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諾“危局”:10年來首現年度虧損 評級被下調至“垃圾級”

近日,法國汽車巨頭雷諾公司發佈2019年度財報,10年來首次經營出現虧損,並由此引發包括全球范圍內裁員、裁撤工廠等一系列連鎖危機。

財報顯示,2019年雷諾汽車集團實現營業收入555.37億歐元,同比下滑3.3%,扣除匯率影響收入下降2.7%;營業利潤率為4.8%,比2018年降低瞭1.5個百分點;歸屬母公司股東的凈虧損為1.41億歐元,相比去年同期降幅高達3443%。

來自:雷諾集團財報

過去一年,雷諾和子公司日產(Nissan)因受管理層混亂、全球市場不景氣等因素影響,業績下滑明顯。2019年兩公司股價分別下跌瞭23%和27%,成為全球表現最差的主要汽車廠商。財報發佈後,雷諾和日產股價進一步下跌,2月19日雷諾股價收於31.72歐元/股,目前總市值92.2億歐元,相比2019年初近乎腰斬。

2月19日,雷諾宣佈前大眾汽車高管盧卡·德·梅奧(Luca de Meo)將於2020年7月1日接任CEO的職務,在此之前,雷諾首席財務官克洛蒂爾德•戴博斯(Clotilde Delbos)仍將擔任臨時CEO。

黑色2019

根據財報,2019年雷諾汽車全球總銷量為375萬輛,同比下降3.4%。公司市場占有率維持在4.25%,作為對照,全球汽車市場同比下降瞭4.8%。各條產品線中唯一的亮點是電動車,2019年銷量增長23.5%,但6.2萬輛的基數太小,還不夠同年特斯拉交付量(36.75萬輛)的零頭。

來自:雷諾財報

雷諾汽車業務總營收490億歐元(不包含AVTOVAZ),占總營收的88%,同比下降4.2%。

主要影響因素包括:

1. 汽車銷量下降導致的-1.4個百分點,特別是阿根廷、土耳其和阿爾及利亞地區;

2. 對合作夥伴的銷售下降導致的-3.4個百分點,原因包括日產和戴姆勒產量下降,歐洲對柴油發動機需求下降,以及停止伊朗業務活動等;

3. 貨幣因素導致的-0.7個百分點,主要是由於阿根廷比索和土耳其裡拉急劇貶值;

4. 價格因素導致的+1.7個百分點,主要源於對沖歐洲貨幣貶值和提升售價,包括去年四季度在歐洲上市的Clio新車型。

來自:雷諾集團財報

雷諾集團2019年的營業利潤為26.62億歐元,比2018年減少9.5億歐元,利潤率也從6.3%下降至4.5%,“罪魁禍首”是營收占比近九成的汽車業務表現不佳。

根據財報,雷諾2019年汽車業務(不包含AVTOVAZ)的營業利潤為12.84億歐元,比去年減少瞭9.2億歐元,營收占比從2018年的4.3%降至2.6%。造成這一結果的因素主要是:

1. 銷量下降導致的-5.82億歐元利潤下降,包括對合作夥伴的銷售額;

2. 改進產品導致的-5.87億歐元利潤下降,主要受監管和新產品因素導致的歐洲柴油車銷量下降影響;

3. “造物(Monozukuri)”效應帶來的+5.47億歐元利潤提升,包括供應鏈效率和研發回報的提升,但也因固定資產折舊增加而有所抵消;

4. 原材料價格提升導致的-3.24億歐元利潤下降,主要因為貴金屬和鋼材價格上漲;

5. 減少行政費用帶來的+1.24億歐元利潤提升;

6. 貨幣因素增加瞭+2400萬歐元利潤提升,土耳其裡拉貶值對生產成本的積極影響,抵消瞭阿根廷比索貶值的負面影響;

主營業務利潤大幅下滑的同時,雷諾集團2019年經營外稅費也大幅增加:包括因法國的退休金改革額外增加2.4億歐元重組費用,以中國和阿根廷為主的3億歐元投資損失,再加上包括日產在內的子公司貢獻的歸母凈利潤從2018年的15.4億歐元驟降至-1.9億歐元。

此外,造成雷諾2019年度財報以虧損收尾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雷諾放棄瞭一項7.53億歐元的稅務抵扣(即國庫因多征稅向企業返還的額度),並將其作為遞延稅項資產在法國的稅務損失計入到2019年度的損益表中。

對2020年度的財務展望中,雷諾預計全球汽車市場2020年會進一步萎縮,主要市場中歐洲至少下降3%、俄羅斯下降3%左右,但巴西市場預計上升約5%。對此,不考慮新冠病毒危機的影響,雷諾集團2020財年的目標是:第一,匯率不變的情況下實現集團營收與2019年持平;第二,實現集團營業利潤率在3%到4%之間;第三,不考慮重組費用(法國退休金改革)的情況下產生正向汽車運營現金流。

財報發佈後雷諾舉行瞭新聞發佈會,臨時CEO戴博斯向記者表示,過去一年公司飽受主要市場銷售下滑和合作夥伴日產汽車(NissanMotor Co.)業績不佳影響,雷諾將對其在華資產進行評估,並考慮關閉工廠以控制成本。

另一個值得註意的是雷諾集團現金流的健康狀況。根據財報,雷諾汽車在2019年底持有的凈現金頭寸為17.34億歐元。根據彭博社,戴博斯在財報會議上表示並不擔心:“我們非常有信心,集團內部沒有關於現金流的擔憂,這些足夠應對生產運營和支付保證金等。”

財報發佈後,雷諾管理層公佈的一系列“重磅炸彈”開始不斷發酵。根據彭博社報道,世界三大評級機構之一的穆迪公司將雷諾長期債務評級下調一級至Ba1,從“投資級”降至“投機級”,也就是俗稱的“垃圾級”。

穆迪在周二的一份聲明中表示:“根據雷諾2020年的展望,預計集團營運利潤率將進一步下滑,市場環境持續疲軟,我們預計雷諾在中期內無法恢復健康的營運利潤率水平。”

根據路透社,法國財政部長佈魯諾•勒麥爾(Bruno Le Maire)周二警告雷諾,不要關閉法國工廠並在法國裁員。法國政府持有雷諾15%的股份,是雷諾最大股東,擁有雷諾董事會的代表,並擁有雙重投票權。

撥亂反正?

雷諾在財報中將糟糕的財務表現歸結於市場萎縮、子公司(主要是日產)業績下滑等因素,但包括彭博在內的多傢媒體均在報道中指出,2019年雷諾管理層的混亂和與重要合作夥伴日產之間的聯盟關系出現裂痕,是造成雷諾和日產過去一年表現不佳的重要因素。

根據紐約時報報道,雷諾汽車本周二宣佈,任命52歲的盧卡·德·梅奧(Luca de Meo)擔任公司首席執行官。德·梅奧最近辭去瞭西亞特(SEAT)的CEO職務,這是一個西班牙汽車品牌,自他2015年接手以來,該品牌已成為大眾旗下業績最好的部門之一。

今年7月就職之後,德·梅奧將是雷諾兩年內走馬上任的第四位CEO。卡洛斯·戈恩1999年開始擔任日產汽車CEO,並從2005年開始兼任雷諾汽車CEO,成為兩大國際汽車巨頭的雙CEO,2017年戈恩卸任日產CEO,之後於2018年11月因財務問題在日本被捕,並於次年1月被免去雷諾董事長和CEO職務。

卡洛斯·戈恩 來自:視覺中國

戈恩被免職後,蒂埃裡·博洛雷(Thierry Bollore)接任CEO職位,在職期間與日產高管發生沖突,並在2019年10月被董事長塞納德免職。博洛雷被免職後至今,雷諾首席財務官克洛蒂爾德•戴博斯一直擔任臨時CEO。

雷諾董事長讓-多米尼克·塞納德(Jean-Dominique Senard)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盧卡·德·梅奧是一位出色的戰略傢,對瞬息萬變的汽車世界具有遠見。”

外媒認為,意大利人德·梅奧上任後的主要任務之一是幫助修復雷諾與日產和三菱之間的聯盟裂痕。相比個性張揚的前CEO卡洛斯·戈恩,德·梅奧性格和藹,也更擅長外交,德·梅奧的職業生涯大部分時間從事營銷工作,在豐田的工作經歷也讓他熟悉日本汽車行業的文化。

但修復關系並不容易。據媒體報道,日本人對法國在夥伴關系中的主導地位感到不滿,雷諾是日產最大的股東,持股超過40%。相比2019年交付375萬輛的雷諾,2019年交付518萬輛的日產汽車市占率更高。

前不久日產公佈瞭2019財年第三財季(2019年10-12月)的季度報告,營收和營業利潤(2.5萬億日元和230億日元)雙雙低於分析師預期(2.7萬億和590億日元),261億日元的凈虧損更是創下僅10年來首次單季虧損。

2月18日的股東大會上,日產汽車CEO內田誠(Makoto Uchida)表示:“盡管我們設法保住瞭在中國市場中的銷量,但是美國和歐洲的銷售下降對日產汽車造成瞭很大的不利影響。”內田誠表示向股東們立下“軍令狀”,如果不能有效引導日產汽車重回正軌、提高盈利能力,願意接受解雇。

為瞭快速重回賽道,日產汽車正在推進包括裁員在內的一系列降本增效計劃。據媒體報道,在去年5月裁員4800人的基礎上,日產汽車總裁員人數將超過1萬人,美國和歐洲總部將成為裁員重災區。此外,日產汽車還計劃在全球范圍內減少廣告和營銷支出,並關閉兩座工廠。(北京時間財經 歐陽風)

Published in Time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