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美國人的葬禮,關於生死值得深思

想象中的美國與現實中的美國落差有多大?百名華人用親歷親記告訴你。☞☞☞

中國人辦喪事跟美國人辦喪事是截然不一樣的。雖然,中國人也把辦喪事說成白喜事,但整個辦喪事的過程卻是悲悲戚戚的,親人們要放聲大哭,把痛徹心扉表現到極致。

親歷美國人的葬禮,關於生死值得深思

據說,有的人傢辦喪事還專門請人來哭,一個哭喪的行道也應運而生。美國人辦喪事卻要平和很多,有時甚至還夾帶些真的喜慶色彩。

也許,這跟美國人傳統的基督教信仰和價值觀相關。美國人坦然地把死者的歸宿看成是天堂,如此一來,心裡就釋然和寬慰瞭許多。

親歷美國人的葬禮,關於生死值得深思

筆者在好萊塢的電影上看過許多次葬禮,前總統裡根的葬禮也看瞭個仔細,葬禮中,氣氛大都平和安詳。我還記得在裡根的葬禮中,故舊親朋們上去發言,回憶的都是過往跟裡根相處的趣事,來客中居然也可以發出笑聲。我在美國親臨葬禮也有幾次,下面描述的是其中一次。

親歷美國人的葬禮,關於生死值得深思

多年前一個冬日的早上,正上班的時候,同事吉姆打來電話,說他的父親突然逝世瞭。上司托馬斯當下決定帶隊去參加葬禮。吉姆的傢在40英裡外的一個小城裡。托馬斯開著他的面包車,載瞭七個人去。除瞭走不開的,走得開的人都去瞭。我也成瞭這個隊伍的一員。

路上,知道吉姆的父親才退休不久,辛苦瞭大半輩子,正要安度晚年,卻溘然去瞭。大傢不免唏噓一陣。到瞭殯儀館,葬禮還沒有開始,我們在外面的淒風裡站著等瞭一會兒。

進去的時候,前面已經坐滿瞭人,我們就坐在瞭後面。說是後面,其實就是大約二十排左右。殯儀館不大,格局像個小小的電影院。吉姆的父親躺在前面的靈柩裡,靈柩不厚重,外表褐色,閃著幽光。周圍有一束一束的鮮花。館裡各個窗臺上也放置著鮮花。

裡面座滿瞭人,卻寂靜無聲。一種肅穆的氣氛籠罩著會場,卻也不是張揚得讓人喘不過氣來。不久,司儀宣佈葬禮開始。介紹瞭死者的生平,這才知道他以前在監獄裡工作,算是司法人員。不一會,一個牧師到瞭前面去做瞭一番追思彌撒。到瞭最後,他說死者是上瞭天堂,他在那邊會過得好的。

親歷美國人的葬禮,關於生死值得深思

之後,又是司儀來主導葬禮的進程。幾個生前友好上去回憶瞭跟死者共處的一些往事,卻都隻往快樂上的事情上回憶。後來,司儀說死者生前喜歡聽鄉村歌曲,現在就讓他最後一次享受。頓時,幾支死者生前鐘愛的歌曲就在空中回蕩。歌曲的旋律都很歡快昂揚,雖然置身殯儀館,死者就靜靜躺在前面,我的腦海裡卻是西部連綿的群山、晶瑩的小溪和大片的羊群。

等到歌聲停瞭,司儀宣佈告別儀式開始。四個穿著筆挺制服的獄警抬腿緩緩向前走去,向死者舉手致敬。參加葬禮的人也陸續站起來,向前移動,繞過死者,並向死者傢屬慰問。這時候,才聽到坐在死者旁邊側面不遠的傢屬們開始瞭嚶嚶啜泣。國內參加過的喪事情景不禁浮現在大腦裡,在喪事進行的過程中,哭聲總是不時號啕響起,撕心裂肺,排山倒海。相比之下,眼前卻很詳和。

親歷美國人的葬禮,關於生死值得深思

我們一行向前走去的時候,托馬斯在來自臺灣的女同事婉琴耳邊交待著什麼,似乎是對她說,待會兒見瞭死者傢屬,該說什麼慰問的話。我不知道該用的措辭,從吉姆父親遺體旁邊走過,吉姆一臉戚色站在那裡,我雙手跟他握瞭握,隻說瞭一聲“Take care(多保重)!“

想瞭解更多生命知識與新聞,盡在“慧殯葬APP”新聞欄、報告欄,讓您從容瞭解既神秘又有溫度的生命文化。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