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時代在改變,曾幾何時,遊戲在人們的眼中是那麼得壞,輕則讓人玩物喪志,重則使人走向犯罪,訴諸暴力,“戰網魔”也成為瞭一個時代的主旋律。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但區區遊戲而已,哪有這麼神通廣大?時過境遷,互聯網與我們每個人相連,網絡成瞭生活的必需品,現今有幾個年輕人沒在玩遊戲?

若是按照往年的論調,這個社會早就完蛋瞭!也正因如此,早年間那些無良媒體、專傢荒謬的定論也早被人們拋之腦後,“全民戰網魔”的時代顏色就此褪去,社會氛圍為之一清。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都說傢國合一,大傢影響小傢,父母們也因此漸漸變得開明,認為遊戲不再那麼“面目猙獰”,對自傢孩子和遊戲之間的關系有瞭新的思考。

遊戲之洪,堵不如疏,既然遊戲並非“沾之就會摧毀掉一個人的人生”那樣可怕的事物,那麼做父母的也沒必要因此和孩子把關系鬧得那麼僵硬,要是因此激化瞭孩子們的叛逆心理反倒得不償失。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畢竟與孩子之間,溝通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在某些有關於遊戲的問題討論上,雖然父母願意和孩子們好好說話,但還是會因為代溝、對遊戲的瞭解過於匱乏等原因,經常鬧出一些啼笑皆非的笑話,讓孩子有些“小尷尬”。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就不能先把遊戲暫停嗎?

同一個世界,同一個爸媽。

相信小夥伴們都和小探一樣,都曾有過共同的苦惱——怎麼才能向爸媽說清楚,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么兒,快來吃飯喏!”

“馬上,馬上來咯!”

“真嘞是,你是有好忙噢?架勢起地板得耍,就不能先把遊戲暫停咩?”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我倒是想暫停,問題是我現在正在打一場非常關鍵的團戰,走不脫的嘛,而且《英雄聯盟》這個遊戲啥子時候有暫停這個功能的?

顯然幾乎天底下的父母對遊戲都存在著一個錯誤的認知—隻要是遊戲,就能隨時暫停。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對此,小探表示理解。畢竟電子遊戲剛剛進入中國人的視野還是在80年代初,而且當時的人們也並非以娛樂的態度來對待它們,而是把它們當做先進科技的象征。

而它真正在中國開始普及應當實在90年代初,適時街機廳開始發展,紅白機、俄羅斯方塊機非常流行,95年發售的仙劍奇俠傳更是促進瞭整個電腦遊戲的普及。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可惜的是,我們的父母在那個時候正在奮力養傢糊口、奔波勞累,哪裡有空去玩什麼遊戲?即使是後來富足瞭,有瞭閑餘的生活,也玩得不多。

他們對於遊戲的大部分認知,幾乎都來自於對子女的觀察。

就譬如小探童年沉迷於紅白機上的FC遊戲、稍稍長大些又去玩諸如《三國志》或《帝國時代》之類的單機遊戲,這類遊戲的特征就是隨時玩隨時停,非常自由。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所以當我們把興趣轉移到網絡遊戲上時,我們的父母自然難以理解,為什麼自傢孩子小的時候都還有所收斂,為什麼再長大些就儼然一幅“大忙人”的樣子,玩起遊戲瞭就不管不顧呢?

這一現象也一度成為瞭楊教授的佐證:“這就是小病變大病,你傢孩子已經沉迷遊戲病入膏肓瞭,再不救可就晚瞭!”,他們認為這是孩子開始玩物喪志的表現。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然而天可憐見,我們之所以打遊戲走不開身,完全是出於那一股子競技精神和責任心,畢竟隊伍減員,隊友肯定很傷腦筋。

與其說是病入膏肓,倒不如說我們已經變得成熟,更懂得為他人考慮,這是我們成長的證明!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然而父母們可不管這麼多,就跟你叨叨。

通常來說,我們在應對父母的催促時,也隻是嘟囔兩句便再度投入大業,隻期望能快速結束“戰鬥”以堵住他們的嘮叨,也懶得多加解釋。

一者無意解釋,一者溝通無門,雙方就在這樣的錯位之下築起高墻般的隔閡,“形同陌路”。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喜歡玩遊戲,去打電競啊

如果說以上是我們還能容忍的技術性“誤解”,那麼下面這條一定讓你非常無語:

“這麼喜歡玩遊戲,以後去打電競啊。”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這種話通常有兩種含義—真誠的鼓勵以及惡意嘲諷。

有的父母認為如今的電競也是一條不錯的道路,在看到孩子熱愛遊戲時就會自動腦補:“都說NBA運動員的成功都少不瞭父母的鼓勵,也許我也應該對他支持兩句?”

而有的父母則是出於對子女玩遊戲的“看不慣”—如果到不瞭上鳥巢的層次,那你這不還是玩物喪志嗎?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要說差別,不過就是前者開明,而後者心中還留存著對遊戲的偏見而已。

小探就曾在親戚的口中聽到這句“靈魂拷問”,雖然他也是出於好意,沒有嘲諷的意思,但小探真的超想吐槽:

“難道你們都認為玩遊戲等於打電競嗎?!!”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且不說是《巫師3》這樣的單機RPG,就連我玩《巧克力與香子蘭》的時候你們都要念叨這句,你們到底是對電競產生瞭什麼誤解?

不過仔細推敲,倒也不難到找到病因的所在。

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東,近些年中國電競產業的大發展可是讓原先對遊戲有些看不上的大人們另眼相看瞭。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鳥巢、亞運會,這些曾跟電子遊戲毫不沾邊的神聖名詞,也開始與遊戲產生瞭聯系。

2018年那句振奮人心的“IG牛B”更是電競圈,紅遍瞭社會各界,讓大眾瞭解到,原來我們還有一群同胞,在另一處戰場上為國爭光。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央視更是出品瞭一檔名為《電子競技在中國》的紀錄片,親自為電子競技正名。

除國族認同之外,電競也成為瞭國民經濟新的力量增長點與支柱,各色電競村、電競之城林立而起,仿佛是在告訴人們:“電子遊戲的好時代到瞭。”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而事實上這樣的例子也比比皆是,走上人生巔峰的成名電競選手,各大高校開設電競專業,再這樣的現實下,還有誰敢說電競不是一條人生道路呢?

在這樣紛雜的環境之下,我們的父母自然耳濡目染,認為全天下的遊戲都是《英雄聯盟》這一類,反正都是遊戲嘛,有撒子區別?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不過雖然理解歸理解,但每每聽到那句“去打電競啊!”時,小探的內心還是如遭雷擊欲吐血,感到非常無語。

起開,不要打擾我玩galgame!

隻有小孩才玩遊戲吧?

“都多大啦,還那麼愛玩遊戲?”

每當聽到這句話時小探都會產生一股“想打人”的沖動!!!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它對小探的殺傷力完全不下於“都多大瞭還看動畫片?幼不幼稚!”

如果說上文所述中的兩個例子都還算是可以解開的“誤會”,那麼這句話就真的讓小探產生瞭巨大的無力感——三觀上的根本沖突!

遊戲就隻該是小孩子玩的東西,這是小探最恨的一種偏見,卻在許多人的心中根深蒂固。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這當然是一個巨大的謬論,事實上,反倒有某些遊戲屬於成年人專供,小孩子才不應該碰。

譬如《美少女萬華鏡》這樣的超級大“拔作”,小孩子玩一下啷個受得瞭哦,不得喝幾十瓶營養快線補補?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更別提像《黎明殺機》、《幽靈行動:荒野》這樣充滿充滿恐怖、血腥暴力要素的遊戲瞭,玩起來簡直讓那些小屁孩瑟瑟發抖呢!

為什麼會有這麼些個少兒不宜的遊戲?這個問題根本不需要討論,要知道電子遊戲誕生的契機,就是一群成年人的“自娛自樂”。

1952年,劍橋大學的A.S.道格拉斯為研究人機互動而編寫瞭井字棋遊戲《OXO》,它誕被放置於史上首個實現存儲程序的計算機EDSAC,被譽為:最古老圖形電腦遊戲。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1958年,”世界電子遊戲之父”威廉·辛吉勃森利用示波顯示器研發瞭一款名為《雙人網球》的遊戲,創造瞭最早的遊戲操控手柄。

1961年,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實驗室迎來瞭世界上第一臺擁有可視化顯示器的小型計算機瞭—PDP-1。

為瞭測試這臺計算機的性能,研究員史蒂芬在隔年制作瞭遊戲《太空戰爭》,給予瞭當時還在大學念書的雅達利創始人諾蘭·佈什內爾很大的啟發。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最早的遊戲宅就是這樣一群站在人類智商頂端的人,他們造出來的大玩具和技術的發展息息相關,不是有錢人就能玩得起的。

而當電子遊戲全民娛樂化後,性與暴力——這兩大人類快樂源泉也成為瞭遊戲行業的常客。

1981年,一個叫Chuck Benton的程序員用蘋果二代機編寫瞭世界上第一款H遊戲《Softporn Adventure》。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事實上,若非不是迫於當時的技術限制,H遊戲早該誕生瞭,哪還能等到這麼晚?

當然,電子遊戲現今作為每個人都能參與的娛樂方式,青少年也占據瞭其受眾的一大頭,許多國傢為瞭保護自傢的花骨朵,紛紛設立遊戲分級制度。

可惜的是,咱大天朝既沒有以上種種與電子遊戲的文化淵源,也沒有正規成文的遊戲分級制度。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也難怪說咱們的上一輩對遊戲毫無認同感可言,隻把它當做小孩子的玩具。

溝通還是最重要的

其實以上種種笑話,統合無非是一句話—長輩對於遊戲匱乏的認知。

這當然無可厚非,每一代人都有獨屬於那個時代的文化,瞭解遊戲本來也不是他們的義務。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隻是當父母打算跟子女進行更深入的友好溝通時,這種不瞭解就成為瞭最大的阻礙。

不過小探覺得,即使你的父母在與你聊起遊戲時鬧出瞭如上述的笑話,你也不要因此馬上結束話題。

畢竟父母們沒有利用長輩的身為來進行威壓,而是拉下臉來與我們進行溝通,這已經很不容易啦!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所以父母不懂啥,我們就多跟他們講講啥。

遊戲為什麼不能暫停,那籃球賽和足球賽又能夠隨便因為一個球員停賽嗎?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遊戲可不隻有《英雄聯盟》這一類型,什麼是AVG和SLG,啥是PC和主機,業界主宰任天堂,這些都可以向父母如數傢珍。

隻有小孩子才喜歡玩遊戲?那就讓父母試試《舞力全開》的魔性魅力!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甚至於帶父母體驗《底特律:成為人類》中的道德抉擇,領略《風之旅人》中的輝煌美景,體會《看火人》《艾迪芬奇的記憶》巧妙卻又樸實的敘事架構。

遊戲絕非是打打殺殺、暴力、罵罵咧咧的代名詞,相信這些堪稱藝術的遊戲作品能夠讓父母有所改觀。

怎麼才能向傢長說明,這個遊戲是不能暫停的?

也許父母並不會大喊一句“真香!”後加入我們,但隻要他們能夠理解遊戲的世界是廣闊的,就和籃球、足球一樣,遊戲隻是我們人生中一個非常普通平凡的愛好,這就足矣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