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該為天然氣發電的萎靡不振負責?

導讀:低廉的LNG價格和緊迫的環境保護挑戰正成為天然氣發電行業的關鍵驅動因素,然而天然氣發電的廣泛流行仍面臨政治和技術的雙重障礙。

誰該為天然氣發電的萎靡不振負責?

天然氣發電技術已成為尋求放棄煤炭的發展中國傢和尋求過渡友好型能源解決方案的發達國傢的潛在靈丹妙藥。但在上個月倫敦舉辦的首屆天然氣電力論壇上,可以看到天然氣發電發展的不確定因素仍然存在。

石油和天然氣專傢安迪-佈羅根表示:“天然氣公司將發揮更大的作用嗎?政府能否在全球范圍內幫助塑造天然氣發電前進的方向?最近的證據表明顯然後者做得遠遠不夠。這種對未來的不確定性使運營商和投資者的生活變得艱難。”

眾所周知,雖然煤炭或柴油、電力供應技術也在不斷發展,聯合循環燃氣輪機(CCGT)電廠產生的污染和溫室氣體排放遠遠少於其他傳統火電項目。其他分析師也表示,不確定的新願景可能會因公用事業行業本身的徹底重組而進一步惡化。

環境智囊團E3G主席湯姆-伯克表示:“我們正在從一個發電系統公司轉向某種意義上的電力銷售公司,以銷量為驅動力。未來,首先是發達國傢,然後是發展中國傢,公司將出售服務,客戶將支付接入而非數量,這將對天然氣發電的未來產生重大影響。”

Energy Aspects的天然氣分析師Jane Rangel 表示:“中斷是目前最相關的一個詞,我們有很多天然氣產能上線,影響它的政府政策發生瞭很多變化,中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雖然近年來中國的需求對天然氣市場產生瞭很大的影響,但必須記住,中國的天然氣發電並沒有取代之前的發電趨勢,更多作用反而在取代取暖鍋爐上。也許我們不應該過分關註天然氣發電的替代因素。”

豐富的天然氣供應和液化天然氣價格下跌推動瞭最近幾個月被吹捧的主要天然氣發電項目的前景——包​​括印度尼西亞18億美元的Jawa 1 IPP項目,摩洛哥45億美元發電項目和巴西30億美元的天然氣發電中心。但是,實際達成最終財務協議的項目數量還是很少。

EY公司能源部門負責人維克多-佩雷斯(Victor Perez)在論壇上表示,“即使在幾年前,煤炭也比我們預期的更具生命力。例如,美國150GW或更多的煤炭發電產能仍在持續對抗天然氣,並保持良好狀態。在非洲北部,新的煤炭開發項目采用低硫技術插入地下電纜,與伊比利亞半島和歐洲相連,雖然離歐洲僅20-30英裡,但也很少需要進行環保控制。“

他補充說,監管,定價和政策對於逐步淘汰煤炭至關重要。

Energean倫敦集團商業經理Nick Witney表示:“天然氣有重要的作用,但需要成功地傳達它的信息,在低碳經濟中被稱為過渡燃料是一個非常好的信息。天然氣與電力之間的關系非常重要。”

隨著世界開始去煤炭化,使用天然氣發電也可能產生社會經濟挑戰,超出其已經面臨的成本,技術和環境壓力。比如在德國和東歐,南亞和非洲南部的強大煤礦工會,以及取代煤炭行業創造的數十萬個工作崗位的挑戰,將給政治傢們帶來一些艱難的決定。

盡管有證據表明將天然氣轉化為電力是實現碳排放目標的最快,最清潔和最可靠的途徑,但佈羅根表示:“這仍是一個巨大的問題,例如在印度等擁有重要國內煤炭工業的國傢。如果政府試圖讓天然氣進口和天然氣發電參與競爭,他們就會面臨既得利益、國際收支問題和其他挑戰。”。

“人們總是想方設法的保護自己的行業,”蘭格爾在活動中表示,並指出某些國傢政府部門反對采取更加環保的政策,這些政策將影響他們自己的既得利益,不僅在新興經濟體這樣,而且在德國和法國等西歐國傢也是如此。“盡管公眾對更清潔的空氣等好處有更廣泛的興趣,但這一阻礙仍然存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