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貌傾城,成名15年,隱居50年,終身未婚,卻讓希特勒傾慕不已

她一貌傾城,成名15年,隱居50年,終身未婚,卻讓希特勒傾慕不已

文|野離離

葛麗泰·嘉寶,這個影壇上不朽的神話她有多美?

伊恩·納桑說她有著“上帝親手捏造的臉蛋”。

羅蘭巴特說她的臉是“人類可以凈化的終極”。

米高梅說她是有著“千年才一遇的臉龐”。

不僅如此,就連殺人狂魔希特勒也對她的容顏傾慕不已,光是嘉寶的出演的經典電影《茶花女》他就看瞭6遍,這還不算,他還經常寫信給她。

她也是唯一一個不用經過搜身就可以接近希特勒的人,甚至因為她,希特勒特赦瞭這部由有著猶太血統導演執導的電影可以在德國上映。

她一貌傾城,成名15年,隱居50年,終身未婚,卻讓希特勒傾慕不已

但這位被稱為是20世紀的蒙娜麗莎,卻異常低調神秘,這是為什麼?

她一貌傾城,成名15年,隱居50年,終身未婚,卻讓希特勒傾慕不已

“我不想被人認出,也不想被崇拜。”

因為悲慘的童年遭遇,嘉寶的性格孤僻、偏執、冷漠。雖然她在熒幕上多情、成熟又性感,但那隻是為瞭配合角色的需要。

她一貌傾城,成名15年,隱居50年,終身未婚,卻讓希特勒傾慕不已

有人就說,嘉寶在面對鏡頭時都是活力四射,嫵媚溫順,而一旦離開鏡頭,她立刻就恢復瞭原本冰冷的模樣。

有人說她善變,如果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為什麼不能說她是敬業呢?瞭解她的人都知道,嘉寶很少出現在公共場合,也沒什麼朋友,如果不是拍電影,她幾乎都是一個人待著。

就像她常說的那句:“我要一個人待著。”

甚至為瞭逃避狗仔的追蹤,她幾乎每年都要搬傢,就連公司的高層也不能確定她在哪兒,因為她的電話號碼隻有幾位密友知道。

不接受采訪,不給粉絲回信,不參加聚會,也沒有社交。在各路明星絞盡腦汁擠進鏡頭的好萊塢,嘉寶是一個特殊的存在。

那個年代,人們都這樣說:嘉寶,是最難見到的女星。她神秘莫測,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

她一貌傾城,成名15年,隱居50年,終身未婚,卻讓希特勒傾慕不已

曾經有個叫泰德·雷森的攝影師,處於好奇,很想知道嘉寶是一個怎樣的人,並想拍一張她的生活照。

但是很遺憾,他跟蹤瞭她整整11年,嘉寶每次見到他不是用石子擲他趕他走,就是用雨傘戳他,讓他放棄。

別說普通人瞭,就連大名鼎鼎的肯尼迪總統夫人多次向她發送邀請,她也不領情,不是沒空就是找個理由委婉拒絕。

但,這樣一位看似與當時好萊塢的氛圍以及世俗格格不入的人,依舊不妨礙人們對她的推崇和喜愛,她,依舊是很多粉絲心中當之無愧的女神。

除瞭性格孤僻,她還有一個眾所周知的特點,那就是:極度愛財,卻異常節儉。

她對財富的渴望是赤裸的。

她一貌傾城,成名15年,隱居50年,終身未婚,卻讓希特勒傾慕不已

在她成名時,她拍《瑞典女王》等片時一直要求加片酬,並且一次比一次高。如果不依著她,她就拒拍。

她拼命工作,就是為瞭掙更多的錢,積累更多的財富,但卻非常節省,傢中甚至連一件像樣的首飾都沒有。

這其實是一種極度缺乏安全感的表現,或者說她是借這種方式來宣泄自己的情感,這種“創傷心理”還是要追溯到她那不幸的童年。

有人一生被童年治愈,有人一生在治愈童年,嘉寶,就是後一種。

她一貌傾城,成名15年,隱居50年,終身未婚,卻讓希特勒傾慕不已

“孤獨和痛苦才是我與生俱來、不離不棄的陪伴,而我註定是為演悲劇而生的。”

葛麗泰·嘉寶原名葛麗泰·洛維薩·格斯塔夫森,1905年9月18日出生於瑞典的斯德哥爾摩的一個貧困工人傢庭。

她一貌傾城,成名15年,隱居50年,終身未婚,卻讓希特勒傾慕不已

她們一傢人住在一個條件很差的公寓裡,光線灰暗,一年四季都沒有熱水供應,冬天也沒有供暖,在她14歲的時候父親去世,母親因為重男輕女,轉頭就讓嘉寶輟學打工,開始分擔養傢的重擔。

才14歲,啥也不會,開始隻能是四處打散工,什麼雜活累活能幹的都幹,後來她來到百貨公司打工。

因為容貌出眾,她被公司喊去做帽子模特。看似比在外面風吹日曬好多瞭,也體面多瞭,但模特們之間也是勾心鬥角,爾虞我詐,要說這可真比在外面純粹幹活累多瞭。

嘉寶年紀小,自然是那個最受排擠的。

在傢裡感受不到溫暖,出社會瞭卻依舊不被善待,一個普通的正常的傢庭的孩子該得到的愛,於她確實奢望。

她一貌傾城,成名15年,隱居50年,終身未婚,卻讓希特勒傾慕不已

所以,才會出現在她成名之後她對財富的渴望從不加掩飾,因為她窮過瞭,也窮怕瞭

如果得不到愛,那金錢財富就是唯一能給她帶來安全感的。

如果後半生能遇良人,許自己半生幸福,那人生也不至於有那麼多的不完美,但,很遺憾。

她一貌傾城,成名15年,隱居50年,終身未婚,卻讓希特勒傾慕不已

“或許我活在你的心中,是最好的地方,在那裡別人看不到我,沒有人能鄙視我們的愛情。”

在嘉寶做模特期間,被一個叫斯提勒的人相中,他是好萊塢著名導演,他許給瞭嘉寶一個夢:我要你當大明星,隻要你聽我的。

14歲的嘉寶雖涉世未深,但也知道成為大明星意味著什麼。她沒有多想,就答應瞭。

她一貌傾城,成名15年,隱居50年,終身未婚,卻讓希特勒傾慕不已

“你叫什麼名字?”

“葛麗泰·格斯塔夫森。”

“這個名字沒有明星氣勢,換成嘉寶吧,如何?”

嘉寶懵懂地點點頭。

相當明星,除瞭要換名字,還要從形象上改變。斯提勒事無巨細,決定將她從頭到腳包裝一番,改頭換面。

首先是帶嘉寶去矯正瞭她那歪斜的牙齒,帶她去高級服裝店買瞭幾身衣服,接著帶她去吃高級餐廳。

怎麼拿刀怎樣用叉,如何做出優雅的吃相他都手把手地傳授於她。他要是有空還會帶她去林間散步,給她介紹好萊塢以及告訴她要怎樣應付媒體。

有這麼一個人,把她當成一個剛學會走路的孩子,引導她,指點她,照顧她,為她能成為一個明星披荊斬棘,提前鋪好紅毯。

她一貌傾城,成名15年,隱居50年,終身未婚,卻讓希特勒傾慕不已

從來沒有人這麼對她,何況他與她素昧平生,漸漸的,她對他有瞭一種莫名的情愫。

但她似乎也明白,自己也就隻是斯提勒的一個精心打磨的作品,因為他曾說過:等我死後,人們談論起我們,一定會說你是斯提勒的偉大發現。

待時機成熟,斯特勒將嘉寶帶到瞭美國,準備讓她進入好萊塢。不過一開始就出師不利,嘉寶被拒絕。

斯特勒不甘心也不放棄,在他的堅持下,米高梅的老總答應瞭。從此,嘉寶開啟瞭自己的演繹生涯。

她出演的第一部影片《激流》是默片,不管是嬌憨可愛,還是冷艷動人,她都拿捏的恰到好處,她不動聲色地將自己的天賦和努力淋漓展現。

可謂是旗開得勝,因為這部電影,她一舉成名。

後來她乘勝追擊,出演瞭斯提勒親自執導的《尤物》,嘉寶就是尤物本尊,讓她來演,霸氣女王和清純女孩,切換自如,不過就是本色出演,沒有人比她更適合這個角色瞭。

她一貌傾城,成名15年,隱居50年,終身未婚,卻讓希特勒傾慕不已

再後來,事業節節攀升,她在好萊塢已經開辟一片屬於自己的疆土,《茶花女》《瑞典女王》以及《安娜·卡娜妮娜》…..無不是經典高質量的作品。

她以為這個時候終於有底氣來爭取愛情瞭,但,斯提勒卻要走瞭,他要離開美國。他問嘉寶:

你願意跟我一起走嗎?

但,嘉寶拒絕瞭,這是她第一次拒絕瞭他。這一刻,理智占瞭上風。她愛他,但他不會娶他,她怕去另外一個地方又將回到赤貧狀態。

她真的窮怕瞭,所以她拒絕瞭。

斯提勒走瞭,嘉寶的肉體留下來瞭,但靈魂也跟著他走瞭。

她一貌傾城,成名15年,隱居50年,終身未婚,卻讓希特勒傾慕不已

“我感覺自己會單身一輩子。”

上帝似乎不願意看到這個美人兒如此失落,於是他派瞭一個號稱是好萊塢“最浪漫的男人”吉爾伯特來到她身邊。

她一貌傾城,成名15年,隱居50年,終身未婚,卻讓希特勒傾慕不已

嘉寶與吉爾伯特是通過合作出演電影認識的,嘉寶漂亮且魅力四射,而且是單身,吉爾伯特風流浪漫又霸道,影片中他們飾演的是情侶,他想將這種關系延續到戲外。

於是,他開始展開對嘉寶的猛烈追求。

面對他的浪漫攻擊,嘉寶毫無招架之力,斯提勒走瞭,她將全部的情感傾註在瞭吉爾伯特身上。

他們陷入瞭一段熱烈的戀情中,如癡如狂。

吉爾伯特也動瞭真情,他改掉瞭一貫的玩世不恭和風流成性,他決定向嘉寶求婚。意外的是,嘉寶拒絕瞭。

再求婚,再拒絕。這愈發激起瞭他想要成功求婚的念頭,他想瞭一個辦法,設瞭個局,將嘉寶騙到瞭教堂,在神父面前,他單膝跪地向她求婚。

她一貌傾城,成名15年,隱居50年,終身未婚,卻讓希特勒傾慕不已

他以為嘉寶會喜歡這種浪漫的方式,她會被感動。但事實上,嘉寶驚愕不已,繼而勃然大怒,摔門而出。

就這樣,這段感情,就在這場浪漫而又荒唐的求婚中結束瞭。

她一貌傾城,成名15年,隱居50年,終身未婚,卻讓希特勒傾慕不已

“在這個殘酷的新世界,再也沒有我的容身之處。”

嘉寶與吉爾伯特的愛情是她唯一承認過的戀情,但當有人問她是否認真愛過一個人的時候,嘉寶說:

假如我愛過什麼人的話,那就是斯提勒。

愛而不得,是她終身的遺憾。

在她36歲這年,在她拍完瞭《雙面女人》之後,這一默片時代的傳奇宣佈息影。在事業巔峰時刻,她選擇瞭急流勇退。

她一貌傾城,成名15年,隱居50年,終身未婚,卻讓希特勒傾慕不已

那些金錢和名利,那些虛偽和奉承,她通通放下瞭。

從此,她就一個人待在紐約的公寓裡,一個人散步,吃飯,呆望。

她也外出,有時候是一出去就一整天,她依舊神秘。但也依舊止不住人們對她的猜測和議論。

有一次在散步的時候遇見瞭田納西·威廉姆斯,對方邀請她去觀看自己的新劇,被嘉寶以“許久未涉足社交界”為由拒絕瞭。

一度有傳聞說她愛過一名歌手,也有出版商,但對於這些,嘉寶從不作任何解釋。那些風流韻事,隨它去好瞭。

隻有她自己知道,在她心裡,那個最重要的位置永遠都為斯提勒留著,沒有斯提勒,她的心是空的。

她一貌傾城,成名15年,隱居50年,終身未婚,卻讓希特勒傾慕不已

那些與他相處的歲月,現在回想依舊溫暖。那個努力將她調教成他想要的樣子,待她真的是瞭,他卻走瞭,永遠地離開瞭。

她不確定他是否愛過她,是否自己在他眼中真的就隻是一個作品而已?或許愛過?或許是在那麼一瞬間,或許是那麼一點點。

無關緊要瞭,她愛他就夠瞭,終於有人來填滿她的心,讓她從心底覺得充實有依靠,那就夠瞭,這就是幸福吧。不然幸福還會是什麼樣的呢?

“我曾想象過幸福,但幸福是沒有辦法想象的。”

是的。

這種狀態,她一過就是50年,85歲那年,她也病倒瞭,臨終囑咐要將自己的帶回傢鄉斯德哥爾摩。

她一貌傾城,成名15年,隱居50年,終身未婚,卻讓希特勒傾慕不已

這樣一位絕世佳人,以她自己的方式度過瞭繁華又孤冷的一生,留下瞭無數經典角色,也留下瞭一生求而不得的遺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