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一步多難哪?我為什麼要退一步?”

上周杜雨露老師歿瞭。當時訃告裡,提到瞭他老人傢演過《大宅門》和《雍正王朝》。

可是他給我初次留下深刻印象,卻是《突出重圍》。裡頭他演一位姓方的老首長:那真是剛毅威嚴,鐵骨丹心。

我爸當時看老首長身帶重病,對劇裡那個年輕角色(范英明?)的督勵,眼睛都濕。他說這老爺子,演父親角色一定很好。

轉年,我們就看見,杜老師演《大宅門》裡的白老爺子瞭。果然是個霸氣的父親。

杜雨露老師的聲音很個別:

不算圓潤中正,但渾厚響亮,噴薄而出。演軍人帶著霸氣,演白老爺子,就帶點江湖氣。

我最記得兩場戲,想起來臺詞,言猶在耳:

一,“(白傢老號)每進一步多難哪?憑什麼要退一步?”

二,“二奶奶,你今後,就是放把火,把咱們傢給燒瞭,我也一定認為你有宏圖大志要施展,我也一定會說你,燒得對!”

他的聲音,真是不看臉都認得出——老一輩好多人都是,一張嘴就是沉甸甸的分量。

“進一步多難哪?我為什麼要退一步?”

話說,“進一步多難哪?憑什麼要退一步?”

這句話,其實可做整部《大宅門》總綱。

這故事真主角,是二奶奶白文氏,是老七白景琦。白文氏是個當忍則忍,回頭一口把對手咬死的主兒;白景琦則是:“不是不叫我幹什麼嗎?我偏要幹什麼”

骨子裡,這都是打老爺子白萌堂那兒傳下來的:一股子狠勁兒。

相比起來,敦厚的白大爺景怡,“一生襟抱未曾開”的白二爺,四處飄的白老三,都是配角——還就是四處飄的三爺性格最有光彩,不拘泥。

蔣雯麗扮的白玉婷何以戲份重?因為她癡,因為她骨子裡,跟白景琦是一路人。更往上,跟白萌堂是一路人:

人活著,圖的是個氣性。

我還記得《大宅門》播時,我們一傢人坐電視前說道。有上年紀的長輩念叨:“這個是好人,那個是壞人……”

大概好些人都這習慣:如果角色不夠臉譜化,就分配點兒臉譜。藝術作品不是法外之地,也該進行點道德評判。

按照我們長輩的標準,二奶奶當然不是啥好人瞭:盤回老鋪那段,也算手段用盡,巧取豪奪。

白景琦當然也不是啥好人:在濟南府闖出來,明的暗的,手段用得不少。妻妾也沒怎麼處理妥當。

白玉婷嫁一相片,“這個閨女怎麼想的?”

白老爺子也不夠厚道,為瞭給兒子出一口氣,把詹王府給坑瞭一下。雖說也是人傢自作孽,但,“最後坑著自己瞭吧?”

我那時候年紀還不大,隻圖看個過癮。就覺得二奶奶、白景琦、白玉婷和白老爺子這份“我要的東西非得拿到,別的我就不管”,特別有意思。特別出戲。尤其對比著身旁那些庸庸碌碌、沒事打哈哈圓場過去的人,特別有意思。

稍微有點年紀瞭,明白過來瞭。

《大宅門》最後幾集,快六十歲的白景琦要娶抱狗丫頭出身的香秀為妻。一門裡的人都在絮絮叨叨,講道理擺事實,勸。

勸得白景琦當場拔瞭刀,霹靂一般大吼道:

“白傢門裡上上下下老老少少,歸瞭包堆,全他媽是王八蛋!”

到後來他立遺囑時,帶著自嘲的蒼涼的笑,說到這句臺詞:

“不是不讓我幹什麼嗎?我偏要幹什麼!”

這一笑,我忽然就理解瞭白萌堂老爺子那句氣性十足的:

“進一步多難哪?我憑什麼要退一步?”

大多數勸你別做什麼的人,都不是你自己。

他們未必知道你對自己所求的渴望,隻是從旁觀者角度,從已有的規矩和成例,提出建議。

勸錯瞭,他們也並不為之負責。

如果你是一個自由人,那還好;倘若擔著任何幹系,勸的人基本是從自身利益角度出發的。

要做點什麼事,不付出點代價是不行的。而你所求的就是你的報償。

勸你的人,不在乎你所得的報償,卻會更註意你付出的代價。

自己想要的東西,投註的是感情;他人相勸時,著眼點是利益。

因為人的感情無法互通,所以他人也往往無法理解,“你圖那個幹什麼?還不如安分點。”

白老爺子和白景琦到老來耍那一下橫,其實頗有點伍子胥的意思:“日暮途遠,故倒行逆施。”

其實他人勸伍子胥別那麼慘烈地對楚國報仇時,又未必瞭解伍子胥父兄皆亡、東行奔吳、行乞於市的慘烈吧?

勸人放手總是容易,因為做出割舍的不是自己。

年輕時不聽勸,是少年意氣。

中年肯聽勸,是因為擔著幹系。

老年瞭不聽勸,是日暮途遠,不在乎瞭。

也可能是因為活到那份上,明白瞭:

知道無論聽不聽勸,最後的甘苦,都是自己的。

所以瞭:

“退一步海闊天空”這種話,隻能自己勸自己。

他人說的話再有道理,是他人的意見。

一路走來,甘苦自知。人自己所愛的,所要追求的,願意為之犧牲的是什麼,真隻有自己知道。

無論多少次,別人怎麼勸,勸得你心動時,記得告訴一下自己:

“他們並不知道我多麼愛我想要的這個,他們隻是從旁觀者角度給意見罷瞭。”

最後做決定的,還得是自己:

“我進一步多難哪?憑什麼要退一步?”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