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等人困於環境,二等人適應環境,一等人改造環境

作者:徐瀟瑾(富書專欄作者)

每個人都不是一座孤島,我們總會跟周圍的環境產生聯系。

雖說是環境造人,但比鄰而居的兩個人卻可能有天壤之別。

有些人隨波逐流,如同一艘沒有動力的紙船,在人生的驚濤駭浪中,被打翻,沉淪,卻無能為力。

有些人努力適應,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在自己的命運中努力耕耘,也能收獲豐滿富足的人生。

有些人卻改造瞭環境,不管是窮山惡水還是青山綠水,都可以變成順風順水。不但自己活得瀟灑,更是造福一方。

滾滾紅塵,蕓蕓眾生中大約都跳不出這三類:

三等人困於環境,二等人適應環境,一等人改造環境。

三等人困於環境,二等人適應環境,一等人改造環境

不會思考,則困於環境

大部分人,都是隨波逐流,困於環境的人。

他們生活的地方幾乎決定瞭他們的整個認識,從未活出自我,也從未扼住過命運的喉嚨。

勵志電影《肖申克的救贖》的救贖中有位服刑幾十年的老人,生命中大部分時光都在監獄中度過,已經習慣瞭監獄中的一切。

後來出獄的時候,老人已經滿頭銀發,本來回到正常的社會中,重新呼吸自由的空氣,應該是全新的開始。

但是對於他來講,卻有著種種的不適應,他的身心都已經被牢牢的囚禁在監獄中。

身體被囚禁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心靈被囚禁。

三等人困於環境,二等人適應環境,一等人改造環境

每天看到一樣的景色,呼吸一樣的空氣,思想的邊界也不再擴大,一旦離開“舒適區”,好像把企鵝扔到瞭熱帶,把仙人掌種在瞭南極。

正常服刑的人,都會千方百計的逃出去,但是對這位老人來講,在外面生活太痛苦瞭,他找不到自己是誰,找不到自己生活的意義,最終選擇瞭結束生命。

都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周圍的環境,如同一個大網,有著巨大的引力和張力。

要脫離自己所在的環境,需要極大的毅力,一直向上爬,不停的反抗來自周圍平庸的誘惑,一不小心,則前功盡棄,還是會回到原點。

三等人困於環境,二等人適應環境,一等人改造環境

三等人困於環境,二等人適應環境,一等人改造環境

自立自強,能適應環境

很多時候我們無法改變環境,隻能適應環境,對環境適應的好的人,則自己的生活也會變好。

很多人都看過一部孫儷演的電視劇《那年花開月正圓》,其中的女商人周瑩,就很好的適應瞭當時的環境,並改善瞭自己的生活。

三等人困於環境,二等人適應環境,一等人改造環境

她本來是個苦命的女人,丈夫和公公都早逝,傢道中落的她隻能獨自苦苦支撐。

如果不是有超強的智力和毅力,恐怕她會在對丈夫的思念中逐漸失去心智,變成行屍走肉一般。

但是她天資聰穎,既沒有自暴自棄,也沒有怨天尤人。

表現出瞭超級強的適應能力,任用賢能,多謀善斷,整合資源,把生意做的風生水起,靠一己之力重振瞭吳傢大院的雄風。

在當時的環境下,女人要成就一番事業,要面臨著男人十倍的阻力。為瞭讓周圍的人信服自己,周瑩做瞭很多努力。

一名成功的商人,要在自己的經營中永立不敗之地,信譽的好壞,決定瞭成敗。周瑩一生對信譽的投資,幫助她建造起瞭一座商業帝國。

為瞭有個良好的信譽,周瑩興水利,辦教育,建文廟、助軍餉,這一件件義事,使她成為關中地區遠近聞名的“女商人”。

由於戰亂和天災,關中地區湧現出饑民大潮。

周瑩決定開倉放糧,設置粥廠,賑濟災民。她在關中受災地方開設粥廠,讓涇陽、淳化、三原、蒲城、富平等米糧店開倉放糧,將糧食分給周邊窮苦人傢。

《辛醜條約》簽訂後,她又向朝廷進交白銀,同赴國難。被封為“護國夫人”、“一品誥命夫人”,對於一個尋常人傢的女人,這種殊榮是絕無僅有的。

她不僅在國傢危難關頭慷慨解囊,對鄉裡更是樂善好施,正因為如此,她才在社會、商界和平民百姓中贏得瞭無與倫比的人氣和名聲。

人生活在環境中,如同魚生活在水中。

適應環境,則能如魚得水,一生順遂平安。

三等人困於環境,二等人適應環境,一等人改造環境

三等人困於環境,二等人適應環境,一等人改造環境

大智之人,能改造環境

環境能影響人,其實反過來,人也能影響環境。

任何一個到杭州遊玩的人,都能夠強烈的感受到,這個城市留下瞭蘇東坡的痕跡。

菜單上有“東坡肉”,西湖旁有“蘇堤”,直到現在,人們依然能夠感受到蘇東坡的巧思,並能欣賞他所留下的美景。

其實不隻是杭州有蘇堤,“東坡處處築蘇堤”,蘇軾一生築過三條長堤。蘇軾被貶潁州時,在潁州西湖也築瞭蘇堤。

紹聖元年,蘇軾被貶惠州。年近六旬的蘇軾,日夜奔馳,千裡迢迢赴貶所,受到瞭嶺南百姓熱情的歡迎。

蘇軾把皇帝賞賜的黃金拿出來,捐助疏浚西湖,並修瞭一條長堤。

為此,“父老喜雲集,簞壺無空攜,三日飲不散,殺盡村西雞”,人們歡慶不已。

蘇東坡一生坎坷,數次被貶,但不管到哪裡,他都能很快的在當地找到樂趣,並盡自己所能改善那裡的環境,這一點在他被貶儋州之時尤為顯著。

紹聖四年,年已六十二歲的蘇軾被一葉孤舟送到瞭荒涼之地海南島儋州。據說在宋朝,放逐海南是僅比滿門抄斬罪輕一等的處罰。

但蘇東坡不但沒有灰心喪氣,還把儋州當成瞭自己的第二故鄉。

“我本儋耳氏,寄生西蜀州”。他在這裡辦學堂,介學風,以致許多人不遠千裡,追至儋州,從蘇軾學。

在宋代一百多年裡,海南從沒有人進士及第。但蘇軾北歸不久,這裡的薑唐佐就舉鄉貢。

為此蘇軾題詩:“滄海何曾斷地脈,珠崖從此破天荒。”

人們一直把蘇軾看作是儋州文化的開拓者、播種人,對他懷有深深的崇敬。

在儋州流傳下來的東坡村、東坡井、東坡田、東坡路、東坡橋、東坡帽等等,表達瞭人們的緬懷之情,連語言都有一種“東坡話”。

蘇東坡的才華不是環境賦予的,相反他能夠把自己的思想註入一方水土,讓自己的靈魂萬古流芳。

這就是真正的智慧之人,不但能適應環境,還能做環境的主人,改善環境造福一方。

這樣的人,無論在哪裡,都能夠擁有風光旖旎的一生。

我們無法選擇出生的環境,卻可以選擇一生的活法。

看一個人怎樣,不用看本人,看他生活的環境就知道。

一個作傢,肯定生活在書墨的馨香之中;一個畫傢,肯定生活在顏料的斑斕之中;一個音樂傢,一定生活在曲調的旋律之中。

要實現自己的夢想,先要給自己打造一個實現夢想的環境。

少數真正的強者,從不抱怨環境,也不囿於環境,他們有自己的獨立思想,不受環境所限,獲得瞭真正的精神自由。

三等人困於環境,二等人適應環境,一等人改造環境

作者簡介:徐瀟瑾 ,富書親子寫作營入門班第5期學員,富書專欄作者,周遊世界的自由撰稿人,用作品為讀者帶來快樂和喜悅,和300萬人一起升級生活認知,新書《好好生活》正在熱銷,本文首發富蘭克林讀書俱樂部,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本文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