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朋友意外成為“漸凍人”,看瞭堅強和樂觀,這就是生命的美!

這個故事,是我好友H的親身經歷。之所以隱去她的名字,是因為她不想招惹太多的關註,亦不想用不幸去博取同情。她常跟我說:能夠把自己壓得低低的,低成一粒隨風而去的塵埃,那才是真正的尊貴。即使身軀倒下,靈魂依然在微笑站立。

1.jpg

從我的眼光看,柔弱而美麗的H真的很不幸。五年前,身在職場、事業小有成就的她剛買瞭車和房,生活得很幸福。突然有一天,她感覺到右腿有點麻木。也許是工作忙,累得,H沒有在意。母親看出不對勁,一再勸她去醫院檢查檢查。架不住母親的催促,她去瞭醫院。很快,醫生給出瞭一個非常確定的答案:ALS(肌萎縮)。

10.jpg

當醫生告知該病的病況時,H頓覺難以置信:這怎麼可能,幾天前我還去河南旅遊,一口氣登上嵩山之頂,還聽過少林寺的僧人講法說禪呢!ALS,即“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癥”,因美國著名的棒球明星洛·葛雷克患有此病,又被稱為葛雷克氏癥。在中國,身染此病的患者又被稱為“漸凍人”。醫生無奈地表示:對於此病知之甚少,既查不到任何發病原因,也沒有辦法治療。父母不信,帶著她跑遍瞭大半個中國,四處求醫問藥,但她還是病倒瞭,癥狀很明顯,四肢無力。

14.jpg

這的確是一種可怕的惡疾。如同它的名字一樣,患者的生命會在不知不覺中走入寒冬,身體會被看不見摸不到的無形“冰雪”慢慢凍住——今天是腿,明天是手臂,後天到瞭手指,連控制眼球轉動的微小肌肉也不例外。最終,等待他們的是呼吸衰竭。說它可怕,是因為這一切都是在患者神志清醒、思維正常的情況下發生的,他們能清清楚楚地觸摸到生命如秋葉般凋零的全過程。

18.jpg

半年後,H病情加重,已不能翻身;一年後,她喪失瞭全部行動能力;又過瞭半年,舌肌變得無力,無法吞咽和喘息,不得不使用呼吸機強制吸氧。

病已至此,面對傢人和朋友的淚眼,出人意料的是,H卻笑瞭,笑靨如花:我想好瞭,在等待生命凋零的日子裡,我要寫“死亡日記”。一時間,所有在場的人都心痛不已。但沒過多久,我就在她的“死亡日記”中讀到瞭生命的堅強與美麗……

46.jpg

H開瞭博客,用唯一還能稍稍屈伸的右手食指,用平均每分鐘三兩個字的打字速度,堅持更新,書寫心情:“躺在沙發上不能動彈的深夜,我才真切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和80歲高齡的父母緊緊相連。我感恩他們給瞭我生命,給瞭我的快樂和愛。所以,我要盡力活著,盡力微笑,讓他們少操一點心。”“敬畏生命,珍惜眼前,盡管我每天都在爭取好好活著,可我也清楚,我應隨緣。隨緣不是得過且過,而是盡人事聽天命。隻要記得在去往天堂的路上曾路過人間,並讓這個世界感動過,就足夠瞭。”“我能感覺的到,屬於我的時光不多瞭。我隻希望,當潮汐帶走最後一粒沙子時,人們偶爾會想起,這裡還有過一堆沙子……”

48.jpg

從H的日記裡,我看不到痛苦、怯弱和懼怕,有的隻是希望、感恩和責任,更多的是愛:她愛那些愛她的人,愛曾經走過的山山水水,經歷的點點滴滴。她還說,能有這般純凈、坦然的心境,源於那次的嵩山之行。聽禪、悟禪,心自澄明。既然不能改變命運,那就主動去接納——隨心,隨性,隨緣,隻為百年後,那一朵花開的時間……

作者:【黑龍江】王德君

文章轉載:少林寺主辦《禪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