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frey|第一次對100產生瞭怨氣

親愛的你:

都說見字如晤,如晤!

從那個幽暗的27號開始,我每天都以寫信的方式和你聊天,內容松弛,除瞭表達想念,就是分享我的日常和最近領略到的感動與美好……

我剛吃瞭午餐,你呢?今天你會不會很忙,你要奔走著去看望想念你的親朋好友,此刻,你在哪裡呢?

小時候,經常因為考100分被爸媽表揚,於是100就成瞭心中完美、美好的代詞。一路上在追尋、逼近、到達100的過程中顛沛流離。就連小朋友數數字都是數到100就結束……為什麼不能是200或者300?

你離開後,我不敢數日子,這是一件恐怖又過敏的事情~我每天,都把它當成第一天。這樣每一個清晨,都是我更靠近你一步,你卻一直在原地~

我也深知,你在我暫時到不瞭的天堂,你在我們趨近歲月的終點等待。

Godfrey|第一次對100產生瞭怨氣

人們都說生老病死,面對老和病,好像是自然規律,的確能夠盡最大的努力去面對。而意外,卻沒有註腳,沒有人知道如何應對它,沒有人知道如何預知、阻止它…

我外婆外公過世六七年裡,想起來依舊疼痛。但,我不怕死。也許父母是我們與死神之間天然的屏障,在不是孤兒的時候,我們不會直面死神。

你的離開,我初次感受到死神與我的逼近,也許就是一毫米,一納米的距離。我才明白,意外是可以穿透屏障,站在你面前,給你個措手不及。

此時,我想告訴你,驚蟄撞進瞭你的懷裡,而你也在我的靈魂深處有瞭更加深的意義。

刷微博,又一次看到瞭嘮嗑

Godfrey|第一次對100產生瞭怨氣

於是吃飯間又重溫瞭“科比追思會”重播,我依舊在人群裡努力的尋找著你的影子,臺下的人,都像你,不是你

每一幀畫面播過,腦海裡有Kobe、有Gigi、也有你

瓦妮莎不停調整著呼吸,及愈發鋒利的面部線條,都在倔強的對抗著猝不及防的分別。

我像看到瞭那些你與日陪伴的人們,於是,更加揪心,除瞭讓她們堅韌、勇敢,沒有什麼話可以說的出口。

那種無力感,很像拳頭砸在棉花上,找不到著力點。

還記得我初識你,是在我剛剛有微博的時候-大二。學校要求每個在校生都要申請微博,

第一次玩兒,就是不停刷然後,撞到你:穿著利落黑西裝,標志性的絡腮,稀稀落落的幹凈。

這幾年,由於記憶力太差,也由於很多年不用一次微博,已經是第三個瞭。而沒有變得是,我每次登錄,都會點你的名字,然後點進去。也許,還是有很多人如我這班清奇。

Godfrey|第一次對100產生瞭怨氣

那個時候,你在大陸還沒有很多光芒,現在才知道當時的你已火瞭整個臺灣的邊邊角角。

還不會關註的我,生澀的把你遺漏瞭,我是一個活在外星球的90後,不追星,不追劇。周末寢室侃大山,室友問我,最喜歡的男演員,我說金城武。

我是把你當成瞭他

我一臉驕傲的拿出保存好的你的照片給她看,她“嘲笑”我來自山溝溝,這是G。

無論你是誰,照片上的人都是我愛的

Godfrey|第一次對100產生瞭怨氣

我溺在你如清風明月般的嘴角裡,同時貪戀你臉上有分寸的笑意,洋溢著遙遠的、純真的、絕不被外界打擾的自由。

僅看一眼,就足夠我和我的執拗講和。這在後來的很多日子裡,在剛醒的清晨或者心情煩躁的黃昏,我都會賴在你的照片中尋找一份寧靜。

也因為你,我說,我要找個愛笑的高高的男朋友。是的,我遇到瞭。

如你一般,像山澗的清風,海上的明月,特別愛笑,隻是2018年,分手瞭

我一直很迷茫,未來要去做什麼

直到,昆凌和周傑倫結婚,原來粉絲是可以嫁給偶像的

我內心的聲音:要努力學習,爭取能夠以一種穩定的關系站在你面前

所以,公務員和律師,我選擇瞭後者

我想做的好,然後有機會做你的法律顧問,我真的有在努力,有在認真學習法律英語,我想在三十歲的時候遇到你。

2019年我也進入瞭考研大軍,九月份開始備考,於你離開後的一個月我走進考場。2020年成績出來瞭,差一點

於我而言,你在我心裡是秘密,是把心咳出來都不會講的秘密。我沒和任何人分享過你,舍不得。

我自私的隻把你當成普通人,什麼演員、模特我從來不關註,我一直“不屑”做你的粉絲。直到現在,我才後悔沒有做你粉絲,沒有去接你的機,沒有給你打榜,沒有給你應援……

也許我此刻講出來,很多人都會嘲笑我,笑我的幼稚,笑我的傻缺

在你離開之後,我用文字剖白內心。每一次剝光後的審視,都讓我想堅定的告訴你: As long as I live, you will be alive, till the end.

我不敢說永遠愛你,因為我也不知道永遠有多遠。

很遺憾我沒有做你的粉絲,也榮幸我不是你的粉絲。

遺憾的是,我沒有為你做更多;

榮幸的是,我們依舊如從前,未變;

你在我心裡,像什麼呢?

像奔跑的麋鹿

而我對你的懷念,像什麼呢?

如父如兄,如戀人如夥伴

這算是告白嗎?

此刻想到你無論是球場上的大汗淋漓、營業的中規中矩,還是工作後倦淡的神色,都令我笑意濺滿嘴角,蓄積在內心的情感像沉在罐底的蜂蜜:濃、稠。稍微舔一下,都能甜到心底。

我深愛車馬慢的年代,卻也感謝當今信息爆炸的世界。是網絡,留給我很多關於你的記憶,此時,照片顯得尤為寶貴,是我能抓得到的關於你的唯一金屑。

我也恨這個造謠沒有成本的時代,越是極端的故事,越被茍同。

Godfrey|第一次對100產生瞭怨氣

想念你的時候,心裡有一塊磨掉角質的地方,沒遮沒攔的真實。

人們說,歲月能治愈一切。不,歲月能殺死一切。

我等待它掐死我對你的想念。

從那個黑洞般的凌晨一點多開始起算的分分秒秒,都讓我對人世的離別,深信不疑。

聶魯達說:“我喜歡船員的愛情,隻一個吻就可以告別。”

我說:“我喜歡你所有的情感,用一生來告別”

我知道這溫言暖語,隻能用來安慰自己,想到你時,還是透心的涼,冷到齒尖。

親愛的你,I miss you

我祝福你的所有������

Godfrey|第一次對100產生瞭怨氣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