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通知中國政府,澳大利亞把中國留學生坑慘瞭……

大傢應該都知道,盡管世界衛生組織宣佈咱們中國出現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已經構成瞭“國際關註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但總幹事譚德塞也明確表示,他不支持盲目對中國施加旅遊和貿易等方面的禁令,因為這隻會導致恐慌情緒蔓延,不利於抗擊疫情。

可美國卻很快宣佈瞭對中國的旅行禁令,禁止中國人以及其他經中國來到美國的外國人入境。而後,澳大利亞也緊跟美國的步伐,宣佈瞭類似的禁令。

可大量還要返回澳大利亞念書的留學生,卻因此被坑慘瞭,一些人更是遭到瞭很不公正的對待!

多傢澳大利亞媒體已經報道瞭此事,稱在澳大利亞政府宣佈所有經中國來到澳大利亞的人,自2月1日起14天內都不得入境後,眾多準備來到澳大利亞念書、或是回到學校繼續念書的中國留學生,就被困在瞭機場。

沒通知中國政府,澳大利亞把中國留學生坑慘瞭……

他們中有的人根本還沒坐上飛機,就被取消瞭航班。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就報道瞭兩名準備從中國回到澳洲讀書的留學生,因為澳大利亞政府出臺的這種激進的旅行禁令,無法在機場登機,隨後所在航班也被取消瞭。這也令他們對澳大利亞政府的做法感到極為不滿,認為這是“種族歧視”。

沒通知中國政府,澳大利亞把中國留學生坑慘瞭……

還有人長途跋涉飛抵澳大利亞後,卻遭到澳大利亞當局長達數小時的盤問,有的人最後還被要求買機票“打道回府”。

澳大利亞SBS新聞網等媒體就報道瞭這部分留學生的遭遇,稱有70名中國留學生在澳大利亞官方的禁令生效後被困在悉尼機場,並遭到瞭長達數小時的盤問,期間行李被沒收,還不被允許吃飯。這樣的情況在墨爾本和佈裡斯班的機場也都出現瞭,並導致瞭中國留學生普遍的不滿和憤怒。

沒通知中國政府,澳大利亞把中國留學生坑慘瞭……

沒通知中國政府,澳大利亞把中國留學生坑慘瞭……

目前,他們的遭遇已經引起瞭他們就讀的澳大利亞校方的不滿。根據SBS新聞網的報道,“澳大利亞大學聯盟”(Universities Australia)的首席執行官傑克遜(Catriona Jackson)已經直接找澳大利亞內政部長達頓(Peter Dutton)反映瞭此事,並希望澳大利亞官方能為留學生們遭到的這種差勁對待而道歉。

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公使王晰寧也向澳大利亞媒體表達瞭對澳方的不滿。根據《澳大利亞人報》的報道,王晰寧表示澳大利亞政府的做法是過激和倉促的,不僅超出瞭世界衛生組織建議的范疇,制造瞭恐慌,而且“沒有提前通知中國政府”和學生們,給中方和學生們都造成瞭很大的不便。

沒通知中國政府,澳大利亞把中國留學生坑慘瞭……

不過,根據王晰寧的說法,在中方與澳方相關部門進行溝通後,絕大多數學生的問題已得到瞭解決。

王晰寧還表示,他希望澳方可以科學地對疫情做出決策,並認為澳方應該維護中國留學生在疫情防控期間的權益,包括延長護照期限,並給予那些被要求買票返回中國的學生適當的經濟補償等。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除瞭中國留學生,那些被澳大利亞從武漢接回來的僑民,也在澳大利亞海外領土“聖誕島”上進行預防性隔離的頭一晚,被臥室的蟑螂、差勁的互聯網還有必須共享的洗手間搞得很頭疼。

他們擔心公用的衛生間和活動區域,會增加傳播病毒的風險。

沒通知中國政府,澳大利亞把中國留學生坑慘瞭……

一些在隔離中心的僑民還表示,他們發現隔離中心的設施,與之前發給他們的宣傳冊上描述的不太一樣,這導致他們心理落差比較大,甚至認為這比在武漢隔離要差多瞭……

沒通知中國政府,澳大利亞把中國留學生坑慘瞭……

沒通知中國政府,澳大利亞把中國留學生坑慘瞭……

(左圖為宣傳層上的隔離中心的健身器材,右圖為實際可用的器材……)

但也有本身就對隔離中心條件不抱希望的人表示,這裡的條件還可以“接受”,就是吃的東西差瞭點。

作者:耿直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