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軍盼瞭30年,金山WPS終上市,那裡有他的青春

文 | 章航英

編輯 | 杜博奇

繼金山軟件和小米之後,雷軍實際控制的第三傢公司金山辦公也要上市瞭。

9月27日,科創板上市委審會議通過瞭金山辦公首發上市申請。招股書顯示,金山辦公此次在科創板IPO擬發行不超過1.01億股,募集資金20.5億元。

雷軍盼瞭30年,金山WPS終上市,那裡有他的青春

以此計算,上市後金山辦公總市值將達到93.56億元。而按雷軍間接持有的11.99%的股權計算,雷軍身傢將隨之增長11億。

招股書顯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金山辦公營收6.85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38.38%;凈利潤1.47億元,較去年同期下降19.42%,主要由研發費用增加所致。

雷軍曾感慨:金山的發展歷程正是中國軟件產業、互聯網產業30年的縮影,波瀾壯闊、滄海桑田。

雷軍盼瞭30年,金山WPS終上市,那裡有他的青春

眾人皆調侃雷軍“IPO收割機”“互聯網隱形大佬”,盛名之下的另一個事實則是,雷軍在金山WPS傾註過青春,數次出走,一度彷徨。他等這一天等瞭近30年。

“上瞭微軟的當”

30多年前,一個叫求伯君的24歲青年歷時一年多敲出10萬行代碼,此為WPS雛形。

故事的開始十分美好。求伯君的WPS1.0一經出世,僅靠口耳相傳,便橫掃市場,占據份額達到9成。據說,當時還逼得做漢卡的史玉柱轉戰瞭保健品。

雷軍在一個展會上遇到瞭風度翩翩的求伯君,第一眼就被“震撼”瞭,他覺得“金山的程序員真牛”。當時求伯君為金山招攬人才,剛剛大學畢業的雷軍引起瞭他的註意,並發出瞭邀約。

1992年,雷軍加入金山,那時他22歲。隨後幾年他成為瞭金山的CEO,並遇上瞭最大的對手。

90年代,微軟進駐中國,主動向金山拋出橄欖枝,希望與WPS共享兼容,雷軍與他的團隊答應瞭。他們沒想到的是,之後微軟幾乎是以不費吹灰之力將WPS的用戶遷移到瞭微軟office上。

雷軍盼瞭30年,金山WPS終上市,那裡有他的青春

微軟得意的PC時代,WPS以摧枯拉朽之勢迅速失去市場,隻能在盜版或微軟的夾縫間喘息。雷軍後來憶起此事,也隻能無奈嘆息:我們上瞭微軟的當。

1996年,雷軍帶領金山團隊夜以繼日開發“盤古”,希望能挽回頹勢。燒光200多萬元研究經費後,盤古隻賣出瞭2000套。

“盤古”最終沒有“開天辟地”,WPS一度銷聲匿跡。

那一年,雷軍27歲。他說“我失去瞭理想”,隨後離開瞭金山。

移動時代的反擊

時間轉眼來到五年後。金山辦公靠著求伯君賣房賣車、聯想柳傳志出手投資,撐瞭下來。

2011年,金山辦公從金山軟件中分拆出來獨立運營,受求伯君、張旋龍二人的盛情邀請,雷軍出任董事長,那時他的小米已經做的風生水起。

也許是小米帶來的啟發,又或者是小米帶來的自信,雷軍那時候掌舵金山,更遊刃有餘些。他說,“我接手金山的時候,就對金山的問題理解得非常透徹”。

那時候他篤信,要做“風口上的豬”。於是他當時做瞭一個現在看起來十分明智的決定——All in 移動。

雷軍盼瞭30年,金山WPS終上市,那裡有他的青春

這一年金山辦公推出瞭安卓版WPS,“軟件免費+互聯網增值服務”的模式讓其在市場上迅速攻城略地,年復合增長達到300%。

終於,金山辦公在PC時代失去的市場,在移動時代一步步贏瞭回來。

招股書顯示,國內金山WPS註冊用戶已經達到2.8億,占據42.75%的市場份額,移動端占比達到90%以上。相較而言,微軟發佈 iOS 版 office時間是在兩年後,安卓版發佈時間是2015年。

2016-2018年,金山辦公分別實現營業收入5.43億元、7.53億元、11.3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3億元、2.14億元、3.11億元 ,2017-2018年凈利潤增長率分別為64.97%、44.94%。

3億多人在用WPS

招股書顯示,2019 年 3 月,金山辦公的主要產品月度活躍用戶數(MAU)超過 3.28 億,其中 WPS Office 桌面版月度活躍用戶數超過 1.32 億,WPS Office 移動版月度活躍用戶數超過 1.87 億,金山詞霸等其他產品的月度活躍用戶數接近0.10 億。

這其中,WPS Office的地位可見一斑。

雷軍盼瞭30年,金山WPS終上市,那裡有他的青春

目前,WPS Office移動版在同類產品中國內市場中月活躍用戶處於第一位,並且覆蓋瞭全球超過 220 個國傢和地區,在全球 Google Play、中國 App Store 的同類產品中排名前列。

金山辦公主要有3種盈利模式:辦公軟件產品授權、辦公服務訂閱、互聯網廣告推廣。

辦公服務訂閱是營收增長大頭,分為2b和2c兩種形式。面向2b提供的服務有企業雲文檔、企業雲協作、文檔安全服務等。2c則包括WPS會員和稻殼會員。WPS會員價格每月15元,可以使用文檔轉換、文檔修復等增值服務;稻殼會員每月20元,每月可下載一定數量的稻殼雲模板。

雷軍盼瞭30年,金山WPS終上市,那裡有他的青春

雖然金山辦公這幾年付費用戶正在逐步增長,然而無法忽視的一個事實是,截止2018年底,3億月活用戶中,付費用戶數量隻有約481萬,僅占比1.6%。

不過,這並不耽誤金山辦公賺錢,“免費+廣告”模式正是其另一個盈利模式。打開WPS出現的啟動封面、彈窗、開屏頁等都成為廣告展示窗口。當然,如果充值會員可以取消廣告。

數據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金山辦公公司的辦公軟件產品授權銷售模式營收0.68億,占比24.12%;辦公服務訂閱銷售模式營收1.30億,占比45.79%;互聯網廣告推廣銷售模式為0.86億,占比30.09%。這其中,互聯網廣告撐起瞭WPS三分之一的營收。

馬化騰、張一鳴也加入辦公軟件大戰

一個不可忽視的事實是,金山辦公與微軟間依然隔著巨大鴻溝。

微軟2019財年第三季度報告顯示,Office 商業客戶收入約為 68.79 億美元,Office 用戶收入約為 10.26 億美元。截至 2019 年 3 月末,Office 365 的訂閱用戶數約為 3420 萬。

有微軟office這個攔路虎,金山辦公需要找到下一個30年的船票。

互聯網廣告業務雖然來錢快,但卻充滿著不穩定因素。用戶屢屢詬病的同時,還遊離在監管邊緣。

金山辦公也在招股書坦言,“免費+廣告”為主的盈利模式受到用戶能夠接受的廣告投放量的制約,若投放廣告量過多,則可能降低用戶體驗,導致用戶流失,從而降低廣告投放價值。

糾結於盈利與用戶體驗間的平衡,金山辦公將未來押註在雲和AI上。從2016年開始,金山辦公的研發費用一路上漲,2019年一季度達到1.35億元,占據營收的47.44%。

金山辦公此次上市募集的資金,也主要用以AI研發、辦公產品互聯網雲服務方向等。

雷軍盼瞭30年,金山WPS終上市,那裡有他的青春

《2018 WPS Office用戶白皮書》顯示,移動端用戶中57.9%在傢中使用WPS Office,43.3%、42.1%和40.8%的用戶分別在短途出行、旅途中和外出商務時使用WPS Office。金山辦公由此意識到,辦公軟件將不止局限於工作場景,而深入到人們生活的各個場景。

目前,金山辦公已經實現從單一辦公應用向互聯網辦公雲服務轉變,一個賬號登錄多平臺、多設備。未來,WPS將圍繞“雲,多屏、內容、AI”的未來辦公四大件構建服務。

在微軟這個老對手之外,辦公軟件市場正風起雲湧。石墨文檔要“做一款能代替微軟Office的辦公軟件”,今年4月獲得瞭今日頭條的支持;隨後騰訊文檔亮相,馬化騰稱“八年的需求實現瞭”。

這一切都預示著,未來辦公軟件的賽道不再平靜,金山辦公還有硬仗要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