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蘇聯K-219號核潛艇事故

前蘇聯K-219號核潛艇事故

  1986年10月初,蘇聯海軍北方艦隊K-219號核潛艇在大西洋海域到底發生瞭什麼,很少有人清楚。

  1986年10月4日,蘇聯塔斯社首次宣佈有一艘潛艇發生事故,消息全文是:“1986年10月3日上午,攜載有彈道導彈的蘇聯核潛艇在百慕大群島東北約1000公裡海域行駛時,一個隔艙發生火災。”

  1986年10月7日《真理報》報道:“1986年10月3日至6日期間,發生事故的蘇聯潛艇乘員和趕到事故地區的蘇聯艦艇全體人員,為避免潛艇沉沒,全力奮鬥。盡管做出瞭許多努力,還是未能挽救潛艇。10月6日11點03分,潛艇沉沒在大洋深處。乘員被疏散到瞭趕到的救援艦艇上,除10月4日宣佈的人員傷亡外,沒有其他傷亡。導致潛艇沉沒的原因正在繼續調查之中,直接原因是外部海水滲透,反應堆熄火。專傢認定,核爆炸及輻射沾染環境的可能性都已被排除。”

  蘇聯官方發佈的消息是準確的,但並不全面。K-219號核潛艇確實發生瞭火災,但它不是事故的原因,而是事故的一個結果。

        

 原來,10月3日凌晨5點左右,蘇聯667A“揚基”級導彈核潛艇K-219號,在改變下潛深度時,左側第3導彈發射井突然開始進水,導致發射井內導彈液體燃料泄露,發射井內發生劇烈爆炸。從事後照片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被炸毀的發射井。由於艇體焊接得非常堅固,加上爆炸產生的大部分能量都通過導彈發射井頂端向上散發,從而避免瞭艇員和潛艇的瞬間死亡。艇長佈裡坦諾夫中校在危機局勢下表現出瞭高超的指揮應對能力。

  美國海軍專傢模擬瞭蘇聯潛艇事故過程,分析表明K-219號潛艇艇長和艇員們在事故處置過程中,表現得非常英勇,組織有序,措施得當,最終撲滅大火,使潛艇迅速浮出水面。爆炸引起的火勢被迅速控制,隨即被撲滅,但爆炸造成導彈燃料有毒氧化劑泄露,盡管艙壁已經密封,但致命危險氣體還是通過管道幹線向各個艙室彌漫,個別地方有害氣體污染程度達到瞭最大正常值的3000倍。在第4隔艙中,潛艇導彈戰鬥部指揮官彼得拉奇科夫少校和兩名水兵中毒死亡,許多艇員中毒後暫時失去瞭知覺。

        

為挽救潛艇,全體人員進行瞭15個小時的殊死搏鬥,此時,第7隔艙(核反應堆艙)傳來警報:有毒氣體開始滲入,一個蒸汽管道破裂,照明設備斷電。為避免反應堆熱爆炸,必須馬上關閉反應堆,停止運轉。但是,動力裝置遙控系統發生故障,為中止反應堆鏈條反應,必須為反應堆平衡格柵傳動裝置供電,使其切斷鏈條反應,但是這一措施也未能成功,無法恢復電力供應。情況非常危急,此時潛艇上的兩座核反應堆隨時都有可能發生爆炸,不僅會當場炸死全體乘員,還會造成北美沿岸廣大水域和空中輻射沾染,墨西哥暖流和海風則會把放射性毒素吹到北大西洋和西半球。

  當時隻有兩個人,反應堆艙指揮官別利科夫上尉和第8防護艙水兵謝爾蓋·普列米寧,能夠挽救即將到來的特大悲劇。隻有他們能夠手動操作制止反應堆。中央指揮臺上死亡般的寂靜,所有人都在等待第7隔艙的報告。

  別利科夫上尉用手擰松瞭一個外圍平衡格柵,但是,在扳動氧氣減壓器制動器時,絕緣防毒面具中的氧氣囊開始粘連到一起,上尉頓時感覺氧氣缺乏,頭暈目眩得厲害,他用盡最後一點力氣離開反應堆柵欄,通過艙口,剛進入第8隔艙,就昏迷瞭過去。當他醒過來後,與水兵謝爾蓋一起,戴上防護面具,一起來到核反應堆艙。他們2人到達反應堆柵欄處,把鑰匙插進第二風動飼料分發器電鍵,謝爾蓋開始旋轉鑰匙,關閉分發器,別利科夫上尉則用電臺向中央指揮臺報告排險情況。

  報告完畢,發現謝爾蓋已經快站不住瞭,上尉拉著他坐到發燙的甲板上,背靠著艙壁,稍微休息一下,然後關閉瞭反應堆第二格柵,在關閉第三格柵時,謝爾蓋說:“指揮官同聲,我快不行瞭。”別利科夫扶他到垂直舷梯上,從下面用肩膀頂,用手推,一階一階走瞭上去,把水兵放到甲板上休息,自己又返回下面的反應堆處,關閉瞭第三格柵。隨後把鑰匙插進第4格柵電鍵,迅速切斷電源。當他掙紮著爬到上面艙室中時,謝爾蓋已經蘇醒,他們一起攙扶著進入第8隔艙休息,此時上尉又昏瞭過去,水兵去掉瞭他頭上的呼吸器,解開工作服,為他補充水分,上尉看起來非常嚇人,眼睛血紅,面色蒼白。蘇醒後,兩人準備再次返回第7反應堆艙,徹底關閉反應堆,這次謝爾蓋準備得非常細致,為兩人的絕緣防毒面具裝配瞭兩個氧氣再生管,然後整理好隨身裝備,默默地返回反應堆艙,繼續排險。

  此時,反應堆艙局勢更加復雜,溫度已上升到攝氏80度,壓力明顯增強,通常情況下,擰松一個反應堆格柵隻需20秒,現在至少要耗費1個半小時。經過艱苦的努力,最後一個風動飼料分發器也被關閉瞭。

  特大事故隱患被徹底排除後,他們開始返回,走在前面的別利科夫上尉問道:“謝爾蓋,感覺怎麼樣?”

  水兵回答道:“正常。”但他還是未能走出反應堆艙口通道,它被關閉瞭。

  中央指揮臺詢問:“出什麼事兒瞭?”

  “艙門打不開,出不去。”

  指揮人員開始教他如何打開艙門,隻聽到普列米寧水兵反復嘗試,努力擺脫困境,但一切都是枉然。別利科夫上尉試圖在第8隔艙內充氣,使第7、第8隔艙壓力相等,幫助水兵打開艙門,但這時,第7隔艙內的有毒煙霧通過管道開始向第8隔艙滲透,被迫關閉閥門。此時,艇長佈裡坦諾夫中校與普裡米寧水兵取得瞭聯系,命令他打開反應堆艙右側通風系統第1、第2鎖栓,冒著隔艙密封不嚴的危險,降低第7隔艙內過高的壓力。但是,幾分鐘後,謝爾蓋報告,無法打開鎖栓,保險銷卡死瞭。

  通常情況下,要想打開保險銷,並不需要消耗太多的力氣,但此時水兵的力氣已經耗盡。為救助水兵脫險,葉若夫準尉和兩名水兵來到第8隔艙,安裝一個可伸縮式鎖栓,用力撞擊被關閉的第7隔艙艙門,但未能成功。謝爾蓋用手無力地敲打著艙板,讓人知道他還活著,但是,第7隔艙的信號很快就中斷瞭,裡面一切都靜瞭下來。葉若夫和水兵們使勁呼喊,試圖叫醒昏迷過去的同志,但他們知道,謝爾蓋使用的呼吸器內已經沒有氧氣,水兵無法生還瞭,但直到艇長命令放棄營救行動,迅速離開充滿有害氣體的隔艙時,他們才撤回第9隔艙。

  蘇聯國傢調查委員會對事故情況進行瞭全面調查,權威專傢試驗瞭各種情況,經過細致分析後,認定外部海水滲入導彈發射井引起爆炸並不是艇員們的過錯,但具體原因和責任人員至今仍然不為公眾所知。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