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曾擊落土耳其兩架F-102,後者卻自稱大勝,終成北約內部笑柄

希臘曾擊落土耳其兩架F-102,後者卻自稱大勝,終成北約內部笑柄

希土空戰

1974年塞浦路斯戰爭,是一場歷史罕見的北約國傢之間內鬥。在這場戰爭中,土耳其悍然入侵塞浦路斯,與駐紮當地的希臘軍隊發生激烈交火,希土兩國空軍也都卷入瞭戰鬥。

有趣的是,當時兩國空軍戰機系出同門,都裝備有F-5“自由戰士”和F-102“三角劍”戰鬥機。在7月21日的一場空戰中,希臘兩架F-5擊落瞭兩架土耳其空軍F-102。但是土耳其諱敗言勝,反稱自己擊落瞭兩架希臘F-5戰鬥機,結果在北約內部成瞭笑柄。

希臘曾擊落土耳其兩架F-102,後者卻自稱大勝,終成北約內部笑柄

F-102戰鬥機

F-5與F-102的對比

F-5和F-102都是美國在1950年代開發的戰鬥機,但是兩款戰鬥機的設計定位截然不同。

其中,F-5“自由戰士”在1959年首飛,設計目的是作為一款低廉的出口戰機,美國很多盟國都有裝備,美國海空軍僅以該機作為訓練機。該機擁有不少改型,本篇所講的主要是早期型號F-5A。F-5A在設計上一切從簡,沒有雷達和高級機載設備,但易操縱的機體、較好的機動性和實用的武器,讓這款機型在國際上頗受歡迎。該機最大飛行速度為1.6馬赫,內油航程為1400公裡,爬升率為160米/秒,主要武器為2門20毫米機炮和2-4枚AIM-9“響尾蛇”紅外跟蹤導彈,也可攜帶火箭和炸彈進行對地攻擊。

希臘曾擊落土耳其兩架F-102,後者卻自稱大勝,終成北約內部笑柄

美軍F-102追蹤蘇聯圖-95轟炸機

F-102“三角劍”則是美國少見的無尾三角翼戰鬥機,並且是世界上最早在機體設計上應用面積率概念的戰鬥機。F-102在1953年首飛,產量約為1000架,主要裝備給美國空軍。該機被設計為一款全天候高速截擊機,配備有當時先進的全天候空中截擊系統,主要配備於北美和西歐的美國空軍基地,用於攔截蘇聯的戰略轟炸機。該機最大飛行速度為1.25馬赫,內油航程2173公裡,爬升率66米/秒,主要武器為AIM-4“獵鷹”空空導彈(分為紅外跟蹤和半主動雷達兩種),也可攜帶70毫米的無制導對空火箭。值得一提的是,F-102還可攜帶AIM-26“核獵鷹”空空導彈,配有250噸TNT當量的核彈頭。

如果對比這兩款戰鬥機,我們可以發現,F-5A雖然設計比較簡單,沒有高級機載設備,但空戰能力實際上要勝過F-102。

希臘曾擊落土耳其兩架F-102,後者卻自稱大勝,終成北約內部笑柄

美軍F-5戰鬥機

F-102設計時間較早,當時的超音速技術還不成熟,該機隻是勉強超過瞭音速,僅能算作第一代超音速戰機,而F-5卻已經屬於第二代超音速戰機。F-102在空戰中的唯一優點,就是大面積的三角翼有利於盤旋機動,但F-5通過邊條翼設計也有效提升瞭盤旋能力,因此水平機動性並不弱於F-102。同時,F-5的速度和爬升率都遠遠超過F-102,因此飛行性能穩穩壓過F-102“三角劍”一頭。

F-102還有一個極嚴重的缺陷,那就是沒有機炮。在1950年代,美國空軍一度盛行“機炮無用論”,包括F-102和F-4在內的新型戰鬥機都深受其害,結果在越南戰爭中嘗到瞭苦果。F-102在越戰初期曾參加過戰鬥,作為純粹的截擊機卻沒拿到一個空戰戰果,反而被越南的米格-21擊落瞭一架(其他各種原因損失11架)。該機即不適合擔任轟炸機的護航機,也不適合對地攻擊,最後隻好全部撤回國內。

F-102“三角劍”服役以後,由於二代機的出現,該機迅速過時。美國又在F-102A基礎上發展出F-106“三角標槍”,速度達到2.3馬赫,這是一款真正的二代機,很快取代瞭F-102的位置。

希臘曾擊落土耳其兩架F-102,後者卻自稱大勝,終成北約內部笑柄

越戰中的F-102戰鬥機

F-102在1960年代就開始從美國空軍退役,其中部署於歐洲的一批F-102被轉交給土耳其和希臘空軍。土耳其在1968年接收瞭50架,希臘在1969年接收瞭24架。

在更早的幾年前,希臘和土耳其也分別進口瞭F-5A/B戰鬥機,其中希臘在1965年進口瞭55架F-A戰鬥機,土耳其則同一時期進口瞭75架F-5A、13架雙座型的F-5B和20架偵察型RF-5A。

也就是說,1974年塞浦路斯戰爭爆發時,希臘和土耳其的空軍裝備幾乎一模一樣,對彼此的戰鬥機性能非常熟悉。需要強調的是,由於財力不足,兩國的這些戰機所攜帶的空空導彈也是老掉牙的AIM-9B早期型“響尾蛇”和AIM-4“獵鷹”。

希臘曾擊落土耳其兩架F-102,後者卻自稱大勝,終成北約內部笑柄

土耳其F-102和希臘F-5

希臘空軍退役準將的回憶

關於1974年的空中戰事,希臘空軍退役準將托馬斯·斯坎帕托尼曾經發表過回憶,當年他正是希土空戰的參戰者之一。

土耳其入侵塞浦路斯前一兩年,戰爭的陰影就已經籠罩愛琴海瞭。當時,塞浦路斯的希族和土族沖突極為激烈,希臘和土耳其也深度參與其中,均試圖將塞浦路斯納入自己的勢力范圍。盡管這時的希臘和土耳其均屬於北約組織框架下,但兩國的關系早已經潛流湧動。

希臘曾擊落土耳其兩架F-102,後者卻自稱大勝,終成北約內部笑柄

希臘F-5戰鬥機

但1974年7月20日戰爭爆發前,希臘和土耳其的戰機在表面上仍維持著“友好”狀態,甚至還互相訪問對方的空軍基地,作為北約國傢之間的日常交流項目。

當時的托馬斯·斯坎帕托尼,作為希臘一名飛行員,在1974年4月曾訪問土耳其班迪爾馬空軍基地(位於黑海海峽的馬爾馬拉海南岸),當時距離土耳其發動入侵不到4個月。此前數月,土耳其空軍的F-5戰鬥機也訪問過希臘。因此,托馬斯·斯坎帕托尼並沒有預判到幾個月後就要與這些“北約盟友”打個你死我活。

7月20日拂曉,土耳其以塞浦路斯軍事政變(7月15日爆發,推翻瞭當時的總統)為借口,出動數千人部隊突然在塞浦路斯北部登陸,土方宣稱此舉是為瞭“保護”當地土族人的安全。

希臘曾擊落土耳其兩架F-102,後者卻自稱大勝,終成北約內部笑柄

土耳其軍隊在塞浦路斯北部登陸

托馬斯·斯坎帕托尼回憶道,當時的希臘軍方對此完全沒有任何準備,至少空軍沒有提前得到任何警報。當天,斯坎帕托尼本人還處於休假狀態,戰爭爆發還是通過鄰居提醒才知道的,這時候的希臘軍政府已經開始戰爭總動員。斯坎帕托尼急忙駕車前往空軍基地,但是道路十分堵塞,他花費瞭好長時間才趕到作戰位置上。

在空軍基地內,斯坎帕托尼奉命穿上防荷服,聽完簡報後進入戰機隱蔽所,坐進F-5戰鬥機內處於隨時可出擊的狀態。但是7月20日當天,土耳其方面在愛琴海上空毫無動靜。

到瞭第二天,情況就發生瞭改變。7月21日凌晨,在希臘地面雷達的顯示屏幕上,土耳其作戰飛機的信號突然大規模出現。

希臘曾擊落土耳其兩架F-102,後者卻自稱大勝,終成北約內部笑柄

入侵塞浦路斯的土耳其軍隊

在愛琴海北部發現目標!

斯坎帕托尼和其他飛行員都坐在戰鬥機內,系好安全帶,靜靜等待起飛命令。凌晨一點半左右,警報聲響起,希臘空軍指揮部發出起飛指令。斯坎帕托尼正是第一組起飛的。

斯坎帕托尼的長機駕駛員是迪諾普洛斯中尉,他的年紀略大一些。斯坎帕托尼沒有經過更多思考,直接啟動瞭兩臺J85渦噴發動機,離開瞭掩體。

出乎意料的是,迪諾普洛斯中尉的長機晚瞭一步。兩人共同抵達起飛跑道時,迪諾普洛斯中尉用手勢傳達一個信息,意思是他的無線電通話器出瞭故障。迪諾普洛斯示意,讓斯坎帕托尼首先起飛,然後他緊隨其後,從長機改為僚機掩護斯坎帕托尼。

希臘曾擊落土耳其兩架F-102,後者卻自稱大勝,終成北約內部笑柄

據考證為擊落土耳其F-102的希臘F-5戰鬥機

按照迪諾普洛斯現在的情況,原本可以返回掩體,但兩架F-5都堅持起飛作戰。斯坎帕托尼後來回憶道,迪諾普洛斯的做法充分體現瞭高素質的訓練水平和專業精神,並奠定瞭這場空戰的勝利。

升到空中後,兩架F-5戰鬥機被命令將武器置於關閉狀態,避免過早與土耳其人發生沖突。此時,希臘各地的防空部隊高炮也都處於戰備狀態。按照命令,兩架F-5戰鬥機采取空中攔截方式,尋找空中的土耳其飛機。

斯坎帕托尼和迪諾普洛斯的雙機,在佩利昂山雷達站的指示下,開始向愛琴海北部海域爬升,並且按照地面雷達指揮,不斷改變路線和高度。斯坎帕托尼在前,迪諾普洛在後,迪諾普洛保持著比前者更高的高度,以確保看清斯坎帕托尼的動作和方向。

希臘曾擊落土耳其兩架F-102,後者卻自稱大勝,終成北約內部笑柄

希臘眾多島嶼將愛琴海幾乎全部劃入本國一側

經過多次改變高度和航向後,地面指揮員命令兩架F-5將阿吉奧斯-埃弗拉蒂奧斯島和林莫斯島之間的區域作為目標點,並保持6000米的高度。當兩架F-5還在繼續爬升時,地面雷達發出警告,右側20度方向出現目標,此時F-5戰鬥機的速度為650公裡/小時,高度5400米。

幾乎就是斯坎帕托尼將註意力轉向右前方時,幾乎立刻就發現瞭兩架土耳其F-102戰鬥機。這兩架土耳其F-102正以編隊方式向希臘F-5左方飛去!雙方距離已經很近瞭。

希臘曾擊落土耳其兩架F-102,後者卻自稱大勝,終成北約內部笑柄

土耳其F-102

不靠譜的空空導彈!

斯坎帕托尼發現目標後,立刻進行急轉彎,試圖以盤旋方式轉到土耳其戰機的後面。與此同時,土耳其F-102戰鬥機也發現瞭希臘的F-5,開始進行同樣的盤旋動作。

F-102轉到斯坎帕托尼座機的8點鐘方向時,斯坎帕托尼看到土耳其戰機掉頭朝向瞭土耳其領空方向,誤以為對方準備返回基地。因此,斯坎帕托尼向地面雷達做瞭匯報,但事實卻並非如此!

土耳其F-102很快已經轉到瞭斯坎帕托尼的6點鐘方向,也就是他的正後方。斯坎帕托尼駕駛F-5,為瞭擺脫咬尾,啟動瞭最大的加速度,拼命進行盤旋和轉彎。由於動能不斷減小,F-5的飛行速度也開始減小,高度也開始往下掉。斯坎帕托尼陷入瞭被動狀態。

希臘曾擊落土耳其兩架F-102,後者卻自稱大勝,終成北約內部笑柄

希臘F-5

經過連續四個急轉彎後,斯坎帕托尼一度失去瞭對F-102的視覺接觸,這讓他十分慌張。他不斷轉過身尋找對手,試圖找到追擊的F-102。

當斯坎帕托尼的F-5戰鬥機高度降到3000米時,他突然發現海面出現瞭一個巨大的水柱。隨後,海面還出現瞭明顯的油跡。這意味著什麼情況?斯坎帕托尼很快明白瞭!他急忙去尋找僚機,並向地面雷達確認迪諾普洛斯的位置,但沒有得到任何具體的答復。

斯坎帕托尼的戰機很快被命令返回機場,當他的F-5在跑道著陸時,迪諾普洛斯的座機也剛好飛過跑道。兩名飛行員從戰機上下來後,立刻被一群人圍瞭上來,但一輛吉普車很快將兩人帶走。過瞭一會兒,斯坎帕托尼才知道發生瞭什麼。

希臘曾擊落土耳其兩架F-102,後者卻自稱大勝,終成北約內部笑柄

發射“獵鷹”導彈的F-102

原來,迪諾普洛斯作為僚機,遠遠跟在斯坎帕托尼後面,兩架土耳其F-102沒有發現他。結果,斯坎帕托尼的F-5與兩架F-102表演“空中芭蕾”的時候,迪諾普洛斯目擊到瞭F-102長機發射瞭一枚AIM-4“獵鷹”導彈。幸運的是,“獵鷹”導彈根本沒有擊中,斯坎帕托尼甚至沒有發覺。

AIM-4“獵鷹”屬於第一代空空導彈,發射離軸角非常小。當時,F-5和F-102都處於螺旋式向下盤旋的過程,無法滿足“獵鷹”的發射要求。這時候,土耳其戰鬥機麻痹大意,未能發現迪諾普洛斯的F-5已經偷偷咬住瞭它們。

希臘曾擊落土耳其兩架F-102,後者卻自稱大勝,終成北約內部笑柄

AIM-4“獵鷹”空空導彈

當時,希臘的F-5戰鬥機配備的是AIM-9B“響尾蛇”導彈,也屬於過時的第一代空空導彈。由於F-5A戰鬥機沒有雷達,因此飛行員需要通過紅外導引頭的警報聲音,來判斷發射時機。當警報聲非常強烈時,就可以發射“響尾蛇”導彈瞭。

AIM-9B空空導彈的發射離軸角同樣非常小,而且理想發射距離隻有800米,迪諾普洛斯耐心等待全部參數符合要求後,才按下瞭發射開關。但是,第一枚“響尾蛇”預熱時間不足,沒能捕捉到目標。F-5迅速又發射瞭第二枚“響尾蛇”,準確擊中瞭F-102的尾噴口。

由於F-5距離敵機太近,迪諾普洛斯不得不拼命做出急轉彎,以躲開土耳其戰鬥機的碎片。土耳其的F-102長機一頭掉進瞭愛琴海,現場沒有觀察到降落傘,表明土耳其飛行員未能成功彈射出來。

希臘曾擊落土耳其兩架F-102,後者卻自稱大勝,終成北約內部笑柄

AIM-9B“響尾蛇”空空導彈

土耳其自誇“勝利”,最終被打臉

當天(7月21日)晚上,希臘兩名參戰飛行員聽到瞭土耳其電視臺的報道,土方宣稱“兩架土耳其戰鬥機擊落瞭兩架希臘戰鬥機”。對這個大言不慚的報道,希臘政府當時即沒有證實,也沒有否認。

很長一段時間後,希臘方面才瞭解到第二架土耳其F-102的下場。這位土耳其飛行員看到長機被擊落後,驚慌失措,以為希臘戰鬥機一直在他身後(實際早已脫離)。這架F-102拼命打開發動機加力燃燒室,進行一連串的大過載機動動作,毫無必要地耗盡瞭燃料,最後緊急迫降在土耳其境內公路上。不幸的是,這架F-102在迫降時被撞毀,飛行員送到醫院後重傷死亡。

斯坎帕托尼後來又瞭解到,被擊落的土耳其飛行員級別相當高,長機是一名中校,僚機是一名少校,結果在希臘一名中尉手下命喪黃泉。

希臘曾擊落土耳其兩架F-102,後者卻自稱大勝,終成北約內部笑柄

北約飛行員

此後,希臘戰鬥機很快又恢復瞭在愛琴海上的巡邏,而土耳其戰機卻再也不敢進入愛琴海。土耳其入侵塞浦路斯的戰爭,持續到瞭8月18日,最終土耳其強占瞭近半個塞浦路斯。但是整個戰爭期間,土耳其空軍在愛琴海上空卻被希臘空軍牢牢壓制。

很多年後,斯坎帕托尼作為北約成員國飛行員,被安排在意大利那不勒斯服役。在當地,一名土耳其飛行員和他攀談時,談到瞭1974年的這場空戰。土耳其飛行員為瞭吹噓本國的空軍能力,又說起瞭“土耳其F-102擊落瞭兩架希臘F-5”。

斯坎帕托尼對他的回應是:“你看我長的像僵屍嗎?”並直接說出自己就是兩架F-5的飛行員之一。土耳其飛行員的臉迅速變瞭顏色,斯坎帕托尼回憶道——“我從來沒有見過比他更尷尬的人。”(作者:陶慕劍)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