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在全球服務業主導地位恐不保”

【編譯 / 觀察者網 齊倩】

周一,在美國政府宣佈對阿根廷、巴西和法國制造業產品征收關稅後,美國股市順勢下跌。與此同時,美媒註意到,除制造業外,美國另一個更重要的行業也出現瞭貿易壓力,那就是服務業。

長久以來,美國政府一直對外宣稱與他國的貨物貿易存在大量逆差,但絕口不提服務貿易。去年,美國是全球最大的服務貿易國,順差達到 2702 億美元。然而這種盈餘正在減少。

美國商務部表示,2019 年前 9 個月,服務出口幾乎沒有增長,而進口增長瞭 5.5%。截至 9 月份,服務業順差為 1785 億美元,較上年同期下降 10%,這是自 2003 年以來的最大年度降幅。

服務業的衰退意義重大,因為在過去半個世紀裡,美國已經從一個工業超級大國發展成為全球服務業經濟無可爭議的冠軍。

《華爾街日報》2 日分析,服務出口的疲軟可能反映瞭一些周期性因素,如美元走強或全球經濟放緩。但經濟學傢們表示,其他因素也在起作用:有些是結構性的,比如美國和外國服務的相對吸引力的變化;另一個原因是全球貿易緊張。

華爾街日報 報道截圖

美國服務業的全球吸引力下降

文章指出,美國在全球服務業的主導地位穩固與否,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服務業疲軟趨勢是否持續。雖然貿易順差或逆差在本質上沒有好壞之分,但它們反映瞭一個國傢在全球經濟中的比較優勢。

半個多世紀以來,美國在學術、科技、金融和咨詢領域的絕對實力創造瞭數百萬個就業崗位,其中多數為高技能崗位。服務貿易順差有效地幫助美國支付進口智能手機、汽車和電力機械等商品的費用。

對於美國服務業疲軟現象,英國著名資本運營公司凱投經濟(Capital Economics)經濟學傢邁克爾 · 皮爾斯(Michael Pearce)表示,”它觸及瞭美國真正擅長的核心領域。美國在這些領域都處於世界領先地位,這也是推動更根本的經濟增長,即供給側經濟增長的重要因素。”

文章以美國西肯塔基大學(簡稱 WKU)為例佐證。2011 年到 2015 年,該校的國際學生人數增加瞭一倍多,達到 1500 人以上,每人支付學費最高可達 4 萬美元。即使在預算縮緊之際,這筆收入仍可幫助該校平衡預算,甚至有餘力建造新校舍和進行學校其他設施升級。

但自 2015 年以來,國際學生入學率下降瞭近一半,原因包括外國政府補貼減少、海外學校競爭加大,以及美國在國際的(不安全等)負面形象加劇。

“(以前留學生數量)一直都是向上,向上,向上 “,WKU 負責國際學生事務的副教務長桑尼加德(John Sunnygard)說,” 從不知道下降為何物。當我們看到數據時,簡直無法相信 “。

服務業衰退:2019 年,美國服務貿易順差將創下 2003 年以來最大降幅 (美國商務部數據,下同)

其他國傢服務業競爭力上升

美國在全球服務業的統治地位在動搖,而其他國傢在在服務行業領域變得更具競爭力。

《華爾街日報》提到,中國華為公司今年減少瞭對美國科技產品和服務的采購,部分原因是特朗普政府限制瞭對該公司的出口。但是華為還在開發新的操作系統,最終可能與目前主導中國智能手機市場的谷歌的安卓和蘋果的 iOS 系統競爭。

此外,外國對美國專利和技術的支付是服務出口收入的一個重要來源,主要原因之一是美國在高等教育和基礎研究方面的領先地位。但根據 QS 世界大學排名,自 2004 年以來,美國大學進入世界前 200 名的數量從 62 所下降到 46 所。2016 年,中國超過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科技論文產出國,專利、商標和工業設計申請數量也居世界首位。

咨詢公司 Duff & Phelps 知識產權業務負責人貝克維爾(Chris Bakewell)表示,美國的全球科技霸主地位,” 可能已經到瞭收益遞減的轉折點 “。

衛生醫療方面,美國面臨的壓力也與日俱增。美國衛生專傢認為,隨著外國醫生(其中許多人在美國醫學院接受過培訓)在治療癌癥和心臟病方面技術越來越好,其他國傢公民到美國醫院尋求治療的人數也在減少。

反之,隨著國內相關費用不斷上升,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在海外尋求醫療保健和大學教育。從 1999 年到 2018 年,(雖然基數較低),美國教育相關旅遊支出劇增 379%,健康相關旅遊支出暴漲 1761%。

進口增加:服務貿易進口增速加快

” 很大程度是由美國貿易方式的改變造成的 “

另外,隨著美國與其貿易夥伴之間關系的日益緊張,服務出口也因此受到影響。

美國政府前助理貿易代表的佈利斯(Christine Bliss)認為,貿易領域的不穩定產生瞭負面影響,” 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國增收關稅和貿易方式改變造成的 “。

美國與墨西哥、加拿大、歐洲各國和中國等國之間的貿易摩擦懸而未決,使得該國在服務領域的貿易協定制定進程一直停滯不前。

從特朗普的政策和言論中,這一屆美國政府更關註農產品和工業產品,而不是服務貿易。然而,美國最大的出口產品不是汽車或大豆,而是外國遊客在食品、住宿、學費、醫療保健等方面的服務支出。

文章特別提及,美國政府是造成中國赴美人數減少的原因之一。一方面,美國移民局加強瞭對中國學生、遊客和就醫病人的簽證審查;另一方面,隨著美國街頭 ” 槍擊、搶劫和盜竊 ” 案件的增加,加之美國方面簽證審查嚴苛,中國公民也開始謹慎考慮赴美行程。

2019 年前 9 個月數據顯示,上述被統稱為 ” 旅遊服務 ” 的出口整體下降 0.6%;美國在金融服務行業的順差出現瞭下滑;知識產權和交通物流等服務業出口也較去年有所下降。

出口疲軟:近年來,服務貿易出口增速持續減緩

以上內容由”觀察者網”上傳發佈 查看原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