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靠什麼殺人?

近日,美國使用無人機殺死伊朗 ” 聖城旅 ” 指揮官卡西姆 · 蘇萊曼尼的更多細節被披露出來,而一些問題仍然撲朔迷離。實際上,在伊拉克用無人機攻擊蘇萊曼尼乘坐的汽車並不難,難的是如何掌握蘇萊曼尼的行蹤,又如何準確地識別登上汽車的人就是他本人。而這就非常考驗美國在中東的情報偵察能力。而此次定點打擊的成功,顯然是線人、信號情報偵察和網絡等眾多偵察手段共同作用的結果。

” 中東之眼 ” 網站 4 日題為 ” 跟蹤、瞄準、擊殺:蘇萊曼尼的最後時光 ” 的文章詳細披露瞭此次襲擊事件的部分細節。

當地時間周三凌晨,蘇萊曼尼從韃靼之翼航空公司(Cham Wings)的航班走下來,踏上巴格達機場的停機坪,遇見一張熟悉的面孔——伊拉克什葉派民兵武裝 ” 人民動員組織 ” 副指揮官穆漢迪斯,他是這位伊朗將軍的長期盟友和密友。兩輛車準備把伊朗 ” 聖城旅 ” 指揮官接回穆漢迪斯在綠區的住宅,這是穆漢迪斯在伊拉克首都的常住地址。

但這次,出瞭點問題。報道稱,根據韃靼之翼的公開數據,從大馬士革到巴格達的飛行花費瞭 1 小時 5 分。飛機於巴格達時間凌晨 12 時 32 分降落。蘇萊曼尼和他的兩個同伴很快就被穆漢迪斯及其隨行人員接走。1 時 45 分,他們乘坐的現代斯塔克斯和豐田亞洲龍沒開出多久就在巴格達西郊發生爆炸。初步調查結論認為,兩輛車遭到 3 枚導彈襲擊。前面的現代轎車先被命中,後面與它相距 100-120 米的豐田車加速躲過瞭第二枚導彈,第三枚導彈則完成瞭任務。

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特種部隊 ” 聖城旅 ” 高級軍官卡西姆 · 蘇萊曼尼(資料圖)

文章稱,這是他們 ” 理想的安全措施 “。他們的行程從不事先通報,也不公開目的地,而且他們乘坐普通航空公司的航班。這次事件中,他們沒有通過正規的渠道在機場檢查護照,也沒有使用智能手機,而且他們乘坐很普通的汽車,乘車人數盡可能少。總體來說,很難追蹤他們。但大馬士革和巴格達的機場到處都有親美情報機構的眼線,因此他們被盯上瞭。

實施暗殺的是什麼武器?

據美國 TheDrive 網站報道,由聯合特種作戰司令部控制的一架無人機(據報道是 MQ-9″ 死神 “)執行瞭此次任務。據中國專傢介紹,美軍聯合特種作戰司令部成立於 1980 年,近年來,因為美國特種部隊生擒薩達姆、擊斃紮卡維和拉登而逐漸浮出水面。如果這次行動由該司令部指揮並不令人意外。

不過,據美國 Forbes 網站報道,實施打擊的 MQ-9 無人機(在美軍中)僅由美國空軍操作。此次執行任務的 MQ-9 以及其使用的導彈也頗有來頭。MQ-9″ 死神 ” 無人機是目前美國比較先進的中空長航時無人機,使用渦輪螺旋槳發動機,如果在數千米高空飛行,幾公裡外的地面很難察覺到其存在。

” 死神 ” 無人機(資料圖)

之前的一次打擊中,美國曾使用瞭一種采用瞭 ” 伸縮刀片 ” 殺傷軟目標的 ” 地獄火 ” 導彈,目的是為瞭降低附帶損傷。而此次打擊從現場視頻和照片來看,很可能使用瞭高爆戰鬥部,以確保完全摧毀目標。

據 Forbes 網站報道,伊拉克一個組織在臉書上發佈的一張照片顯示襲擊中使用的一種導彈的殘骸,碎片上的印記表明導彈重 52 公斤。報道稱,一些分析人士將彈藥確定為 AGM-114″ 地獄火 ” 導彈,這是一種致命的超音速反坦克武器,目前已被美軍廣泛用於攻擊不同目標。除瞭最新的激光制導 AGM-114R 型外,還有一種神秘的改進型,它使用彈出式刀片殺傷目標,以盡量降低附帶損傷。而 ” 地獄火 ” 改進型的重量在 45 至 50 公斤之間。報道稱,考慮到目標車已被擊毀,可以排除使用 ” 刀片式地獄火 ” 的可能性。

實際上,一種旨在取代 ” 地獄火 ” 的 AGM-179″ 聯合空地導彈 “(JAGM)重量恰好 52 公斤,並且可以從直升機和無人機上進行發射。它實質上是將高級制導系統(半主動激光和毫米波主動雷達雙模導引頭)植入瞭標準 AGM-114R(包括發動機、飛行控制系統及其多功能戰鬥部)的彈體中。不過,這種導彈由陸軍和海軍陸戰隊發展,空軍並沒參與。這一信息也讓此次襲擊到底是由空軍還是聯合特種作戰司令部負責,以及到底使用什麼武器,更加撲朔迷離。

美軍無人機上掛載的導彈(資料圖)

36 小時之前即被盯上?

報道稱,蘇萊曼尼被他 ” 過去 36 個小時的行程 ” 出賣瞭。

報道稱,從德黑蘭到達大馬士革的那一刻起,直到他在巴格達遭襲身亡,他很可能受到嚴密監視。蘇萊曼尼抵達大馬士革機場後,沒有在敘利亞首都會見任何人,而是一下飛機就直接上瞭一輛載他到貝魯特的汽車。蘇萊曼尼在貝魯特待瞭幾小時,並於當天晚上按照相同程序返回大馬士革。在大馬士革機場,蘇萊曼尼和其他乘客一起登上飛往巴格達的韃靼之翼航班。

報道稱,大約在同一時間,穆漢迪斯收到消息,暗示他的朋友不久將在伊拉克降落。他收到的消息很短,隻包括航空公司和到達時間。穆漢迪斯安排一位密友開車前往航站樓,為迎接特別客人做準備。

文章稱,自 2003 年以來,巴格達國際機場一直受到嚴格的安全措施管制,其安全由英國 G4S 公司在伊拉克情報和國傢安全部門的監督下負責。安全措施要求進出機場的普通乘客必須經過多個檢查站。至於有特殊陪同的遊客和官員,則允許他們通過 VIP 道路,這些道路隻需要向檢查站告知旅行者身份及車輛信息和登記信息即可。檢查點的所有信息都將與機場安保、國傢安全和情報部門以及 G4S 共享。

據稱,穆漢迪斯多年來一直受到美國監視,而他的那位密友隻接送穆漢迪斯也已不是秘密。當時,美國人收到情報說蘇萊曼尼正前往巴格達,而穆漢迪斯會在機場接他。美國人招募瞭一些接近這兩人的人來追蹤他們的行動,然後確定暗殺地點和時間。

多方信息支援打擊任務

” 中東之眼 ” 網站信息均來自匿名人士,所以細節未必完全可信,但中國專傢表示,結合其他媒體的報道來看,美國人確實可能發展線人追蹤蘇萊曼尼。

據美國《紐約時報》報道,來自情報人員、電子監聽系統、偵察機和其他監視系統的機密信息支援瞭此次打擊任務。《紐約時報》在報道中稱,美國已經掌握到的伊朗最高領袖和蘇萊曼尼之間的通信內容。盡管消息來源並沒有表明通信方式,但很可能是基於無線通信,這就為美國人的監聽提供瞭契機。實際上,美國情報機構監聽各國領導人的手機通信已是公開秘密。包括德國總理默克爾的手機通信都被美方情報機構監聽,就更不用說伊朗高官瞭。

美軍網絡戰部隊(資料圖)

而且對於如此重要的目標,也不僅僅通過手機定位。而美國無人機固然很先進,但讓其紅外成像傳感器,識別一個剛下飛機,然後鉆進汽車的人是否是蘇萊曼尼,那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即便是通過手機等系統進行瞭定位,為瞭防止錯殺,也必須有更為可靠的方式進行確認。

而在確認目標後,如何讓無人機的操縱人員確認目標就成為關鍵。一個非常現實的操作是,由地面情報人員進行目標指示,使用肉眼無法看到的紅外激光照射相關車輛。另一種方式是,實時向無人機傳送目標坐標,由後者根據其位置信息鎖定目標。

美在中東情報網有多強

有分析認為,截至目前本次暗殺行動的許多細節還沒有公佈,但美國中央司令部情報局以及在中東地區的美國軍種情報組織和非軍方情報支援力量在這次襲擊行動中發揮瞭至關重要的作用。

知遠戰略與防務研究所 6 日名為 ” 美國在中東地區的軍事情報體系 ” 的文章稱,美國中央司令部下轄的情報局(CCJ2)是該司令部中負責對國傢、國防部和軍事部門情報力量進行整合的指揮機構,也是戰區司令對情報活動實施領導的依托。在情報局中,聯合情報中心無疑居於核心地位,該中心由一名上校軍官領導。根據美軍公開文件,2014 年 5 月,聯合情報中心的授權編制數為 888 人。

該文章稱,依據美軍發佈的聯合出版物第 JP 2-0 號和第 JP2-01 號,中央司令部的情報局和聯合情報中心同時還可得到軍內外大量情報機構和資源的支援,並且美國情報界的 17 個機構大多會向各戰區的情報中心派駐高級情報代表和具體工作人員。在美國的情報界中,大多數情報機構的 ” 行動分部 “,即主要負責情報搜集的執行機構中,都會針對特定的地理區域編設專門分支機構。這些地理區域的劃分盡管與美軍幾大地區性作戰司令部的責任區並不完全重疊,但也存在著大體的對應關系。這些地區性情報分支機構大多已維持瞭長達數十年的運行,並針對該區域積累起瞭豐富的情報資源。

美國各軍種都編設有專門的情報機構,同時也在各戰區派駐有專門的情報力量。例如,美空軍情報行動主要由分管 ISR 和制信息權的副參謀長負責領導,主要力量是第 16 航空隊,除負責網絡作戰的力量外,該航空隊編有多支飛行聯隊。其中第 480 聯隊裝備有 ” 全球鷹 “” 捕食者 “” 死神 ” 等無人機,負責為包括美國中央司令部在內的戰區司令部,以及政府部門,如中央情報局和國傢安全局等機構提供空中偵察和空中打擊力量。

來源:環球時報 – 環球網 / 魏齊 任重 柳玉鵬 劉 揚

以上內容由”環球網”上傳發佈 查看原文

Published in 熱點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