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聰香蕉娛樂股權被凍結,數額270萬人民幣,或成第二大股東

天眼查數據顯示,7月15日,香蕉娛樂運營主體上海香蕉計劃娛樂文化有限公司(下稱“香蕉計劃”)新增司法協助信息,被執行人為王思聰,凍結股權數額為270萬人民幣。

王思聰香蕉娛樂股權被凍結,數額270萬人民幣,或成第二大股東王思聰香蕉娛樂股權被凍結,數額270萬人民幣,或成第二大股東

天眼查截圖

據悉,王思聰在2015年6月創辦瞭香蕉計劃,旗下包括遊戲、體育、經紀演出、影視、音樂的等多個子公司。香蕉娛樂是香蕉計劃旗下專營藝人業務、演出經紀與音樂業務的公司。

天眼查數據顯示,2019年2月,香蕉計劃新增股東上海蕉摩企業管理中心(有限合夥)、上海飛羊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飛羊文化”),變更後王思聰由最大股東變為第二大股東。新增股東飛羊文化的最終受益人葛雅磊為摩天輪票務運營主體的執行董事。據《晚點LatePost》報道,香蕉娛樂近期已由摩天輪票務控股。

王思聰香蕉娛樂股權被凍結,數額270萬人民幣,或成第二大股東

王思聰微博圖

上述報道分析認為,香蕉娛樂此次交易也是整個文娛行業的一個縮影。伴隨著此前《偶像練習生》與《創造101》等選秀節目,一批偶像經紀公司興起,但行業落後的商業模式、單一盈利模式並沒有改變。

公開資料顯示,香蕉計劃旗下包括香蕉遊戲、香蕉娛樂、香蕉影業、香蕉體育等公司。2017年,香蕉計劃旗下香蕉遊戲完成2億元人民幣B輪投資,投資方為經緯創投、競遠投資等。

近幾年電競行業蓬勃發展,王思聰也展現出對泛娛樂產業的濃厚興趣,在遊戲開發、電子競技、遊戲直播等領域積極佈局。2015年8月,王思聰公開確認簽約韓國美少女組合T-ara,並成立經紀公司香蕉計劃為其謀劃。有報道稱,這是香蕉計劃的初次曝光,而彼時市場大多認為這是一場玩票性質居多的投資。

網友評論

延伸閱讀:

熊貓直播破產瞭?CTO表態曖昧,翻王思聰的微博沒用

成立不到四年,曾躋身遊戲直播行業前三名的熊貓直播正陷入折戟落敗的危機中。從昨天下午開始,多個渠道爆料稱,熊貓直播即將申請破產,本月18日平臺將關閉服務器,員工統一隻賠償半個月工資。3月7日,“熊貓直播被曝破產”仍占據微博熱搜話題榜,閱讀數超2.4億,討論數超1.6萬。截止記者發稿,除熊貓直播CTO黃歡在個人微博中回應稱不在18號關閉服務器外,熊貓直播仍未對破產傳言作出公開回應。

網曝熊貓直播即將破產

昨天下午,有關熊貓直播破產的負面消息不斷爆發,傳言甚囂塵上。部分熊貓直播的內部員工在社交平臺上爆料稱,熊貓直播本月將申請破產,並於3月18日關閉服務器,員工將分兩批於這周五前、下周五前離職,熊貓直播將給予0.5倍的工資賠償。此外,微博、脈脈等社交平臺傳出多張截圖,包括熊貓直播將幫員工安排多傢公司的用人需求,公司融資出現問題,上海、北京總公司可能進行破產清算等消息。

對此,接近熊貓直播知情人士向媒體透露稱,“去年年底,熊貓直播已開始想重組方案,但到目前為止,王思聰仍然持有熊貓直播的股份,沒有拋售,也沒有轉讓給其他投資人。”此外,有消息稱,“半年前,在熊貓直播和虎牙、鬥魚、網易談收購時,已負債7億多元人民幣,因高額負債,交易並沒有結果。”值得註意的是,雖然目前網傳王思聰早已清空手中的股票,但據天眼查顯示,目前創始人王思聰仍間接持有公司40.07%的股份,奇虎科技持股比例為19.35%。

2015年9月5日,王思聰在微博上宣告熊貓直播正式面世。憑借王思聰自帶的IP人氣和資金實力,熊貓直播一度將行業格局攪得風生水起,時常傳出天價挖走鬥魚、虎牙等平臺主播的消息。公開信息顯示,熊貓直播目前完成瞭三輪融資,分別是2015年11月的數百萬元天使輪融資,2016年9月的6.5億元A輪融資以及2017年5月的10億元B輪融資,此後再無融資消息披露。

曾討伐主播千萬違約金

事實上,熊貓直播早在去年就多次傳出資金鏈緊張,拖欠主播工資。針對這一系列傳聞,熊貓直播COO張菊元曾在去年10月份回應稱,熊貓直播賬期是正常的,隻是與個別合作方間資金交付過程有些流程和細節問題。此外,張菊元還表示,“熊貓直播將在年底啟動上市計劃,明年一季度熊貓直播將從巨頭手中拿到融資,超過上輪的50億元估值。”顯然,張菊元聲稱的這一計劃如今並未如願。

隨著熊貓直播與直播第一梯隊的差距之間拉大,不少主播選擇跳槽其他平臺。為此,平臺曾於去年8月發公告討伐主播違約金上千萬,稱針對違約主播案件提起訴訟三十餘起,已判決案件均勝訴並對違約主播進行嚴厲處罰,其中對黃洋奇要求賠款金額超過1000萬。當時就有網友指出,熊貓直播催討主播違約金,是想要轉手賣掉的前兆,“要賣掉瞭,當然要先處理傢事。”

目前,熊貓直播的主播們已紛紛開啟“道別模式”。作為原“熊貓一哥”的知名主播PDD,在停播許久之後,於今日凌晨將直播間標題修改為“全完瞭!”記者則在熊貓直播主頁看到,大量主播將直播間主題改為“感恩遇見,承蒙厚愛”、“山高路遠,江湖再見”、“好好說再見”、“陪熊貓到最後”、“這可能是你陪我經歷的最大變故”等等,並號召粉絲加群防走散,充滿離愁別緒。至於王思聰,他微博對熊貓直播的站臺宣傳停留在瞭2016年7月,此後再無提及。

中小直播平臺洗牌加速

據第三方數據平臺艾媒咨詢統計,截至去年6月份,熊貓直播在遊戲直播領域的市場份額排名第三,前兩位分別是虎牙和鬥魚。其中虎牙直播早在去年5月於紐交所敲鐘上市,成為遊戲直播第一股。此外,該機構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在線直播用戶規模達4.56億人,增長率為14.6%,預計2019年在線直播用戶規模達到5.01億人,增長速度放緩。巨頭的上市效應加上行業的增速放緩,讓中小直播平臺的淘汰賽進一步加劇。

“熊貓偏重遊戲直播,與王思聰本人在電競圈知名無不關系。但王思聰初期帶來的流量沒有良性的商業模式支撐,最終使得熊貓直播在行業內無法正常運轉。”艾媒咨詢高級分析師劉傑豪對記者表示,在運營方面,熊貓直播雖然主打“泛娛樂領域”,但是並沒有出現行業超主流內容,甚至部分直播並不能維持熱度,“以去年主打的‘吃雞’遊戲直播為例,熊貓並沒有突破吃雞遊戲本身缺乏競賽娛樂性和觀賞性的局限,也沒有形成商業化規模,導致與其他頭部平臺的差距進一步拉大。”

“目前直播市場競爭白熱化,內容呈現多元化、個性化趨勢明顯,行業增長規模趨向穩定。”劉傑豪認為,目前直播領域娛樂內容較受歡迎,二三線的平臺競爭更為激烈,“未來中小平臺想要繼續生存,維持發展,或許隻能尋求兼並合作或跨行業合作。”

來源:綜合中新經緯AP、網友評論、北京晚報

流程編輯:TF017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