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愛成疾,癡情女離傢25年“死而復生”!

因為上戶口需要而尋找自己身份的雲煥,終於找到瞭自己的傢人。

前幾日,雲煥和自己的親弟弟劉雲海進行瞭第一次視頻通話,因智力問題視頻中的雲煥無法表達清楚自己語言,但她能準確的叫出雲海的小名,電話那頭的雲海早已泣不成聲,上次兩人說話還是在25年前。

劉雲海之妻 王芬妹

寫信過去找不到她,也找不到頭緒去找她,我傢老太太(雲煥母親)在世的時候就是想她念她,每逢七月半寫包給她燒,收她的衣服來燒,燒紙錢給她,一直都以為她已經死瞭。

雲煥來自安順經開區雲馬廠村,傢裡兄弟姐妹4人,她排行老三。說到雲煥的“死”,故事還得從25年前說起。

她在傢的時候找到一個男朋友,那個男朋友不喜歡她,她就很生氣,後來找到的男朋友沒有之前的好,她的精神就失常瞭,氣失常之後就離開傢很多年都沒有回來。

劉雲海之妻 王芬妹

雲煥離開的這些年裡,她唯一給傢裡來過一封信,信中說到自己有瞭一個孩子。

劉雲海之妻 王芬妹

自從回信去給她以後,她一直就沒有來信瞭,就想到已經死亡瞭。

多少年沒來信?

記者

劉雲海之妻 王芬妹

一直都沒來過,自從寫那封信以後,這二十多年都沒來過信。

為什麼你們會覺得她死瞭瞭?

記者

劉雲海之妻 王芬妹

就想到我們寫信給她,她也沒回信,我傢老太太(雲煥母親)就想到恐怕她生氣把頭腦氣失常瞭,瘋瞭以後在外面被人打死瞭,就想到這些事。

自從認定雲煥已經“死”去之後,雲煥的母親每逢七月半都會給雲煥燒紙錢衣物,對雲煥更是日夜思念,直到過世為止,都沒能得到女兒的任何消息。

劉雲海之妻 王芬妹

兒女來傢守瞭雲煥的母親十天,她就這樣去世瞭,她也在說,不知道雲煥是在還是不在,肯定遺憾,一直到死都沒見到雲煥,她怎麼會不牽掛呢?

雲煥失蹤之謎一直延續到今年,安順市公安局經開區分局宋旗派出所接到瞭一封來自浙江省長興縣公安局水口派出所的函,函內請經開區警方協查劉仁珍的身份信息。

安順市公安局經開區分局宋旗派出所輔警韓會:

當時他們喊我們幫忙協助協查這個人,協查這個地方有沒有這個人,她當時報的名字是叫劉仁珍,小名是叫劉雲先,1996年的時候就嫁到長興縣水口派出所這個地方,當時她因為這麼多年沒有上過戶口,享受不到國傢政策低保這方面的問題,就讓我們幫忙協查這個人。

因雲煥的精神問題,派出所民警無法獲取更多的信息,但函內提到雲煥的父親和其弟弟的名字,派出所民警通過這一準確信息,排查出瞭雲煥的傢人。

安順市公安局經開區分局宋旗派出所輔警韓會:

我們通過轄區排查就找到瞭一個劉大國,她的弟弟有兩個,一個是龍新村的,一個是新屯村的,因為我們排查下來她的父親隻有劉大國一個人,最後我們找到劉大國的兒子劉仁海,我們是通過電話聯系,確定瞭他傢是不是有一個走失的姐姐,他說已經走失瞭20多年都沒有聯系,因為當時雲煥說話說不清楚,記不住傢裡面在哪裡,也不清楚她去瞭哪個地方。

找到雲煥的傢人之後,宋旗派出所民警將這一消息告訴瞭水口派出所,10月29日,水口派出所民警帶領雲煥及其丈夫從浙江乘坐高鐵來到瞭安順。

安順市公安局經開區分局宋旗派出所輔警韓會:

當時我們查下來她是2016年的7月份戶口已經註銷瞭,她傢裡面的人一直找不到她,以為這個人回不來瞭,然後2016年的7月份,我們就把她的戶口給刪除瞭,刪除之後,現在聯系到她的姐姐劉雲華,我們就把她的戶口給恢復瞭。

幫助雲煥恢復戶口後,傢庭困難的雲煥就能在當地享受低保服務瞭。

劉雲海之妻 王芬妹

也是現在科技發達幫我們找到她,想到很謝謝他們,也是花瞭不少的心給我們找到這個人,從浙江那邊追過來,這邊又不停的幫我們整,幫我們查,兩邊都費心。

【END】

版權歸《法治安順》所有 如需轉載請與我們聯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