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賓一男子遺體莫名“失蹤”!24年後殯儀館交待“細節”

近日,原廣西來賓縣鳳凰鎮男子霍某的傢屬收到來賓市殯儀館的書面答復。答復中,交待瞭當年霍某的遺體被火化的來龍去脈。

1995年,霍某因參與賭博被帶到派出所後莫名身亡並被火化。為此事,其傢屬奔波多年。2019年10月底,來賓市殯儀館通知他們去領取一份書面答復。霍某的兒女表示,這是他們24年來首次獲得父親遺體“失蹤”的具體細節。

來賓一男子遺體莫名“失蹤”!24年後殯儀館交待“細節”

圖為殯儀館給傢屬的書面答復意見。(受訪者供圖)

遺體“失蹤”

1995年2月28日下午2時許,傢住原來賓縣鳳凰鎮那屯村的54歲村民霍某參與賭博,被鳳凰派出所帶回調查。

當年3月2日,霍傢人得知,霍某當日在派出所發生不測,送醫搶救無效身亡。3月4日,霍某的5個兒女接到警方通知,來到當時的來賓縣殯儀館,參與父親的屍體檢驗。之後,他們要求保存好屍體,等待上級公安機關法醫重新鑒定。

3月8日,他們再次到殯儀館時,發現父親的遺體不見瞭。

殯儀館的工作人員告知,他們按照警方的要求,已把屍體火化瞭。但是,殯儀館方面提供不出任何火化手續和檔案資料,也沒能提供火化後產生的骨灰。

為瞭這具“失蹤”的屍體,霍傢走上瞭討說法之路。

一路官司

2014年10月17日,來賓市公安局興賓分局才對霍案作出瞭不予賠償決定書。這份決定書認定,警方當年依法對涉嫌賭博的霍廷先進行傳喚詢問,期間沒有對其毆打、虐待。霍在派出所突然病發,民警及時將其送往醫院搶救。經法醫鑒定,其死亡原因是非外傷性腦出血猝死,警方已盡職盡責。同時,根據法律相關規定,傢屬提出國傢賠償申請已超過法律規定的兩年時效。因此,霍因非外傷性腦出血猝死所造成的損害後果,應由其自行承擔,該局不承擔國傢賠償責任。

2015年5月,霍傢人以其父霍廷先因涉嫌賭博被抓獲,被公安民警毆打,羈押於鳳凰派出所後出現生命危險癥狀,搶救無效死亡為由,向興賓區法院申請國傢賠償。2015年7月30日,興賓區法院作出國傢賠償決定書,認定派出所的上級單位來賓縣公安局(現來賓市公安局興賓分局)有一定過錯,應承擔一定比例的國傢賠償責任,決定由興賓分局向霍某的傢屬賠償22.5萬餘元。

霍傢對此決定不服。2018年11月14日,來賓中院作出由興賓分局向霍傢賠償29.7萬元的國傢賠償決定。

霍傢依然不服,申訴到自治區高級法院。2019年8月22日,自治區高院作出《駁回申訴通知書》。

高院認為,當年傢屬拒絕警方解剖檢驗,不認可法醫作出的屍檢報告,主張死因無法查明,並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因此駁回申訴,維持來賓中院所作的決定書。

書面答復

2019年11月4日,霍某的大女兒霍女士向記者表示,直到現在,他們都沒有去領那筆賠償金。多年來,他們一直想揭開父親屍體“失蹤”之謎,但是跑瞭很多部門,都沒有獲知具體細節,以致想從另一角度去打官司都難。直到上月底,來賓市殯儀館才通知他們去領取一份書面答復。

記者從這份由來賓市殯儀館於2019年5月10日作出的答復意見書瞭解到,1995年3月,原來賓縣殯葬管理所接到鳳凰派出所電話,請出車到派出所接一具屍體。隨後,管理所出車到鳳凰派出所,拉回一具無名屍體(後經查證是霍某的遺體),並放在冰櫃保存。

後來,經當時的來賓縣公安局確認,該屍體沒有保存的必要,管理所對其進行瞭火化。原鳳凰鎮民政辦支付瞭450元火化費。

因民政辦沒有交納購買骨灰壇和骨灰寄存費用,管理所即用塑料袋裝好上述骨灰並留在館內。由於年代久遠,場館改造擴建,現已無法查找到霍某的骨灰。

霍女士說,等瞭24年,他們終於得知父親屍體“失蹤”的具體細節,都十分激動。

針對殯儀館作出的那份書面答復意見,記者聯系瞭警方和殯儀館,但相關負責人都婉拒瞭記者的采訪。

來源:南國今報 記者黃必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