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介紹西班牙的文章都愛這樣類比:巴塞羅那就像上海,馬德裡就像北京。我們在巴塞羅那玩瞭3天之後,飛到馬德裡,親身感受一下這兩個城市的不一樣。

走下飛機是下午2點左右,預定的民宿主人給我們的入住時間是中午或晚6點以後,因為他是個上班的人。中午入住肯定來不及瞭,隻好背著大包坐地鐵到長途客運南站,購買好2天後去格拉納達的汽車票,ALSA是西班牙一傢很大的長途巴士公司,之後我們在西班牙國內都是坐他傢大巴完成城際間的旅行的。註意一點就是:最好在自助購票機上購票,可以隨意選座,而在窗口購票需要加2歐選座費。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買好票我們就按著導航早早趕到瞭民宿門口。這是一條不寬的街道,民宿門牌號所在的大門時常有人出出進進,裡面應該住著不少人。門口擺放著幾個大垃圾桶,我們將背著的大包卸下靠在墻邊,給房東發瞭信息後,就開始無聊地觀察走過的人們。

預定這個民宿照常是在愛彼迎系統上,選擇“超贊房東”“中文或英文”,然後根據位置和價位選擇的。這個民宿位置距離Atocha火車站和市中心都是步行10分鐘可達的范圍。一個大床房一晚的價格不到300元,在這次南歐行中價格算是偏低的。看著出入此門和街道上走過的人們,很安靜不喧鬧,但也都不像是有錢人。天色漸漸暗下來,突然有些擔心,不會選擇瞭一個不安全區域的民宿吧?會不會有什麼危險?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就在我們胡思亂想的時候,一個小夥子上來跟我們打招呼,他就是房東Daniel瞭,20多歲,帶著耳環,滿頭卷發。他帶我們進入大門,裡邊樓房有些簡陋,感覺像是簡易房。東拐西拐來到一個房門前,開門是一個不大的兩室一廳。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簡短的溝通才知:Daniel來自南美,南美很多國傢曾是西班牙殖民地,那裡的年輕人來西班牙打拼的很多。他已經來馬德裡做馬漂7年瞭,他跟女朋友住其中一間臥室,另一間做民宿也就是我們這兩天的住處,將鑰匙交給我們,介紹瞭房屋情況,還給瞭我們一張地圖,跟其他民宿的不一樣,這張地圖是他自己標記好瞭附近超市、餐館、公交的位置,然後彩打出來的,很細心呢。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交代完這些,他就匆匆忙忙地走瞭,感覺是專程回來幫我們辦入住的。這讓我想起加班加點的北漂打工仔。我們按照地圖到最近的超市買瞭東西回來自己做菜湯、法棍夾肉,就算解決瞭晚餐。直到睡覺時也沒聽到他們回來。

11月的馬德裡比巴塞羅那冷很多,尤其那兩天降溫,屋裡的一個薄毯實在無法讓我們感到溫暖,隻好穿著厚厚的衣服勉強睡著瞭。早晨醒來就聽到他們小兩口在外面活動,不知他們昨晚是幾點回來的。心想等他們忙完瞭再起床吧,畢竟公共空間不大也隻有一個衛生間。這一等就等到瞭9點。聽到外面沒有聲音瞭,我來到客廳見到一個高高大大的女人(跟瘦弱的Daniel很不相配喲),她很熱情地跟我打招呼,還問我中文’你好’怎麼說?她一邊做飯一邊跟我聊天,告訴我Daniel已經上班走瞭。她也是來自南美,不過剛剛來馬德裡一年多。她將做好的飯裝在飯盒裡,說是帶到單位中午吃。臨走時祝我們玩的愉快。我想起晚上睡覺實在太冷,就趕緊給Daniel發信息,告訴他是否還有厚被子?他很快回復說,沒問題今天晚上就會有。結果是他當天新買瞭一個毯子放在瞭我們的床上。

我們民宿的位置在市中心的南邊,這跟北京一樣,南城相對於北城是下風下水,主要居住的是勞動人民,這也是我們感覺路上的行人都不富有的原因吧。所有的景點幾乎都在城中心的東、北、西三個方向。出發!

出門向北一直在上坡,不遠看到一個小廣場,墻邊是一圈塗鴉畫,很有意思,表達著黑人白人的沖突、對周遭事情的看法,選幾張感受一下: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馬德裡作為西班牙首都的歷史不足500年。1561年,西班牙國王腓力二世將王宮從托萊多遷到北邊的馬德裡,雖然他沒有官方正式宣佈遷都,但是事實上自那年開始,馬德裡成為西班牙的首都。

居於市中心位置的是馬約爾廣場和太陽門廣場,歐洲的廣場都比我們想象的廣場小很多。馬約爾廣場也叫主廣場,始建於1619年,四周被回廊式古建築包圍,樓上共有237個陽臺面向廣場。其中最漂亮的是北側那座最古老的面包房之傢,外墻上繪有精美的壁畫。整個廣場基本是封閉的,僅有9個拱門連接著外邊的街道,突然感覺像我們的學校佈局一樣。中央樹立的雕像是腓力三世騎馬的英姿,正是他指揮修建瞭這個廣場。當年這裡是舉行皇傢儀式的場所,也舉辦過鬥牛比賽,還曾經作為公開處決“異端分子”的執行地。現在則是咖啡廳、紀念品店等眾多商店的風水寶地,我們到達時,中間圍起瞭欄桿,正在維修中,有點影響觀賞。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從馬約爾廣場走不遠就可以到達太陽門廣場,這裡最早是馬德裡城墻上的一座城門,因裝飾著太陽而得名。1570年太陽門被拆除,但地名被保留下來。現在這裡成為馬德裡的市中心,呈半圓形象征初升的太陽,環繞四周的建築之間有十條街道以廣場為中心向外輻射,如同四射的陽光。廣場中有一個”零起點”標志,西班牙全國所有的公路裡程都是從這裡開始向外計算,馬德裡市的門牌號也從這裡為起點。廣場上立有熊抱樹莓的雕像——馬德裡的城徽和標志。

廣場周圍最雄偉的建築是南側的舊郵政大樓,目前為馬德裡自治區區長辦公樓。也正因為此,廣場上經常有民眾集會示威,向自治區政府施加壓力。據說有個風俗,每年新年,伴隨著廣場的鐘聲吃下12顆葡萄,祈願來年十二個月事事如意,月月好運。我們到這裡時,非常熱鬧,因為這裡有地鐵站,遊人、上班族穿梭不息,街頭藝人占據著各自的有利位置,盡情的表演。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之後我們去瞭西北方向的皇宮,這裡跟我們的故宮不同,沒有一進進的院落,主要由一個方正的大廣場和一個方正的樓宇構成。最初建造的是西班牙的腓力五世,當時正是西班牙最輝煌的時候:哥倫佈發現美洲大陸,裝滿金銀財寶的航船源源不斷地運回西班牙。腓力五世曾計劃建成歐洲最奢華的宮殿,但還沒建完自己就去世瞭。現在的建築僅是計劃的四分之一,排在歐洲皇宮第三位。整個建築將西班牙傳統風格和巴洛克風格融為一體,宮內議事廳、起居室、書房等極盡奢華,每個房間都有自己的主顏色,精美的絲綢墻面,大師的壁畫、雕塑,還有碩大的吊燈。進入內部參觀就不讓照相瞭,隻偷拍瞭幾張方便回憶。世界各地都一樣,統治者掌握著國傢的財富,極盡所能地過著奢侈的生活,在這些地方可以感受到當時當地藝術、建築的最高成就。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在這裡參觀還有一個感受,就是這裡對殘疾人士非常優待。工作人員中很多都是殘疾人,他們自信而且工作認真,一旦有人拿出手機,他們都會上前提醒你這裡不允許照相。參觀過程中還看到一個坐著輪椅的參觀隊伍,有工作人員為他們開道。這在國內的景點確實不多見。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在皇宮旁邊就是被稱為馬德裡最美廣場的東方廣場,這是拿破侖的兄長波拿巴在19世紀初最早主持修建的,當時拿破侖派他兄長來做西班牙國王。這個廣場佈局是規整的半圓形,中心是腓力四世雕像,外層樹木、衛士雕像都呈半圓形環繞著。其中一個看點是廣場中間的腓力四世騎馬雕像,馬頭高高昂起,這個是有史以來第一尊隻用後蹄支撐的雕像,是當時的伽利略解決的平衡問題。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東方廣場正對面就是皇宮側門,在這裡每天會有換崗儀式,騎馬的帥哥威武前行,隻是高大的駿馬隨處大小便會讓人忍俊不禁。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不遠處的西班牙廣場有西班牙最偉大的作傢塞萬提斯雕像,還有作品主人公唐吉坷德雕像。此次出行前我還特意重新閱讀瞭這本小說,本想好好感受一下西班牙雕刻傢如何體現這些人物的表情與姿態。但遺憾的是,這裡被嚴嚴實實地圍住瞭,就像我們建築工地的圍擋一樣,應該是裡面在維修,沒留下一絲一縫。

無法領略西班牙廣場的雕塑,隻好向東穿過被稱為”地圖上的斧頭”的格蘭大道,之所以有這個稱號,是因為1904年開始修建以來,拆除瞭周邊的許多建築,這些建築自此從地圖上消失瞭。現在這裡是購物者的天堂,但對於無心購物的我們,也就僅僅是一條繁華的商業街瞭,就像我們的王府井、西單。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格蘭大道的另一頭是阿爾卡拉門,是馬德裡僅存的幾個城門之一。建於1788年,是十八世紀歐洲史無前例的建築巨作。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到瞭阿爾卡拉門就已經來到城市東北角的麗池公園瞭。這裡最早是西班牙王室建的離宮,19世紀改為公園對外開放,現在是馬德裡最著名的公園瞭。在我眼裡就是馬德裡的奧森:有湖水、有綠樹、有草坪,當地人在這裡聚會、健身,其樂融融;遊客則會感覺公園太大瞭沒太多看頭,我們選擇在這裡吃遲瞭很久的午餐,2份海鮮飯讓我們在湖邊跟本地人一樣,感受這裡的悠閑好時光。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最讓我喜歡上馬德裡的是鼎鼎大名的普拉多博物館,它是西班牙最大的博物館,也是世界四大博物館之一,是收藏西班牙繪畫作品最全面、最權威的美術館。讓我喜歡並不僅僅因為這個,而是這樣權威的博物館竟然每晚六點到八點免費參觀。對於我們這種藝術白癡又好學上進的人,實在是太棒瞭。我們趕到時是5點10分的樣子,已經有40多人在排隊,隨著時間推移,6點時大約有2百人的樣子。我們是6點10分進去的,一共三層樓的展品及其豐富。裡面不讓照相,我就心無旁騖地認真欣賞起來,直到閉館才離開。第一次這麼集中、大量地觀賞油畫,他們的面部表情、身體姿態、背景環境,常常讓我置身其中,被感染被觸動,讓我這個藝術盲第一次感受到繪畫的感染力。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第二天早晨我們起來時,Daniel又是已經上班走瞭,而他女友還沒起床。因為要趕大巴車,我們抓緊時間煮瞭方便面做早餐,臨出門時他女友起來跟我們告別,我想是她聽到我們在客廳而故意一直沒出來打擾吧。彼此互道祝福,她用剛學的中文跟我們說“再見”。這裡的住宿條件是這次南歐行選擇的民宿中最簡陋的,一開始有些擔心,後來看到他們的忙碌節儉,以及表現出來的積極樂觀,讓我們感覺挺親切也還挺心疼他們的。在外打拼的年輕人都不容易,祝福他們!

我們趕到汽車南站坐上ALSA大巴離開瞭馬德裡,奔往下一站——格拉納達。

在馬德裡,我們住進瞭南美小夥子開的民宿,由擔心轉而心疼

原以為馬德裡沒有什麼特別著名的景點,我們隻留給這裡完整的一天,一天下來讓我感受到它的親民與包容,就像一個親切的大叔,沒有時尚的外表、華麗的言辭,就是覺得和藹容易親近。跟充滿視覺沖擊的巴塞羅那完全不同。看到網上的朋友們說,巴塞羅那適合短時間的旅遊,馬德裡適合長時間的居住,我也有相同的感受。

50多歲的夫婦,每年春秋兩次深度自由行,已經遊歷大半個中國、東南亞的越南-柬埔寨-泰國,南歐意大利-南法-西班牙-葡萄牙,歡迎關註@愛上旅遊的心理咨詢師,跟我們一起感受世界!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