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桂芬模仿程長庚達到真假難辨的地步,創造瞭獨樹一幟的汪派

本文乃作者獨傢原創,未經允許請勿轉載,圖片來源於網絡,如侵權請聯系刪除,謝謝!

汪桂芬,名謙、號美仙。安徽人。生於一八六O年(咸豐十年),卒於一九O九年(宣統元年)。因其身材不高、面額較大,故有“汪大頭”之稱號。

汪桂芬

汪桂芬自幼學藝,工老生,亦兼演老旦。十八歲時因嗓音變化不能演唱,便改學胡琴。經過數年苦練,技藝大進,即得到程長庚的賞識,專門為程操琴伴奏瞭。因他和程長庚是同鄉,在多年藝術合作中耳濡目染、心領神會,使他對程的演唱風格、表演特色,都有較深的理解。當程長庚逝世以後,汪桂芬因失去瞭良師益友而終日憂鬱無聊。當時,他常給喜愛程派藝術的人,介紹程派聲腔的特點,以此自慰。後來,一些瞭解他心情的近親摯友曾經問他:“你既對程派藝術這樣熟悉,為什麼不登臺演唱?”汪桂芬回答說“我嗓子壞瞭,不能演唱”。大傢都勸他試試,於是經過反復試唱,其聲音雖窄但音色很亮。

汪桂芬

他初登舞臺就被觀眾認為是程長庚復活瞭。不久即譽滿京城,他自己也更膽壯起來。稍後,他更加努力鉆研程派唱法,註重“以字行腔,以腔就字”,摹仿程長庚達到“真假難辨”的地步。後來,他又吸取瞭張二奎等京劇老生唱法,並結合自己的條件,創造瞭獨樹一幟的“汪派”。汪派唱腔,高昂激越而又揮厚剛勁,樸實無華又註重氣勢;他對於四聲、吐字歸音都很考究。演唱的《文昭關》,蒼涼悲壯、渾厚大方。人們形容他的演唱“高的地方如九霄鶴唳,寬的地方如萬頃汪洋,低的地方似古寺晚鐘。”聽他的唱“實大聲宏,高亢瀏亮,餘音繞梁,蕩氣迥腸,如飲醇醪。”所以,他能在譚鑫培同時,享有盛名而自成一傢。

《文昭關》

關於汪桂芬重登舞臺演戲的經過,還有一種傳說:程長庚在世時,就知道汪嗓音好、中氣足,對程派藝術已然十得八九。因此在病危時就囑咐他說:“我死之後,觀眾一定很想再看我的戲。你對我的唱法已有研究,正好繼承。但不要立即演出,待觀眾渴望已久之後,再突然登臺,定能大受歡迎。”汪謹遵遺命,閉門習藝,刻苦鉆研,終於掌握瞭程派的藝術特點。一經登臺,觀眾無不稱說是程大老板再現瞭。兩種傳說雖不同,但卻證明汪桂芬的成功卻非偶然。正因他對程派藝術研究有素,並刻苦鍛練、廣征博采,才得以創造出自己的演唱特點的。

汪桂芬行者裝扮

汪派戲以唱工見長,《文昭關》、《取成都》、《取帥印》、《捉放曹》、《洪洋洞》均為其拿手好戲,他還兼演《華容道》、《戰長沙》等關羽戲。《粉墨叢譚》記述他的唱“如天風海濤,驚心動魄”。傳說,汪桂芬還有個怪脾氣,就是他有瞭興致才肯演唱,任何人也不能勉強。京劇藝術傢梅蘭芳所寫的“悼念汪派傳人王鳳卿”一文中談到:有一次某王府堂會,要聽汪唱的《文昭關》,派人找他,他不唱。於是,叫人把他拘瞭來。又知道他愛臨陣脫逃,便派人在一邊看著他,瞧著他把戲扮好瞭,看管的人才放心去休息。沒想到《文昭關》該上演瞭,後臺卻找不到汪桂芬扮演的伍子胥。

《戰長沙》

王府管事立即派人四處捉拿,結果在一傢酒鋪裡找到瞭。他正在那裡自斟自飲、自拉自唱,酒館內外擠滿叫好的聽眾。於是,又把他捉到王府。王爺聽說把“汪大頭”捉到瞭,怒沖沖地吩咐說:“叫他先唱戲,等唱完瞭再辦他!”可等到一出《文昭關》演完,那個王爺氣也消瞭。結果,他安然無恙地離開瞭王府。這段故事雖系傳說,但卻說明汪桂芬的演唱是有很大藝術魅力的。

Published in 知識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