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可怕的不是實體經濟的窘迫,而是富豪精英的套現走人

近年來,關於實體經濟衰退的討論從未停止過。甚至有令人震驚的觀點,如“實體經濟充滿悲傷”和“實體經濟即將消亡”。看來中國的實體經濟已經病入膏藥。太重病瞭,無法用藥治愈實際經濟確實處於衰退之中,但這隻是嚴重產能過剩的必然結果,對轉型升級的必然反應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實體經濟將有機會繁榮。

然而。真正的恐懼不是實體經濟面臨的暫時困難,而是百萬富翁,精英和失去信心。

真正可怕的不是實體經濟的窘迫,而是富豪精英的套現走人

首先,潘石屹正在前往。

國內知名房地產開發商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因其一舉一動,言行一致而受到廣泛關註。7月7日,潘石屹在北京光華路SOHO2發表演講。

雖然演講僅僅是關於SOHO中國的未來,但之所以選擇它是因為它是出售。潘宣佈出售他的兩個SOHO項目 – 北京光華路SOHO2和上海凌虹SOHO幾天後宣佈瞭這一消息。有人估計,如果這兩個項目順利銷售,潘石屹將獲得超過100億的現金!

這不是潘石屹第一次拋售國內資產。在過去的三到四年裡,潘石屹已經現金超過200億元。雖然潘石屹表示要出售這兩個項目,但回收的資金將主要用於開發SOHO3Q和分紅的好處。事實上,潘石屹近年來的現金與李嘉誠一樣,李嘉誠過去幾年一直在制造很多噪音。大多是海外!

早在六年前,潘石屹就已經開始瞭海外投資計劃。

2011年,潘石屹在曼哈頓時代廣場旁邊的港務局長途巴士站的辦公樓投資超過5億美元。

2012年,潘先生的妻子,SOHO中國聯合總裁張新浩以6億美元的價格收購瞭紐約公園大道廣場49%。

2013年初,張欣和巴西財團聯合支付瞭4億美元,收購瞭美國通用汽車大廈40%。

真正可怕的不是實體經濟的窘迫,而是富豪精英的套現走人

這些數十億元的投資資金來自哪裡?不言而喻,除瞭出售國內資產之外別無選擇。

其次,賈躍亭以數百億美元現金到美國。

Letv的賈躍亭是現金支隊的成員,也是資本大師。Letv 7年來,賈躍婷融資729億,燒掉150億,現在,收債員每天都在Letv大樓封鎖,而賈躍亭早已現金超過10億元。

2015年5月,賈躍亭直接或間接持有Letv的8.3億,占Letv的44.85。就在那個月,賈躍亭拉開瞭他的份額減少的帷幕,開辟瞭現金之路。三減,三現金,賈躍亭共計現金117億元以上。這對夫婦此前凍結的12.37億元資產僅為10元人民幣。

賈躍亭在哪裡花瞭超過100億美元?眾所周知,賈躍亭乘車開建他和阿斯頓?馬丁合作開發瞭一項電動跑車項目,耗資至少3億美元。不過,這個數字與賈躍亭的總現金相差甚遠還不遠。除瞭投資電動跑車外,媒體還透露,賈躍亭的大部分現金都來自美國的房地產,土地和其他有形資產。

2016年初,阿斯頓?在馬丁開始合作之前和之後,賈躍亭投資瞭大約10億美元,並在內華達州投資瞭5573英畝的土地。

2016年6月,賈先生接管瞭原先由矽谷雅虎擁有的近300英畝土地和一塊土地上的建築物,涉及總額2.5億美元;

2016年7月,萊夫宣佈將以2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美國當地互聯網電視品牌Vizio。雖然這筆交易在2017年4月失敗,但至少表明賈躍亭的“購買”理念從未停止過。這是一個不屈不撓的現金的完整姿態。

真正可怕的不是實體經濟的窘迫,而是富豪精英的套現走人

三是上市公司高管的高潮

與李嘉誠,潘石屹,賈躍亭等人相比,更富裕的人悄然賺錢,讓人們幾乎不會註意到自己的動向。這些人中的大多數都是上市公司的高管。他們直接控制上市公司的生產和經營。他們對公司的運營條件,產品價格變化和其他關鍵信息有最好的瞭解。他們具有比較信息優勢,知道公司的價值。也知道何時“行動”到他們的最大優勢。

據Wind報道,僅2017年上半年,上市公司就有大量減持2278傢,涉及781傢公司,市值為962.6億元。

四,所有現金都用完瞭?

據不完全統計,近年來,上市公司的現金總額超過萬億!現金哪裡消失瞭?不排除部分生活改善,重新建立,更多的海外傢庭投資去。

根據五大國際房地產顧問之一Dade Liang的說法,2016年中國海外商業房地產投資總額為383億美元,高於2015年的257億美元。

五,為什麼有錢人,商界精英急於把現金趕出市場?

(1)隨著近年來腐敗的加劇,每個腐敗官員都可能帶出一批富裕的運氣。對於中國的富人來說,財富積累時期的“原罪”可能是他們心中永久的痛苦。中國企業傢要麼在監獄,要麼在去監獄的路上。誇張的背後是這樣的邏輯:根據現行法律,中國的每一位企業傢都犯瞭罪,並且在發生事故時會“失去所有的錢”,因此很多人不得不為自己留下一條路。

真正可怕的不是實體經濟的窘迫,而是富豪精英的套現走人

(2)做工業是大投入的艱苦工作,長期,緩慢的效果,現金更容易,更賺錢。然後,再投資,再次重新開始,快速發財金來啊。在這種快錢的心態中,實際上很多人都計劃上市,即做大市值,然後兌現。

經過多年的發展和成熟,創始人可以自然地減少,享受創業紅利,這不是罪魁禍首。但是,如果這些資金主要流出,國內實體經濟的發展顯然是非常不利的。最直接的結果是,我國實體經濟的投資迅速減少,導致工業產出,社會就業和員工消費的萎縮。其次,會產生群體效應,嚴重影響社會精英乃至整個社會的信心。失去財富,失去信心,對社會的影響是不可想象的!

無論是原罪還是猜測,我們都需要盡快在國傢層面提出“頂級設計”,真正解決問題。否則,它不是僅僅“阻止”金融監管的好方法。

制造業是一個國傢的強大基石!對我們這樣的人口大國來說,實體經濟是不可或缺的,而且信心比黃金更重要!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