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上市公司並購重組:CVS&安泰保險

璞公英 2018-05-21

醫療上市公司並購重組:CVS&安泰保險

2017年12月3日,美國零售連鎖藥店巨頭CVS與美國安泰保險(Aetna)聯合宣佈:經雙方董事會同意,CVS與安泰保險已簽署合並協議,CVS將以“現金+股票”方式總價約690億美元收購安泰保險。若考慮安泰保險的負債,此次交易總金額為770億美元。

此次交易得到瞭美國甚至全世界的關註。如果該項交易達成,那麼就意味著全美最大的連鎖藥店、第二大PBM公司和第三大保險公司將合為一體。更重要的是,該交易或許將是世界范圍內零售藥店發展史上重要裡程碑,它將引領行業重要變革,同時對美國國內的醫療保險政策和產業也將產生相關連鎖反應。《紐約時報》評論稱,這樁交易如果最終獲得通過,將“重塑美國的醫療行業”。在亞馬遜有可能殺入醫藥零售領域、沃爾瑪(已有藥品零售業務)有可能收購哈門那(Humana)的產業整合大背景下,行業中巨頭,合縱連橫,博弈、引領或追隨,既為棋手、也為棋子,既被時勢所迫,也在書寫歷史。

這一交易目前尚在審批和推進過程中,有望在2018年下半年完成最終交易。對這樣一個世界級影響的醫健產業並購重組項目,深入瞭解、觀察、分析和借鑒,無疑有其意義。

一、 交易雙方介紹

1. CVS

CVS是美國最大的藥品零售商及領先的醫藥福利管理公司,總部位於羅得島州,全職雇員近16萬人,年收入約1848億美元(2017年報),在2017年“財富”全球500強排名中位居第18位。2018年5月18日,CVS市值660億美元。

CVS 擁有約9800傢藥店與超過 1100 傢門診診所(2017年報),其零售藥店除瞭銷售處方藥以外,還銷售 OTC 藥品、美容護理產品、方便食品與季節性商品等商品。 2007 年, CVS 斥資 210 億美元收購藥品福利管理公司 Caremark Rx 後,成為瞭全美第二大藥品福利管理公司。藥品福利管理是介於保險公司、制藥公司、醫院與藥房間的管理協調組織,目的在於有效管理醫療費用。藥品福利管理機構與制藥商協商價格,尋求額外的回扣和折扣,以降低消費者的自費成本。

在醫藥零售行業,CVS的傳統競爭對手是沃爾格林(Walgreens),後者於2014年收購歐洲最大藥品分銷商瑞士博資公司,以推進全球業務;2015年,沃爾格林(Walgreens)發起對Rite Aid(全美第三大連鎖藥房,規模排在CVS和沃爾格林之後)的收購。根據沃爾格林2017年報(財務年度截止日為2017年8月31日),其全球11個國傢有13200傢藥店,年度營收為1182億美元。2018年5月18日,沃爾格林(Walgreens)市值638億美元。

醫療上市公司並購重組:CVS&安泰保險

2. 安泰保險

安泰保險是美國第三大醫療保險公司,年收入約605億美元(2017年報,比2016年的630億美元有下降),為近2220萬名註冊雇主提供醫療保險、醫療補助和其他醫療服務。安泰保險是美國成立最早的醫療保險公司之一,其國內業務從企業醫保到政府計劃,涉及面十分廣泛。2018年5月18日,安泰保險市值為578億美元。

2015年7月,在並購狂潮席卷醫療保險產業的大背景下,安泰保險宣佈:該公司同意以370億美元收購競爭對手哈門那公司(Humana)。兩傢公司在一份聯合聲明中稱:“哈門那日益增長的Medicare Advantage業務與安泰多元化的業務組合及商業實力形成優勢互補,兩者結合將通過Medicare Advantage計劃服務於最多的老年人,並成為美國第二大管理型醫療的公司。” 但,這兩傢保險商的合並在2016年的總統選舉中受到指責,認為這宗交易和另一宗類似合並(Anthem收購信諾)將導致產品價格提高,美國司法部提起反壟斷訴訟、阻擊雙方合並。2017年1月,美法官裁決安泰保險不得並購哈門那。2017年3月,牽手一年零七個月後,安泰保險和哈門那放棄瞭它們的合並計劃。

安泰保險在美國的主要競爭對手之一是行業第一的聯合健康集團(UNITEDHEALTH GROUP),其主要業務包括健康保險業務板塊(UnitedHealthcare)和保險業務延伸的Optum板塊(進一步分為OptumHealth、OptumInsight、OptumRx三個平臺)。根據公司2017年報,其2017年全年營收為2012億美元,為安泰保險全年營收的3倍多,其中:UnitedHealthcare板塊年營收為1626億美元、主要為藥品福利管理的OptumRx板塊年營收為370億美元。2018年5月18日,聯合健康集團的市值為2351億美元。

安泰保險被指缺乏聯合健康集團的多樣性;另外,因於2017年被迫放棄對哈門那公司的收購計劃,被認為未來增長路徑充滿不確定性。

醫療上市公司並購重組:CVS&安泰保險

二、 交易方案、意義及實施

1. 交易方案及進展

根據2017年12月3日CVS與安泰保險的聯合聲明,CVS將以690億美元收購安泰保險,安泰股東每股將獲得207美元,包括145美元的現金和0.8378股CVS股票(當時價值62美元,折合12月1日CVS每股收盤價75.12美元的84%)。安泰股東將持有合並後公司大約22%的股權,其餘股權為CVS股東持有。

交易完成後,安泰的三位董事,包括現任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貝托裡尼,將加入CVS董事會。安泰保險將作為CVS的獨立業務部門運營,並繼續接受現任管理團隊領導。

對以上交易安排,2018年3月13日,CVS和安泰保險雙方各自股東大會高票通過(超過95%贊成率)。

在本交易的政府審批方面,美國司法部的審查處於正常反饋溝通過程中。合並方已向28個州保險部(Department of Insurance)遞交瞭申請(Form A),部分州在安排聽證,部分州已同意,如佛羅裡達已在2018年4月13日給予同意。

在內部組織推進合並方面,雙方公司已組建高層面的整合管理辦公室(Integration Management Office),以實現兩個目的:(1)保證合並平穩推進,並落實在合並後第二個完整年度實現7.5億美元協同效應的具體路徑;(2) 研究和提出合並完成後長期增長路線圖。同時,雙方派代表組建瞭22個整合工作小組,以研究廣泛而具體的合並目標,如:雙方合並後如何更有效工作、運營流程改善、創新和發展機會等。另外,更深入的工作是,雙方已開始推進第一批項目,擬針對特定目標人群(糖尿病、高血壓、高血脂、哮喘、抑鬱等)開發和設計有效幹預工具(包括店內幹預、傢庭活動、數字工具、數據分析等)。

本次合並,雙方合理期望可以在2018年下半年完成交易。

2. 交易對雙方意義

在合並消息宣佈當天,CVS和安泰保險雙方CEO聯合接受美國財經電視頻道CNBC采訪,表示要打造一個全新的“平臺”,更加“接近用戶”,為用戶提供“定制化服務”,改進“用戶體驗”等。後期,雙方CEO又分別公開表示,兩者的合作可能是醫療成本下降的開始。

安泰保險目前擁有約2300萬名醫療計劃的參與者,CVS擁有9800傢藥店和1100多傢診所,每年通過公司的藥品福利管理業務處理超過10億份處方。通過與安泰保險合並,CVS將能夠擴大覆蓋范圍,包括醫療福利空間。合並後的公司也將有更好的地位與藥品制造商談判折扣。

有分析師表示:“與安泰保險的潛在合並將會給CVS帶來更大的影響,2300萬安泰保險醫療計劃的參與者在未來將通過CVS得到他們的處方。”

CVS與安泰保險合並,從二者表述及進取角度,可以提高效率、發生協同效應、為共同客戶提供性價比更高的綜合服務。同時,從防守角度,也是雙方順應時代發展、抵禦來自目前同行業(沃爾格林、聯合健康保險等)及潛在競爭對手(亞馬遜、沃爾瑪等)競爭的手段。CVS和安泰保險不是簡單合並,合並後雙方將進行業態重組和升級,導致競爭對手很難簡單模仿和競爭,從而確保合並後平臺的行業地位與競爭力。

3. 交易實施問題

(1) 不需停牌

在“醫療上市公司並購重組系列之一:恒康醫療”案例中,可以看到200億市值的恒康醫療因為評估值9億人民幣的並購項目而長時間股票交易停牌!在CVS與安泰保險合並案例中,690億美元的總交易額,但股票並不需停牌。美國市場上推進或可能推進的其他重量級並購重組項目,也不會導致上市公司股票長時間停牌。而2016年4月8日啟動的華潤醫療與鳳凰醫療並購重組項目,香港上市公司鳳凰醫療股票也不需要長時間停牌。

對上市公司股票交易停牌,國內證券監管機關應該有很多理由、中國證券市場應也確有一定特殊性。但“陽光是最好的防腐劑”,證券市場監管嚴密、披露及時和完整,適格投資者自行做出投資判斷,股票正常波動是市場正常現象。並購重組過程中動輒長時間停牌,是國內監管技術和並購技術均不醇熟的表現,是相對省事但也比較笨的監管方法,侵害上市公司股東的財產權利。相信隨著中國資本市場的發展、成熟和完善,這種並購過程中長時間停牌的情況會越來越少。

(2) 融資

美國資本市場之所以能看起來波瀾不驚地支撐CVS&安泰這樣體量的並購項目,除監管技術比較醇熟外,包括貸款、發債等在內的各類融資方式豐富多元有效也是重要方面。對CVS並購安泰保險案例,需要約490億美元現金支持交易,這是個不小的數字。

為籌資進行這次收購,CVS將發債逾400億美元。根據有關報道,這將成為債市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公司債發行交易之一。

根據CVS2018年3月8日的發債文件,CVS將發行9批次的高級無擔保債券,包括固定利率以及浮動利率。債券的最長期限為30年,具體如下:

Title of Each Class of Securities

to be Registered

Amount to be Registered

Floating Rate Notes due 2020

$1,000,000,000

Floating Rate Notes due 2021

$1,000,000,000

3.125% Senior Notes due 2020

$2,000,000,000

3.350% Senior Notes due 2021

$3,000,000,000

3.700% Senior Notes due 2023

$6,000,000,000

4.100% Senior Notes due 2025

$5,000,000,000

4.300% Senior Notes due 2028

$9,000,000,000

4.780% Senior Notes due 2038

$5,000,000,000

5.050% Senior Notes due 2048

$8,000,000,000

此次發債由美國銀行、巴克萊、高盛集團、摩根大通、富國銀行具體負責。此前,債市歷史上規模最大的兩次公司債務發行是2013年韋裡孫公司發行490億美元債券,以及2016年安海斯-佈希英博發行458億美元債券。

從表格中可以看到,美國的上市公司在行業並購整合過程中,可以得到資本市場、金融機構的大力支持,企業一次性可融資高達數百億美元,其中部分債券期限可長達20-30年,且利率很低。從這個案例中可以看出,美國發達的資本市場和金融產業,可對實體和產業整合提供堅實的支持和支撐,而不是簡單的無技術含量的食利或盤剝。

(3) 反壟斷審查

目前,CVS與安泰保險合並案最大的挑戰與不確定性應來自反壟斷。對這樣一個體量的合並,需要進行司法審查、甚至需要就是否涉及壟斷進行法律訴訟。之前,有兩個與本案有較強可比性的案例被視為涉嫌壟斷而最終被否,本文第一部分都略有提到:

(i) 安泰保險與哈門那(Humana)並購案;

(ii) 沃爾格林(Walgreens)與其直接競爭對手、排名全美第三的零售連鎖藥店萊愛德(Rite Aid)的合並案。

對第(ii)個合並案,美國聯邦法院認為沃爾格林(Walgreens)與萊愛德(Rite Aid)的此次整合是同一行業內直接競爭對手的非公平競爭行為,將會對消費者造成不利影響。但此交易並沒有像安泰保險與哈門那案那樣完全取消,而是由全盤收購改為隻收購一部分店面。

CVS&安泰保險案,與安泰保險&哈門那及沃爾格林&萊愛德案不同,不是同一行業內直接競爭對手間的合並,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橫向”並購,而是有產業上下遊意義的“縱向”並購。因CVS&安泰案不涉及對直接競爭對手的兼並嫌疑,且可視為兩傢公司面對外部競爭壓力下的自我保護反應,業內認為這樣的交易對反壟斷當局來說是威脅較小的,相對容易獲得通過。

但反壟斷法律解釋和操作空間很大,執行無剛性和絕對標準。由於並購金額達到 690 億美元,美國司法部仍有可能中止交易,此前 AT&T 試圖以 850 億美元收購時代華納(同樣是縱向並購)就被美國司法部要求停止交易。另有媒體指出,有消費者擔心,該並購將減少消費者的選擇機會,並提高行業準入門檻,這種消費者角度的關註,將影響反壟斷審查部門最終判斷和決定。

醫療上市公司並購重組:CVS&安泰保險

三、 交易背景及影響

CV與安泰保險合並案例,是近十年行業最大並購案。但此案例並非橫空出世,而是時代大背景的體現,是行業重組整合一浪高過一浪的巔峰象征。美國是高度市場化的國傢,經過多年發展的市場經濟發展,在較為成熟的行業早已不是自由競爭,大都形成寡頭壟斷;一定程度上,寡頭動態就代表瞭行業動態。同時,最大的競爭威脅,往往不是來自行業內部,就如當年恐龍滅絕,不是因為其他恐龍一樣。

要理解CVS與安泰保險合並的商業邏輯,更大程度上要看企業外部,看整個行業,甚至把目光投放到行業外。對亞馬遜、沃爾瑪、信諾等行業內外巨頭正在考慮甚或已推進的產業動作有所瞭解,即會瞭解CVS與安泰保險的合並有其必然。

醫療上市公司並購重組:CVS&安泰保險

1. 亞馬遜

亞馬遜是全美最大電子商務公司,2017年實現營收1779億美元,2018年5月18日市值7639億美元。相比之下,沃爾瑪2017財年營收5003億元,但2018年5月18日市值僅2469億美元。二者營收與市值倒掛,反映瞭市場對二者價值和未來發展預期的不同。

業內普遍認為,亞馬遜在成為全球品種最多的網絡零售商過程中,對傳統零售形成瞭巨大沖擊,甚至可以說已完全顛覆瞭傳統零售行業。如今,亞馬遜已開始覬覦新的領域,醫藥行業很可能是其下一個野心所在。在這傢電商巨頭可能進軍醫藥業務的消息(亞馬遜大量招聘醫藥人才、亞馬遜與制藥企業進行洽談)傳出後,包括CVS、Walgreens等美國大型醫藥連鎖企業的股價隨即大跌,這與亞馬遜在宣佈收購全食超市後,Costco、沃爾瑪等股價出現大跌的景象如出一轍。

一旦亞馬遜開始售藥,CVS這種線下零售模式將毫無優勢可言。如果此次並購後兩傢企業業務融合能夠按預想推進,那麼CVS就將不僅僅隻是一傢“藥店”,而會變成一個提供醫療保健系列產品的綜合服務平臺。這樣的發展模式輕易不會受到亞馬遜的劇烈沖擊。這可以理解為CVS&安泰保險案例的最大外在動因。

另外,亞馬遜已經出手、且在業內產生巨大影響的是,2018年1月底,亞馬遜聯手金融業巨頭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摩根大通,計劃合作成立一傢醫療保健服務公司,擬發揮各自的資源優勢,用創新方式應對和解決醫療保健領域的挑戰和問題。三者均非傳統醫療保健公司,但均為各自領域世界級巨頭,其合作進軍醫療保健產業,無疑對業內已有玩傢產生壓力,發生鯰魚效應。

醫療上市公司並購重組:CVS&安泰保險

2. 沃爾瑪與哈門那

目前,沃爾瑪為全球最大的零售商、最大的私人雇主、世界500強企業排名第一。在最大零售商的光輝下,很多中國人不瞭解沃爾瑪亦多年致力於消費者醫療保健領域,是美國最大的連鎖藥店之一,已經開設瞭遍佈全美的約5000傢零售藥店。2014年沃爾瑪就曾表示:“我們的目標是成為業內首屈一指的醫療保健供應商。”

沃爾瑪在其他零售領域深刻感受到亞馬遜電商業務的沖擊。如今,沃爾瑪的藥品零售業務同樣面臨著來自亞馬遜的可能沖擊。本文第一部分已介紹,哈門那與安泰保險2015-2017努力推進合並,但以失敗告終,在行業並購大潮下,哈門那同樣面臨著強大競爭對手的壓力和威脅。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沃爾瑪與哈門那有合並意向,就合並進行過初步洽談。但沃爾瑪和Humana都尚未回應具體情況。

與Humana擴大合作夥伴關系或與哈門那合並,可以幫助沃爾瑪成為核心醫療服務的主要提供者,更好應對其他同體量對手的挑戰,並給對手施加壓力。從沃爾瑪本身定位來看,與哈門那的潛在合作,其實是對沃爾瑪自身一站式服務定位的進一步明確,是沃爾瑪走向一站式服務供應商的堅實一步。

3. 信諾與快捷藥方

信諾集團(Cigna)亦為美國健康保險巨頭,2017年營收416億美元,2018年5月18日市值433億美元,營收和市值比安泰保險均低一些,但屬同體量競爭對手。快捷藥方是北美最大的藥房福利管理公司之一,2017年營收1003億美元,2018年5月18日市值425億美元,營收和市值均比CVS略低一些,但亦屬同體量競爭對手。

2018年3月8日,信諾宣佈,計劃收購快捷藥方公司(Express Scripts),交易規模將達到670億美元。該交易亦將以現金加換股方式進行。信諾集團計劃以每股48.75美元外加0.2434股的自身股份換取1股快捷藥方股份。若以信諾集團2018年3月7日收盤價格194.25美元計算,此次對於快捷藥方的出價超過瞭每股96美元,高出快捷藥方7日收盤價格73.42美元逾30%。

以上三個案例已很大程度上說明整個行業正在發生的巨變,但更深層次探究,這樣的並購重組浪潮其實有著更深的社會及產業背景:

(1) 產業結構性問題:美國醫療方面支出占國傢GDP比例約18%,為美國第一大產業。醫療費用支出占比過高,一方面促進瞭行業本身的發展,但同時也讓整個國傢承受重壓。奧巴馬和特朗普時代,均把醫改當成政府重要工作任務,這自然產生產業變革的需求和壓力;

(2) 新技術發展:互聯網行業已經改變美國和世界。而更新的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發展,亦將對很多行業帶來顛覆性變革,保險行業及針對個體消費者的健康管理行業將是首當其沖的行業。未來保險方案如果可以基於大量個人數據,理性分析出個體保險及健康管理需求,保險產品及健康服務方案針對性將大大增強。這樣的技術背景,亦將重構現有產業發展模式。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CVS&安泰保險合並案例,既可以說是雙方主動出擊、引領產業發展潮流,也可以說是雙方在產業發展大潮下的防守性的被動或積極應對。即便是後者,因為CVS和安泰保險的行業地位,其合並案例又反過來對整個產業發展帶來重要而深遠的影響。這些影響包括:

(1) 引領醫療保險行業並購及模式變革;

(2) 對其他藥品分銷巨頭產生影響。除本文已經提到的外,還有Cardinal Health、 McKesson等;

(3) 對單體或小型連鎖的藥店和社區藥房產生影響,會導致藥店升級甚或傳統藥店消亡;

(4) 重組後的產業玩傢應對上遊制藥企業將有更大話語權;

(5) 消費者和雇主,作為藥店和保險公司的直接購買方,無疑會受到最直接影響,影響其實際支出和得到的實質福利。

總而言之,CVS&安泰合並案,已經對美國醫健保險產業產生巨大影響,而未來這種影響會繼續。此案本身其實是美國醫健保險產業在更宏大背景下進行重構變革的標志和縮影。大潮興起、方興未艾,作為一個已經全球化的世界,美國的醫健產業大變革,不待塵埃落定,已對世界其他國傢醫健保險產業發展產生重要學習和借鑒意義。

四、 對中國產業發展的啟示

CVS&安泰合並案,體量很大,但不是個案,其代表著美國醫健保險行業進行巨大而深刻革新的浪潮。細究CVS&安泰合並案的深層背景,對梳理中國產業發展路徑和可比公司厘清發展戰略,均有啟發。

1. 產業發展啟示

目前,中國醫健保險產業,與美國相比,整體相對落後。制藥企業的差距不說,在細分的藥品流通領域和健康保險領域,中美差距明顯。

在藥品流通領域,中國目前產業集中度不夠,最大的藥品流通企業國藥控股(01099.HK)2017年營收有2777億人民幣,2018年5月18日市值為953億人民幣。國藥控股體量已有,但其主要業務是藥品分銷,2017年全年藥品分銷收入2644億元,占公司整體營收比例95%;其藥品零售業務2017年營收124億元,全國19個省市有3800多傢藥店。國內以連鎖藥店為主的上市公司有四傢,具體如下:

簡稱及代碼

藥店數量

2017年營收(億元)

市值(2018年5月18日)

一心堂(002727)

4713(醫保80%)

77.51

179億

老百姓(603883)

1924(醫保78%)

75.01

222億

益豐藥房(603939)

1783(醫保63%)

48.07

218億(重組停牌)

大參林(603233)

2625

74.21

275億

以上藥店連鎖為主業的四傢上市公司,年銷售額均不過百億,少於國藥控股124億的年零售營收,更遠少於美國同類公司,體量不夠大。另外,這些上市公司最早是地方連鎖起傢,上市後有以並購方式擴張,但目前看還是地方佈局,未完成全國覆蓋。國藥控股其實也類似。與美國行業內已做到極致、在推動跨界整合的同類企業相比,國內的藥品零售企業目前還處在跑馬圈地階段。

需要註意的是,隨著兩票制、醫藥分開、院內藥品不加成等政策的推行,國內醫藥流通領域,特別是藥品零售領域,面臨著巨大的行業整合機會。這也是國藥控股在2017年報中所說,要抓住發展機遇,推動藥品零售業務快速發展的背景吧。

在健康保險領域,國內還處於發展初級階段,還沒有一傢以健康保險為主業的上市公司。但政府和產業層面已充分意識到商業健康險的重要意義和空間,在大力推動健康保險事業在中國的發展。立法層面,中國保監會於2017年曾推出新的《健康保險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看新的中國銀保監會何時可以正式推出;實體層面,除瞭傳統保險公司有成立專門的健康險公司或推出健康險險種外,有新成立的保險公司定位將與醫療結合為主要戰略,如愛心人壽;也有醫療產業機構在籌建專門的健康險公司,如愛爾眼科。

以CVS&安泰為代表的美國醫健保險產業變革浪潮,無疑對中國醫健保險產業發展有借鑒和啟示。隻是中國該產業大部分玩傢目前還處於初級發展階段,還不能簡單學習和模仿,但其中的實質業務發展方向,無疑在企業發展過程中需要洞察和思考,包括:藥品零售如何超越簡單賣藥、如何更好為客人提供包括醫療、健康管理在內的附加服務;藥品零售如何與保險結合;藥品零售行業如何擁抱互聯網、抵禦新的電商企業沖擊等。提出問題,且尋答案。

2. 個案借鑒

國內可比公司與個案借鑒方面,國內在此大產業方向富有創新精神且勇於踐行的,應屬平安集團和復星集團瞭。

平安集團為國內保險業、金融全牌照巨頭,其市值已有一萬多億!需要關註的是,近年平安集團已把健康險作為重要業務方向,在中國高端私營醫療機構,平安健康險已有相當影響和覆蓋。更重要的是,平安集團不限於保險金融業務本身,已有將健康管理納為主業的發展趨勢,近年成立“平安萬傢”、“平安好醫生”,動作不斷,2018年更有平安好醫生(01833)在香港IPO上市、平安醫保科技首次融資11.5億美元等業內側目的事件。如果說眾安在線、陸金所等案例表明平安集團的“金融+科技”主線,平安好醫生和平安醫保科技則在敘說平安集團“保險+健康”的另一條發展主線。值得註意的是,平安好醫生的線上業務中,有以醫藥電商為主的“健康商城”業務,該業務2017年銷售額近9億,占平安好醫生總營收半壁江山。平安集團目前已具備健康保險、在線醫生服務、網絡電商等概念,美國醫健保健產業大整合,對平安集團相關業務發展有直接借鑒意義。

復星與平安集團發展路徑有所不同,目前已成一個覆蓋眾多產業的龐大企業集團,其中保險和健康是復星的核心產業方向。在保險領域,復星集團不僅有國內外保險公司,更在國內建立瞭復星聯合健康保險,專註健康險領域;在健康產業領域,復星不僅有以復星醫藥(600196)為代表的制藥企業、以和睦傢和佛山禪城醫院為代表的醫療機構,也是中國最大醫藥流通企業國藥控股(01099)的第二大股東,並成立瞭專註做健康管理的“星益健康”。雖然復星集團目前產業結構顯得龐雜,但其“保險+健康”的產業核心主線和體系已經呈現,若能充分學習和借鑒美國同行業做法,做好內部整合和提升,無疑對復星集團而言,有重要意義。

對中國的醫健保險企業整體而言,目前還在各自為戰、跑馬圈地、無邊界發展壯大過程中。這個過程中,不僅需要埋頭苦幹也需要抬頭學習和觀察。一個企業的發展戰略是很重要,需要長期孜孜以求,將戰略化為自身的核心競爭力、打造護城河,如華為那樣。美國醫健保險產業的大整合,無疑給中國相關企業的未來發展,提供瞭很好的戰略發展觀察樣本。而不重視戰略、或核心戰略有問題的企業,雖然忙忙碌碌,但也許若幹年以後,會發現已淪為平庸,被曾經的小弟遠遠落下,再改變或捍衛已然很難。

結語

CVS&安泰合並案,是美國2017年最大並購案,也是十年來醫健保險領域最大並購案,個案有重要影響和研究意義。但此合並案並非個案,而是美國醫健保險產業大整合的代表案例,背後折射出行業發展的內在需求和方向,美國同行在觀察和行動,其他國傢同行可學習與借鑒。

中國的同類企業,在規模上、業務模式和產業深度上,與美國同行有較大差距。中國同類企業尚在發展的初級階段,不少企業在發展期,在跑馬圈地;而美國同業則在將細分市場做到極致後,進一步跨界深度整合,創造出新的發展和業務模式,對行業帶來深刻變革。

CVS&安泰保險案例,從制度和文化層面,其實也反映出美國社會充滿瞭創新精神。美國的創新精神,不僅表現在技術層面(如新藥研發、芯片研發、互聯網興起等),也表現在制度和模式創新層面,以產業並購整合浪潮為代表,產業內、產業間不斷迎合潮流、整合資源、推陳出新、推動資源有機組合和有效利用。中國這些年產業和經濟發展有很大進步,但中國人需要向美國虛心學習的地方還是很多。

美國的市場經濟,崇尚自由競爭,在競爭中實現效率優化、優勝劣汰,大的企業,一樣有生存和發展壓力,而並購重組是企業發展和行業重構重要手段。美國企業通過資本市場進行並購有豐富的經驗和體系支撐。這是中國的整個資本市場需要學習和借鑒的。當然,體系和生態建設,絕非一日之功,也不是依賴一兩個天才可以解決。中美兩國的競爭,在經濟領域,除瞭一般的產業和實業競爭,更是金融領域和資本市場的競爭。在中國的資本市場真正建設成世界級市場前,隻看實業領域,便說超越美國,為時尚早。

但,無疑,新的世紀,是不同的世紀。企業加油!產業加油!國傢加油!

2018年5月21日晨

醫療上市公司並購重組:CVS&安泰保險

後記:

1. 感謝一位留學歸國朋友的交流提示,特別關註到CVS,從而打開一個新的國際產業觀察視角。體例和時間所限,對這樣一個大案,未能像朋友建議那樣分成數篇、充分展開。但交易未完成,產業在進展,文章也許有續篇吧。

2. 本文雖針對CVS&安泰合並個案進行梳理,但涉及美中醫健保險行業的大產業背景,涉及相關產業的政策、法律、技術、經濟等多重維度,難免有偏頗不足甚至錯誤之處,歡迎指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