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出亞馬遜》原型,中國空降兵的扈華國、王亞林

1999年,中國首次應邀參加瞭有美國、意大利及委內瑞拉等國特種兵參加的特殊集訓班。

1999年6月,中國軍方接到委內瑞拉國防部關於我國派員參加特種訓練的邀請。經過嚴格的遊泳、射擊、器械、體能選拔和英語考核,來自中國王牌特種部隊——中國空降兵的扈華國、王亞林選派出國。

《沖出亞馬遜》原型,中國空降兵的扈華國、王亞林

扈華國

“獸營生涯”第一天

1999年8月20日凌晨3點,強烈的肺部疼痛使扈華國驚醒瞭。31人合住的大房子裡煙霧彌漫。“瓦斯!”他下意識地躍瞭起來,抓起衣服沖出房間。隊友們大多都光著膀子,流著眼淚,咳嗽著跑出來,亂哄哄地在面有慍色的教官面前站成兩排。

委內瑞拉輕騎兵學校舉辦的第8屆國際反遊擊戰特種集訓開始瞭!

被嗆醒的隊員們在教官的帶領下,穿上美式迷彩服,背上比利時產的自動步槍和系列裝具,開始瞭漫長的10公裡越野跑,之後是大強度的俯臥撐、仰臥起坐、單雙杠 、百米折返跑等體能訓練。

6時,隊員們洗漱未完,哨聲又起,他們奉命在校園裡的一個簡易操場上奔跑3圈。終於盼到瞭早餐,可一拿到手,學員們全傻瞭眼:一塊隻有掌心大小的薄玉米餅。

疲勞和饑餓中,白天更嚴酷的訓練開始瞭。午餐、晚餐比早餐好不瞭多少:一兩左右的米飯和一點涼拌的蔬菜。惟一充足供應的是自來水管裡的涼水。晚飯後,兩個中國軍人悄悄地交換瞭第一天的感受:餓!

晚上10點左右,此後一直伴隨學員們的一門必修課到瞭:淋水。31個疲勞至極的軍人坐成一排,水管裡噴出的水澆在他們的頭上、身上。山谷裡晝夜溫差大,白天攝氏30多度,此時隻有攝氏10度。夜風襲來,寒氣砭骨,學員們瑟瑟發抖。一名委內瑞拉學員大聲叫:“結束吧,我受不瞭啦。”教官回答:“堅持不瞭就走人,現在進行瞭3個小時,還有半小時。”扈華國和王亞林心裡想:90天哪,我能堅持住嗎?

備忘一、我們是特種部隊的一員

第一天的訓練在兩個中國軍人心中留下瞭深刻印象。扈華國說:“這些基本技能可以在很溫和的環境中訓練。但經過這樣的訓練,他會記住他是特種部隊的一員。這 種獨特的軍人烙印在平時是微不足道的,在戰時卻能挽救士兵的生命。”

沒有歡迎詞,更沒有彩旗和熱情的面孔。訓練教官不斷地在他們身邊走動,大吼大叫。習慣瞭國內儀式的扈華國、王亞林有些失落和別扭。千裡迢迢趕來,剛入營還算新兵嘛。他們第一次覺出瞭不同。

《沖出亞馬遜》原型,中國空降兵的扈華國、王亞林

我給你第二次機會

王亞林的上鋪空瞭。這是委內瑞拉隊員3號的床鋪。前天夜裡,淋水後3號吐血,被迫退出訓練。這次訓練是全程淘汰,不論什麼原因,48小時不參加訓練即自動淘汰。

雖然參加這次集訓的都是各國選送的優秀特種兵,但能堅持到最後的寥寥無幾。開訓一星期後,兩個意大利特種兵、兩個美國海軍陸戰隊員因肺炎、骨折、扭傷等原因淘汰出局。外籍學員隻剩下王亞林和扈華國。

扈華國也差點被淘汰。

8月27日早上例行的10公裡越野後,在全副武裝的山地百米加速跑中,扈華國摔倒瞭,左膝蓋軟組織損傷,無法行動。他住進瞭醫院。按照集訓規定,受傷後接受治療超過48小時即自動淘汰。時間就要到瞭,而這傷顯然不是馬上就能好得瞭的。

決不退出!雙腿上裹上厚厚的繃帶,扈華國謝絕瞭醫生的建議,用右腿連蹦帶跳地來到瞭集訓班。他默默地背上自己的背囊和槍支彈藥,在教官冷酷的目光中蹦跳著。一圈,兩圈,跌倒再爬起來,爬起來再跌倒。。。最後一次艱苦地爬起後,他用槍撐住自己的身體,保持站立者的姿態。扈華國再次住進瞭醫院。

接到讓扈華國回國治療的通知,中國駐委使館武官處秘書來到瞭醫院。“我一定能完成訓練,請再給我幾天時間吧!”扈華國幾近哀求。

他的堅強和誠懇感動瞭大使館,也感動瞭嚴酷得不近人情的輕騎兵學校的羅斯校長。第二次入院後的第13天,扈華國接到羅斯校長的親口許諾,“我給你第二次機會。”

《沖出亞馬遜》原型,中國空降兵的扈華國、王亞林

備忘二、嚴格的淘汰制使12個人能發揮1000人的戰鬥力

從國際關系學院畢業的扈華國經過此番淘汰,對訓練中淘汰機制有瞭更多的理解。他說:淘汰給人以壓力也給人以動力。他尤其欣賞美國軍隊的淘汰制。

美國是擁有特種部隊最多的國傢之一,無論在數量上還是在質量上,都堪稱世界一流。美國的特種訓練淘汰率之高令人咋舌,如“三角洲”突擊隊,平均20個應試者中僅有一個人能通過全部的入門考核;“海豹”突擊隊訓練分4個階段,每個階段淘汰90%;肯尼迪軍事援助中心是美國陸軍特種部隊惟一的訓練中心,要想在這裡完成16個星期艱苦嚴格的訓練非常不容易。進入訓練中心的士兵都要經過嚴格挑選:高中畢業,具有3年軍齡,身體、智力優秀,空降訓練合格。這些挑選出來的優秀者,經過3個階段的訓練後,將有75%的人被淘汰。

美軍經過淘汰後組建的隊伍戰鬥力水平空前,例如被稱為“戰地魔鬼”的美軍綠色貝雷帽A小組是美軍的一張王牌、一件犀利的秘密武器。美國特種部隊第一特戰群指揮官懷特中校曾說:A小組是一支最符合經濟效益的部隊,每個小組隻有12個人,卻能發揮1000人的戰鬥力,把他們編到一般的戰鬥部隊裡,能讓每支部隊的實力至少增加12倍。

僅有的一名外籍隊員

扈華國受傷住院後,王亞林成瞭集訓營裡僅有的一名外籍隊員,教員和隊友們都用那種意外和嘲諷的目光打量著他這個身高隻有1.72米的小個子中國人。

從剽悍的傘兵戰士,到解放軍國際關系學院的優秀學員,知識、智慧和體能在王亞林身上有著近乎完美的統一。到偵察營兩年,這名中尉排長以他嚴酷的訓練,帶出瞭一批有著野獸般機警、 該禿 堅韌的“戰場幽靈”,他們中有整個部隊的射擊尖子,也有被上級選中出國、在國傢特警部隊和其他重要部門任職的。

但是,一隻襪子幾乎令他走上淘汰歸國之路。

一次晚上淋水後的夜間越野中,教員發現王亞林的裝具中少瞭一隻襪子,作為“補充”,王亞林肩上多瞭一副擔架。在黑暗的山谷中穿梭奔跑瞭22公裡後,王亞林在臨近終點時腳下一滑,從一個近60度的陡坡上滾瞭下去,臉部和全身受傷,肘部和腿部還被撕開瞭兩個約1厘米長的口子。

第二天,王亞林忍受著腳疼腿痛跑完10公裡越野,首次落在瞭別人的後面,這使得他失去瞭享受一天中那點少得可憐的食糧的機會。在集訓營,每天都有人因為訓練不達標而被罰不許吃飯。第三天,王亞林再次落後。

這種饑餓——疼痛——落後——沒有飯吃的惡性循環,用不瞭幾天就會讓他走上淘汰之路。王亞林知道,最為嚴峻的考驗到瞭!

那是王亞林記憶中最苦的一次5公裡越野。酸軟和疼痛不已的腳和腿仿佛被意志拉著向前邁動,連續兩天饑餓使他真想倒在地上大睡一覺,遙遠的終點成瞭生命中一 個不可企及的目標。

“就是死也要跑在前面!”王亞林胸中的一股悍性被一點點引發瞭。他緊咬著自己的嘴唇,用身體每一個細胞驗證著數字無法顯示的生命對於痛苦和疲勞的承受極限。

他領先瞭!他沖到瞭終點!被淘汰的危險冰消雪融。

攀援、通信聯絡、爆破、迫擊炮、搜索、救援以及通過山谷間的鐵索訓練,每一項都是對智慧與體能的錘煉,每一項都是對意志的考驗。兩位年輕的中國軍官每人都瘦瞭一圈,但那面高高飄揚的五星紅旗始終紅得最為鮮亮.

死亡追擊

畢業於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際關系學院的扈華國和王亞林,奉命作為中國空降兵部隊的特種兵前往委內瑞拉受訓。集訓期內,所有隊員成為沒有國籍、沒有姓名、沒有軍銜,隻有代號的國際反恐怖戰士。扈華國是8號,王亞林是2號,他們的最高指揮官代號為“獵人”。

1999年8月19日,天剛破曉,29名特種兵匯集委內瑞拉陸軍特種兵學校操場。隊員們剛剛升起自己國傢的國旗,警報突起,隨即傳來“敵情”通報:在學校60公裡的密林中發現全副武裝的販毒集團。“獵人”命令:立即出發,剿滅毒販。

隊員們背著30公斤的武器裝備,經過5小時的強行軍到達伏擊地點,遠處傳來密集的槍聲。“獵人”命令:毒販撤退,追擊殲滅!

這是一場死亡追擊,子彈從耳邊“嗖嗖”劃過,炮彈在周圍四處開花。隊員們體能消耗已經達到極限,有人開始嘔吐,有人已經倒下。王亞林一馬當先,越過2米多寬的壕溝,登上50米的山坡,向目標猛撲。突然,一根青藤將他絆倒,頭重重地摔在地上。他想站起來,可頭部、腳部和肘部一陣針紮似地疼痛,流淌的鮮血染紅瞭軍衣和雙腿;他想哭,他想喊,他知道會有人來救他,但救起的是軟弱。中國軍人的榮譽隻有堅強。他終於站起來,爬上山頂。隨軍醫生發現後問他:“你需要治療嗎?”王亞林搖搖頭。因為凡受傷48小時不能集訓者,將被淘汰回國。當他以驚人的毅力追到目的地時,才發現指揮官“獵人”手握報話機,獨自站在那裡。原來,一切都是他設想的。

高強度的體能集訓由此拉開序幕。

下午,隊員們疲憊不堪地回到營地,整理軍容後準備吃飯時又接到命令:“武裝越野跑步,距離16公裡。最後到達終點者將受到體罰。”隊員們傻眼瞭,心理防線隨即崩潰。有兩名隊員質問指揮官:“這是不人道的折磨。”“獵人”嚴厲反問:“恐怖分子會有人道嗎?這不是訓練,這是實戰。”這兩名隊員罷訓以示抗議,其結果是降下國旗,打道回府。

嚴重受傷的王亞林在以後幾天的武裝行軍中,因常常落後於他人而受到嚴厲的“懲罰”:他和幾名同時落後的隊員從佈滿水坑、巖石的山坡爬向餐廳,落後者不得吃飯。王亞林每爬行一步,傷口便揪心地疼痛一次。盡管他竭盡全力,還是落在瞭最後。他明白,連每餐隻有100克的飯菜已經吃不到口瞭,但是他依然爬到餐廳,完成瞭從屈辱爬向尊嚴的300米。

此刻,“獵人”的臉龐抽動著。他握住王亞林的手小聲說:“中國軍人,OK!”

扈華國的經歷更不幸。在第一次體能強化訓練中,他已多處受傷,身體嚴重虛脫。8月27日深夜,教官將他拉到野外,隨即幾支高壓水槍向他們噴射而來。整整兩個小時過去瞭,體溫逐步下降,血液在冷卻,意識在模糊,兩名隊友終於倒下。依然站立著的扈華國膝關節發炎瞭,雙臂也失去知覺,教官沒有因此罷手,高壓水槍如銀蛇飛舞,將扈華國緊緊纏繞。當黎明的曙光來臨時,渾身冰涼的扈華國沒有瞭走路的知覺。他想爬向餐廳吃早飯,不料教官命令他隨其他隊員參加往返10次的100米沖刺。

這是一次生命的沖刺,一次尊嚴和榮譽的沖刺。扈華國跑到第三圈時,左腳扭傷,終於倒下。經診斷,踝關節疲勞性損傷,需住院治療一個月。“獵人”前來探望,問候中設下陷阱:“你可以住院治療,集訓可以停止瞭。”扈華國清楚,住院超過48小時將被淘汰。他望著“獵人”堅定地說:“我明天歸隊,參加集訓。”

不屈的扈華國參加瞭第二天的泅渡訓練。一隻小船將他載到河心,教官把他推入河裡,開始瞭1000米的逆水武裝泅渡。教官站在船頭,手握竹篙,隻要扈華國抬頭,竹篙就將他按入水裡。他在水中逆水而上,艱難沉浮。有幾次他真想永遠沉下去,或是抓住船尾的救生圈,最終他還是放棄瞭。他知道,這裡沒有烈士,隻有活著的英雄。

扈華國遊上河岸剛剛站穩,教官又讓他背著60公斤重的迫擊炮強行軍15公裡。這一次他又摔倒瞭,第二次住進瞭醫院。扈華國哭瞭……

一個月的強化集訓是殘酷的,甚至是“慘無人道”的,那些為瞭個人榮譽,為瞭將來能在軍界占住顯赫位置而前來受訓的外籍學員紛紛退縮。有一個隊員在睡覺時故意從高低床上摔下,造成大腿骨折,逃脫瞭他稱之為“死亡地帶”的集訓生活。

美國、意大利籍隊員均被淘汰回國,美國國旗悄然落下,意大利國旗也不再升起。學校操場的旗桿上,隻有中國國旗和舉辦國委內瑞拉國旗在高高飄揚。

殘酷的體能訓練終於結束瞭,38個科目集訓正式開始。受訓者不知道當天訓練的內容,一切都是未知的。合格者將親自升起自己國傢的國旗,淘汰者將降下國旗回傢。

9月20日清晨,王亞林獨自一人將鮮艷的五星紅旗升上瞭旗桿,淚水無聲地淌下來:戰友住院,自己肩頭的擔子太重太沉。今天面臨的將是何等的折磨和考驗,自己沒有把握。肉體將再次遭受慘烈的折磨,心理將接受難以承受的摧殘。

王亞林被教官帶上警車,來到一個四面峭壁的山坳。教官命令他盤坐地上,突然,另一名教官按“戰時想定”,從身後向他臉上施放高濃度瓦斯。霎時,瓦斯將毫無準備的王亞林淹沒瞭,口腔、鼻孔、眼睛灌滿瓦斯毒氣。他本能地揮舞雙手驅趕毒氣,可教官繼續向他臉上施放瓦斯。劇烈的咳嗽令他胸部疼痛難忍,無奈之下,他將整個臉部埋進泥土,雙手拼命地捶打胸口……

15分鐘後,教官宣佈抗瓦斯訓練結束。經過隨隊醫生搶救後蘇醒的王亞林淚水止不住淌滿面頰。教官走過來,望著王亞林說:“比死亡更殘酷的訓練還沒有開始,如果你受不瞭,可以申請回國。”王亞林抹去淚水:“是的,我時刻都想回國,但我要領教你們的訓練究竟有多殘酷!”

當“戰俘”的日子更是欲活不能,欲死不成。

那是一個大雨瓢潑的下午,王亞林和隊友在教室上偵察理論課。突然,一夥荷槍實彈、扮演恐怖分子的隊員沖進教室,鳴槍示警:教室所有隊員被俘。於是,他們被強行脫下迷彩服,包住頭,捆上手腳,押上廂式貨車,送進深山老林中的“監獄”。

僅僅過瞭5分鐘,王亞林就被“暴徒”拖出“牢”房,旋即綁住雙腿,頭朝下地吊在滑輪上,一次又一次地沉入污濁的水池。直到王亞林的腹部脹成瞭圓球,口鼻溢出臟水,才被扔在地上。接著,“暴徒”們又用腳輪流在他的腹部蹂踩擠壓……

剛從昏迷中醒來的王亞林還沒有來得及穿衣,又被“暴徒”用繩索綁在固定的木樁上。他們抓住他的腳,用竹條猛然抽打,王亞林再一次昏迷。被冷水潑醒後的王亞林,無法睜開雙眼,因為“暴徒”們在不停地向他身上澆灑刺鼻的化學藥水。那一刻,他真想結束自己的生命。

10分鐘後,王亞林第三次被押進審訊室。“獵人”出現瞭,他給王亞林送煙,要他喝酒,不時問寒問暖。這更使王亞林恐懼不安,不知還有什麼痛苦在等待著自己。忽然,一記悶棍從背後將他打倒在地,接著是一陣雨點般的拳打腳踢……

第四次審問則更加無情。深夜,王亞林剛躺下,迷迷糊糊中又被帶進深山,一桶桶冰水從頭淋下,高壓水槍射向全身,接受寒風暴雨的“洗禮”。

從早上起床到第二天凌晨3時,近20小時的“俘虜”苦難,王亞林幾次從活到死、從死到活,肉體已經冰涼,惟獨那顆對祖國的忠心還是熱的。

接下來是野外生存訓練。

10月中旬的一個晚上,教官用汽艇把王亞林送上一個荒無人煙的孤島,留下一把砍刀、一隻魚鉤後便駕艇離去。

島上,除瞭荊棘和藤蔓外別無生靈。此時的委內瑞拉正是雨季,冰雹和大雨無情地吞噬著他身體的熱量。他砍樹枝鋪雜草,剛躺下休息,饑餓又乘虛而入,毒蚊也輪番進攻,將他逼向精神崩潰的邊緣。

為瞭生存,王亞林挖野菜充饑,到河中釣魚,可兩天過去,他卻一無所獲。絕望開始爬上心頭。第三天,當他踉蹌著到河邊飲水時,不覺頓生靈感:河中應該有河螺。於是,他急切地撲向河裡,用腳踩,用手摸。整整4個小時,他終於找到瞭第一顆河螺。在接下去的3天裡,他找到瞭20個河螺,從而找回瞭生存的希望。就是這20顆河螺,使他維持瞭4天4夜的野外生存訓練。

整整3個月,王亞林終於以優異的成績完成瞭38個科目的訓練,並且獲得5個第一。委內瑞拉陸軍院校司令諾加斯少將在迎風飄揚的國旗下授予王亞林“榮譽軍人”勛章時說:“美國軍人走瞭、意大利軍人也走瞭,中國軍人瞭不起,我祝賀你!”

面對成功,王亞林雙眼掛滿瞭淚水。87天可怕、膽寒的日日夜夜,他熬過來瞭,和戰友扈華國成瞭僅有的獲得“榮譽軍人”勛章的外籍隊員。他有理由驕傲,更有理由自豪。

“中國對你將有什麼獎勵?”對於一位美國教官的如此提問,王亞林回答得很幹脆:“中國軍人從不為個人利益而戰,對祖國忠誠是最高的準則!”

讓我們把筆鋒轉向受傷住院的扈華國。

扈華國第二次受傷住院後,校方通知我駐委內瑞拉大使和武官處,勸其退出訓練回國。武官處秘書南北明女士隨即到醫院征求扈華國的意見:“你還能堅持嗎?”扈華國堅定地點點頭。“好,我們去交涉,讓你留下來。”

兩天後,經國防部批準,我駐委使館武官處向委陸軍院校部司令發出照會,決定扈華國繼續參加訓練。同時,扈華國所在空降兵部隊首長致信,希望他發揚中國軍人百折不撓、勇於勝利的精神,以優異的成績完成集訓,為祖國爭光,為軍旗添彩。

祖國的關懷和鼓勵,深深地感動瞭躺在病床上的扈華國。13天後,腿傷未愈的扈華國毅然出院,重返訓練場。他要求教官給自己補上落下的訓練科目:攀巖、射擊、野外生存、戰俘考驗。

10月3日,大雨滂沱。直升機載著扈華國飛向山谷實施直升機懸停跳水,高度10米,教官命令扈華國縱身跳下。他因身體虛弱,動作變形,整個身體如木板一樣倒向水中,導致休克。他被搶救上岸後,教官問他,“你還能跳嗎?”“跳!”他隻回答瞭一個字,便再次跨入機艙。直升機以100公裡的時速在河面上水平飛行,高度15米。隻見扈華國毫無畏懼地跳出機艙,整個身體旋轉90度,猶如海豚入水,高質量、高標準地完成瞭跳水訓練。

跨越障礙訓練更是驚心動魄。在200米的行程中,設有電網、高墻、壕溝等11個障礙物,還要在行動中完成爆破、殲敵、突擊等項目,所有這一切都要在3分鐘內完成。否則,身後追隨的機槍子彈將結束訓練者的生命。“獵人”說,怯場的隊員可以退出此科目訓練。

“誰第一個出列訓練?”教官森嚴的目光掃向僅剩的19名學員。突然,扈華國跨出隊伍:“我!”

“突擊開始!”扈華國沖入陣地,身後“突突”的機槍子彈瘋狂地追趕他的腳步,周圍爆炸聲此起彼伏,硝煙彌漫著整個訓練場。扈華國狂奔,沖破重重障礙,不僅用手雷炸毀瞭兩個火力點,而且用6發子彈擊中規定的3個目標。

超越心理和生理的嚴酷訓練,並沒有因為扈華國的受傷而有所減輕。

深夜,他被押上囚車,送入森林。在經受瞭瓦斯毒氣、捆綁吊打之後,教官將他推進沙坑,接著沙土像泥石流般湧向坑內,掩埋全身。隻露出頭額的他意識開始模糊,死的陰影向他撲來。不知過瞭多久,被教官和其他學員從沙坑挖出的扈華國神志尚未清醒,接著一盆香蕉水從頭淋下,將頭皮、脖子皮膚燒壞,渾身上下奇癢無比,傷口處疼痛難忍。同時參加訓練的兩名委內瑞拉隊員因為精神崩潰,最終退出訓練,而扈華國卻奇跡般地挺瞭過來。

扈華國這位受傷卻精神不倒的勇士,終於把榮譽和尊嚴獻給瞭國旗。他同樣以優秀的成績,全部完成瞭38個科目的訓練,陸軍院校部司令在給他授勛時,真誠地說:“你很有毅力,為中國軍人贏得瞭榮譽,祝賀你完成集訓。”

集訓結束

11月12日,集訓終於結束瞭。我駐委內瑞拉大使和武官處瞭解扈華國、王亞林的表現時,委內瑞拉院校部司令諾加斯少將,提供瞭一盒他們的訓練錄像帶。這位少將意味深長地說:“我為貴國軍人表現出來的毅力和勇氣感到驕傲。”

當晚,以嚴肅和冷靜著稱的外交官們看完錄像帶後眼角濕潤。他們激動地向國防部外事辦發回電報,要求為兩位勇士請功。電報內容如下:

參訓期間,兩位同志接受超出常規的高強度的訓練,發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努力克服語言、飲食、生活等諸多困難,成為該班中堅持到底的惟一兩名外籍學員,取得瞭優異的成績,受到瞭委軍方好評,並為他們頒發瞭榮譽勛章。兩位同志是中委建交以來我國首次派出受訓的學員,他們的突出表現,增進瞭兩軍交往,展現瞭我軍良好形象,為中國軍人爭瞭光。中國駐委使館武官處

11月26日,空軍政委喬清晨看瞭使館武官處的電報後作出批示,要求對扈華國、王亞林的事跡給予宣傳,並記功獎勵。電報和空軍政委的批示很快傳到兩位勇士所在的空降兵部隊。軍長馬殿聖、政委趙金奎手握電報,心情激動不已。他們在電報上重重地批瞭一行字:聽取匯報,組織學習,報功獎勵。

此時,扈華國和王亞林正在同委內瑞拉特種兵學校的教官和學員揮手告別。當他們降下祖國鮮艷的五星紅旗時,陸軍學校校長卻重新將五星紅旗升上旗桿。他告訴扈華國和王亞林,征得中國駐委使館同意,學校決定把這面中國國旗永久珍藏。

記者結束采訪時,有關方面傳來消息:委內瑞拉軍方已向我國駐委使館武官處發出照會,希望派本國特種兵學員到扈華國、王亞林所在的部隊受訓。因為他們從兩位勇士的身上感受到瞭中國軍人鋼鐵般的意志和為祖國榮譽而戰的優秀品質。

致敬,偉大的中國軍人!致敬,祖國的不倒軍魂!

《沖出亞馬遜》原型,中國空降兵的扈華國、王亞林

兩位英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