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致敬“煒大”!23年的籃球故事,聽劉煒訴說

專訪|致敬“煒大”!23年的籃球故事,聽劉煒訴說

劉煒在退役儀式上。

當源深體育館裡再一次響起劉煒的名字時,他的頭銜已經從“劉大”變成瞭上海男籃領隊。但唯一不變的是,主場球迷依舊用山呼海嘯般的吶喊致敬“隊魂”。

站在球場中央,聚光燈照著劉煒,他西裝筆挺,油頭鋥亮,靜靜等待著自己的退役儀式。23年職業生涯,從上海開始,也在這裡落幕,算是一種圓滿。

在劉煒身後,CBA聯盟董事長姚明和恩師李秋平就坐在離他最近的地方,還有一群在2002年一起奪冠的隊友,一切恍如隔世,把所有人的思緒拉回到17年前上海籃球最輝煌的時光。

“我覺得自己很幸福,在選擇退役後,我感覺自己真的長大瞭。”在11月2日的這場退役儀式之前,劉煒接受瞭澎湃新聞記者專訪,聊起自己曾經起起伏伏的籃球生涯,也展望瞭未來的領隊生活。

“其實現在壓力還是很大,不管是做球員還是領隊,我都希望全力以赴做好,就算失敗瞭,我也希望能從中尋找成功之道,這麼多年,我一直秉持著這個信念。”

專訪|致敬“煒大”!23年的籃球故事,聽劉煒訴說

劉煒依舊保持著精幹的體型。

還能繼續打球,但退役也是一種幸運

“感謝球迷,因為25年以來,你們一次次吶喊,才使我有動力一直站在這裡。雖然今年夏天,我悄悄改變瞭自己的職業生涯,但正是因為這25年,我學會瞭自律。”

站在聚光燈下,劉煒說這番話時有一些哽咽停頓,但是他沒有哭。在走上這片熟悉的球場之前,他已經一次次告訴自己,“男兒有淚不輕彈,我希望自己在退役儀式上盡量不哭。”

球場的大熒幕上映著劉煒穿著8號球衣的背影,旁邊寫著“致敬煒大”四個字。而在劉煒開始跟全場球迷進行這次告別演講之前,球館裡反復循環著《歲月神偷》的音樂。

確實,時光“偷走”瞭劉煒的速度和彈跳,甚至是他的競技狀態,但是並沒有“偷走”他對上海籃球的那份愛,“感謝上海這座城市,他見證瞭我的成長,也包容瞭我的軟弱。

專訪|致敬“煒大”!23年的籃球故事,聽劉煒訴說

姚明現場為劉煒頒獎。

其實在8個月前,當劉煒打完上個賽季的最後一個主場之後,他走進球迷中間,情不自禁地流淚。彼時,當球迷們集體對著他喊出“再打一年”的挽留時,劉煒並沒有給出明確的回答,隻是對每一個人說,“我還要看看自己的身體狀況,先把身體調整好”。

然而,在球迷等待瞭整整5個月之後,劉煒在8月30日決定退役,轉型成為上海男籃的領隊。

褪下8號球衣,其實並不代表著劉煒已經無法再適應CBA的對抗瞭。

“現在從身體狀況方面來說,感覺還不錯,我還是可以打球的。”劉煒的話裡透著一股球員的倔強和堅持,他自己承認,如今還保持著和球員時期幾乎一樣的作息。而他身邊的朋友也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劉煒在過去這個夏天還時常清晨5點多出門跑步,並且保持著力量訓練。

“但現在這也是一個順其自然的選擇,其實從球員時代開始,每個決定都會和領導、教練、傢人和朋友溝通。所以說其實退役也是蠻幸運的,我有很多選擇,可以當教練又可以選擇其他的路,但最後我選擇瞭一條讓自己開心的路,做自己開心的工作。”

正是因為這是他自己的決定,所以談及退役,他沒有說出“遺憾”這個詞。相反,能在“漂泊”四年之後重回上海男籃,在這裡拉下球員生涯的大幕,對劉煒來說,更多是一種幸福。

專訪|致敬“煒大”!23年的籃球故事,聽劉煒訴說

姚明出席劉煒退役儀式,他背後是大屏幕上的“致敬煒大”。

看淡數據,感謝對手成就自己

在這場精心準備的退役儀式上,姚明和李秋平都靜靜地看著劉煒,還有劉鵬、賈孝忠、王立剛、徐揚、葛敏輝和王思章,這幾位早已離開球場的老隊友。但當他們因為劉煒聚在一起,他們代表的是上海籃球曾經最輝煌的時光。

如果說,姚明是上海籃球培養出來最好的球員;那麼,劉煒則是上海籃球孕育出最好的精神象征。

23年職業生涯,為上海男籃征戰瞭19個賽季,劉煒把最好的時光都留在瞭這片球場,而球隊裡那些數據紀錄,也都寫滿瞭劉煒的名字——出場數第一、勝場數第一、得分數第一、助攻數第一、搶斷數第一、籃板數第二。

就在上個賽季,劉煒還成為瞭CBA聯盟的第三位“萬分先生”,這不僅是屬於他個人的榮耀,同樣也是上海籃球的榮耀。

“這麼多年瞭,說實話,我對於數據真的不太看重瞭。很多人反而說很遺憾,因為我差幾個助攻好像就第一瞭,但是我自己知道,幾個助攻可能就是幾節比賽的事,並不重要,這些紀錄其實就是留給後輩們去超越的。”

多年的起起伏伏,讓這位39歲的後衛對數據看得很淡。要知道,他的總得分10147分,排名第四;總助攻數2591個,排名第二;總搶斷數960個,排名第五;總出場數668次,排名第二。

但相比於數據,他更感激那些曾經站在他面前的對手——在他看來,正是對手們的追趕和阻擋,才成就瞭如今的自己。

專訪|致敬“煒大”!23年的籃球故事,聽劉煒訴說

“我真的要感謝我的對手,因為如果一個人沒有對手的話,你不會進步; 如果一個人沒有對手的話,你不會找到自身的不足;一個人沒有對手的話,你不會從失敗中提高自己。”

劉煒自己說,他把所有的對手都記在瞭心裡,包括那些值得回憶的瞬間和失敗的慘痛經歷,但是有一場球,是他職業生涯裡至關重要的一戰,甚至在過去20多年裡成為瞭一種動力,推動他前進。

“應該說是1997年第一次戰勝八一男籃的那場比賽。那是我CBA的第一個賽季,我們在客場贏下瞭八一男籃,這對我的職業生涯影響非常深。”

那一年,劉煒17歲,剛剛升入一隊不久。在前半個賽季裡,劉煒還是球隊的替補,但後半個賽季,李秋平教練將他升為主力。然後,面對著如日中天的王治郅和劉玉棟,劉煒和姚明聯手擊敗瞭強大的八一,那是上海男籃第一次擊敗八一男籃,最終一分險勝。

在退役儀式的現場,劉煒也再次說起瞭當時的故事,“比賽之前,我和姚明在同一個寢室,姚明的腿突然抽筋瞭,我們折騰瞭一個小時才恢復,也是那次抽筋,讓姚明覺得我們能夠取勝。”

事實上,劉煒的職業生涯裡有太多精彩的比賽,包括2002年的總冠軍和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但劉煒卻格外重視那場勝利,“因為在那場勝利之後,我沒有懼怕上場,也沒有畏懼對手。”

專訪|致敬“煒大”!23年的籃球故事,聽劉煒訴說

劉煒的退役宣言充斥真情實感。

學好心理學,磨好嘴皮子

23年職業生涯起起伏伏,有站上總冠軍領獎臺的輝煌,也有在被球迷指責和質疑的掙紮,但這一切終究隨著退役儀式的結束而成為瞭一段回憶。

用劉煒自己的話說,“這是一段生涯的結束,其實也是另一段生涯的開始。”

在退役儀式上,劉煒得到瞭一件繡著“Shanghai”和8號的幾年球衣,至此之後,上海男籃不再會有下一個個穿著8號球衣的球員。劉煒的這件球衣也將在未來和姚明的15號球衣、章文琪的6號球衣一起懸掛在球場的穹頂之下。

而劉煒的妻子在退役儀式的現場為他戴上瞭印著大鯊魚標志的領帶,一襲西裝,劉煒真正開始瞭球隊領隊的工作。其實,早在8月31日正式接受任命之後,劉煒就已經在不斷地接觸和學習新知識。

“之前在集團的安排下,嘗試瞭很多第一次,也參加瞭很多活動,但真正領隊的工作從11月2日才正式開始,然後我就要完全跟著球隊,比賽當天的早上,我要去開球隊的聯席會議,確定比賽名單和一些相關制度。然後久事集團在接手之後,也希望我能在男籃裡面把黨組織建立起來。”

聊起未來的工作,劉煒滔滔不絕,他自比“海綿寶寶”,要不斷地吸收和學習。

對劉煒而言,新身份和新工作的壓力完全不亞於他的球員時期,而且要學習的東西更多,“李秋平指導主要是管球員技術方面,而我管的就是在球員的精神還有作風。以前做球員隻要想著訓練,想著怎麼去針對不同的對手,但現在要觀察方方面面。”

劉煒一直是一個不服輸的人,所以他從決定擔起“劉領隊”這個身份的那刻起,就已經開始做起各種準備。

“我最近看瞭蠻多書瞭,像心理學我也會看,還好我的太太是心理醫生。我也經常跟她溝通和學習怎麼做心理咨詢,怎麼和球員溝通。”

除瞭學習心理學,劉煒還開始磨煉自己的嘴皮子——聯賽開始前,劉煒主動搬回球隊,“其實以前我是一個少說多做的球員,但是現在做瞭領隊,我就要多說多做瞭。”

歸根結底,劉煒做的這一切都是為瞭上海男籃。

就像他自己說的,“做領隊要盡量把球隊中的負能量轉化為正能量,就好比球隊現有大概有80%的戰鬥力,領隊通過心理咨詢和溝通交談,也許能再釋放10%,其實這對球隊贏球就有很大的幫助。”

不論是球員生涯的結束,還是領隊生涯的開始,劉煒都和上海籃球一起前行。這樣的一人一城,應該就是CBA聯賽裡最動人的故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