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德19年財報:乙肝藥Vemlidy漸成新勢力!CAR-T成腫瘤業務增點

2月4日,吉利德公佈2019年業績,全年總收入224.49億美元,相比2018年增長1.5%。其中,艾滋病產品銷售收入164.38億美元,相比2018年增長12%,在公司總收入中的占比提升至73.32%,是吉利德最核心的業務板塊。曾經輝煌一時占據吉利德公司業務半壁江山的丙肝藥繼續衰退,2019年銷售收入為29.36億美元,同比再度下滑20%。

乙肝藥物Vemlidy因為在中國的獲批打開瞭全球最大的市場,進而實現瞭52%的增長。吉利德預計,隨著對美國市場的滲透和中國市場的拉動,Vemlidy在2022年可以實現10億美元收入。

吉利德19年財報:乙肝藥Vemlidy漸成新勢力!CAR-T成腫瘤業務增點

2019年吉利德主要藥品銷售額(億美元)

吉利德的抗HIV-1病毒藥物彈藥庫持續升級換代,但也同時面對GSK的激烈競爭。回看2019業績,幾乎是全憑四合一Biktarvy一己之力來維持公司總體整體業績平穩,彌補其他產品的全線下滑。除瞭艾滋病業務和乙肝藥Vemlidy之外,吉利德最大的驚喜是細胞療法Yescarta,後發而先至,繼續保持市場領先地位。這個業績除瞭因為美國市場覆蓋的患者數量繼續增多外,還在於歐盟市場打開瞭局面。2019年Yescarta在歐洲市場收入8300萬美元,2018年隻有100萬美元。

吉利德另外一塊市場增量來自中國。自2017年以來,吉利德已經先後有8款藥物獲得中國NMPA的批準,4款新藥進入國傢醫保目錄,分別是乙肝藥Vemlidy、丙肝藥Epclusa、丙肝藥Harvoni、艾滋病藥物Genvoya。

鑒於丙肝業務已經成為過去時,吉利德未來聚焦的領域主要是在抗病毒、炎癥疾病、腫瘤和纖維化疾病4個方向。2019年3月1日,原羅氏制藥首席執行官Daniel O’Day正式接任吉利德CEO一職,開始按照既定戰略進行佈局。

首當其沖的是人事變動,Daniel對吉利德核心高層團隊進行瞭大調整,CSO、CPO、COO、HRD均是舊人換新顏,一直到2019年10月份宣佈任命Merdad Parsey為全球首席醫療官,吉利德的新一屆高管團隊才算調整搭建完畢。這一系列人事變動也被吉利德認為是其2019年的關鍵動作之一。

吉利德19年財報:乙肝藥Vemlidy漸成新勢力!CAR-T成腫瘤業務增點

除此之外,吉利德在2019年比較大的動作還包括讓Kite公司獨立運營,邀請前禮來生物制藥業務負責人Christi Shaw擔任Kite公司CEO;此外,吉利德擴大瞭和Galapagos公司的合作,建立長達10年的研發合作關系。吉利德由此獲得瞭一款III期階段的特發性肺纖維化藥物GLPG1690。

在研發管線方面,吉利德未來兩年年最重要的3款產品就是之前從Galapagos公司收購而來的JAK1抑制劑filgotinib,以及收購Kite而來的Yescarta(Axi-cel)、KTE-X19。其中,Filgotinib會在今年上半年公佈III期潰瘍性腸炎數據,下半年獲得FDA批準;Axi-cel的II期NHL數據將在今年上半年公佈;突破性療法KTE-X19治療套細胞淋巴瘤有望在下半年獲得FDA批準。這3款產品既是吉利德新的業績增長點,也是吉利德轉型的基石。尤其是在其他腫瘤候選藥物都比較早期的階段,CAR-T產品是吉利德切入腫瘤領域進行業務擴張的支點。

吉利德19年財報:乙肝藥Vemlidy漸成新勢力!CAR-T成腫瘤業務增點

在炎癥疾病領域,吉利德通過跟Galapagos的合作搭建瞭紮實的藥物管線。在腫瘤領域,吉利德之前經歷過小分子藥物Zydelig帶來的挫敗,目前主要是依靠細胞療法打開市場局面。不過吉利德的腫瘤管線中除瞭細胞療法外,還有瞭一些基於腫瘤免疫治療的小分子藥物和抗體藥物儲備,比如口服PD-L1抑制劑GS-4224。雖然尚在早期,但也表明腫瘤會是吉利德後續繼續著力打造的一塊業務。

吉利德19年財報:乙肝藥Vemlidy漸成新勢力!CAR-T成腫瘤業務增點

截至2019年12月31日,Gilead公司賬上還有258.4億美元的現金類資產(包括現金等價物及有價債務證券),這也使得吉利德有條件在2020年圍繞戰略定位繼續尋求外部項目合作和交易並購機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