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靜集團擬121億清倉徽商銀行 資本“大鱷”杉杉集團入局

楊井鑫

徽商銀行的“內鬥”終以大股東中靜集團的離場畫上瞭句號。作為一傢投資該銀行超過12年的股東,中靜集團三年前曾指責徽商銀行的公司治理問題,隨後矛盾公開化,而徽商銀行的回A之旅也在多種因素下被迫擱置。如今,中靜集團清倉瞭所持銀行股份,由昔日盟友杉杉集團接盤。

中靜集團與徽商銀行的矛盾由來已久,在該行前“掌門人”李宏鳴離任之後,股東與銀行之間關系雖已有所緩和,但是中靜集團還是選擇瞭出手徽商銀行股份。作為昔日中靜集團的盟友,杉杉集團有過寧波銀行、稠州銀行等多傢銀行的投資經驗,在接手徽商銀行股份之後,面臨的最為重要一件事就是重啟A股上市計劃。

值得關註的是,中靜集團轉讓股份的消息剛剛公佈,徽商銀行A股上市即提速,該行宣佈爭取年底前向證監會提交材料,而這也是重啟A股上市道路上並不輕松的一道坎。

121億元清倉

兩年前,在徽商銀行與中靜系糾紛在市場鬧的沸沸揚揚之時,本報記者專訪中靜集團相關負責人時提問道:“既然雙方相互指責,中靜集團會不會拋售銀行股份‘不玩瞭’呢?”當時中靜集團給予記者的答案是:“如果價格合適,會考慮!”

誰也沒有想到,這一天來的如此快。8月27日,中靜新華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中靜新華”)發佈公告稱,將轉讓持有的中靜四海51.65%的股權至杉杉集團,交易對價為18.82億元。

截至目前,上述交易的工商變更已完成,中靜四海已成為杉杉集團100%持股的全資子公司。

記者瞭解到,此次受讓的中靜四海曾由杉杉集團與中靜新華共同出資設立。中靜四海最早於2007年通過增資及股權受讓的方式成為徽商銀行股東之一。目前,中靜四海持有徽商銀行5.06億股內資股,占徽商銀行總股本的4.16%。

同時,中靜新華也轉讓瞭持有的2.25億內資股至杉杉集團,股權占比1.85%。兩筆交易相當於轉讓徽商銀行持內資股4.86億股,總價為34.5億元。交易完成後,杉杉集團將合計持有銀行內資股7.31億股,股權占比超過6%。

對於名下持有的12.45億股徽商銀行港股,中靜集團也選擇瞭一次性轉讓給三傢境外企業,總報價86.98億元。

“清倉徽商銀行股份是市場行為,這個價格還是很不錯的。”市場相關人士稱。

記者瞭解到,從杉杉集團接盤內資股的價格看,徽商銀行每股的交易價為6.98元,而徽商銀行截至6月末的凈資產為5.61元每股,交易溢價超過24%。

實際上,中靜集團投資徽商銀行已經超過12年。徽商銀行成立於2005年12月28日,於2006年底敲定瞭20億元的增資計劃,要將資本金擴充至45億元。

2007年3月,原銀監會批準瞭該項增資計劃,在批準的擴股中,中靜四海入股瞭0.7億股,並受讓瞭原股東的0.71億股,合計持股1.41億股。

據瞭解,當時投資徽商銀行的意向方非常多,約是募集資金的五倍。其後,徽商銀行再次推出瞭56億股的增資行動,要將資本充足率提升至10%以上。根據徽商銀行股東大會通過的《徽商銀行2008年增資擴股方案》,國有股東是其中增資擴股的主力,而中靜四海是其中唯一一傢省外民營企業。當時增資定價略高於凈資產,價格為1.35元每股。

“徽商銀行的凈資產從當年的1.25元每股,到目前的5.61元每股,中靜集團也在其中獲利頗豐。”一傢銀行分析人士稱,從清倉121億元的價格看,大股東的獲利或超過40%。

啟動回A之旅

對於杉杉集團接盤中靜實業持有的徽商銀行股份,相關人士回應稱:“以前就是股東,隻是一筆財務投資。”

記者瞭解到,杉杉集團曾有較多的銀行投資經驗,也是寧波銀行的發起股東之一。在寧波銀行上市之後,作為發起股東的杉杉股份在這筆投資上獲利不菲。此外,杉杉股份還持有稠州銀行的7.62%股權,今年上半年的投資收益就達到瞭5900多萬元。

“相比浙江銀行,徽商銀行的地位不一樣,這可能是杉杉集團接盤的原因。”有市場人士認為,寧波銀行、稠州銀行在浙江當地面臨浙商銀行、浙江農信等多類型機構的市場競爭,而徽商銀行在當地的金融機構地位是其他機構無法相比的。

該人士稱,徽商銀行在安徽地區受到的政府支持力度很大,A股上市也是必然,同時該行國資占比非常大,民企的份額較小,這可能也是徽商銀行投資的一個契機。

此外,記者還瞭解到,對於徽商銀行股權轉讓,價格是由中靜集團方面進行的報價,杉杉集團對此無異議。

關於杉杉集團對此交易的看法,記者聯系瞭該集團,但是沒有得到相關答案。

就在大宗股權交易對外公佈之後,徽商銀行A股上市計劃於日前通過瞭股東大會,相關材料即將報送證監會。

事實上,徽商銀行的上市可謂一波三折。由於銀行的換帥和股東“內鬥”,該行此前曾宣佈將上市計劃擱置,並於合適時機啟動。

記者瞭解到,中靜集團此前作為大股東明確表態時稱,支持上市,但是“不能帶病上市”,銀行要在公司治理上有改善。毫無疑問,雙方在上市問題上並沒有達成一致。

“中靜集團賣掉持有的徽商銀行股權,實際上皆大歡喜。”有相關人士認為,徽商銀行補充資本的壓力不小,上市有迫切性。同時安徽政府也力推該行的上市,希望做大金融機構,此前的局面並不是銀行和政府所願意看到的。

“中靜集團作為大股東,也是財務投資方,一直在話語權上較弱。銀行在分紅等問題上沒有考慮到股東利益,這可能是內鬥的原因,在公眾持股、上市等問題上也與銀行有不同看法。”上述相關人士表示。

就此番大股東離場而言,徽商銀行和中靜集團或是雙贏。中靜集團拋售股權完成瞭一宗長達12年的投資,並且獲利頗豐。徽商銀行則能夠通過A股上市解決持股集中度和資本金等等問題。

針對該問題,記者聯系瞭徽商銀行采訪。徽商銀行方面表示:“股權轉讓是買賣雙方的市場行為,同時也表示瞭對銀行的認可。目前尚未收到買賣雙方具體交易信息。銀行目前正抓緊推進A股上市準備工作,爭取早日向證監會申報。同時,銀行一直積極推動恢復公眾持股量的方案,包括積極推動A股發行。對於資本的補充壓力,銀行也會采用發行永續債的方式來補充資本。”

記者還瞭解到,目前中靜集團與杉杉集團對於交易均有意向,但是交易本身還尚未最終落地,由於涉及到金融機構的持股問題,關鍵一環還有待通過監管的審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