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傢隔離20天後,這片說透瞭底層人的絕望

影哥前兩天看到一則新聞,心裡很不是滋味。

還是和疫情相關,說的是兩個打工仔想要徒步去工作的事。

由於湖北省早已停止瞭一切交通運行,所以兩人無法乘坐任何交通工具。

就這樣,他們從湖北徒步走到瞭湖南,然後在湖南地界等待著通往目的地深圳的列車……

在如今這個非常時期,大傢都把抗疫當成是目前最重要的工作。

但凡誰不聽指令想出門?

不好意思,那你就是阻礙國傢發展的破壞分子。

可大傢有沒有想過——

在我們自以為躺著就是為國傢做貢獻的同時,還有那麼一批人,他們不去工作,就是在等死。

《對不起,我們錯過瞭你》

這時候安利這部電影,影哥認為是最好的時機。

2019年,它榮獲金棕櫚提名,是肯·洛奇又一部現實主義大作。

瞭解肯·洛奇的人應該都知道——

他,絕對稱得上是一位神仙導演,包括他的作品,也向來都是五星代表。

比如,《我是佈萊克》:

由於視角犀利,內容又一貫震撼。

可以說,在咱們國內,你幾乎就找不到像他這種程度的導演。

講真,一開始,影哥也覺得這有些吹過瞭。

但當我看完瞭這部《對不起,我錯過瞭你》以後,我才終於懂得肯·洛奇的可貴之處——

你信嗎?

整部電影看下來,所有人都能眼淚狂掉,可即便這樣,我們也不可能對這樣的生活做到真正的感同身受。

故事中的男主擁有著一個幸福的四口之傢,與此同時,為瞭支撐這個傢,他總是在不停的奔波。

至於日子到底過得有多辛苦呢?——

他說,就沒有他沒做過的工作。

然而很可惜,因為突如其來的次貸危機,男主這回徹底丟掉瞭工作。

這時候他眼前沒有別的路可選,隻剩自主創業,是他唯一可能。

經過商討,男主打算買輛車去做當下最緊缺的快遞員。

說好聽點,他是自主經營,而實際上,他卻是一位沒有任何保障的“自我雇傭者”。

沒保障,這在資本主義國傢是一件很常見也很可怕的事。

但若不放手一搏,那麼他們的未來就不會有任何希望。

於是在最後,男主還是賣掉瞭老婆的代步工具,且讓自己也過上瞭一天需工作14小時的生活。

起初,大傢的確都是滿懷期待去工作的。

哪怕男主路線不熟,常常被貼罰單。

哪怕男主的老婆,每天都隻能擠公交到偏遠的客戶傢裡去做護工。

隻要兒女過得好。

隻要兒女過得好,他們付出再多也無所謂。

但,孩子並沒有令他們放心。

比如他們唯一的兒子,不是逃課,就是打架鬥毆。

所以到學校處理這些事,兩人也不免會被投訴、罰款。

更可氣的是,熊孩子完全沒有理解父母的含辛茹苦。

反而在父母面前,指責他們工作的不體面——

鬼知道,這抹帶有諷刺的笑意,我總共看瞭多少遍。

此時,父親也不知道該如何跟孩子交流。

他能做的,也隻有卑微的說上一句:

我已盡力。

關於這部電影,有很多幕畫面都是使人難忘的。

比如為瞭節約時間,男主連上廁所都要靠瓶子解決。

比如男主的老婆,在被客戶折騰瞭整整一天以後,公司卻告知她,做這些工作,並無加班工資。

他們的工作,需要24小時隨時在線,以備召喚。

而且隻要處在工作時間,就絕無任何私人空間可言。

想要得到上級的體諒?

那簡直太難瞭。

有的時候,就連夫妻親密的時間兩人都擠不出來。

想做點什麼,還必須要提前一天將它列為待辦事項才行。

一傢人的幸福時光,不過就隻有周末的晚飯時間。

這也是為什麼這部電影的片名會叫做《對不起,我們錯過瞭你》——

因為在這世間,數不清有多少傢庭為瞭生存,都錯過瞭陪伴傢人的機會。

是的。

比電影還要殘酷的是,它所講述故事,在世界的各處都上演著。

那些堆疊起來的工作壓力,就像滾雪球一樣壓垮瞭一個又一個的普通傢庭。

我們不清楚生活何時能有出路。

隻知道要繼續發動引擎,並開始下一次徒勞而又不知所措的奔波。

就像某位觀眾給出的短評:

寒心是寒心,然而下一秒,還是得滾回去好好工作,拼命賺錢。

這就是身為底層人士的悲哀。

不是因為他們好吃懶做所以才導致貧窮,而是作為下層中產階級,他們面臨的現實,的確就是付出著最多的努力,卻又一步步不得不陷入更深的困境之中。

誰讓他們身處的,是一個吃人的世界。

所以在疫情蔓延的這段時間裡,除瞭那些被感染的病人,廠長最擔心的,便是這些正處悲傷與絕望的“傢庭支柱”們。

因為多數人過去瞭一天,是終於少去瞭無聊的一天。

而他們過去瞭一天,卻是離死亡更近瞭一天。

可又能怎麼辦呢?

人生本來就是關關難過關關過。

你以為你所見的是人間疾苦亦或是切膚之痛?

不。

這不過就是生活最原本的樣子罷瞭。

Published in 知識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