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萬人大會釋放新信號 社科院張斌:盡快發行萬億特別國債

17萬人大會釋放新信號 社科院張斌:盡快發行萬億特別國債

時代周報記者 謝江珊 發自上海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防控阻擊戰還在繼續,在持續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時,推動經濟社會繼續平穩健康發展同樣迫在眉睫。

2月23日,統籌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部署會議在北京召開。這場會議以電視電話會議形式召開,從中央到縣團級,共有17萬人參加,被譽為“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場電視電話會議”。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出席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習近平坦言,新冠肺炎疫情不可避免會對經濟社會造成較大沖擊,但“綜合起來看,我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疫情的沖擊是短期的、總體上是可控的。”

“疫情給經濟運行帶來短期沖擊,需重點關註潛在風險。”中國社科院全球宏觀經濟研究室主任、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高級研究員張斌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專訪時表示,經濟運行會遭遇各種沖擊,此次新冠病毒疫情是一種罕見的沖擊類型,對經濟的影響有兩個顯著特點:一是對宏觀經濟的短期負面影響非常顯著,但隨著情況好轉,其對宏觀經濟的負面影響會逐漸消退,不會改變宏觀經濟運行的中長期軌跡;二是疫情對經濟各部門的影響存在顯著差異。有些部門受影響突出、有些則不太突出;有些部門的受影響時間長、有些時間短;有些部門的損失可以彌補、有些則難以彌補等。

關註短期內的信貸塌方風險

時代周報:此次疫情對哪些部門沖擊較大?

張斌:疫情沖擊下,一季度名義GDP同比增速會有大幅顯著下滑。

從收入法角度來看,名義GDP損失在不同部門之間的分佈,會有顯著差異。從過去的經驗來講,按受損程度排序,非金融企業利潤損失最嚴重,其中又以小微企業和勞動密集型服務企業受損尤為突出;其次是政府公共財政收入,收支缺口將明顯放大;再次是居民部門的勞動報酬,勞動密集型部門中,具有較高流動性的低收入群體受損突出。

時代周報:就全國經濟層面而言,有哪些潛在風險需要重點關註?

張斌:疫情帶來的損失,有些已經充分暴露,有些尚未充分暴露。在我看來,需要重點關註以下3方面的潛在風險。

首先是短期內的信貸塌方風險。房地產銷售大幅下降,伴隨著住房抵押貸款大幅下降;地方政府土地收入大幅下降,勢必影響到地方政府基建相關貸款。近年來,住房抵押貸款和基建相關貸款在我國新增貸款中占比超過60%,如果兩者雙雙大幅下降,再加上企業貸款難有起色,全社會新增信貸可能面臨塌方風險,嚴重打擊全社會新增購買力和總需求,給宏觀經濟帶來新的壓力。

而且需要註意的是,從疫情好轉到房地產銷售好轉,再到房地產經營狀況和預期好轉,再到購置土地增加,是需要時間的,並非疫情好轉之後,新增信貸壓力就能立即消除;

其次是地方政府收入和支出缺口放大的次生傷害風險。地方政府收支缺口放大,可能會延遲一些經常性開支的正常支付,讓一些對抗疫情的優惠政策難以真正落地;可能會因為資金問題延遲項目開工;可能會從不合理渠道籌措資金;可能會向企業攤派……這些都會給接下來的經濟運行帶來新的壓力。

最後,還需要關註新冠病毒會不會長期持續傳播,關註新冠病毒會不會在國外大面積傳播、繼而影響全球經濟。

應發行1萬億—1.5萬億規模特別國債

時代周報:宏觀政策應如何應對此次疫情沖擊?

張斌:疫情給經濟運行帶來瞭一次性的短期沖擊,需要根據疫情沖擊的特征設計應對政策,對癥下藥。

一是根據各地疫情和防治能力安排復工,盡快讓經濟恢復到正常軌道;二是合理補償在疫情沖擊中受損的部門和群體。這些政策措施的價值不僅在於補償,更重要的作用是避免企業承受過度壓力而大量破產,恢復全社會購買力。這些政策措施有助於同時恢復供給和需求,提高社會總產出。重點補償和幫助對象則是小微企業、勞動密集型服務業和低收入勞動者;三是為尚未充分暴露、但可能會發生的損失做好事前準備。

時代周報:23日的會議提出,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更加積極有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註重靈活適度。圍繞支持企業復工復產,財政政策要發揮怎樣的作用?

張斌:從政策工具角度看,財政政策應該發揮主導作用。

財政政策具有精準定向、暫時性、政策滯後時間短等特征,適用於應對疫情的一次性短期沖擊。我們看到,政府已經采取瞭有針對性的政策幫助企業復工,幫助最需要支持的小微企業和勞動密集型服務業。

同時,需要盡快發行特別國債、彌補政府收支缺口,這是防止廣義信貸塌方和地方政府收支缺口次生傷害的關鍵保障。

發行特別國債可增加全社會的廣義信貸,彌補疫情階段的商業貸款下降,有助於保持廣義信貸增長的基本穩定。憑借政府信用發行低成本、長周期的特別國債,是為收支缺口融資的最佳方式。我們要汲取過去經濟刺激方案的教訓,政府收支缺口不能讓地方政府從商業金融機構融資,這樣做其實是放棄瞭利用政府信用低成本融資的優勢,不僅融資成本更高,還可能給金融機構留下大量不良資產,增加系統性金融風險。政府收支缺口也不能讓企業買單,這樣做沒有起到幫助居民和企業部門渡過難關的政策初衷。粗略估算,大致需要1萬億-1.5萬億特別國債規模,以填補各項優惠政策和增加支出所需的資金。

時代周報:宏觀政策工具箱裡,貨幣政策能做些什麼?

張斌:貨幣政策中的總量政策工具不具備針對性,不能限定特定時間,且有較長的政策時滯,不適合用於應對疫情沖擊。所以,貨幣政策的主要任務是:一、確保市場流動性充裕;二、防范疫情可能對廣義信貸帶來的嚴重負面沖擊;三、力爭讓經濟增速重回潛在經濟增速。貨幣總量政策發揮作用有較長的時間滯後性,這就要求貨幣政策調整不能隻看眼前,必須具有前瞻性。

我建議,貨幣政策應該與時俱進地調整與房地產信貸相關的政策。在過去房價持續高漲、囤地囤房盛行的時期,嚴格限制開發商貸款有一定合理性。近年來房價相對穩定,房地產市場集中度提高,依靠囤地囤房盈利模式難以持續,讓位於快進快出提高周轉率的盈利模式,對開發商貸款的嚴格限制,已經起不到防控房地產開發商投機炒作的目的,反而制約瞭住房供給,不利於抑制房價上漲。

調整住房抵押貸款,不僅關系到房地產企業的銷售收入,也關系到房地產部門產業鏈和地方政府基金收入,是保持經濟活力的重要支撐。對住房抵押貸款的政策限制需要根據地方情況因地制宜,給地方政府留下更大的政策靈活性。房地產信貸相關政策調整並非專門應對疫情沖擊,但能防范疫情沖擊下房地產銷售下降帶來的連鎖反應,防止短期內住房抵押貸款和基建相關貸款疊加的信貸塌方風險。

復工復產不能全國“一刀切”

時代周報:目前中小企業是復工復產的難點和重點。應該如何解決中小企業的現金流問題?

張斌:各地政府已經采取鼓勵復工的政策優惠措施,中央政府也出臺瞭幫助恢復物流的一攬子措施,出臺瞭階段性減免企業社保繳費、緩繳住房公積金等措施。這些措施,都精準定位地幫助瞭小微企業。

目前,人力成本在勞動密集型產業總成本中占比高達60%-70%,社保繳費和公積金在人力成本中占比30%-40%。階段性減免企業社保繳費,能夠有針對性地緩解小微企業和勞動密集型企業困難。除瞭這些已經出臺的政策,還可以進一步考慮出臺對勞動密集型服務業給予1-3個月的稅收減免、給低收入群體發放消費券等相關政策。

時代周報:24日上午的國新辦新聞發佈會上,國傢發改委聯合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等介紹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會議提出,要協調推動產業鏈上下遊協同復工復產。如何協調推動?央企、大型國企等龍頭企業是否應該發揮表率作用?

張斌:每傢企業都在產業鏈上。復工復產不是一傢兩傢企業的問題,是個系統問題。

處於民生中樞紐位置的行業和企業包括央企和國有企業,更需要創造條件,在有效控制疫情的前提下盡快復工復產。

既要幫助社會公眾消除對疫情的過度恐懼情緒,也要消除盲目樂觀情緒。這就需要及時通報疫情進展、普及對疫情防控的科學知識,讓全社會越來越理性地認識和應對疫情沖擊。有必要時,還可以開展復工復產企業的疫情防控經驗交流。

時代周報:今天上午,廣東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調整為二級響應。另外還有5省調整應急響應級別,分別是甘肅、遼寧、貴州、雲南、山西。其中,山西調整為二級響應,其餘四省調整為三級響應。這是否意味著,全國大規模的復工復產已經開始瞭?

張斌:中央政府需要做好信息發佈、科學指引、援助之手、配合協調等各方工作。能不能盡快復工復產,地方政府還是應該根據當地的疫情、疫情防治能力以及其他眾多因素綜合考慮決定,不能全國“一刀切”。

本網站上的內容(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片及音視頻),除轉載外,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書面協議授權,禁止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email protected]

Published in 新聞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