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心酸的富豪:賣地賣廠1年仍虧50億,82歲重慶首富需還款2億

文|AI財經社 實習生 汪弘量

編|鹿鳴

本文由AI財經社原創出品,未經許可,任何渠道、平臺請勿轉載。違者必究。

大器晚成,奈何英雄遲暮。

2019年胡潤百富榜上,昔日的重慶首富尹明善傢族的財富值從2018年的100億縮水至40億,排名更是跌出千名開外。而由尹明善一手打造的力帆帝國,也快走到瞭懸崖盡頭。

此前,力帆股份發佈2019年年度業績預虧公告,稱2019年預計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49.81億元,一年虧損金額甚至超過瞭力帆股份當前市值。同時,公告中還明確說明瞭力帆股份當前資金緊張、大量停產的窘境。

對於已經82歲的尹明善而言,世事浮沉實在是難以預料。從天之驕子到身陷囹圄,尹明善失去瞭18年青春;從跨行創業到問鼎首富,他又花費瞭18年時間;而從重慶首富到困境重重,也才不過10年時間。

2019心酸的富豪:賣地賣廠1年仍虧50億,82歲重慶首富需還款2億

階下囚到座上客

尹明善的人生經歷可謂跌宕起伏。

1938年1月,尹明善出生於重慶涪陵,12歲時,尹明善借瞭5角錢作為本金,開始做起瞭“貨擔郎”,在涪陵的鄉下賣起瞭針線,1年下來賺瞭十幾元,在當時已算是不少的收入。

讀書期間,尹明善也表現得十足優異,“成績年年最優”。如果沒有後來的牢獄之災,圍繞尹明善的關鍵詞或許會是“少年英才”,而非“大器晚成”。1961年,他被送到重慶一傢塑料廠進行瞭18年的改造。

1979年,41歲的尹明善重獲自由。憑借自身的英語能力,尹明善先後做過英語資料譯員、大學英語教師和教研組組長。1982年,尹明善成功應聘為重慶出版社的專職編輯,1985年底,積累瞭出版業經驗的尹明善正式下海,創辦瞭重慶長江書刊公司,成為瞭當時重慶最早的書商。

然而幾年之後,已在出版業大獲成功的尹明善選擇瞭退出,他認為,“盡管當時這個行業活躍異常,但已是一眼見底”。尹明善退出的行動也異常幹脆,據其自述,當時有整整一倉庫的書沒銷售完,,直接拉到廢品收購站賣掉瞭。

1992年,54歲的尹明善不顧傢人反對,和左宗申創辦“重慶轟達車輛配件研究所”,從生產發動機開始,在摩托車行業挖掘起瞭“第二桶金”,拉開瞭力帆集團發展的序幕。

當時重慶摩托車企業林立,要想出頭並不容易。從組裝別人的摩托車發動機,到設計自己的關鍵零配件,甚至砸下150萬搞技術開發,再到出口海外,憑借著“創新、出口、信譽好”的“力帆三寶”,尹明善的力帆集團逐漸超越瞭嘉陵、建設,成為瞭重慶“摩托幫”的“老大”。

2019心酸的富豪:賣地賣廠1年仍虧50億,82歲重慶首富需還款2億

2003年,重慶力帆成為國內最大的摩托生產商。也是在這一年,為瞭拓展業務,尹明善收購瞭重慶專用汽車廠80%的股份,並將其更名為重慶力帆汽車有限公司,正式進軍汽車行業。2010年11月,力帆控股成為全國第一傢在A股上市的民營車企。上市後,力帆控股市值達到100億元,尹明善問鼎重慶首富。

尹明善曾笑稱,自己的經歷是“從階下囚到座上客”。力帆股份上市前夕,尹明善在采訪中提到:“我以前自卑過,因為傢庭出身不好;後來自傲過,因為學習非常好;再後來被關到監獄裡,又一次自卑;現在自己的企業要上市瞭,會不會再次自傲呢?我想不會,畢竟經歷過太多太多瞭。”

力帆難“揚帆”

進軍汽車業後,力帆的低價策略失去瞭作用,銷量逐漸走低;而後轉型新能源汽車,卻在2016年因騙補事件受到重擊,不僅被收回新能源汽車的生產資質,還被處以超過億元的罰款。也就是說,政策紅利還沒享受到,反而因多次輸血新能源汽車添加瞭負擔。

2017年,尹明善正式卸任力帆股份董事長,此時他已經79歲,即將走入耄耋之年。據此前《財經》雜志報道,力帆高層曾表示,尹明善仍是把握公司大方向的舵手。令人唏噓的是,僅僅兩年後,力帆這艘大船開始不斷出現“破洞”。

首先是銷量的慘淡。據力帆股份產銷快報顯示,2019年力帆乘用車銷量尚未超過3萬輛,其中,新能源汽車銷量僅有3091輛,同比下滑69.49%;傳統乘用車產量2.25萬輛,同比下滑75.52%。而“老本行”摩托車方面也不容樂觀,其摩托車銷量為60.85萬輛,同比下滑12.94%。

另一方面,力帆還深陷債務危機。據此前力帆股份三季報顯示,其負債總計已經達到178.63億,其中有90.09億元為短期借款,需要在一年內償還。然而截至三季末,其貨幣資金僅有25.73億元。

巨額債務下,力帆引以為傲的“信譽好”也被引爆瞭。

據AI財經社不完全統計,2019年力帆股份累計發生的訴訟(仲裁)金額已經達到29.70億元。2020年1月17日,力帆股份披露收到上海國際仲裁中心《仲裁書》,裁決力帆股份全資子公司重慶力帆汽車銷售有限公司向上海紅星美凱龍商業保理有限公司支付應付未付的保理費用2.06億元及違約金等其他費用。同時根據裁決,尹明善還將對上述超過2億元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2019年以來,力帆股份還在3個月內經歷瞭3次股份凍結。據力帆股份公告稱,截至2019年9月10日,力帆控股共持有公司股份6.18億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為47.08%;力帆控股所持公司股份累計被司法凍結及輪候凍結股份數量為6.16億股,占其持股總數的99.55%,占公司總股本的46.87%。

力帆的頹勢也表現在瞭股價上。早在2016年,力帆股份的股價就已基本處於下行區間,截至2020年1月23日收盤,股價報收為2.73元/股。在此之前,力帆股份的股價最高曾達到27.07元/股。

2019年10月21日,有媒體爆出重慶市政府已召集地方金融辦及相關銀行機構債權人等,助力帆組織成立“債委會”,並要求各銀行“不抽貸、不壓貸、不斷貸”。

此前,力帆也嘗試過以“賣賣賣”的方式自救。2018年,力帆以33.15億元賣出瞭可年產15萬輛車的乘用車生產基地,隨後又以6.5億元賣出具有汽車生產資質的重慶力帆汽車有限公司。此前據媒體報道,2019年,重慶產權交易所掛出力帆紅星國際廣場和力帆楓越這兩個大型地產項目,兩個項目存量資產合計為71.29億元。

然而種種措施,難解力帆如今的困境。

2020年1月20日,據力帆股份2019年年度業績預虧公告稱,預計2019年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49.81億元,與上年同期相比預計減少52.34億元,同比下降2068.77%;2019年度預計計提資產減值準備約21.25億元。同時,公告還明確提到:生產基地搬遷,暫不重建生產基地;部分產品僅維持售後件供應,不再生產;由於公司資金緊張,生產經營受到影響,不能給經銷商持續供貨。

該公告發佈當日,上交所即向力帆股份發出問詢函,要求力帆股份就2019年度大額虧損、汽車業務收入下降、融資財務成本高企等問題作出補充披露。目前力帆股份尚未就此問詢函作出回復。

2019心酸的富豪:賣地賣廠1年仍虧50億,82歲重慶首富需還款2億

Published in 新聞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