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美國農業的認識隻是一場美麗的誤會(轉發)

對美國農業的認識隻是一場美麗的誤會

1

美國農業光環

1)人均耕地畝數相當高

根據相關統計數據,中國 2012 年第一產業就業人員 2.58 億人,耕種瞭約 18 億畝耕地(播種面積 24.51 畝),人均耕種約 7 畝耕地。

而 2009 美國農業從業人口(farmers)為 205.6萬人(編註:數據出處不詳,但和美國的統計數據相差不大。美國農業就業人口 2014 年為 213 萬人,占全部就業人口的 1.4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 of United States, Employmentby majorindustry sector, December 2015 ),約有 190 萬個農場,土地面積為 29.7 億畝(扣除休耕面積),平均每個農場土地面積為 1563 畝,平均每個農場隻有 1.08 人進行生產和經營,每個農業從業人口平均耕地面積達 1445 畝。

對美國農業的認識隻是一場美麗的誤會(轉發)

▲ 來源:baidu.com

以色列 2012 年全國有 270 個基佈茲組織(註:下面後半部分有對其詳細解釋),成員總體有 12 萬人,平均每個基佈茲有 450 名成員,擁有 7500 畝土地,人均 16.7 畝(以農業從業人口計約 60 畝)。

2)人均農業產值相當高

對美國農業的認識隻是一場美麗的誤會(轉發)

▲ 來源:新銳恒豐研究院

(註:下面美元為國際元(International Dollars),是以 1999 年至 2000 年之美元為基準計算的虛擬美元。)

2

背後的秘密

1) 地主雇傭廉價勞動力

如果不考慮土地生產率隻考慮勞動生產率,每個農業從業人口高達 9 萬美元的產值毫無疑問是令人驚艷,傲視群雄的!這也是“美國農業當然是高科技、高收益、高效率農業的典范”的基礎。

但是, 205.6 萬farmers的正確翻譯是農場主,而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農民,或農業從業人口。美國傢庭農場平均土地面積在 100 公頃以上,而且,尤其是以水果、煙草、蔬菜為代表的各種經濟作物的育苗、移栽、采收等環節要求精細管理,在高度智能化農業機械問世之前,依然需要大量季節性勞工。

所以,除瞭農場主及其傢人外,美國農場的運作常常也需要雇傭勞動力,即農場工人(farm worker),但在美國的人口統計中算為工人(worker),因為他們大多是流動性很大的季節性雇工,且絕大部分是來自墨西哥以及中南美洲等地的移民、持H-2簽證的外國工人、或非法移民,所以沒有很確切的數據。但粗略估計加州就超過 60 萬人(美國勞工統計局數據 33 萬人),而僅北卡羅來納州煙草農場工人與雷諾公司談判時提供的該州煙草農場工人就達 3 萬,全美有 210(勞工統計局數據)~ 500(研究人員抽樣估計數據)萬農場工人(farm worker)。

中國有聯合收割機等季節性農機流動作業,美國也有季節性農場工人流動作業。根據美國勞工部 1995 年的一項抽樣調查,美國的農場工人 70 %出生於美國本土之外,1/3以上是非法勞工,童工現象也很嚴重,大概有 8 %的 17 歲以下的童工。在過去的十幾年裡,非法勞工和童工的比率一直在持續上升。西班牙《起義報》報道 2009 年美國約有 40 萬兒童從事合法的農業工作,其中絕大多數是西語裔。

美國農場工人就業培訓計劃主席戴維斯·斯特勞斯稱,數十年以來一直有年齡低於 8 歲的兒童從事此類工作,而且他們在工作過程中使用的是鋒利的勞動工具和危險性極高的農藥。該機構領導委員會主席厄尼·弗洛裡斯表示,美國因從事農業工作而死亡的人口中有 20 % 是兒童。

同時,非法勞工的收入水平遠遠低於美國法定的最低工資,加州的農業重鎮 Fresno 是美國城鎮中人口貧困率和營養不良率最高的,就是因為聚居在這裡的大量農業工人收入極低。而正是因為有瞭他們,美國這種農業模式的運行才得以維持。

2) 其他相關報道

“美國移民新政”難解加州農業勞力短缺之困-外匯頻道-和訊網

奧巴馬移民改革致美國農場主擔憂勞動力短缺|工人|入境_鳳凰資訊奧巴馬移民改革致美國農場主擔憂勞動力短缺

美國煙草農場的童工|煙草|煙草業_鳳凰資訊美國煙草農場的可憐童工”這讓美國農業的光環頓時暗淡無光。

3

農業的“五高”模式

褪去“勞動生產率”這個光環後重新審視,我才發現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高風險、高補貼的美國農業問題嚴重,正緊隨美國走上這條路的中國農業也須盡早改弦易轍。

1) 高投入、高消耗

美國農業實質是一種“能源轉化系統”,其功能是把不能直接消費、不能再生的能源和資源變為可供消費的農產品,從投入到產出再到加工、儲運、銷售,整個過程都是靠無機的礦物資源特別是石油來支撐的。

美國每年生產的 3 億噸糧食,須消耗石油 6000~7000 萬噸、鋼鐵約 800 萬噸、化肥(折純)約 4000 萬噸,廣義農藥(原藥) 100 萬噸以上。

1990 年以前的 30 年,美國糧食單產提高 77 %,而能耗卻增加瞭 6 倍;1990 年之後 20 年,糧食增產 1 倍,而農業消耗能量增加瞭 3 倍。現在,美國農業是世界上耗能最高的農業,每生產 1 卡的食品需要額外投入 0.2~0.5 卡的能量,如果世界各國都采用美國農業生產方式,那麼占全球目前消耗量 50 %的汽油要用來生產食物,全球的石油儲備在 15 年內就要告罄。

2) 高污染

美國農業過分依賴化肥和農藥,導致瞭土壤惡化和環境污染。美國 31 個州存在化肥污染地下水的問題,衣阿華州大泉盆地在 1958—1983 年的 25 年間,地下水中的硝酸鹽濃度增加瞭 3 倍。

大面積的連年單作,加之長期的機械耕作,平均每年有 31 億噸土壤流失,每生產一蒲式耳的玉米就要流失—蒲式耳的表土。

美國中西部一帶農田的表土,早年深達 1.8 米,是世界上罕有的肥沃土壤,目前表土隻剩下 0.2 米。同時,由於不恰當的灌溉方式以及化肥施用,有 5500 萬到 6000 萬公頃的土地(大約占美國可耕地的 1/10 左右)在過去五十年裡因鹽堿化而土質退化嚴重。

▲ 來源:pixabay.com 基於CC0協議

化學化的農業還有一個效益遞減的問題。以美國玉米為例, 1980 年平均每施用一噸化肥可以收獲 15 到 20 噸玉米;到 1997 年,每施用一噸化肥隻能收獲 5 到 10 噸玉米。

同樣的問題也出現在今天的中國並更為嚴重:由於土壤有機質的減少和土地生態系統的退化,農民必須使用更多的化肥、農藥才能維持同樣的產量,再加上化肥和農藥價格在過去十幾年裡平均每年上漲 10 %以上,使得農民要不斷增加投入才能保持同等收入,這其實也是近年三農問題的原因之一。

要知道,這還是美國有大量耕地可輪休輪耕的情況下,如果原本就是沙漠的以色列,或人均耕地僅 1.4 畝的中國長期如此,可能早已無法容人類生存。

3) 高風險

產業化大農業帶來的大規模單一化的種植,也使得一些病蟲害的大規模爆發即使在農藥的施用下也無法控制。

1970 年美國玉米因斑病菌大流行(south corn leaf blight epidemic) 15 %的玉米產區顆粒無收,減產 1650 萬噸。究其原因,傳統農業使用眾多的本地品種,而現代農業片面追求高產,一個品種種植面積占全美 85 %以上,但該品種容易受玉米斑病菌T小種的感染,最終導致瞭不可控制的病害爆發。在作物和傢畜方面都是如此。

由於新品種的單一性和工業產業鏈的連續性,一旦受到病原體的危害,災難將可能是全球性的,尤其是在孟山都、先鋒等巨無霸公司控制瞭全世界種子(含親本)、農業化學品市場一半的今天。所以, 20 世紀中葉以後,一系列危害食品安全的食品污染事件接連發生,瘋牛病、惡性大腸桿菌和二惡英污染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例子(詳見《食品公司》)。

4) 高補貼

美國對農業實行高額補貼,被納入農業補貼范圍的農產品包括玉米、高粱、大麥、燕麥、水稻、大豆、油料、棉花、奶類、花生、糖類、羊毛和馬海毛、蜂蜜、蘋果、幹豆類等大約20種,幾乎涵蓋瞭所有大宗農產品。

2000 年,美國農民凈收入總額 547 億美元,其中 257 億美元來自聯邦政府的直接補貼,補貼額占收入的 47 %。

2001 年,美國對農業各種形式的直接間接補貼總額是 953 億美元,進入農場主口袋的占農場農業總收入的 11 %,占農場農業凈收入的 42 %,平均每個農戶每年能從政府那裡得到 1 萬多美元補貼。

而“ 2002 年農業安全和農村投資法案”在 2002—2011 年向農業提瞭 1900 億美元的巨額補貼,比原有的《農業法》所確定的撥款額度增加瞭近 80 %。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由於美國政府財政吃緊,奧巴馬政府決定削減農業補貼。但聯邦政府 2010 年的各項農業直接補貼仍高達 270 億美元, 2011 年為 233 億美元, 2012 年的財政預算則為 238 億美元。

這種高補貼政策和低價糧食傾銷的後果就是:發展中國傢的農民收入下降,農業再生產和提高能力大為削弱,最終引發農業生產和糧價動蕩,甚至政局動蕩。

美國農業實質上是資本、技術和能源密集型農業,即采用現代化的設施及農業機械裝備,依賴大量地投入化學肥料、農藥、殺蟲劑、除草劑,用高投入換取高產出,這在一定程度上違反瞭作為自然再生產和經濟再生產相結合的農業本性,不可避免地造成環境污染、水土流失、病蟲害持抗性增加、品種資源單一化等一系列問題。

尤其嚴重的是能量的“投入產出比”隨著投入的增加反而下降。這種農業模式陷入瞭經濟和生態的雙重困境:資本替代土地的結果是大量的能源消耗、巨額投入和沉重的財政負擔,並造成環境污染和生態災難;資本替代勞動力的結果是提高瞭勞動生產率,但導致瞭失業、貧困和兩極分化。

這種所謂的現代農業,如果沒有大量化石能源的支持,隻怕也會同樣面臨朝鮮農業的困境,所以註定是不可持續的,是不值得中國農業效仿的。

4

國內高補貼,國外搞傾銷

當然,美國農業再不環保,再不高效也是美國自己的事,隻要中國認識到其局限性就與我們無關。

但是,利用美國農業的高補貼、高技術、高度規模化等優勢,通過低價傾銷糧食,在賺取瞭巨額利潤的同時,美國三大壟斷糧商 ADM 、邦吉、嘉吉在 2000 年前後完成瞭壟斷整合,控制瞭全世界 2/3 的糧食交易量。另一方面,孟山都、先鋒等巨無霸公司則控制瞭全世界種子(含親本)、農業化學品市場一半!

不談什麼陰謀論,僅是財團糧商對利潤的追求就已經很危險瞭。

2005 年 ADM、 邦吉、嘉吉借口糧價過低推動美國通過《國傢能源政策法》,在生態的旗號下每年上億噸的糧食被轉化為生物能源。結果, 2008 年在世界谷物產量較上一年度增長 2.6 %,較 2004 年度增長 17.7 %(世界人口增長率約 1.3 %),達到創紀錄的 21.64 億噸的情況下,全球小麥價格較三年以前上漲幅度高達 181 %,泰國 100 %B級白米離岸價超過 1100 美元/噸,達到 2004 年價格 5 倍以上。1 年之後糧價才回復到正常水平。

自古有雲“谷賤傷農、谷貴傷民”,穩定、適中的糧價雖然讓糧商們沒有操作空間,卻是國傢穩定發展的基礎。而在壟斷糧商所導演的這場糧價陡升急降的大劇中,各發展中國傢的農業生產受到瞭沉重打擊,這也是中國一而再、再而三地強調“糧食安全”的原因。

基於同樣的原因,我不反對轉基因,但我反對由孟山都、先鋒等商業壟斷公司主導的轉基因,更反對由他們主導的以壟斷公司利潤為目的、以化學農藥為核心的簡單粗暴的植保技術路線。

世界農業在受惠於美國農業模式的高技術等的同時,受其之害更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