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進白宮的“野蠻人”:特朗普的親傢、猶太豪門庫什納傢族

特朗普的女婿賈瑞德的爺爺約瑟夫·庫什納(Joseph Kushner)和奶奶瑞·庫什納(Rae Kushner)是波蘭人,二戰時期為躲避納粹的迫害,離開傢鄉,並在意大利難民營待瞭三年,吃盡苦頭,後輾轉去瞭美國紐約。

這段經歷不僅給這對夫妻留下瞭精神創傷,也一代代潛移默化地影響瞭整個庫什納傢族的傢風。瑞說,他們夫妻年輕時一直在逃亡,中年時一直在重建。

到瞭紐約後,約瑟夫從木匠做起,後又當瞭建築工人,攢瞭積蓄後和其他幾個猶太同伴一起蓋樓、賣樓,事業發展順風順水,庫什納一傢成瞭當地最有影響力的幾個猶太傢庭之一。他們傢也非常樂善好施,樂於幫助其他猶太傢庭。

闖進白宮的“野蠻人”:特朗普的親傢、猶太豪門庫什納傢族

(當時的kushner傢族就已經是猶太社群的望族,甚至有專門記錄二人生平的書)

約瑟夫和瑞生瞭四個孩子,其中最小的孩子查理·庫什納(Charlie Kushner)就是未來的特朗普的親傢公、賈瑞德的爸爸。約瑟夫教育孩子的風格嚴厲冷酷,對孩子管教嚴格,不允許他們在打扮上浪費精力,首要價值觀是傢庭第一、團結對外,奉行的準則是:像一個移民一樣思考,像一個移民一樣行動。這一準則,同樣也來自他們夫妻的二戰經歷帶來的心靈創傷。

雖說約瑟夫夫妻要求孩子們把傢庭放在第一位,但四個兄弟姐妹之間關系並不和睦。查理和哥哥穆瑞(Murray Kushner)關系不好,80年代穆瑞的妻子去世,後來再娶瞭一位普通出身的非猶太教女人,更是被查理嗤之以鼻。

查理自己在婚戀方面的選擇則非常正統,他和青少年時期就認識的、來自傳統猶太教傢庭的女孩Seryl結瞭婚。

在父輩的事業基礎上,查理更上一層樓,於1986年成立瞭庫什納公司。他用人的特點是,喜歡雇傭自己的親友。伴隨著在地產行當的成功,查理在其他方面的野心也漸漸展露。除瞭像父親那樣在猶太社區增加影響力而建猶太教堂、建學校之外,他也曾和生意夥伴透露過想成為美國最有權勢猶太人的想法。而要實現這一點,和政治圈打交道就成瞭不可避免的事情。

闖進白宮的“野蠻人”:特朗普的親傢、猶太豪門庫什納傢族

(查理·庫什納)

查理進行過很多次政治捐獻,大部分是給民主黨,這其中也包括他未來親傢特朗普競選總統時的對手希拉裡。根據《紐約客》的報道,從1996年到2004年間,查理共計給民主黨捐獻瞭140萬美元。

商業、政治兩開花,到瞭九十年代,查理已經是新澤西最有影響力的商人之一,在庫什納公司和傢庭舉辦的活動中都看到各界名流的身影。但他的影響力也漸漸成瞭套在身邊人身上的枷鎖。查理對雇員基本不控制脾氣,曾因為開會時看到有高管使用德國產的萬寶龍鋼筆而震怒。但有趣的是,無論何時,隻要他的孩子們在工作間隙看望他,他就又會變成一個和藹的爸爸。

他有四個孩子,分別是賈瑞德(Jared)、朵拉(Dara)、妮可(Nicole)、喬什(Josh),其中大兒子賈瑞德是查理最喜歡的孩子,他安靜禮貌,性格討喜,最重要的是,他是孩子裡最有意願幫助父親實現事業野心的,查理甚至認為他可以成為猶太人版的約翰·肯尼迪,在一些會議中還會讓賈瑞德旁聽。中學暑假賈瑞德也會去公司進行所謂實習,但沒有人真的敢給他安排實質性的工作。

賈瑞德成績一般,查理為瞭兒子的上學問題,給哈佛捐瞭250萬美元,另外還給普林斯頓和康奈爾提供瞭贊助。為瞭讓賈瑞德被哈佛錄取,他給新澤西參議院Frank Lautengerg捐瞭20萬美元,然後這位參議院給Ted Kennedy打瞭電話,Ted給哈佛招生辦主任打瞭電話,這一通運作下來的結果就是賈瑞德順順當當上瞭哈佛。根據賈瑞德高中同學和老師的說法,賈瑞德的實際成績,根本連常春藤大學的門都摸不到。

相比於對大兒子賈瑞德的關愛,查理對於兩個女兒,Dara和Nicole就冷淡多瞭,小兒子Josh小時候得到的關照就更少瞭,但換個角度來看這對他們未必是壞事。關註得少,意味著控制得也少。在賈瑞德大學期間,需要時時刻刻讓傢裡人知道他沒有像其他同學那樣吸大麻、和非猶太女孩戀愛。查理派公司員工定期和賈瑞德吃飯,聽他回報近況。

與此同時,查理和其他兄弟姐妹的關系也越來越差。查理的妹妹艾斯特(Esther)的老公Billy曾經出軌被查理抓瞭個現行,他不但沒有安慰妹妹,反而把這件事當成瞭一個把柄,還曾出言嘲諷妹妹得瞭癌癥的兒子。仇恨的種子就此埋下,Esther自此在傢族內鬥中和哥哥Murray站到瞭一起。

2001年,通過安插在庫什納公司的眼線,哥哥Murray得到瞭查理在財務方面的違法信息,並據此起訴瞭他。查理知道後暴怒。

負責調查此案的聯邦檢察院官員是克裡斯·克裡斯蒂(誰都沒能想到,克裡斯蒂會自此與庫什納傢族結下瞭巨大的梁子,綿延數年,下文再表)。

闖進白宮的“野蠻人”:特朗普的親傢、猶太豪門庫什納傢族

(調查查理的克裡斯·克裡斯蒂)

克裡斯蒂當年調查瞭查理六個月,把查理逼得沒辦法。為瞭逼迫妹妹Esther給自己作證,他給妹夫Billy下套,找瞭性工作者聯絡Billy,並拍下錄像寄給妹妹。但妹妹沒有乖乖聽查理的話,她覺得二哥的瘋狂程度已經超過瞭正常范圍,第一時間聯系瞭大哥Murray。

2004年查理因阻礙司法公正等罪名被捕。這還不是最遭的。在他被捕一周後,前文提到的克裡斯蒂向庫什納公司一個放置在公共場所的傳真機發瞭一封傳真,內容包括查理的化名John Hess、他的雙性戀性取向等爆炸內容。這種信息對查理這種地位的人來說堪稱災難,更遑論他的宗教背景不可能允許這種事發生。查理此階段的人生堪稱到瞭谷底。

闖進白宮的“野蠻人”:特朗普的親傢、猶太豪門庫什納傢族

(醜聞纏身的查理)

所有庫什納傢族的人都覺得他是咎由自取,隻有大兒子賈瑞德支持爸爸,認為他爸所做的無非是以牙還牙。查理的妻子Seryl在這一連串時間中受到的沖擊可謂最大,但在經過巨大的悲痛後,處於宗教原因考慮,決定仍和傢庭站在一起。

這個突然失去瞭頂梁柱的猶太傢庭,怎麼打翻身仗?

下篇文章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