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親密關系裡的馴服與被馴服從不對等,必有流淚的風險

很多年前看聖埃克·蘇佩裡的《小王子》,覺得那是一部令人憂傷又動人的童話,但看過後便忘記瞭小王子在星球間旅行的故事。

後來《小王子》被導演馬克·奧斯朋拍成瞭電影,加上瞭許多原著上沒有的人物和故事,以更形象具體的方式,將小王子在星球間旅行的故事,通過老飛行員和小女孩的互動講述出來,還增添瞭小王子長大之後的故事,可說是更加豐富具象瞭。

《小王子》:親密關系裡的馴服與被馴服從不對等,必有流淚的風險

小王子和他的玫瑰

我無意評價原著和電影,究竟孰是孰非,因為兩者都同等地令人熱淚盈眶。

《小王子》:親密關系裡的馴服與被馴服從不對等,必有流淚的風險

你按秒計算的人生計劃,到底是孩子的一生,還是你夢想的孩子的一生?

影片中植入瞭一對單親母女,強勢的母親希望女兒能上名校沃斯學院。在面試失敗之後,母親冷靜地啟動瞭B計劃,購買瞭學區房。

這樣的故事設定,是不是像極瞭如今為搶占學區房,不惜傾傢蕩產的中國父母?寧願自己衣食緊縮,屈居陋室,也要花大價錢為孩子鋪就名校之路。這是如今中國教育資源短缺且分佈不均衡的當下,80後的父母們一邊無奈一邊不得已而為之的現狀。

母親為女兒制定瞭入學之前的暑假時間安排表,精確到分鐘。

《小王子》:親密關系裡的馴服與被馴服從不對等,必有流淚的風險

早上幾點起床刷牙,幾點做健身操,幾點看書,看什麼書,幾點吃飯睡覺,全部都安排得妥妥當當。她極其自豪地告訴女兒,“你的一生都在這個計劃裡瞭,隻要你有條不紊地去做計劃好的事情,就能成為一個優秀的大人。”

女兒愣愣地看著母親,眨巴眨巴眼睛,點瞭點頭。

她小小的心靈小小的世界裡,似乎從來沒有過“反抗”的念頭。她甚至想不到,這一生的規劃裡沒有朋友,沒有愛人,甚至沒有任何心靈寄托是件不妥的事。母親的教育十分成功,因為女孩已經深刻地認識到,什麼是孩子該做的事,其他的事,都不該去想去做。

她老老實實,安安靜靜,按部就班地按著母親的規劃,一步一步朝著沃斯學院邁進,每天都告訴自己,一定要配得上那身名校的校服。

《小王子》:親密關系裡的馴服與被馴服從不對等,必有流淚的風險

然而,站在觀眾的角度,或是帶著“小王子”故事背景的觀眾的角度,這樣極端誇張的故事設定,難免擊中無數成年人的心。

我們這一代人,或多或少,都被強行灌輸過“父母的意願”。

上學時喜歡畫畫,父母覺得沒前途,找不到好工作,不得不放棄;高中時喜歡文學,父母覺得“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又規勸著你選擇瞭理科;上大學時你想選一個“服裝設計”的專業,父母說沒前途,不如醫生這個職業來得穩定可靠;後來你交瞭男朋友,父母說離傢太遠,以後受瞭欺負沒人給你撐腰,你又不得已接受瞭他們給你介紹的誰。

一路走來,他們秉承著知識分子傢庭的民主開放,卻以更無可辯駁的方式,強行推著你往他們期望的人生方向邁進。

《小王子》:親密關系裡的馴服與被馴服從不對等,必有流淚的風險

可是,你活過的一生,到底是你想要的人生,還是父母期待的你的人生?

而你到底是獨立的個體,還是你父母人生的延續?他們一生都未能實現的願望,你是否真的心甘情願去替他們完成?

《小王子》:親密關系裡的馴服與被馴服從不對等,必有流淚的風險

奇怪的老飛行員,自己又何嘗不是一個孤獨流浪的“小王子”?

住在這對母女隔壁的老飛行員,常年不與人接觸,沒有親人朋友,隻熱衷於擺弄他院子裡的破爛和飛機,是世人眼中的“瘋子“。

老飛行員將“小王子”的故事放在泛黃的紙頁裡,折成飛機,傳遞給小女孩兒。

盡管故事太離奇,完全違背瞭小女孩所受過的良好教育。但她還是抵擋不住本能的好奇,走入瞭老飛行員的房子裡。

《小王子》:親密關系裡的馴服與被馴服從不對等,必有流淚的風險

一處破舊不堪的院落,但奇奇怪怪、形形色色的東西,應有盡有。對於一個每日守在深閨啃書本的小女孩來說,這簡直就是一個古堡裡的新世界。

然而她還是習慣性地以成人般“理性”的思維去理解或辯駁“小王子”的故事,她試圖用學過的地理、物理甚至歷史知識去說服老飛行員,這樣的故事不可能成立。

這種被嚴格訓練出的理性,卻是孩子的悲哀。

我們本不該過度幹預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對於事物“是非對錯“的認知,更不該將”科學“這件武器,對準充滿美好幻想、一切皆有可能的小孩,過早地固化瞭孩子對於”因果“的想象與思考。

好在,一生都記著“小王子“的老飛行員,並沒有用”成年人“的思維去駁斥小女孩,而是用瞭小孩子般對新奇事物的熱愛心理,將小女孩引向瞭他所構築的“小王子”該有的生活裡。

《小王子》:親密關系裡的馴服與被馴服從不對等,必有流淚的風險

其實,老飛行員的一生,又何嘗不是“小王子”順著本心,自然長大、老去的一生?

他的孤單寂寞,老無所依,無人陪伴與傾訴,看起來荒涼而悲傷的晚年,是不是讓你覺得十分心痛?

大概這也是為什麼,即便無數人為小王子的故事悲傷流淚,卻還是要長大,不得不長大。這是旁觀者眼裡的悲劇。

然而老飛行員自己,卻大概並未覺得自己孤獨可憐,因為過去的記憶一直留在心中,隻要抬頭仰望星星,“小王子”便是他一生的陪伴。

最重要的東西,肉眼是看不見的,比如真正的“牽絆”。

《小王子》:親密關系裡的馴服與被馴服從不對等,必有流淚的風險

所有馴服而來的牽絆,都是不對等的關系:“如果你想跟別人制造羈絆,就要承受流淚的風險”

老飛行員一點一點地用折紙講述著“小王子“的故事,小女孩兒漸漸入瞭迷。

小王子曾一個人生活在比自己大一點點的星球上,一天看44次日出和日落。後來風吹來瞭一粒種子,小王子充滿希望地精心澆灌培育,她終於長成瞭世界上最美麗的玫瑰。從此,不再是她一個人看日出和日落瞭,小王子的心被填得滿滿的。

然而玫瑰越發自傲矯情,對小王子提出許多要求,盡管他都照做瞭,但心裡的喜歡卻一點點散去,他終於離開瞭星球獨自去旅行流浪。

《小王子》:親密關系裡的馴服與被馴服從不對等,必有流淚的風險

小王子離開瞭星球和他心愛的玫瑰

他遇見瞭戴著醜陋帽子、極其自戀的喜劇演員,一個人居住的傲慢國王,和時刻數著星球的商人,被他馴服的狐貍,後來他在沙漠裡遇見飛行員和蛇,最後消失在漫漫星空中。

狐貍說,“馴服的意思是,制造羈絆”。

“對我來說,你隻是一個小男孩,就像其他成千上萬個小男孩一樣沒有什麼兩樣。我不需要你,你也不需要我。

對你來說,我也隻是一隻狐貍,和其他成千上萬的狐貍沒有什麼不同。

但是,如果你馴養瞭我,我們就會彼此需要。

對我來說,你就是我的世界裡獨一無二的瞭;我對你來說,也是你的世界裡的唯一瞭。”

《小王子》:親密關系裡的馴服與被馴服從不對等,必有流淚的風險

小王子和狐貍

然而整個故事,不都在講述馴服與被馴服的故事嗎?

而所有故事的結局,不都是被馴服者承受眼淚和離別,而馴服者無情離去嗎?

1、在小王子與玫瑰的愛情裡,玫瑰是馴服者,小王子是被馴服者。

因為玫瑰是小王子長久孤單寂寞裡忽如其來的禮物,所以他滿心期望,心甘情願被玫瑰馴服,即便諸多麻煩與不便,他還是忍耐瞭,為瞭那份從天而降的陪伴。

玫瑰一開始是驕傲高冷的,但面對自願匍匐於地的小王子,她無知無覺地深陷其中享樂其中。直到小王子失望離開,她才意識到原來“馴化”從來不是單方面的。一直付出的人,從來就握著絕對的權力去選擇付出與不付出,反而一直被動接受的人,連結局的悲傷或快樂,都無從選擇,隻能等待對方給出答案。

《小王子》:親密關系裡的馴服與被馴服從不對等,必有流淚的風險

2、在小王子與狐貍的愛情裡,看似小王子一直在“馴服”狐貍,實則是孤單寂寞的野狐貍,一直在巧用心機,引誘馴服著小王子。

“如果你說你在下午四點來,從三點鐘開始,我就開始感覺很快樂,時間越臨近,我就越來越感到快樂。到瞭四點鐘的時候,我就會坐立不安,我發現瞭幸福的價值。但是如果你隨便什麼時候來,我就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準備好迎接你的心情瞭。”

從來都是“你”教會對方如何對待“你”。

在親密關系裡,誰更執著於“教會對方”,誰便陷得更深,失去瞭離開的自由。

《小王子》:親密關系裡的馴服與被馴服從不對等,必有流淚的風險

所以小王子在看見滿從的“玫瑰”之後,想起瞭自己獨一無二的玫瑰,那個自己曾經付出心力傾心澆灌培育的玫瑰,他離開瞭狐貍。

3、在小王子與飛行員的關系裡,小王子是馴服者,而飛行員是被馴服者。

隻不過他們之間的付出更隱晦,小王子用來馴服飛行員的,是他美麗、單純、充滿靈性的孩童之心。

而飛行員於小王子而言,更多像一個過客,唯一的紀念可能是那隻“能活很久的綿羊”和“沙漠裡的井”。

《小王子》:親密關系裡的馴服與被馴服從不對等,必有流淚的風險

小王子和飛行員

星星之所以美麗,是因為某一顆上有一朵看不見的花。

沙漠之所以美麗,是因為它的某個地方藏著一口井。

小王子毫無牽掛地離開瞭飛行員,而飛行員卻用一生緬懷小王子。

4、老飛行員與小女孩的關系裡,飛行員是馴服者,而小女孩兒是被馴服者。

老飛行員將小女孩一點點帶入小王子的故事裡,頗費心思。他為她折泛黃的紙飛機,解答一切關於小王子的疑問,陪著小女孩在小王子的故事裡歡欣雀躍和悲傷哭泣。

而小女孩一直在被動地接受著老飛行員的“澆灌”。

老飛行員被救護車帶走那一幕,歇斯底裡的小女孩兒,一路蹬著自行車在雨裡穿梭。

她在老飛行員的床前哭泣,“如果你想跟別人制造羈絆,就要承受流淚的風險”。

《小王子》:親密關系裡的馴服與被馴服從不對等,必有流淚的風險

小女孩和飛行員

終究,老飛行員走得毫無牽掛,因他離開後將會見到夢寐以求的小王子。空留小女孩兒嚎啕大哭,歇斯底裡。

所有的馴服關系裡,都是一種不對等的“羈絆”,情感傳遞、替代直至毫無留戀地離開。

你曾經是誰的玫瑰,現在又是誰的狐貍?

《小王子》:親密關系裡的馴服與被馴服從不對等,必有流淚的風險

“真正的問題,不在於長大,而是在於遺忘。”

影片中增加瞭小王子長大後的場面:戴著可笑的帽子,喜歡鼓掌時脫帽的喜劇演員成瞭虛偽的警察,國王成瞭電梯服務員,數星星的商人成瞭新世界的大BOSS,而小王子成為瞭無論怎麼努力都成為不瞭“有用之人”的掃煙囪的人。

剛看到面目全非,一心工作的小王子,我心裡一緊。既覺得遺憾,又覺得害怕,因為成年的小王子身上毫無“小王子”的影子,他甚至忘記瞭“玫瑰”、“狐貍”和“飛行員”,他馴化瞭他們,卻毫不負責任地“長大”瞭!

《小王子》:親密關系裡的馴服與被馴服從不對等,必有流淚的風險

長大後的小王子

“真正的問題,不在於長大,而是在於遺忘。”

小王子被商人關在暗無天日的房間裡,逼迫他學習“成為必不可少的人”的絕學寶典。那一幕像極瞭小女孩的媽媽將她圈禁在傢學習功課的畫面,隻不過稍微委婉溫馨一些罷瞭。

那些主動或被動遺忘瞭的人們,都將兒時的自己,以及心底最純粹、最幹凈、最美好的夢想,深深的遺忘瞭。在丟掉自己的旅程中,他們不斷被社會的期望所馴化,漸漸成為瞭沒有“臉”的人。

好在,最終小王子想起瞭過去的一切,又回去找尋他的玫瑰瞭。

《小王子》:親密關系裡的馴服與被馴服從不對等,必有流淚的風險

這個比喻裡,小王子像極瞭負氣而走的情侶。明明深愛玫瑰,付出瞭許多,卻還是一朝受不住離開瞭愛人。盡管玫瑰放低身段努力挽留,也依然沒有動搖他離開的決心。

他後來遇到瞭狐貍,飛行員,和他們建立瞭親密關系,但還是時常惦記起自己的“玫瑰”,這便是“初戀”在人心底的烙印,仿佛無影無蹤,卻自無處不在,一生不離。

小王子走遍許多星球,遇見許多人,但終究還是會回到“玫瑰”身邊,因為她是他獨一無二的。

“玫瑰”是小王子唯一一個在未知“馴服”之時,便傾盡心力的人,之後遇到的人,都有過或刻意、或被動、或無意的“馴服”,反而無法真正入心。

這便是在初戀中受盡傷害的人,在遇到後來人時,“不動心”、“不拒絕”、“不負責”的心態。所以他每一次離開,都沒有第一次離開那般“沉重”,並且每一次他都變成瞭“毫無牽掛”的一方。

小王子最終是否回到他的星球,與他的玫瑰永遠在一起,無從得知。

《小王子》:親密關系裡的馴服與被馴服從不對等,必有流淚的風險

但編劇給我們安排瞭一個結局,“玫瑰”死瞭,盡管這是靠近現實的結局,但我不喜歡,因為太過悲傷。

結語:

如果不去遍歷世界,我們就不知道什麼是我們精神和情感的寄托,但我們一旦遍歷瞭世界,卻發現我們再也無法回到那美好的地方去瞭。

當我們開始尋求,我們就已經失去,而我們不開始尋求,我們根本無法知道自己身邊的一切是如此可貴。

【我是@伊人尋,想要第一時間閱讀我的原創好文章,歡迎關註我。】

【如果你也喜歡這篇文章,歡迎點贊、轉發,也歡迎在評論區給我留言互動哦!】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