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歲時“做夢都想不到”掌舵茅臺 李保芳如今卸任“不留戀”

每經記者:朱萬平 胥帥 每經編輯:文多

3月5日,茅臺換帥後的第三天,81歲的“茅臺教父”季克良,62歲的前董事長李保芳,48歲的“最年輕掌門”高衛東,三代主帥同框出現。

這歷史性的畫面中,當李保芳比劃著手勢、說著話時,季克良、高衛東以及茅臺集團總經理李靜仁在旁傾聽,不時點點頭。

57歲時“做夢都想不到”掌舵茅臺 李保芳如今卸任“不留戀”

從左至右:李靜仁、李保芳、季克良、高衛東。圖片來源:茅臺官方公眾號視頻截圖

次日,李保芳卸任茅臺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後的新職務出爐——貴州省第十三屆人大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李保芳在任的這4年半不算長,但也可說是茅臺變化最激烈、最頻繁的一段時間。

李保芳“空降”茅臺時,正處於白酒行業及茅臺業績雙低谷。此後,在他的推動下,茅臺大刀闊斧地推動瞭一系列的改革,對原本的營銷體系也大力整頓、清理。

他離開時,貴州茅臺(600519,SH)市值已超過1.4萬億元,穩居世界第一烈酒企業之寶座。

以茅臺如此地位,以這4年如此變局,李保芳所做的一切,都值得被記錄和復盤。

危難之際的“空降”

“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李保芳用八個字總結瞭茅臺董事長這份“擔子”。“不好幹”,他緊接著說道。在3月3日茅臺集團的幹部領導大會上,李保芳做瞭這樣的表態。這是他的肺腑之言。

一切始於2015年8月,李保芳從貴州省經信委主任的位置上,“空降”茅臺,出任茅臺集團黨委書記、總經理。

“他可謂受命於危難之際。”一位長期觀察茅臺的人士稱。

初到茅臺時,白酒行業正處在周期的低谷。那一年,茅臺酒市場價一度低至810元/瓶,出現瞭低於出廠價的價格倒掛;貴州茅臺2015年的凈利潤增速僅有1%,創瞭“紀錄”。當時,讓部分投資者揪心的是,茅臺股價多在190元/股上下浮動,相當於現在的1/6。

57歲時“做夢都想不到”掌舵茅臺 李保芳如今卸任“不留戀”

茅臺廠房資料圖。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朱萬平 攝

2015年底,“空降”後的李保芳,第一次亮相茅臺最重要的年度活動“茅臺酒經銷商大會”。

此刻,茅臺酒價格徘徊在800多元/瓶的低谷。他向經銷商喊話:你們如果有眼光,現在就應該申請加量,“一年以後,你再來找我,我不會批給你。”

這和當下是一種巨大的反差。

如今茅臺酒已供不應求、配額已多年“不增不減”。從李保芳2015年8月到任茅臺,到他2020年3月3日離開,共任職55個月。茅臺集團銷售收入從2015年419億元增長至2019年1003億元;利潤從155億元增長至405億元;股票市值從2015年2200億元增長至1.4萬億元。

4年多時間,李保芳對茅臺的發展推動業內有目共睹。對此,有酒業媒體近日對他如此評價道:

在中國白酒激蕩的五年,李保芳雖沒有引進高深的營銷理論,但他卻把許多傳統思維看起來不可為的事情堅決推行落實下去;也正是這種政府“空降兵”的特殊才能積極影響並改變著酒業傳統生態。

與包括季克良在內的前兩任掌門不同,李保芳是“空降”而來,起初對酒行業不太瞭解,但他做到瞭迅速融入。

外界看到的是,貴州茅臺的股價從那年的200元左右漲到1100多元。

不知道當時沒有申請加量的經銷商,是不是心情與那時沒有入手貴州茅臺股票的投資人一樣。

但拋開這種事後的視角,應該思考的是李保芳在這幾年做瞭什麼,才換來這一巨變。

“我當時來茅臺的時候,有和省裡提過,我是不想在茅臺拿工資的。”李保芳回憶道(註:不過,由於後來幹部考核體制,經信委黨組沒辦法考核他的工資,李保芳說:“被迫在2018年把工資關系轉到瞭茅臺……”)。

不想在茅臺拿工資的李保芳,在那個茅臺的低谷期,是想幹些事的。“如果想去遊山玩水早就去瞭,也到這把年紀瞭。”李保芳曾對外透露,但他不是那樣遊山玩水的人,能幹事的時候還是想多幹點事。

而他幹的事中,最必須的、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一個詞:“改革”。

“鐵腕”改革者

在3月3日面對集團幹部領導講話時,李保芳回顧2015年的那次空降,說道:“我做夢都沒想到,到瞭57歲的時候,還有機會到茅臺這個崗位”,但最終這4年半的經歷,“是非常難得的一次機遇”。

來到茅臺,李保芳先是做瞭近3年的“二把手”。

在這段時間,李保芳一面力主對茅臺旗下產品進行“大瘦身”。近年,茅臺酒減少瞭上百個品牌、上千款產品。另外,他還力推茅臺系列酒,做大茅臺王子酒、迎賓酒等子品牌。

有破有立。李保芳“主政”下,茅臺系列酒銷售“火箭”式躥升。

57歲時“做夢都想不到”掌舵茅臺 李保芳如今卸任“不留戀”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韻 攝

2015年,茅臺系列酒營收13億元,此後一路飆升。2016年,茅臺系列酒實現25億元營收;2017年,茅臺醬香酒營收65億元;2018年,茅臺系列酒銷售達80億元;2019年,茅臺系列酒銷售超過100億元。

“這些年,茅臺系列酒的氛圍、銷量、認知全面提升。”一位茅臺酒經銷商評價稱。

2018年5月,李保芳升任“一把手”,開始全面執掌茅臺。一場大刀闊斧的改革拉也開序幕。

最為外界熟悉的,是李保芳向茅臺最核心的經銷商體系“開刀”。茅臺經銷商體系,原本存在著部分貪腐、利益輸送、違規批條等問題。

在李保芳的推動下,茅臺近來著力營銷體系改革。據貴州茅臺年報顯示,2018年,茅臺就取締瞭500多傢違規經銷商,2019年又至少取締瞭上百傢茅臺經銷商。

對李保芳,外界曾用“鐵”來評價他:“鐵腕”、“鐵面無私”。

“誰制造市場亂象就砸誰的飯碗。”李保芳說。

“茅臺集團董事長這個位置,本身就是各種利益的交匯點,李保芳在大力整頓變革渠道的過程中,也觸動瞭不少人的利益。但他一方面努力工作,另一方面不顧個人利益得失,敢於碰觸一些復雜的問題。”一位業內人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稱。

57歲時“做夢都想不到”掌舵茅臺 李保芳如今卸任“不留戀”

2018年的李保芳。圖片來源:東方IC

在任時,李保芳是一個“不客氣”的國企領導者。這很容易讓人想起改革開放歷史中強勢的國企領導者——1979年,周冠武的“國企改革”破冰之舉,雷厲風行地改革瞭首鋼管理規則;還有那位“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蛇口模式”創立者袁庚,他的名字也鐫刻在歷史上。

不過,在接近李保芳的一些人看來,“鐵腕”的他也有另外的一面。比如,當他看到你辦事較好時,“他會摟著你的肩膀,開你的玩笑”。

從茅臺掌舵者的位置上退下後,李保芳說,他隻覺如釋重負,很開心也很輕松。

這一刻,他還說道:“我在茅臺期間,脾氣、個性是非常強烈的,在這過程中,說話很刻薄,也非常嚴格,可能讓很多同志下不瞭臺……給大傢說句抱歉,希望你們能諒解。”

求“和”的鋪路人

一邊“鐵腕”整治原有營銷渠道,李保芳也在通過建設一些新的體系,為茅臺未來發展鋪路。

首先是鋪路新渠道。李保芳任期內走訪瞭一線互聯網電商巨頭企業,與阿裡巴巴、京東、蘇寧、小米等互聯網巨頭接觸。與華潤、Costco超市等合作賣酒,加強直供。

同時,與同行間有更多友好互動和交流。一位茅臺酒經銷商對此感觸很深:“這些年,李保芳在任期內幾乎走訪瞭國內所有名酒企業,向他們學習取經,倡導酒業競合發展,而茅臺在行業內的發展氛圍和局面,明顯改觀。”

57歲時“做夢都想不到”掌舵茅臺 李保芳如今卸任“不留戀”

李保芳資料圖。圖片來源:東方IC

說起“取經同業者”這點,很多人知道“國酒茅臺”商標申請事件,但恐怕不知道幕後的一些事。

此前,茅臺自稱“國酒”,並欲申請“國酒茅臺”商標。這引起瞭五糧液、山西汾酒等一眾國內名酒企的不滿。2018年在註冊“國酒茅臺”商標再度被否後,茅臺曾起訴國傢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以及多傢異議的酒企。

不過,在李保芳力主下,茅臺宣佈放棄註冊“國酒茅臺”商標,他還向其他名酒企業掌門人一一寫信道歉。

2018年秋,“國酒商標”撤訴風波後,李保芳去參加瞭一場陜西西鳳酒辦的酒業論壇。他在論壇上發言時,表達瞭很多強化酒企間合作的意願,並歷數五糧液、汾酒等巨頭的亮點。

“讓聽的人很舒服。”一位與會人士描述道,那晚,李保芳和很多人都聊得很開心。

鐵腕之外,這便是李保芳用於鋪路的“和”。在他離任之時,這份和氣也顯得尤為珍貴。

“今天完瞭之後,關於茅臺的事,就不再去多想瞭,那是高衛東和大傢要去想的事。”李保芳說道:“不會為後人指手畫腳。過去定過的事,我今天表過態,你們覺得不合適,甚至錯的,可以把它否定。”而在兩年以前,他就對茅臺的工作生涯提出瞭三個不留戀:不留戀現在的崗位、職務、工資。

風雲變化萬端,誰也不知道茅臺將來還會遇到什麼。企業需要鐵腕,也需要這份和氣。

57歲時“做夢都想不到”掌舵茅臺 李保芳如今卸任“不留戀”

圖片來源:茅臺官方公眾號視頻截圖

每日經濟新聞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