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重力之神

論重力之神

節選自《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的論重力之神

文:尼采
譯:楊恒達

論重力之神

因此,人們讓小孩子到自己眼前來,及時禁止他們自愛:是重力之神造就瞭如此的狀況。

而我們——我們忠實地把人們賦予我們的東西抗在堅實的肩上,翻越荒山野嶺!如果我們出汗,人們就對我們說:“是啊,生命有不能承受之重!”

可是,隻有人類有不能自我承受之重!因為人類在自己肩上扛瞭太多陌生的東西。他像駱駝一樣跪下來,讓自己承載起沉重的負擔。

尤其是心懷敬畏、有承載能力的強壯之人:他給自己承載瞭太多沉重的陌生囑咐和陌生價值,——現在他覺得生命是一片沙漠!

論重力之神

真的!甚至有些自己的東西也有不能承受之重!人身上有許多內在的東西就像牡蠣,也就是說,很惡心,很滑溜,很難抓住——,

——所以必然要為人類求得一個有著高貴裝飾的高貴外殼。可是人們還得學會這樣的藝術:擁有外殼,擁有漂亮的外表和聰明的盲目性!

有些外殼很小,很可憐,太是一個貝殼瞭,這又是關於人身上有些東西的欺騙。許多隱藏的善和力量從來沒有人猜透;最美味的佳肴找不到品嘗者!

女人知道這些,知道最美味的東西:肥一點,瘦一點,在這樣的一點點重包含著多少的命運啊!

人是難以被發現的,而且最難以發現自己;思想經常說靈魂的謊話。是重力之神造就瞭如此的狀況。

然而,如是說話的人發現瞭自己:這是我的善與惡;他以此使說“所有人之善,所有人之惡”的鼴鼠和侏儒三緘其口。

真的,我也不喜歡那樣的人,他們把一切事物都稱為好的,把這個世界稱為好的。這樣的人我稱之為不折不扣的知足者。

懂得品嘗一切的不折不扣的知足:這不是最佳的口味!我尊重不聽使喚的、挑剔的舌頭和腸胃,它們學會瞭說“我”“是”“不”。

而咀嚼一切,消化一切——這是真正的豬類特征!總是說“伊—呀”——隻有驢子和具有驢子精神的人才會這樣做!——

論重力之神

深黃和火紅:這是我的口味所要的東西,——它把血液和所有的顏色混合起來。可是,把自己房子刷成白色的人向我暴露出一顆刷白的靈魂。

有些人愛上瞭木乃伊,另一些人愛上瞭幽靈:兩者都同樣敵視所有的血肉——哦,兩者是如何與我的口味相左啊!因為我愛鮮血!

在任何人都吐唾沫和唾沫飛濺的地方,我是不願意居住和逗留的:這現在是我的口味,——我更願意生活在小偷和作偽證者中間。沒有人嘴裡含著金子。

可是,更讓我反感的是所有阿諛奉承者;人類中我所發現的最令人討厭的動物,我稱之為寄生蟲:他不願意去愛,卻靠被人愛而生活。

我把所有隻有一種選擇——不是成為兇惡之獸,便是成為兇惡之馴獸人——的人稱為不受神恩保佑者:我不會把我的小屋建在這樣的人中間。

我也把那些總是不得不等待的人稱為不受神恩保佑者:他們和我的口味相左:所有這些稅吏,小商販,國王以及其他的國傢守護者和商店守護者。

真的,我也學過等待,而且是徹底的等待,——隻不過是等待我自己。我尤其學過站立、行走、奔跑、跳躍、攀登、舞蹈。

然而,這是我的教言:想要有一天學習飛行的人,必須首先學習站立、行走、奔跑、攀登、舞蹈:——你不是一下子就學會飛行的!

我靠繩梯爬上一些窗戶,靠靈巧的雙腿攀上高高的桅桿:坐在知識的高桅上,在我看來不是小福分,——

像小小的火焰在高高的桅桿上閃爍:雖然是小小的火光,但是對漂泊的水手和遭遇船難的人來說卻是巨大的安慰!——

我千方百計地抵達瞭我的真理;我不是僅靠一架梯子登上瞭高處,在那裡我的目光漫遊到我的遠方。

隻是我總是很不願意向人問路,——這總是和我的口味相左!我寧願向自己問路,自己探路。

我就是一路問,一路探:——真的,人們甚至必須學習這種問題!然而,這——才是我的口味:

——不是好口味,不是壞口味,而是我的口味,對此我不再羞愧,也不隱諱。

“這——現在是我的道路,——你們的路在哪裡?”我如是回答那些向我問“這路”的人。因為這路——不存在!

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

論重力之神

論重力之神

論重力之神

論重力之神

論重力之神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