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晉奧斯卡獎得主曹德旺為疫情捐1億:花我的錢要小心 我會查的

雖然紀錄片對我有很多批評,但我很感謝導演。

文 | 華商韜略 慕白

在全國上下一心對抗疫情的時刻,一位中國企業傢的名字以獨特的方式出現在第92屆奧斯卡金像獎舞臺上。

以中國第一、世界第二大汽車玻璃供應商福耀玻璃集團——美國俄亥俄工廠為背景的《美國工廠》摘得最佳紀錄長片獎。該影片講述2008年金融危機,通用汽車工廠倒閉,曹德旺出手將一座廢棄工廠改為玻璃制作工廠,拯救瞭當地社區也引發無數兩國文化、制度碰撞的故事。

《美國工廠》導演朱莉婭·萊切特和史蒂文·伯格納在領獎時用中文說:“謝謝,曹德旺。”而值得一提的是,《美國工廠》還是奧巴馬夫婦投資、制片的首部紀錄片。

因為疫情影響,兩位導演向未能到場的男主角——曹德旺表達瞭公開感謝,曹德旺也在接受外媒采訪時遠程對兩位導演表達祝賀。

曹德旺稱,電影出來後自己看瞭三遍,願意客觀地接受影片中的批評。

雖然紀錄片對我有很多批評,但我很感謝導演。而且我非常驕傲的是,在紀錄片拍攝的四年半中,我和我的美國工廠毫無保留地公開一切,我相信即使美國的企業也不會做到這個程度。”

曹德旺的坦誠不僅僅是這部電影中的表現,而是一如既往的處事風格,他往往一針見血,直擊要害。

曹德旺曾兩次獲得“中國首善”,六次獲得中華慈善獎,從1983年至今曹德旺已累計捐款超110億元。此次疫情中,曹德旺低調地捐瞭1億。

對此他表示:現在國傢很困難,希望通過自己的行為影響其他的企業傢,帶動更多的企業傢站出來捐錢捐物。但現在中國的民企很困難,民營企業能夠拿出1000萬捐款就已經不錯瞭。

此外,曹德旺還重點強調:你們用曹德旺錢的時候要小心,要把錢用好。等疫情結束以後,會去查我們的捐款都花到瞭哪裡,放到瞭哪裡?

其實曹德旺此前就因對慈善的認真而出名,2010年5月4日,曹德旺跟中國扶貧基金會簽署協議,要求扶貧基金會在6個月內發完救助款,差錯率低於1%,還把公益基金行內10%左右的管理費率壓低到瞭3%,被稱作“史上最苛刻捐款”。

但曹德旺對這次捐贈卻並不滿意,因為他曾瞭解過災區缺少的並不是資金而是大量的醫用物資。為此曹德旺動員海外公司資源去買口罩、防護服、消毒液等等這些東西,但根本買不到,隻好選擇瞭捐款以表心意。

近幾年隨著互聯網輿論的興起,曹德旺也因為喜歡講讓大眾咂舌的大實話而一次次登上熱搜,那句“我捐瞭百把億,還有百把億”的豪言更是走紅網絡,以至於朋友都勸他不要亂講話。

但對於慈善這件事,高調的曹德旺始終認為隱功才算積德,財施是功德最小的,對有錢人來說沒有意義!捐錢的人,你如果不會謙虛低調,那麼你這個錢白捐瞭!

這種觀念也與很多企業捐資同時敲鑼打鼓的作風形成瞭鮮明對比。

在接受外媒采訪時,曹德旺還道出瞭自己對疫情中企業受到的沖擊表達瞭自己的的想法,其中的大實話直戳很多企業傢的心窩。

在此次疫情中,由於國內客戶很多都沒復工,福耀一個月利潤降到瞭最低2億,但曹德旺認為“跟國傢講這個東西也沒有意思,這一點福耀很自覺,沒有提什麼意見。”

采訪還提到,有企業(西貝莜面村)曾公開表示賬面資金不足三個月,引起瞭很多人對中小企業的擔憂,但曹德旺則毫不客氣地反問道:

哪個企業賬面資金會超過三個月?捱不過三個月是你自己的事情,企業必須自救!

這番豪言在得罪不少老板的同時,恐怕也會讓更多人汗顏。

為什麼面對美國人的挑剔和疫情的沖擊,曹德旺能夠有如此底氣,福耀的行業地位是其中一個原因,但更深層次的卻是曹德旺深厚的傢傳底蘊。

曹德旺白手起傢的事情大傢早已耳熟能詳,不過很多人不知道他的父親也曾經是白手起傢的上海灘大富豪。

福清人曹河仁年輕時曾在日本學習做生意,給人挑水做飯倒馬桶,自己吃的是別人的剩飯剩菜。但成年後,曹河仁的生意一度做到日本和上海,也成為上海著名的永安百貨股東之一。上海淪陷之前,曹河仁雇瞭一條船運送財產,不過可惜半路這條船被日軍擊沉瞭,從此傢道中落。

但父親的商業基因與拼搏幹勁在三個兒子的身上得到瞭延續,從商從政都取得瞭巨大的成就。曹德旺更是從十幾歲就開始倒騰各種小生意,不到30歲的時候就算實現瞭財富自由。

後來,曹德旺把自己捐出大部分股票建立的基金會特意命名為瞭“河仁基金會”,以示父親對自己的影響。兩代人吃盡瞭苦難,享盡富貴繁華,更看慣瞭命運起伏。

而自信坦誠的曹德旺對於慈善的理解也包含對自己人生的參悟:

“擁有財富,也是背負責任。捐瞭,卸下重擔,反而一身輕松。”

——END——

圖片均來自網絡

歡迎關註【華商韜略】,識風雲人物,讀韜略傳奇。

版權所有,禁止私自轉載

Published in 知識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