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信托混改進行時 26%股權尋得“接盤俠”

天津信托混改進行時 26%股權尋得“接盤俠”

時隔一個月後,天津信托於2019年末重啟的混改項目終於有瞭新的進展。

近日,泰達控股持有的天津信托26%股權從天津產權交易中心摘牌後不久,接盤者便隨之浮出水面。據瞭解,上述股權受讓方系上海國資旗下的上實集團。

與泰達控股尋得買傢不同的是,海泰控股所持天津信托全部51.58%股權和安邦所持天津信托5.26%股權仍然在征集受讓方。未來天津信托控股權花落誰傢,仍將是一個未知數。

泰達控股脫手天津信托26%股權

2月6日,據第一財經報道,日前,泰達控股持有的天津信托26%股權已經從天津產權交易中心信息上摘牌,受讓方為上海國資旗下的上實集團。

根據天津產權交易所此前披露信息顯示,上述這部分股權轉讓底價為199092.46萬元(約19.91億元)。上實集團作為唯一一傢成功遞交材料企業,若後續完成股權交易,將取得天津信托第二大股東之位。

公開資料顯示,上實集團於1981年7月在香港註冊成立,是上海市政府在香港的窗口企業,目前由上海市國資委全資控股。旗下擁有上海實業控股有限公司(0363.HK)、上海實業城市開發集團有限公司(0563.HK)、上海醫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601607.SH,2607.HK)等5傢境內外上市公司。

從經營業務來看,上實集團業務范圍涵蓋醫藥醫療、基建環保、房地產和區域開發、消費品、金融服務和投資五大領域。

據信托百老匯報道,上實集團的金融投資板塊已經初步形成“投貸保財”的金融服務產業鏈,持有財務公司、融資租賃、典當、小貸、擔保、私募、拍賣、招投標等金融牌照。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2月,上實集團曾將在中泰信托供職近20年,擔任中泰信托總裁長達11年之久的周雄招入麾下,主抓投融資領域方面業務。

有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末,上實集團總資產達到3850億港元,2018年實現營業收入2193億港元,歸屬集團凈利潤37.64億港元。

天津信托另存56.84%股權尋買傢

事實上,除已征得接盤者的泰達控股外,天津信托目前仍有56.84%的股權仍在產權交易所掛牌尋找買傢。

2019年12月,上海聯合產權交易所一則股權掛牌信息顯示,天津信托第三大股東安邦也將持有的5.26%股權悉數轉讓,股權轉讓底價4.03億元。

天津信托混改進行時 26%股權尋得“接盤俠”

隨後,天津信托第一大股東海泰控股在天津產權交易所發佈瞭所持股權掛牌信息。據掛牌信息顯示,海泰控股擬出讓持有天津信托全部51.58%的股權,轉讓底價為394968.80萬元(約39.5億元)。若轉讓成功,海泰控股將完全退出天津信托股東席位。

天津信托混改進行時 26%股權尋得“接盤俠”

對於控股股東的海泰控股出清股權,業內紛紛認為是天津信托混改的一個新的開始。

據瞭解,早在2017年,天津信托就開始啟動混合所有制改革工作,然而混改歷程卻是一波三折,屢屢受挫。

回溯來看,2018年4月28日,天津信托混改項目正式在天津產權交易中心掛牌,據當時的掛牌信息,天津信托擬新增註冊資本21億元,征集3名投資方,對應持股比例為39.73%;其中戰略投資者Ⅰ對應持股比例7%、戰略投資者Ⅱ對應持股比例18%、戰略投資者Ⅲ對應持股比例14.73%。

但是上述混改方案並未得到市場的認可,在2018年8月、10月、12月,天津信托混改三度延期,延長原因均為“未征集到合格意向投資者”。

2019年1月18日,海泰控股對外表示,截至2019年1月16日,天津信托未征集到合格意向投資者,為瞭促進混改工作順利進行,按照國資監管部門的要求,天津信托混改項目擬從天津產權交易中心撤牌。

2019年12月30日,海泰控股、泰達控股在天津產權交易所同時掛牌所持全部及部分股權,才重新開啟瞭混改項目。

混改同時擬推4億增資

公開資料顯示,天津信托於1980年10月20日成立,是天津地方國資絕對控股的非銀行金融機構,也是國內最早成立的信托投資機構之一。

隨著天津信托混改項目的重新開啟,其2019年部分經營業績也浮出水面。產權交易所此前公佈數據顯示,2019年1~11月,實現營業收入4.63億元,凈利潤3.57億元。

而最銀行間未經審計財務數據顯示,天津信托2019年實現營業收入8.46億元,同比下降27.38%,凈利潤6.17億元,同比增長5.65%。

值得一提的是,在混改過程中,天津信托曾提出對擬獲取海泰集團所持51.58%的受讓方存在後續增資條件,受讓方在工商變更後1年內要啟動天津信托增資工作,註冊資本增加約4億元左右,以進一步增強標的企業資本實力。

雖然在天津信托混改背景下,部分股權已經尋得買傢,但未來誰將從混改過程中謀得天津信托控股權,仍備受業內關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