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思:被父親嫌棄,被世人說醜,卻留下瞭洛陽紙貴、左思風力

太安二年(303年),此時的西晉王朝腐敗不堪,懦弱無能,門閥貴族把持朝政。寒門士子很難進入政權中心。出現瞭“上品無寒門,下品無勢族”的局面。而左思便深陷在這個局面之中,出身寒門,雖為文“辭藻壯麗”,卻無進身之階。

左思:被父親嫌棄,被世人說醜,卻留下瞭洛陽紙貴、左思風力

被人們推舉“左思風力”的左思命真的不好。他的詩寫盡寒門士子之辛酸,道出無數寒門士子的心聲,但他本人確實個“貌醜口訥”的醜男,一度被自己的父親瞧不起;他的文采驚艷西晉,受到多少文人志士的敬仰,但他本人卻因為出身卑微,終此一生都未進入政權中心。

左思:被父親嫌棄,被世人說醜,卻留下瞭洛陽紙貴、左思風力

如今世人再談到左思,我們會感慨他筆下的現實主義精神,也會驚嘆於他的反抗精神,卻對於他一生的浮塵鮮少關註。他這一生,被父親嫌棄,被世族排擠,卻留下瞭洛陽紙貴、左思風力的千古傳說。

01 醜男人也會迎來春天

南宋文學理論大傢嚴羽在《滄浪詩話》中說:“左太沖高出一時。”意思是在西晉詩壇上,左思的成就是最高的。

在西晉詩壇上,湧現出很多的優秀詩人,有我們熟知的“三張、二陸、兩潘、一左”(即:張協、張載、張亢兄弟,陸機、陸雲兄弟、潘嶽、潘尼叔侄以及左思),這8位詩人被鐘嶸稱為西晉詩壇的代表人物。可為何隻有左思留下瞭左思風力、洛陽紙貴的傳說呢?

我們可能不知道潘嶽是誰,但我們一定聽說過潘安。潘安,原名潘嶽。

左思:被父親嫌棄,被世人說醜,卻留下瞭洛陽紙貴、左思風力

和“古代第一美男”潘嶽不同,左思身材矮小,貌不驚人,說話結巴,顯示出一副癡癡呆呆的樣子,並且小時候可以算作是一個差生,無論是學鐘、胡書還是鼓琴,都沒有學成。由於容貌的醜陋,以及一無是處,,父親左熹常常對外人說後悔生瞭這個兒子,及至左思成年,左熹還對朋友們說:“左思雖然成年瞭,可是他掌握的知識和道理,還不如我小時呢。”

我想,任何一個孩子聽到父親這樣的評語,都會受到極大的刺激,更何況是命比天高的左思呢?左思不甘心受到來自於自己親生父親的鄙視,開始發奮學習。當他讀到東漢班固所寫的《兩都賦》和張衡寫的《兩京賦》感嘆於文中的宏大氣魄,文辭華麗,寫出瞭東京洛陽和西京長安的京城氣魄,卻也發現瞭漢賦的弊端,虛而不實、大而無當。從此,他決心依據歷史和事實的發展,寫一篇《三都賦》,把三國時魏都鄴城、蜀都成都、吳都南京寫入賦中。

左思:被父親嫌棄,被世人說醜,卻留下瞭洛陽紙貴、左思風力

“一天星鬥煥文章,十年窗下無人問。”左思歷時十年、傾註自己所有的心血來著《三都賦》,卻沒有一個人欣賞他的心血,他受到的是譏諷、是蔑視。當時初入洛陽的陸機也有過要寫《三都賦》的念頭,聽說一個無名小卒左思要寫《三都賦》,給弟弟陸雲寫信說:“京城裡有位狂妄的傢夥寫《三都賦》,我猜他寫成的東西隻能用來給我蓋酒壇子。”

就這樣,左思在不被看好、處處哂笑的境遇之下,完成瞭《三都賦》的創作。創作過程或許煎熬,可創作出來無人問津何嘗不是另一種折磨呢?他的賦作在文學界品評的時候,文人志士一看作者是一個無名小卒,就潦草而過,便匆匆定論這篇文章狗屁不通,不是一篇上好賦作。

左思:被父親嫌棄,被世人說醜,卻留下瞭洛陽紙貴、左思風力

若是換瞭旁人啊,早就崩潰瞭,寫之前不被人看好就罷瞭,自己好不容易花費十年光陰寫出來的心血,卻依然被別人詬病。可左思畢竟不是別人,從小被父親嫌棄,成年後又因為出身卑微進入不瞭朝堂,即使靠自己做瞭貴妃的妹妹平步青雲,但奈何妹妹“姿陋無寵”,更兼“休羸多患,常居薄室”,因此他仍然逃脫不瞭命運的玩弄,他攀龍附鳳的庸俗思想也被命運無情的蹂躪。

在自己的作品無人問津之時,他主動將自己的作品給當時的文學大傢張華和皇甫謐品評,被兩位大傢推薦。左思和他的作品一時之間風靡京都,自此名聲大噪。由於都城洛陽權貴之傢,皆爭相傳抄《三都賦》,遂使紙價上揚,為此而貴。

這就是“洛陽紙貴”的傳說,這也算是醜男人左思的奮鬥史,事實證明,隻要努力、堅持、有一顆堅強的心,醜男人也終有一天會迎來春天的。

02 醜男人才靠得住,一身正氣左太沖

自從詩歌產生以來,湧現出來無數優秀的詩人,寫底層人民艱辛生活的詩歌也不少,但像左思這樣,公然與朝廷叫板,並且叫板的坦坦蕩蕩、不藏著掖著的,左思是第一人。

門閥制度體系龐大,不是官三代、紅三代的人難以進入朝政,左思這樣的傢庭要在朝堂上大放光彩,豈不是癡人說夢。

左思畢竟也是個有自知之明的人,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當攀龍附鳳的庸俗思想破滅之後,左思便看到瞭自己出頭之日遙遙無期,想要實現自己報國的理想更不可能,於是選擇逃避,覺得自己還是回到傢裡種田為好,順便可以寫幾首詩罵罵朝廷。

左思:被父親嫌棄,被世人說醜,卻留下瞭洛陽紙貴、左思風力

左思留下來的《詠史》八首,可以說將自己的命運與朝廷的黑暗寫得明明白白瞭,明明白白左太沖。他說“自非攀龍客,何為歘來遊。被褐出閶闔,高步追許由。振衣千仞岡,濯足萬裡流。”他想和揚雄一樣,專心著述,寄希望於後世,期待“悠悠百世後,英名擅八區。”

縱觀左思的《詠史》八首,你就會覺得醜男人有多靠譜瞭。詩中不僅有獻身於祖國統一事業的崇高理想,而且還抨擊瞭黑暗腐朽的士族門閥制度。和美男子潘安、自負者陸機不同,左思可是一身正氣,這種慷慨的情志,他們沒有,他們也不敢擁有。

左思:被父親嫌棄,被世人說醜,卻留下瞭洛陽紙貴、左思風力

潘陸二人放在今日,便是趨炎附勢之輩,他們在詩中公然吹捧賈謐,平日裡為人也是謹慎小心之輩。美男子潘安偶爾在《閣道謠》中發瞭幾句牢騷之後,立即在《河陽縣作詩》、《內閣詩》中轉而自責,終生以束身自守為誠。陸機雖然在《隴西行》中發出“豈曰無才,世鮮興賢”之嘆,然怨而不怒,終不似左思的豪爽痛快,更無左思的批判鋒芒。陸機出身豪門貴族,以“光車駿馬遊都城”、“高冠素帶煥翩紛”作為人生理想,對門閥士族非但不加批判,而且在《吳趨行》中大加歌頌。好吧,富二代的快樂左思想象不到。

太安二年(303年),張方進攻洛陽,左思移居冀州,不久,西晉詩壇上一顆最為閃耀的星星從此隕落,終年55歲。

左思:被父親嫌棄,被世人說醜,卻留下瞭洛陽紙貴、左思風力

後世將其在《詠史》八首中,借詠史來抒發對現實的不滿,筆力矯健,情調高亢,在內容和形式上都是“建安風骨”的繼承和發揚,鐘嶸稱之為“左思風力”,一直影響著後代詩歌的創作,李白、杜甫等人的詩歌均可看出是對左思風力的一種繼承。

事實證明,醜男人隻要肯努力,也可以在這世上留下一席之地,而在西晉文壇上,左思無疑是最閃耀的一顆星。

左思:被父親嫌棄,被世人說醜,卻留下瞭洛陽紙貴、左思風力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