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工第一期,聊聊《雍正王朝》和它的瘋狂制作人

大傢好,歡迎來到國劇60講第二季,我是主講人李星文。

眾所周知,這個新冠肺炎的疫情已經鬧騰瞭40天。這個期間,我們沒有錄新的節目,而是把過去的片子做瞭幾個混剪,供大傢聊補無米之炊。總這樣也不是個辦法,從今天起,我們又要開始推出新的內容瞭。

復工第一期,聊聊《雍正王朝》和它的瘋狂制作人

不過,現在仍是非常時期,我們進出辦公室的程序非常繁瑣,不具備開工錄像的條件。所以這一期,我先做瞭文案,錄瞭音頻,交給編導配上畫面,就算完成制作瞭。剛好平常也有很多觀眾不大願意老是看見我忠厚的國字臉,這次也順帶滿足他們的心願瞭。

書歸正傳,說回國劇。今天這一期,咱們說說央視一套1999年開年大戲《雍正王朝》從緣起到播出的來龍去脈。沒錯,以前我們介紹過這部劇,重點談瞭其中的職場兵法,這一次咱們揭秘許多鮮為人知的幕後往事。

復工第一期,聊聊《雍正王朝》和它的瘋狂制作人

說起《雍正王朝》,就得從出品人兼制作人劉文武說起。

劉文武生於上世紀60年代,是湖南桑植人,少年時顯露文學天賦,青年時就讀於吉首大學中文系。畢業後編過文學刊物,做過出版行業。他在海南出版社運作瞭多套成功的圖書,30歲時便實現瞭財務自由。

復工第一期,聊聊《雍正王朝》和它的瘋狂制作人

劉文武

1994年下半年,二月河的小說《雍正皇帝》全集出版沒多久,就被劉文武看到瞭。這部小說在1991年6月出版第一部,1994年5月出版第三部。劉文武看得如醉如癡,覺得這麼強的故事性,適合做電視劇,決定立刻去找二月河買版權。

當時,劉文武已是出版界的成功人士,《雍正皇帝》的出現讓他決意到影視行業闖蕩一番。

復工第一期,聊聊《雍正王朝》和它的瘋狂制作人

說幹就幹,劉文武先是坐飛機到達鄭州。鄭州距離南陽268公裡,而當時還沒有現在這麼好的公路條件。劉文武打瞭個出租車,一路趕往南陽。沿途都被到平頂山煤礦拉煤的車碾得凹凸不平,坐在車上相當辛苦。

劉文武搖晃著抵達二月河傢裡,二月河請他吃飯。他說,“我要買你版權”,二月河很高興,說行。當時,二月河歷史小說處女作《康熙皇帝》的改編授權給瞭東北一傢公司,還沒有付錢。《雍正皇帝》仍然待字閨中。

復工第一期,聊聊《雍正王朝》和它的瘋狂制作人

二月河

劉文武出價15萬元,二月河當場應允。以當時的行情來看,這算是中等價位。劉文武付瞭現金,然後在一張紙上寫瞭幾行字,兩人簽字畫押,算是版權轉讓的合同。

劉文武以個人名義拿到瞭《雍正皇帝》的影視改編權,回來就著手做劇本。

但他是影視行業的新丁,兩眼一抹黑,就找瞭貴州作傢羅強烈來改編。羅強烈是有名的文學評論傢,當時與李潔非、王曉明、錢理群等人齊名。同時,他還寫散文。

復工第一期,聊聊《雍正王朝》和它的瘋狂制作人

劉文武曾給他們出過一套文學評論書,感覺羅強烈水平很高,而且能搞創作。羅強烈接受瞭改編小說的任務,潛心寫瞭半年。

劇本初稿拿來一看,跟劉文武的想象大相徑庭。編劇是一門技術性很強的工作,評論傢和散文傢急切間無法勝任。羅強烈就此退出,並無怨言。

這個時候,有人推薦瞭衡陽藝術館的戲曲編劇劉和平。劉文武看過劉和平舞臺劇《甲申祭》的劇本,覺得不錯。劉和平懂戲,戲劇結構和臺詞功夫過硬,而且讀瞭很多書。他沒有觸“電”的經歷,但對影視行業很有憧憬。

復工第一期,聊聊《雍正王朝》和它的瘋狂制作人

劉和平

劉文武講述瞭自己的構想,把《雍正皇帝》三大卷小說給瞭劉和平。沒有寫提綱,也沒有做分集,劉和平上手就開始寫劇本。

劉和平在湖南悶頭寫瞭大半年,一口氣寫瞭27集。他當時還沒有用電腦,全部手寫。身在北京的劉文武接到劉和平的電話,去長沙看劇本。

劉和平的戲劇功力讓劉文武很滿意,但他仍然覺得一稿劇本的格局需要再做提升。

《雍正皇帝》寫的是皇子們爭奪大位,皇帝和軍機大臣博弈,是權力金字塔尖的一群人的故事,胸懷、眼界和思維方式不同凡品。劉文武決定組建策劃班子,協助劉和平完成創作。

兩人達成共識,放棄初稿劇本,推倒重來。

復工第一期,聊聊《雍正王朝》和它的瘋狂制作人

劉文武把劉和平請到北京,在小西天附近的一傢招待所住下來。

劉文武請央視影視部的吳兆龍來擔任策劃,他本人也算常設的策劃。海南出版社的編輯蘇斌有推薦小說之功,偶爾參加策劃會。長沙臺的羅浩負責制片工作,有時也參與策劃。在劇本創作的後期,當時還在別的組當攝影師的張黎也加入瞭策劃團隊。

復工第一期,聊聊《雍正王朝》和它的瘋狂制作人

張黎(左)和劉文武

策劃團隊一集一集地討論推演,達成共識就由劉和平寫成劇本。當時劉和平40多歲,精力旺盛,靈感泉湧。創作的過程很愉快,劇本進展順利。

當時有一個坎兒,討論瞭幾天都過不去。

書中寫到,劉墨林去見蘇舜卿要過三關,彈琴作對展示才藝。小說寫得挺熱鬧,但拍成劇沒有畫面感。他們一起討論瞭好幾天,都找不到影像化的高招。後來幹脆就把這個過程簡化瞭。

劉和平在創作中發揮瞭核心作用,吳兆龍也做出瞭自己的貢獻。吳兆龍是中央電視臺的編輯,以個人身份加入《雍正王朝》的創作。他擅長謀劃細節,把不是戲的情節變成戲。

復工第一期,聊聊《雍正王朝》和它的瘋狂制作人

從劉文武買下影視改編權起,劇本的創作歷時近3年。前期籌備工作,從1996年就開始瞭。到1997年初,劇本基本定型,劉文武著手確定導演和演員。

這部劇從籌備到拍攝到後期制作,都是劉文武的自有資金和個人融資支撐。他對成片有明確的想象,要在劇本創作和影像轉化的過程中全面貫徹自己的理念。自然,這部劇的主創人員必須由他親自選定。

復工第一期,聊聊《雍正王朝》和它的瘋狂制作人

劉文武

劉文武接洽過一位參與過《三國演義》拍攝的導演,但感覺對方的風格一板一眼,較為傳統,與他想要的創新型風格不符。也曾經考慮過張黎,但張黎那時正在為電影《紅色戀人》掌鏡,分身乏術。

央視的編輯王浩推薦瞭導演胡玫。胡玫是第五代導演中的一員,與張黎是同學,當時還沒有歷史劇創作的經驗。

劉文武看瞭她的電影《女兒樓》和電視劇《昨夜長風》,然後相約見面。劉文武給胡玫出瞭考題:這幾場戲應該怎麼處理?胡玫很認可劇本,回去認真地做瞭準備。

復工第一期,聊聊《雍正王朝》和它的瘋狂制作人

胡玫

再度見面的時候,劉文武一上來就“批”胡玫的前作《昨夜長風》,而陪同胡玫來的張黎與他激烈爭辯,但胡玫沒有反駁。

開完會以後,胡玫覺得這事可能就黃瞭。張黎說:“如果他不想用你,幹嘛批你呀?這事就是你的瞭,褒貶是買傢嘛。”

事實上,劉文武確實是想通過觀點碰撞,檢驗胡玫是否願意按照他的創作理念來拍攝。能接受意見,就有合作的基礎。

胡玫通過瞭劉文武的考察,回去做瞭工作臺本。工作臺本對文學劇本做瞭一些微調,比如張廷璐作弊被腰斬那場戲,她加瞭一個侏儒,跑上跑下地傳話,增加鏡頭的豐富性。

復工第一期,聊聊《雍正王朝》和它的瘋狂制作人

工作臺本交到策劃班子手裡,劉文武把侏儒的戲刪瞭。他覺得這樣一個肅殺的場合,侏儒出現會帶來一種喜感,影響氣氛。胡玫也很堅持,現場還是拍瞭這段戲。但到瞭後期定剪時,劉文武還是把它刪瞭。

當時,劉文武和胡玫都是30多歲的年輕人。這些小插曲,足以見出創作者都很認真,絕不輕易放棄自己的主張。

復工第一期,聊聊《雍正王朝》和它的瘋狂制作人

演員的選擇也頗有曲折。男主人公雍正考慮過王學圻來演,但劉文武覺得他身上軍人氣質濃重,不大像皇帝。後來,劉文武和王學圻合作瞭《軍人機密》。

又見過另一個實力派中年男演員,但他不願意和出品人談角色,劉文武擔心出來的戲走樣,也放棄瞭。

復工第一期,聊聊《雍正王朝》和它的瘋狂制作人

當時,劉文武是跨界而來,一心一意要主導完成一部佳作,事無巨細參與所有環節,也不大在意制片人和導演的職能分工。他對於“大王小王都分不清”的演員,堅決不用。

事實上,也正是這股霸蠻的勁頭,保障瞭《雍正王朝》的強烈風格。

但周期不等人,總要定一個男一號。唐國強浮出水面。

復工第一期,聊聊《雍正王朝》和它的瘋狂制作人

唐國強 飾 雍正

一開始,他定的是演八阿哥胤禩,形象很合適。唐國強當時經常等劉文武下班,然後一起在八一廠邊上的一傢餐館吃飯。聊到創作,他永遠隻聊雍正,不談八阿哥。劉文武就問他為什麼不聊自己的角色,他說八阿哥早已心裡有數,不談也能演好。

劉文武就問:你是不是想演雍正?劉文武覺得他對角色如此上心,一定能演好,就拍板讓他演瞭雍正。

復工第一期,聊聊《雍正王朝》和它的瘋狂制作人

同時也提瞭一個要求:“在大興拍戲,離你傢很近,但整個拍攝期間不許回傢。既然是男一號,就要給劇組做表率,把功課做足。”唐國強滿口答應。

後來的事大傢都知道瞭,唐國強在“諸葛亮”之後,又有瞭“雍正”這樣一個經典人物形象。

扮演康熙的焦晃和扮演張廷玉的杜雨露,都是張黎推薦的人選。

復工第一期,聊聊《雍正王朝》和它的瘋狂制作人

杜雨露 飾 張廷玉

劉文武看過焦晃演的電視劇和話劇,覺得他適合。但第一次見面,焦晃拒絕瞭邀請。剛好焦晃要回上海,劉文武開車送他去首都機場。路上,劉文武又做瞭勸說工作,焦晃同意看劇本。一周之後,他確定參演。

復工第一期,聊聊《雍正王朝》和它的瘋狂制作人

焦晃 飾 康熙

實際上,劇本是劇組當時最大的籌碼。隻要看瞭劇本,導演、演員沒有不願意加盟的。

八阿哥最初用的是一個80年代初即已成名的演員,最終換上瞭更加合適的王繪春。他之前已經演過山東版《孔子》,演八阿哥後又上瞭一個臺階。

復工第一期,聊聊《雍正王朝》和它的瘋狂制作人

鄔思道原本定的是一個臉型偏瘦的中年演員,最終用瞭上海戲劇學院的老師李定保。王輝原本定的是十四阿哥,但原本演十三阿哥的演員不合適,順位頂瞭上來。

談演員的過程中變故頗多,但劉文武拿出瞭“死瞭張屠戶,不吃帶毛豬”的架勢,在動態更迭中完成瞭選角。

這部劇的拍攝地點虛實結合。很多外景都是在故宮實拍的,比如孫嘉淦求雨那場戲。他們每天在遊客進場之前,或者工作人員下班之後搶拍。內景則是在大興搭景拍攝。

復工第一期,聊聊《雍正王朝》和它的瘋狂制作人

實際上,拍攝和發行的過程中也不省心。欲知後事如何,咱們下回分解。

主講人 | 李星文

編導 | 吳勇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