發生瞭許多負面變化,而嚴格飲食的老鼠身上並沒有出現。這些嚴格飲食的老鼠年老(27個月大)時,它們的細胞也顯得更年輕。總之,在正常飲食的老鼠中觀察到的與年齡相關的變化,57%的變化在嚴格飲食的老鼠身上沒有出現。研究表明,許多似乎特別受飲食影響的細胞與炎癥、免疫和脂質代謝有關。

通訊作者,中國科學院劉教授表示:“該研究不僅告訴瞭我們卡路裡限制對這些細胞的影響,而且還提供瞭在衰老過程中單細胞水平發生的最完整和詳細的研究。”。另一位合著者,中國科學院瞿教授解釋道:“當前研究的主要發現是,老化過程中炎癥反應的增加可以被系統地抑制熱量限制。”

合著者康塞普西翁·羅德裡格斯·埃斯特萬總結道:“人們常說吃什麼就是什麼,我們發現這在很多方面都是正確的。隨著年齡的增長,細胞的狀態顯然取決於你與環境的互動,包括你吃什麼和吃多少。”

長壽的秘訣是什麼?擁有相同的性染色體

當109歲的傑西·加蘭(Jessie Gallan)被問及長壽秘訣時,她回答說“遠離男人”。其他百歲以上的老人則贊揚瞭從填字遊戲到踢踏舞的各種優點。他們從未提及一件事:染色體。然而,一項新的研究表明,在整個動物界中,具有相同性染色體的個體壽命比染色體不相同的個體長18%。

在大多數動物中,性染色體用於確定個體發育成雄性還是雌性。在哺乳動物中,雌性通常具有兩個相同的X染色體,而雄性則具有一個X和一個“縮小”的Y染色體。還有一些動物,例如大多數種類的雄性蜘蛛,完全丟失瞭第二條性染色體。性染色體的差異導致雌雄身體發育的差異。例如,攜帶ZZ性染色體的鳥是雄性,有更鮮艷的羽毛,而ZW則是雌性,通常羽毛比較暗淡。

身體特征並不是兩性之間的唯一區別。研究人員假設,性染色體不相同的動物(例如XY的雄性哺乳動物和ZW的雌性鳥類)可能更容易受到基因突變的影響,導致壽命縮短。但是一直以來,科學傢都沒有針對整個動物界進行這種效應的研究。

因此,悉尼新南威爾士大學的研究人員搜尋瞭包含性染色體和壽命數據的科學論文,書籍和在線數據庫。他們比較瞭來自99個科、38個目、8個綱的229種動物的雄性和雌性壽命。研究顯示,具有相同性染色體的動物平均壽命要長17.6%。研究物種范圍包括人類、野生動物和傢養動物。結果發表在《生物學快報》(Biology Letters)上。

該研究的主要作者,生態學傢佐伊·西羅科斯塔斯(Zoe Xirocostas)說:“在昆蟲和魚類之間,也都表現出瞭同樣結果,這真是太酷瞭!”

研究人員還發現,性別不同導致的壽命差異在物種之間有很大不同。有一個極端的例子:帶有XX性染色體的德國雌性小蠊(Blattella germanica)比帶單X染色體的雄性壽命長77%。

這種差異還取決於具有相同性染色體的動物是雌性還是雄性。如果是雌性具有相同性染色體,如哺乳動物、爬行動物、昆蟲和魚類,平均比雄性長壽20.9%。如果是雄性具有相同性染色體,如鳥類和蝴蝶的壽命比雌性平均長7.1%。

研究小組說,這種差異表明,除瞭性染色體是否一致以外,其他因素也很大程度地影響壽命。其中一個因素可能是交配選擇。雄性為瞭吸引雌性,往往有誇張的身體特征和精致的外表,但這往往需要消耗額外能量並損害整體健康。

裡昂克勞德·伯納德大學(Claude Bernard University Lyon)的進化生物學傢加佈裡埃爾·馬拉什(Gabriel Marais)說:“正如我們所知,雄性面臨的交配選擇壓力更大。” 雄性“更快的衰老是獲得雌性交配選擇的代價。”

馬拉什說,如果恰好雄性同時有不匹配的性染色體,則他們容易受到基因突變的影響,兩種有害因素相加。相比之下,具有不匹配性染色體的雌鳥和蝴蝶更容易發生基因突變,但它們不會面臨激烈的交配選擇而導致壽命減少。

要瞭解性染色體如何影響壽命還需要進一步研究。例如,研究人員還不知道性染色體縮小的程度與壽命長短是否相關。“關於這個問題的論文很少,” 馬拉什說。他稱贊這項新研究朝正確方向邁出瞭重要的一步。

如何侵入監獄的系統?安全測試黑客派出瞭親媽

約翰·斯特蘭德(John Strand)作為滲透測試員,以攻破系統為生。各大組織聘用他來攻擊他們的防禦體系,好發現它們的弱點。通常,需要斯特蘭德親自執行滲透,或至少從Black Hills Information Security派遣一位經驗豐富的同事。但是在2014年7月,他為南達科他州的做侵入測試時,他采取瞭截然不同的方法——請出瞭自己的媽媽。

公平地說,這是麗塔·斯特蘭德(Rita Strand)的想法。時年58歲的她在餐飲服務業工作瞭三十年後,成為瞭Black Hills的首席財務官。鑒於專業經驗,她很有信心,自己可以假扮州健康署的官員物理黑入監獄。所需要的隻是一枚假徽章和正確的言行談吐。

“她有一天向我走來,說’你知道,我一直想黑入某個地方。’”本周在舊金山舉行的RSA網絡安全會議上,斯特蘭德分享瞭他的故事,“那是我親媽,我能怎麼辦?”

盡管按照合同,兩名滲透人員的侵入行為是被授權過的,但如果他們被蒙在鼓裡(事先知曉暗訪者,暗訪就失去瞭價值)的安保人員當場抓住,緊張局勢可能會迅速升級。有兩名測試員在工作時潛入愛荷華州的法院,在與地方當局發生沖突後被判入獄12小時。

麗塔·斯特蘭德(Rita Strand)的使命還因缺乏必要技術而變得更加復雜。專業人員能夠實時評估數字安全性,並在特定網絡中發現為他們量身定制的後門。麗塔有豐富的經驗,但不是從事黑客的經驗。

為瞭幫助她,Black Hills為麗塔制作瞭假徽章,名片和帶有斯特蘭德聯系方式的“經理人”卡。如果她成功潛入,需要拍下環境和建築結構。斯特蘭德並沒有試圖從外入侵任何計算機,而是為媽媽配備瞭所謂的Rubber Duckies——可插入所有設備的惡意USB記憶棒。拇指驅動器將把信標傳回Black Hills,並允許他們訪問監獄的系統。然後,他們可以遠程進行的數字部分。

斯特蘭德說:“對於大多數人來說,第一次從事這樣的工作,會感到非常不舒服。但是她適應性很好。出於明顯的原因,監獄網絡安全至關重要。如果有人可以黑入監獄並接管計算機系統,那配合越獄就很容易瞭。”

計劃開始執行的早晨,斯特蘭德夫婦和同事乘車前往監獄附近的一傢咖啡館。準備好焦糖卷和山核桃餅,打開筆記本電腦、移動熱點和其他裝備,把那裡當做臨時作戰室。一切準備就緒後,麗塔獨自驅車前往監獄。

斯特蘭德說:“她走瞭,我腦海中有個聲音反復提醒我,這是一個非常糟糕的主意。她毫無經驗,更不懂IT黑客技術。我曾告誡過她,’媽,如果情況惡化,你要拿起電話並立即打給我。’”

測試人員通常會快去快回,以免引起懷疑。但是過瞭45分鐘,麗塔還是沒有動靜。

他說:“快要一個小時瞭,我很恐慌。而且我想我應該考慮得再周全點,因為我們所有人同乘一輛車過來,所以我們現在無車可用,喪失瞭機動性。”

喔喔

突然,Black Hills筆記本電腦開始閃爍。麗塔做成功瞭。她植入的USB驅動器正在創建所謂的web外殼shell,現在黑客團隊可以訪問監獄內的各種計算機和服務器。斯特蘭德記得一位同事大喊:“你媽沒事!”

實際上,麗塔在監獄內根本沒有遇到任何麻煩。她告訴入口處的警衛她正在進行突擊的健康檢查,他們不僅允許她進場,還讓她保留手機,並用手機記錄整個過程。在內部廚房裡,她檢查瞭冰箱和冰櫃中的溫度,假裝用棉簽擦拭地板和櫃臺上的細菌,尋找過期的食物並拍照。

但是麗塔還要求查看員工的工作區和休息區,監獄的網絡運營中心,甚至是服務器機房,聲稱那裡可能滋生昆蟲和黴菌。沒有人對她說不。她甚至被允許獨自一人操作,給瞭她充足的時間拍照。

在“檢查”結束時,典獄長邀請麗塔訪問他的辦公室,並向她征求如何改善機構的飲食服務。有30年餐飲從業經驗的麗塔絲毫不怵,侃侃而談。然後遞給他特別準備的USB驅動器。她告訴典獄長,該州有一份特別權威的自我評估列表,他可以自己拷貝一份。

Microsoft Word文檔被惡意宏污染。當典獄長點擊時,系統失守。

“傻眼瞭”

“我們傻眼瞭,”斯特蘭德說,“這是一次壓倒性的勝利。對於安全社區來說,存在根本上的弱點,有禮貌地挑戰權威機構的特派代表,拒絕他們可能危害系統安全的要求,是非常重要的職業常識。有人說他們是電梯管理員或衛生署官員,等等,我們需要好好核對,不要盲目假設。”

其他測試人員強調,盡管麗塔的故事非常精彩,但它強烈反映瞭我們日常經驗中的盲點。

測試公司TrustedSec的創始人戴維·肯尼迪(David Kennedy)說:“系統在物理上的漏洞多到令人難以置信,我們一直在從事類似的工作,且很少被抓到。隻要你聲稱自己是檢查人員,審計員,權威人士,那麼一切皆有可能。”

2016年,麗塔因胰腺癌去世;她後來沒有再次嘗試滲透。斯特蘭德拒絕透露他母親潛入的是哪座監獄,隻是說那間監獄已被關閉瞭。但是她的努力產生瞭影響。斯特蘭德說:“通過測試,監獄系統提升瞭安全性。我認為他們的餐飲健康水平也得到瞭改善。”

英國最固執的人:寫瞭42年抱怨信

在過去的42年裡,一位利物浦男子一直都在寫信抱怨各種事情,並每天將其寄送給《利物浦回聲報》。

70歲的Bernie Carroll甚至都不記得自己在1978年向地方議會寄去第一封信時所抱怨的事情。不過,考慮到這是他多年來寄送的15000多封信中的第一封信,這也就不足為奇瞭。

幾十年來,他不斷就幾乎所有事情寫信抱怨或提出建議。舉個例子,他最近寄給《利物浦回聲報》的信件,就是抱怨自己對附近居民不斷放煙火以及將有人將狗屎袋留在公園欄桿上的不滿。

Carroll自豪地承認:“我是英國最固執己見的人,對任何事情都有自己的看法。我知道自己的信件可能永遠不會導致任何實際變化或解決任何問題,但這對於我來說是一種情緒宣泄體驗。寫作讓我如釋重負,我認為這一招可以幫助自己應對所有憤怒”。

雖然他對如今的很多事情都不滿意,但這位老人表示現在起碼比70年代和80年代要好得多。他回憶道以前時時刻刻都會產生憤怒,而寫信成瞭他緩解沮喪的宣泄口。現如今,他時常會抱怨一些很隨意的事情,例如唇部填充劑與大胃王比賽的流行。

這位前音樂傢在一封信中寫道:“為瞭牟利而誘使年輕人進行不必要的整容手術,這是非常有傷風化的,應該予以勸阻。對於改善外表來說,花上一大筆錢使自己看上去有點像米克·賈格爾,是一種很奇怪的方式”。

他在另一份信中寫道:“大胃王比賽?誰發明瞭這種不堪入目的可憎之物?為什麼有人會在也門還有人在吃寵物並靠吃樹皮為生時幹出這種事?”

Carroll每天都會寫信給《利物浦回聲報》,每封信包含大約250個單詞,但每周隻有三到四封信會被發表。

在過去,這種宣泄習慣令他在郵費上每月都開銷不菲,但是歸功於互聯網的興起,他如今可以將自己的信件通過電子郵件發送給該報。他對此也承認:這令他更“生得起氣”瞭。

Bernie告訴SWNS:“我寫信的時間比跟妻子在一起的時間還要長,我認為寫信可能挽救瞭我的婚姻,因為我不必再去打擾她瞭。我沒有孩子,這也許給瞭我更多的時間來寫信。我沒有時間騰給孩子。除瞭寫信和婚姻外,我一生都無法致力於其他任何事情”。

十萬個冷知識(八十三)

1. Clear Labs在2015年所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在美國銷售的熱狗中,2%都含有人類DNA。在美國銷售的素食熱狗中,10%都含有肉類。[點擊查看來源]

2.「蜑」(あま)或「海人」(うみんちゅ)是日本女性珍珠潛水員的代稱,她們從12-13歲時開始潛水,有些人甚至到70多歲時還很活躍。她們隻需潛水服和傳統頭巾即可自由潛水。[點擊查看來源]

3. 1960年,約瑟夫·基廷格上校從19英裡多(約31公裡)高空跳下,創造瞭當時世界上最高的跳傘紀錄。在自由落體期間,他的速度高達614英裡/小時(988千米/小時),幾乎達到瞭聲速。他的記錄最終在2012年被其導師打破。[點擊查看來源]

4. 1917年頒佈的《墨西哥憲法》是有史以來第一份表明每個人都有受教育的權利的文件。[點擊查看來源]

5. 在加州淘金熱時期,一片面包要花費1到2美元(加黃油)。相當於如今的28美元和56美元以上。[點擊查看來源]

6. 巴佈亞新幾內亞是世界上語言多樣性最多的國傢,共有851種獨立語言被列入清單。[點擊查看來源]

7. 隻因一傢幹洗店晚瞭點歸還一條價值1000美元的褲子,一名男子將其告上法庭並索賠6700萬美元。之後他在法庭上將索賠金額減為4500萬美元。法官最終裁定該男子敗訴,而該男子(本人就是一名法官)也因缺乏“司法品性”而丟掉瞭工作。[點擊查看來源]

8. 在世界上所有城市中,人均犯罪率最高的城市為梵蒂岡城,盡管當地隻有800名居民,但每年平均犯罪多達600起(主要是小偷小摸)。[點擊查看來源]

9. 一共有十二本《古騰堡聖經》被印在牛皮紙上。這些副本每本都要用到約170張小牛皮。[點擊查看來源]

10. 最早出現在美國郵票上的女性是西班牙的伊莎貝拉女王,以紀念她對克裡斯托弗·哥倫佈前往美洲航行的資助。[點擊查看來源]

11. 科學傢在加拿大新斯科舍省發現瞭一種被稱為「半鞭毛體」(hemimastigote)的新型微生物。Hemimastix kukwesjijk不是植物、動物、真菌或原生動物。這種生物構成瞭一個全新的分類,是生命之樹上的一個新分支。[點擊查看來源]

12. 當嗎啡於1805年首次從鴉片中被分離出時,早期用途之一便是作為一種“非成癮性”藥物來治療對鴉片(成癮性相對較低)成癮的人。[點擊查看來源]

決策模型顯示:周圍人若舉棋不定,你也難以下定決心

在超級星期二,來自科羅拉多州和美國各地的民主黨選民將面臨一個嚴肅的抉擇:桑德斯還是沃倫?拜登,克洛佈查爾還是彭博?然後,來一杯什麼酒?

現在,有人利用數學工具來分析人類面臨選擇時的各種困境,尤其是在嘈雜的社會環境中,隻存在於假設中的和完全理性的人們也可能躊躇於兩種選擇之間。

科羅拉多博爾德大學和休斯敦大學的研究人員報告說,事實證明,“無法做出”選擇有時像“挑剔”一樣具有暗示性。例如,當周圍的人舉棋不定時,您也會難以下定決心。

基爾帕特裡克原本要在美國物理學會的一次會議上通過遠程視頻介紹團隊的研究結果。現在由於公共衛生問題,會議已被取消。

他說,盡管結果隻是理論上的,但在面對現實問題時,仍可為我們提供參考。

可怕的決定

研究主要涉及被稱為決策理論的研究領域中的一個主要問題:人們如何基於自己的個人經驗和常識(如觀看電視辯論以及社交互動)做出選擇。

基爾帕特裡克將其與1987年的電影《公主新娘》中維齊尼(Vizzini)和恐怖海盜羅伯茨(Dread Pirate Roberts)經典智鬥的一幕相提並論。

在那個場景中,海盜和維齊尼對坐,兩人面前各有一杯酒,海盜聲稱有一杯是有毒的。維齊尼可以先選一杯——把自己的那杯和海盜的互換,或維持原樣——海盜則拿起另一杯,兩人要同時喝下。

維齊尼在做出決定前,借助對話和察言觀色獲取信息。比如說,他先是聲稱一個體面的海盜不會往客人的杯子裡下毒,試探海盜的反應;而海盜則表示,一個聰明的人不會往自己的杯子裡下毒。如此幾輪交鋒。

換句話說,當我們身處類似境地時,不僅要考慮自己對對手的瞭解,而且還要不斷地考慮對手對我們對他們的瞭解的瞭解。

為瞭探索類似的智力轉圈圈,基爾帕特裡克和同事使用瞭一系列方程或數學模型來模擬復雜程度各異的社會互動。他們的模型不是圍繞現實的選民甚至海盜,而是“理性的代理人”——理論上的決策者,總是根據可獲得的信息做出正確的修正。

研究人員發現,當時間至關重要時,兩個虛構的理性人可能會經歷類似於維齊尼思辨過程的心理循環。

基爾帕特裡克說:“例如,我們倆都在看同一個新聞節目,我們會彼此觀察——你是否得出瞭什麼結論。我們必須反復思量,直到從‘你還沒有做出決定,而我也沒有做出決定’的事實中充分榨取出所有信息為止。”

凌亂的人類

基爾帕特裡克當然已註意到,沒有人是完全理性的。但是,科學傢們仍可以通過理想模型來研究現實中的東西。

他補充說,人們還應該始終試圖意識到社交網絡中其他人的負擔。

吉爾帕特裡克說:“當需要我們做出決定時,我們應該認真考慮那些人的個人看法,以便弄清楚他們的出發點。”

證實瞭「星期一效應」的存在性和對物流業的影響

“星期一效應”是真實存在的,並且正在影響您的快遞收發。利哈伊大學商學院決策與技術分析教授奧利弗·姚(Oliver Yao)解釋道。

他發現,“星期一效應”(星期一綜合癥指在星期一上班時,總出現疲倦、頭暈、胸悶、腹脹、食欲不振、周身酸痛、註意力不集中等癥狀。)也會對物流供應鏈產生負面影響。

姚與馬裡蘭大學和加利福尼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的研究人員合作,發現在周末關閉工廠時發生的流程中斷以及“星期一憂鬱癥”等人為因素會損害星期一當天的供應鏈績效。這意味著從收到采購訂單到發貨之間的時間更長,且訂單履行中出現更多失誤。

這是第一次有學者將目光瞄向“星期一效應”對供應鏈的影響這一課題。調查結果發表在新一期《信息系統研究》中,題為“供應鏈履行中的星期一效應與績效差異:IT支持的采購系統如何提供幫助”。

物流嚴重延期

姚和同事使用的數據集是過去12個月內從美國總務管理局收集到的800000筆交易單,可以借此查看一周中各天的運營績效變化。他們還分析瞭中國最大的連鎖超市之一的訂單和履行數據。

他們發現“星期一效應”顯著且意義重大。例如,從周一收到采購訂單到發貨的時間平均比其他工作日長9.68%。事實證明,星期一會對人類的工作狀態產生影響。

周末在配送中心造成事項積壓,而周一需要在處理、揀選、執行和運送訂單給客戶時解決瓶頸。從假期切換至工作模式的員工會受到適應不足的影響,更容易出錯,效率降低。

姚說,大多數供應鏈經理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但他們可以采取措施抵消“星期一效應”。

反制手段

策略包括:增加周一(或休息日)的工作人員,減少周一的會議和非業務性的活動,更好的培訓,額外的薪水或情緒提升,例如免費的咖啡或勵志講座,以及仔細檢查周一的工作。

姚說,避免周一績效差距最有效的方法是集成技術解決方案,例如自動訂單處理系統,他發現電子交易可以使周一績效提高達90%。

研究人員說:“當人類更容易犯錯誤時,技術在替代勞動力方面會更有幫助。計算機到計算機的鏈條避免瞭周末對人的潛在影響。”

畢竟,對於計算機和機器來說,星期一隻是毫無特殊性的一天。

男性比女性更害怕蟲子

對昆蟲的恐懼是最常見的恐懼之一,其實絕大多數蜘蛛、螞蟻、甲蟲和其它爬行動物都是無害的,但這並不能阻止數百萬人對這些生物的恐懼。通常情況下,大多數人認為女性比男性更容易因為看到蟲子而抓狂,但一項針對2000名美國人的新調查反駁瞭這一觀點。

研究人員發現,22%的女性受訪者表示她們非常害怕蟲子,而32%的男性受訪者表示同樣害怕蟲子。這項研究也調查瞭參與者對昆蟲的總體認識。有趣的是,十分之六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對自己識別昆蟲的能力有信心。然而,當他們參與昆蟲知識測試時,結果並不理想:隻有40%的人知道臭蟲長什麼樣,51%的人甚至認不出果蠅。與此同時,隻有33%的人能夠分辨出黃蜂和熊蜂,24%的人甚至認為熊蜂就是黃蜂。

回到性別差異上,59%的男性參與者和49%的女性參與者認為自己在蟲子方面“很有見識”。 進行測試時,更多的男性確實能夠正確地回答問題。不過,女性(43%)比男性(39%)更善於發現木蟻。男性受訪者(53%)比女性受訪者(43%)更有能力發現蜱蟲,但更多的女性知道蟑螂一次能產下50枚以上的卵。

辛辛納提大學的昆蟲學傢Josh Benoit博士在一份聲明中說道:“在有利的條件下,一些害蟲可以高度繁殖。例如,德國蟑螂一次產卵可以多達60個。這些卵可以在90-110天內發育成熟。高繁殖率可以使種群迅速增長,成為巨大的麻煩。”

如果說調查中有一點是清楚的,那就是許多美國人高估瞭他們對昆蟲的瞭解。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隻有35%的受訪者知道蜜蜂和黃蜂是不同的昆蟲。瓢蟲有各種顏色,但49%的受訪者錯誤地說它們都是紅黑相間的。另有28%的人錯誤地認為黃蜂在使用蜂刺之後會立即死亡。在所有的受訪者中,64%的人表示自己害怕蟲子。當被問及這些小生物有什麼可怕的時候,56%的人提到瞭蟲子叮咬,44%的人害怕蟲子會在他們睡覺的時候侵入到床上。

研究人員說道:“很少有人意識到,室內生物群落是一個隻有某些昆蟲才能忍受的特定棲息地。室內環境與室外相比,通常有著不同的溫度和相對濕度。生活在這一地區的害蟲具有在這一特定環境中生存和繁殖的特殊適應性,例如,蟑螂可以在沒有食物和水的情況下忍受較長時間,因為這些資源不太容易獲得。”

那麼,大多數受訪者是如何處理傢中的害蟲的呢?55%的人表示會使用殺蟲劑,44%的人則使用防蚊手鐲,41%的人身邊總是有一個蒼蠅拍。盡管殺蟲劑的使用看起來很頻繁,但56%的參與者表示他們很擔心殺蟲劑中的化學物質。

《利刃出鞘》導演揭秘:壞人不準用iPhone

正如任何一部出色的懸疑電影一樣,《利刃出鞘》(2019)的情節也充滿瞭曲折,使得觀眾在整部電影中不斷猜測誰才是真正的反派。

然而,關於誰是好人或壞人的主要線索,卻隱藏在瞭眾目睽睽之下。要想找出這一線索,隻需觀察一下電影人物所持智能手機的型號即可。

正如《利刃出鞘》編劇兼導演萊恩·約翰遜在最近為《名利場》所拍的視頻中透露的那樣:蘋果公司不允許電影中有反派持有iPhone。約翰遜對此還表示:“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說出此事” 。

“蘋果公司允許我們在電影中使用iPhone […]但壞人不能在鏡頭中持有iPhone […],這下每個在其電影中存在秘密壞人的電影制片人都想幹掉我瞭”。

據悉,蘋果公司長期以來都在電影和電視節目中利用植入式廣告來推廣其品牌。另有報道稱,蘋果公司甚至有一名員工的工作就是與好萊塢合作,將MacBook和iPhone交到熒屏角色手中。

由於蘋果產品在各類媒體中無處不在,這意味著在謀殺之謎中,蘋果產品的缺失可能是一個合情合理的的劇透線索。再加上蘋果公司對其產品的植入規則也一直緘口不語,這使得約翰遜的揭露成為瞭一個特別有爆炸性的話題。

如果你正在尋找更多的電影秘密,點擊此處可查看其他流行電影與電視節目的背景中所隱藏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